【特稿】十五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叩开了新世界的门

商业人物2019-06-11 23:35:27

淘宝创始人团队合影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迟宇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电话销售员叶枫跟客户“吧吧吧”讲了半天。挂断电话,她的老板Susan过来说,你现在去那个办公室一下,有事找你。Susan说的那间办公室,是全公司最大、最豪华的办公室,还铺有地毯。


叶枫推开门。面前站着几个男人,还有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她认得,是大老板的秘书,其他几个人是谁,多年后她已经记不得了。她能确定的是,当中肯定有一个叫Joe的。


Joe递给她厚厚一沓文件。“接下来有件事要你去做,是什么不能跟你讲,但是你要签这个保密文件。”


叶枫惊呆了。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就签了嘛,然后就签了很厚的、大部分都是英文的文件。当时也没怎么看,就签掉了,就问签在哪里就签掉了。”十几年后,叶枫回忆往事说,“当时默默地觉得,好像还蛮刺激的,感觉要去做特务似的。”


那一天的叶枫并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她只知道,面前的这些人是可靠的,她与他们是一伙的。


Susan叫金媛影,绰号小孩;递给她文件的那个人,叫Joe,蔡崇信;在其他的记忆中,与蔡崇信在一起的那些人,有马云(CEO)、关明生(COO)和吴炯(CTO) ,2003年的阿里巴巴最具权势的四个人。叶枫认识的那个姑娘,是马云的秘书周岚。


第二天一早,叶枫去湖畔花园风荷园16幢1单元202报到。


她并不知道,她将在接下来的某个时刻,叩开一个“美丽新世界”的大门。她更不知道的是,她是为那个“美丽新世界”命名的人。她无意间闯进、改变和缔造了小小的一段历史。


那一天是,2003年4月10日。


【壹】阿珂


2002年,杭州姑娘叶枫在《杭州日报》头版上看到一条广告。“If not now, when?If not me, who?”叶枫被那种“超牛的”、“超爆炸的”气场震撼了。她给这家公司投了简历。


她很快接到了面试通知。面试她的两个人,一个叫张瑛,阿里巴巴工号2号,马云的夫人;一个叫彭蕾,阿里巴巴工号6号。面试结束后,叶枫拥有了阿里巴巴567号工号。


2003年暮春,这位入职不到一年的姑娘被派往湖畔花园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湖畔花园风荷园16幢1单元202是马云的房子,也是阿里巴巴的诞生地。马云在那里啸聚了十八罗汉,遇见了蔡崇信,喊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口号。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湖畔花园是一个象征,被阿里人定义为“圣地”。


在兴奋、刺激中抵达湖畔花园的叶枫遇到了马云、周岚、孙彤宇、姜鹏、师昱峰、麻长炜、柴栋、寿远和蔡景现。他们一共十个人,“十八罗汉”有四位出场,马云、孙彤宇、麻长炜和师昱峰。马云与周岚不常来,孙彤宇是项目负责人。


马云告诉他们,阿里巴巴要开发出一个网站,用以挑战eBay易趣,延缓eBay进入中国的脚步。


2002年,易趣与eBay结盟,更名为eBay易趣,是中国最大在线交易平台,市场份额超过8成。外有eBay,内有易趣,阿里巴巴的未来空间变得逼仄起来。


叶伟民在《支付宝:走过无人区》中记录说,前阿里副总裁波特·埃里斯曼是当时少有获知这一计划的高管。他在书中回忆了马云找他密谈时脸上那顽皮的笑,还故意停顿很久,说:“我们准备向eBay宣战。”


他们的分工很明晰,姜鹏、师昱峰和蔡景现负责技术,麻长炜负责UI设计,柴栋和叶枫负责“运营+服务”,寿远相当于“运营”。



在确定了项目之后,叶枫更多是从会员的角度去考虑,需要呈现出怎样的页面、哪些版块、版块如何设计、会员体系如何搭建、购买流程、店铺流程……他们考虑清楚了,向姜鹏、师昱峰和蔡景现提出需求,后者进行技术上的实现。


对于叶枫来说,湖畔花园的时光自由而神秘。大家住在湖畔花园对面的另一个居民区,像回到了大学一样,男生住男生宿舍,女生住女生宿舍。


对于姜鹏、师昱峰和蔡景现来说,技术呈现没什么难度。他们很快就完成了代码写作,开始进行内部测试。测试的时候,他们要给网站起名字。每个人都想了好几个名字,写在小黑板上。大家都想得焦头烂额。叶枫也想了俩,一个叫“开店了”,一个叫“淘宝”。大家看到“淘宝”的时候,眼睛一亮,就它了。


那时候叶枫并不清楚自己命名了什么。“只能说我跟这个名字有缘吧。”她说,“本身我就很喜欢逛街,我的习惯只不过是在线下逛。我周末经常去逛小店。城西有很多这种小店,湖畔花园门口也有个小店。那时候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自己逛的体验就是,可能逛的乐趣大过于买,可能你更多的时候99%是逛,只有1%才是心动,突然有一件你觉得OK你才会去买嘛。我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的。”


当叶枫为网站想名字的时候,她就自然地把自己放到了“逛店者”的位置,去想象逛店的过程。“这就是一个淘宝的过程嘛!”对于当下的生活,叶枫也感到很开心,以前她在B2B工作,面对的都是企业客户;如今她开始做C2C业务,工作本身就是自己所喜欢的生活,“只不过它换了一种形式,本来是用脚逛的,现在变成我用手逛,而且它可以随时随地”。


“我当时特别开心,在那种状态底下,人也会比较放松,同时又很兴奋。当时我们又年轻,熬得起夜,就特别亢奋。同时在杭州本地方言里面,也有一个词叫‘淘宝’,有点儿像我千挑万选找了一件东西出来这个意思。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


网站的名字确定了下来,还需要确定店小二的名字。马云喜欢武侠,阿里巴巴有武侠文化,大家便有了以武侠人物作为“花名”的念头。


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孙彤宇是财神,师昱峰是虚竹,麻长炜是二当家,蔡景现是多隆,寿远是破天,姜鹏是三丰,叶枫是阿珂,柴栋是小宝。


叶枫取“阿珂”这个花名,一是因为阿珂很美,另外一个原因是,“ake”三个字母比较简单。她做客服,经常要写邮件跟卖家和买家交流各种问题,邮箱名“ake”比较方便记。


2003年5月10日,淘宝网正式上线。一个由阿珂命名的“美丽新世界”的大门,开启了。


每个同事都从家里拿了点儿“好东西”出来。有的人拿来几张电话卡,有的人拿来了泰国带回的木头小象。“然后大家就相互拍这样,拍一下,试一下整个的开店流程、购买流程、付款流程、售后流程,然后评价,一直到整个交易完成。”


他们进行了淘宝网上的第一笔交易。在后来的叙事中,它被描述为历史性的一刻。交易标的是阿珂带来的一把龙泉宝剑,出价300元。这把剑,就在那张著名的淘宝创始团队合影中,马云手中拄着的那把。


【贰】虚竹


拍走阿珂那把龙泉宝剑的,是虚竹,师昱峰,是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之一。有一篇文章描述说:

“师昱峰外号狮子,当时在中央气象局任职,是自学成才的网络高手,狮子和吴妈是网友,经常一起在网上切磋技艺。要离开北京时,吴妈拉狮子入伙, 狮子有点犹豫,在吴妈的安排下,狮子在孔乙己餐厅见到了马云,立刻被马云的激情打动。但他的父母坚决反对他离开国家机关到私营企业去,听说浙江骗子很多!春节后,狮子去了趟杭州,看到了那个年轻的团队,也看到了他唯一信赖的吴妈,于是放心了。回京之后说服了父母,辞职赴杭。”


与阿珂他们不同,作为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虚竹比较早地得知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阿里创始团队里突然有三个人“消失”了,这是件大事,他们得在“十八罗汉”里交代一下。


虚竹回忆说,比较早之前马云与蔡崇信等四人已经讨论过阿里巴巴要进入C2C领域。“当时中国有个易趣,我们应该做什么?”阿里巴巴当时是做B2B的,新的这个网站应该跟阿里巴巴不同。他们让孙彤宇进行调研。“当孙彤宇觉得有一些思路之后,开始准备组织团队了。”


大部分淘宝创始人并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神奇地选中,但虚竹知道理由——这些人对C2C有兴趣,都是公司中的骨干,但没有处在“一把手”的位置上。他们在几个团队中找来找去,连马云和周岚一起,凑齐了十个人。


马云对于C2C的战略布局定义为“二次创业”。孙彤宇跟他讨论的时候,明确地告诉他,既然是二次创业,就会有风险;而且他们不能让外界知道这是阿里巴巴的项目。这是一个“秘密项目”。


与其他人一样,虚竹也要签那厚厚一沓“保密协议”。有传说称,马云郑重地对他们说,如果签了这份合同,就要立即“从这个公司消失”,“可能离开杭州去另一个城市,现在不能告诉你去哪个城市,另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但这件事,“六个月内”不能跟任何人透露,哪怕是上司、女朋友甚至父母,“否则我将会开除你们”。


那些郑重其事、神秘兮兮,对于虚竹并不存在。他只是走了个过场,领了个任务,并且在2003年4月10日重返了湖畔花园。他曾经在那里收获了阿里巴巴创始人的身份,也在那里收获了爱情。


“我太太也是创始人,她是知道的,但是我们具体在做什么,每天的进展什么的,我们是不讲的。”虚竹说,“也没必要,大家各有各的工作,也出于某种保密的要求。”


虚竹的夫人,正是Susan,金媛影,她为淘宝提供了阿珂。


一个月后,5月10日,淘宝网上线。


马云、孙彤宇、师昱峰、麻长炜都没能在湖畔花园庆祝淘宝的上线,他们被隔离了。杭州出现了非典。一位阿里巴巴员工从广州回杭州,发烧,成为“疑似病例”。那时候整个杭州谈阿里巴巴色变,“防火防盗防阿里”。几个月后加盟淘宝网的苗人凤说,当时阿里巴巴在城西,他平时都不敢去城西。好消息是,整个杭州都知道了阿里巴巴。



被隔离的都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因为“阿里巴巴”的身份;其他几个人,因为已经“脱离”了阿里巴巴,一直没人搭理。而在真正的现实中,除了能够在湖畔花园内部放放风之外,他们与被隔离也没多大差别。


虚竹作为技术负责人,喜欢亲自去装配服务器,原来联系服务器采购,也都是他亲力亲为。突然之间,他被隔离了,三丰和多隆就得扑上去,把这些活儿给干了。


“他们都很能干。我们在5月10号全部都弄好了,上线。我本来很不放心,但是那天正式上线,大家都高兴。我们只能对着视频聊天,然后说上线了。”


解除隔离之后,虚竹又回到了湖畔花园。“非典”让阿里巴巴成为恐慌源,也让整个杭州都了解了阿里巴巴。“员工在家里工作之后,父母更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有一些年轻人同住的,他公司的人也被隔离,他们也了解了阿里巴巴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了。”


多年后,阿珂说起虚竹。“虚竹也是神一样的人物,你看他的脸,他的面相就是一个骨骼很清奇的人。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觉得他在古代就应该是个武林高手来的。他也是属于那种技术很厉害,属于专业型的,跟多隆一样子,他就是非常非常喜欢技术,然后反应也很快。”


淘宝上线之后,虚竹他们就四处去拉卖家,主要是去易趣挖角。他们通常是去易趣上买东西,拿到卖家联系方式,然后跟卖家聊天,说发现了一个网站叫淘宝,是非常小清新的网站,他们觉得很好。一个月时间,他们拉了一些卖家到淘宝注册。当时只有卖家,没有买家,交易都是卖家们相互进行。不过大家都不舍得离开,他们喜欢淘宝的氛围。


虚竹他们请了一个同事写了《小宝开店》的小说在论坛连载,大致讲韦小宝天天跟老婆们打麻将打腻了,就拿家中宝贝与天下英雄们交流一下,就开了个店叫淘宝。诸如此类。


当时淘宝所有员工都上论坛跟卖家互动,小二文化就是那时候形成的。自财神以下,所有人都是淘宝小二,都给卖家们传递一种信息:“你们在易趣做了一天生意,累了,回淘宝来喝杯茶聊聊天儿吧。”慢慢地,卖家与小二;卖家与卖家,成了网友和朋友,一些卖家干脆把生意扔了加入了淘宝,也有一个叫“今天9969”的卖家,后来干脆嫁给了三丰。


6月10号这天,淘宝在线上摆了个“满月酒”。虽然那时候没什么生意,但卖家们在线上聚聚,大家也挺开心。他们搞了几个噱头,譬如猜猜财神是男是女,结果很多人猜财神是姑娘。


满月酒之后,外界开始关注淘宝,阿里巴巴一些敏感的人提醒马云,外面出现了一个叫淘宝的网站,可能会成为阿里潜在的对手,建议公司高度关注;也有一些细心的人发现,淘宝的设计风格跟阿里蛮像的,极有可能是阿里自己做的“秘密项目”。


心思一旦动起来,大家就开始挨个对,看看部门里哪些人最近不见了。对完了之后发现,“失踪”的那些人,正好能够搭成一个开发班子。那时候很多人打电话、发邮件问虚竹,淘宝是不是他们干的,虚竹很为难。“你又不能跟他说,不是,那我变成说谎话了;你又不能说是。很难。”


马云一看瞒不住了,索性就不瞒了。7月10日这天,他们在香港开了个发布会,昭告天下,淘宝是阿里投资的项目。韬光养晦不成,淘宝从此要真刀真枪跟易趣干了。


“2003年7月10日是对外宣布阿里巴巴投资淘宝网1亿元新闻的时间。原来马总让我们做好准备,要潜伏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浮出水面的。但是当时马总也没有想到淘宝网会发展得这么迅速……”小宝后来回忆说。



奔雷手(王帅)五个月后加入淘宝,负责市场公关。在他的描述中,淘宝的成立当时被描述为马云“不理智的”、“疯狂之举”。但是马云他们很清楚,中国的电子商务当时面临着三座大山,支付、物流和诚信。诚信是最大的考验。“那个时候考验的是我们对未来战略的判断。”王帅说。


阿里巴巴把全部家当都拿出来投进淘宝。2002年,阿里巴巴刚实现了马云的目标,“要赚一块钱”。马云手中没多少本钱来打一场“双线战役”,但他豁出去了。


他的对手是eBay和易趣,eBay在当时全球电子商务中的地位相当于今天的谷歌,而易趣则是中国C2C市场上当仁不让的霸主,市场占有率超过了八成。要想打败这两个“庞然大物”,对于刚赚了一块钱的阿里巴巴来说,像天方夜谭。


【叁】小宝


淘宝的身份公开之后,“秘密项目组”便被宣布解密。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行动了。他们可以回家,也可以告诉家人自己在做什么,而无须担心马云的“追杀”。


马云那时候隔三差五到湖畔花园跟他们交流。有一次曾鸣来访,马云还带着他们跟曾鸣一起去西湖边喝茶。几年后,曾鸣加入阿里巴巴,后来成为了“参谋长”。


湖畔花园的日子能够变得有趣,除了那些人心怀希望、苦中作乐之外,还因为有小宝。


小宝有一个绰号,叫“湖畔第一荡”,说是他荡秋千的水平高,“90度以上,基本上飞出去了”。除此之外,小宝还是整个淘宝的“快乐之源”。他相信自己之所以被选中做淘宝,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特性。


“我做社区的时候比较活跃,会跟帖,跟会员打成一片。那时候马总基本每天都泡社区论坛上了解客户的,这一切都被马总看在眼里了,哈哈,淘宝一开始定位就是用社区驱动交易,所以就叫我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小宝以为去湖畔花园“封闭”是非常辛苦,非常严肃的,“但是我去了之后发现我们工作是很辛苦,但是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