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中的女人们 (一)

玫瑰纪事2020-07-06 13:31:14

      《笑傲江湖》是金庸先生写于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上的龌龊行径在小说中均有影射。金庸先生说,书中人物在他的设想中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比如四位追求一统江湖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任我行,东方不败,岳不群,左冷禅。还有小一点的角色也是政治人物,如一出场便灭福威镖局满门企图得到“辟邪剑法”的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为复仇婚前自宫练神功并杀妻的林平之;武功高强慈悲侠义的少林掌门方证大师等。

        我看《笑傲江湖》本身是向往圆满和自由,来感受点武林侠义之气。但看完后忍不住想写写书中的几个女人。

                   

                                   一、悲情之小师妹岳灵珊

           令狐冲并非岳不群的亲生儿子,但作为华山派首席弟子“大师哥”与小师妹岳灵珊青梅竹马长大,感情深厚,还共创了只有两人才懂的“冲灵剑法”。令狐冲被罚在思过崖上练功时,岳灵珊每日送饭送酒上崖,在大雪天摔伤,令狐冲说若小师妹遭遇凶险,他也决计不能活了。小师妹主动握着他的手,无限柔情,无限喜悦,大师哥更是无限怜惜。因为大雪岳灵珊当天不能下山,于是两人在山洞坐了一夜,小师妹合眼睡去时,令狐冲心中默念小师妹对她情深义重,他就算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如果看到这里时,都以为是神仙眷侣郎情妾意了。可是,就在这时,小师妹说的梦话里却是“姓林的小子,你不听话!”,令狐冲一怔,但只觉得好笑。这段时间恰逢岳不群收了林平之为徒,于是林平之和岳灵珊一起每日习武。我看到这里就隐隐觉得不妙了。

          此后,小师妹生病二十余日未上山。而后每次送饭时小师妹谈的最多的便是小林子如何如何。啊, 这里又有套路了。判断一个人在一个女人心中的位置,主要就是看是不是什么事都想到他/她,会不会随时都谈到他/她。热恋中的女人如此,有孩子的母亲也是如此。我发现平时和几个同龄的同事聊天聊最多的仍然是孩子,朋友圈里面最多的也是孩子如何如何。果然崖上崖下的异地恋,比不过另一个人的无时无刻陪伴。小师妹“移情别恋”了。移情别恋打上引号,是我一直在怀疑岳灵珊对令狐冲是否是男女之情,也许只是习惯了身边一直有大师哥,有大师哥对自己好。

          之后,令狐冲独自行走江湖,在思过崖意外学到了石壁上的高超剑法,遇到了隐居的华山派剑法高手风清扬,得到了桃谷六仙和不戒和尚的八道真气,被任盈盈送上少林求医,又阴差阳错遇到任我行,被囚于西湖湖底学会了“吸星大法”,被岳不群逐出师门以及成为恒山派掌门人等等。令狐冲一片情深,心心念念都是想着小师妹。而这时候岳灵珊和林平之则是形影不离的。到这里,觉得令狐冲可能没戏了,小师妹心属他人了。

        金庸先生卖了1200多页的关子,一路重笔刻画令狐冲对小师妹的深情,就算任盈盈在身旁时,令狐冲也无法克制自己对小师妹的关切和担心。五岳要合并时,和小师妹比武,宁愿自己故意输掉而重伤也不让小师妹觉得丢脸。全书四十回,到三十六回时,果然给了个大转折。岳灵珊不仅和林平之成亲,而且对吃醋的丈夫透露了心迹。令狐冲在她心中如亲哥哥一般,对他是敬重,只当他是兄长,从来没当他是情郎。看到这里多半会觉得岳灵珊配不上大师哥啊,枉费了令狐冲始终不渝的深情。嵩山派的小尼姑们也都这么觉得啊,说岳灵珊不长眼不识人。

        而林平之为了报父母之仇,在临近结婚时挥刀自宫,练习“辟邪剑法”(葵花宝典同宗的秘籍),与岳灵珊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在夫妻俩大战青城派余沧海及弟子时,岳灵珊不敌围攻向丈夫呼救,林平之只顾自己耍剑而对妻子的生死无动于衷,并最后在对岳不群和令狐冲的恨意中一剑杀了她。

        这个悲情的女人 ——小师妹岳灵珊,有着花容月貌、活泼可爱,惹人怜惜。本来她同令狐冲从小一起长大,当大师哥是兄长,不是情郎,并没有问题,令狐冲更多是单方面的情感。只是令狐冲自带男主角光环,会让读者觉得这女人看上林平之是没眼光,落到最后的下场是活该。可是,岳灵珊真正爱的的确是林平之啊。她对林平之的情感是“自从你来到华山之后,我跟你说不出的投缘,只觉一刻不见,心中也是抛不开,放不下,我对你的心意永永远远也不会变”。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林平之为掩人耳目,自宫之后,仍和她成亲,无夫妻之实,她替他隐瞒;            林平之被“塞北明驼”木高峰的毒液毒瞎双眼,她不离不弃,说“我决心和你好,决意嫁你,早就打定一辈子的主意,哪里还会后悔?”,誓言永远陪着他服侍他到死。

         林平之一剑插入岳灵珊胸口,“剑入半尺”。她在临死之际,仍然哀求大师哥令狐冲不要杀林平之,说林平之眼睛瞎了,很可怜,孤苦伶仃,还要令狐冲尽力照顾他 。令狐冲答应了,她才眼中放出光彩,嘴角露出微笑,心满意足的模样,还唱着林平之教他的福建山歌死去。

        爱情是可以教人生死相许的。我们大致会唏嘘,岳灵珊许错了人,但从她的表现中看,她自己并未觉得,也从未后悔。爱一个人没有错,如果没有她父亲岳不群的野心与残忍(密谋林氏的“辟邪剑法”害死林平之双亲,并假装收林平之为徒),没有林平之得知真相后的复仇之恨,或许她和小林子会是恩恩爱爱令人艳羡的一对,获得幸福。

        也许是小说里为了突出人物和情节的精彩,刻画出一个这样悲情这样傻的女子爱上一个“渣男”的故事。在现代社会里,似乎不太可能存在了,因为我们被灌很多鸡汤,教会我们坚强,教会我们独立,教会我们用各种标准去识别“渣男”,预防遇到,遇到了也可以及时止损。但我仍然唏嘘这样的一个岳灵珊,爱上一个人,就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也心甘情愿。

       爱情伟大而盲目。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