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笑傲江湖里的政治、爱情与超脱

尘世土著2019-06-16 04:01:33


笑傲江湖


最近重看了一遍李亚鹏版的笑傲江湖,电视剧,写了一个短评,感觉不过瘾,还有一些话,记在这里。


短评如下:这确实是金庸武侠中非常“政治”的一部。自称名门正派的社团,做的却都是见不得人的阴暗事;被称作魔教的社团,却也不乏正大光明之人。而两派的当权者,无不是机关算尽钻营权势。但天下第一只有一个,一人舒坦了,天下就不得安生。政治异化人,让人以为世上除了权力,再没有别的,最终也必将被权力反噬。


当然我不是来评价这个电视剧是否忠于原著,电视剧本身的艺术价值如何,这我不会评价。除了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糊里糊涂看过的电视剧,我自发主动仔细看过的电视剧可能也就天龙八部、水浒传、红楼梦、权力的游戏这几部。我只是就电视剧人物和故事情节发表一点感慨。


笑傲江湖当然是一部童话,因为它的正义可以被描述,可以被感知。而反派也可以被憎恨,可以被结算。真正的现实要残酷很多。但不是说童话就没有价值,比如《小王子》。


首先说政治,或曰江湖


这部小说在简单的情节中融入了太多作者的立场和好恶,而这立场和好恶也直接影响到读者。很小的时候看电视,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方证大师,不是冲虚道长,不是任我行,而是莫大先生。大约小孩子的立场会觉得莫大先生是自己人,再加上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感,出手干净利落的侠客风范,很让我倾倒。那时候是看不懂曲洋、刘正风的。现在再看,莫大在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前后,虽然早就看清方方面面势力的激斗和刘正风此一行动的危险,但是他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正面出现。他始终是懦弱的,最后他连自己剑杀毫无人性的大嵩阳手费彬也不敢承认。他始终是在幕后维护着自己可怜的正义。他不是侠之大者,但是我理解他。因为,与己无关的“正义”总是很好维护,站着说话谁的腰都不会痛的。而需要自己真刀真枪流血牺牲去维护的正义却没有那么简单。他早就看清即使自己在金盆洗手大会上出手也只能是徒增牺牲。就好比最后五岳剑派合并大会上,泰山派的天门道长仅凭一腔热血就出面反对,反遭左冷禅、玉玑子等人奸计暗算血溅当场,而他的反对也宣告无效。我想莫大先生的很多表现,是因为他早就看到了这种无用的结局而选择了沉默。在政治中没有奸计的人是很难活的长的,现实的政治往往是正不压邪。


而真正的会玩政治的人要数岳不群。韬光养晦三十年,始终以君子剑示人,始终在用深不见底的阴谋影响局势。左冷禅属于霸气侧漏,自以为聪明绝顶步步为营,其实早就进入了别人的圈套。左冷禅的每一步棋几乎都被岳不群完美利用,不管是他诛杀恒山派,压制衡山派,还是暗算泰山派,到头来都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连自以为最妙的一步棋,在岳不群身边安插的卧底劳德诺,都正好被岳不群将计就计利用来一步步给他下套。五岳归一了,而掌门人只有一个。表面上一团和气,但有实力的人其实都还在蠢蠢欲动。只要有说一不二的最高权力,就有为这权力铤而走险的“人民救星”。内部的敌人永远比对面的敌人来的可恶。五岳剑派内部的勾心斗角,日月神教内部的尔虞我诈,远远比两派之间的冲突来得多,来得大,来得阴险。所以,任我行和东方不败们的权力争夺,也恰恰是“后五岳剑派”时代必然会出现的局面。


而政治,始终是小人的名利场,从来不是君子的是非地。曲洋、刘正风、莫大、令狐冲,这些人都一身正气,而正义感这东西,不在多少,只要你有,你就玩不转政治。而方证、冲虚、定逸师太、天门道长,不管是自觉还是不自觉,始终都是在局中。即在局中,就很难独善其身。要么你武功卓绝别人不敢惹你,要么你就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那一天。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爱、自由、善良、正义、公平、道义、和平,大凡人世间美好的东西都是政治的绊脚石。即使同在政治的名利场,任我行、左冷禅,始终斗不过已经自宫的岳不群、东方不败。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自宫是一种再也明显不过的隐喻,那就是放弃人之为人的最后的底线。别说正义感,连“人”感也一并放弃。眼里只剩下权力和地位,你就已经成为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孤家寡人,高处不胜寒,最终机关算尽万剑穿心。比如萨达姆,比如卡扎菲,比如本拉登。当然,很多政治里的野心家往往没那么明显,他们往往化妆成大救星,领路人,舵手等等,这都是君子剑一样的称号。而且岳不群有一个好,自己想要的,自己去战斗。他可是真刀真枪去跟任我行干架。不像某些个伟大领袖,一个思想、一个主义、一个理论……大臂一挥,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上战场抛头颅,伟大领袖立战功戴勋章。所以说年轻人啊,一定要擦亮眼睛,可不能图样图森破。


爱情,或曰成长


笑傲江湖里的爱情主线显然是浅显的,简单的,但并未因此而削弱其让人感动的力量。因为这其中蕴含一个“变”字。令狐冲对岳灵珊青梅竹马一往情深,而岳灵珊却因为时间的推移移情他处。你不能说岳灵珊薄情寡义,小时候的爱情本来就会流变。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而经历众多,当青春的容颜不再,我们是否还会像小时候那样彼此深情凝视?再看小尼姑仪琳,对令狐冲纯属单恋,念念不忘却不敢表达,这里面又有多少人少年时候的影子?而任盈盈与令狐冲,更像是千帆过尽后的爱情。有家族势力,有各自的成长经历,有价值观的冲突,有现实世界的羁绊,在各种不美好的现实的包围中坚持前行。


武侠小说一般被认为浅薄就因为它的人物不会改变:大侠一出来就是大侠,魔头一出来就是魔头。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当魔头,想想也是怪累的。而令狐冲的爱情,让人感动的恰恰是其流变。这流变,或许也可以称之为成长。也许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会回忆起那些星星点点的曾经,我们会痛悔那些以为会珍视一辈子的失去。但是没办法,我们每个人,都在亲历着这样的流变。我想起你曾经问我的一句话,你是怎么说服自己做这样的改变的。当时我说,其实无所谓改变,一切顺其自然。现在我想说,其实每个人都不是单纯的一个面。你也有我的那一面,只是你不愿承认。我也有你的那一面,只是我接受了。


超脱,或曰悲情


曲洋刘正风一曲笑傲江湖令多少人唏嘘感叹,有人说这是借用了竹林七贤魏晋风度的典故。广陵散、高山流水、笑傲江湖,中国自始至终都流传着这些隐逸的世外高人的故事。文艺,是肮脏的现实之外的唯一的世外桃源。当然这其实是一种想象。世界上那么多音乐家艺术家,他们都互相理解吗?他们都找到知音了吗?自古知音难觅,人本身就是很难解释的动物,一个人自己都很难了解自己,更遑论知己。知己是一种错觉,或者一种年轻人才能有的幸运。成年人那么复杂,哪里能有什么知音。我想曲洋刘正风也许是一种比喻,一种希冀,在这并不美好的现实之外,我们也许可以找到可以安放自己的所在。好比一个世界凹坑,脱开这世界的一切不如意。能独自在文艺中觅得一方天地,本身就已经是一种难得的幸运。这一方天地能有一点两点被他人所了解,若合一契,这简直就是灵光乍现般的命运厚礼。为了追寻这样的一方天地,曲洋刘正风不顾门户之见,不顾杀身之祸,拼尽全力去追寻。而他们的死,可以说死得其所,也可以说是对这肮脏世界的某种控诉。凭什么我有人性我就该死?


而整部剧最让人直视人性之恶,制度之恶的段落,恰恰就是刘正风全家因为此事惨遭杀害,妇女儿童无一幸免,而且是在所谓正派人士的众目睽睽之下,冠以一个大义凌然的理由。你结交魔教,你是叛徒。看到了吗?多像!你里通外国,你是特务。妇女儿童何罪之有?所谓正派人士中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滥杀无辜的吗?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朝堂之上大家都以鹿为马的现实。首先你得站队,其次你得恭维,最后你可以苟延。


刘正风至少想到了金盆洗手,师娘宁中则却自始至终都在局中。这部戏中最悲情的人恐怕非宁中则莫属。一生单纯的她最信任的就是师兄岳不群,而天字第一号伪君子岳不群在知天命之年给了她那样一份大礼。师娘在岳灵珊坟前说过一句话:“怎么一切都颠倒了?”是的,她一生都交付的对象是个伪君子,她投入最多的爱情、家庭、门派,都是黄粱一梦,都是岳不群的工具。如果宁女侠在岳不群练成辟邪剑法之前死去,那她的一生也可以说是幸福的。偏偏,命运对她开了一个大玩笑。岳不群练成剑法,一切面具撕去,所有人都是他的玩物。她的悲凉,恐怕只有叫她娘的令狐冲可以理解。


感谢金大侠,毕竟没有把任盈盈令狐冲写死。塞外羊马空许愿,君不见天龙八部里萧峰阿朱到最后只剩下满纸的荒凉。毕竟令狐冲任盈盈还有一片绿竹林,绿竹林里还有笑傲江湖,还有儿女情长。作为一个世外桃源,作为我们每个人的理想。


 ·END· 

 

尘世土著 ∣ 想象一棵树

作者微信号:qianzhang85

读书 · 行走 · 观察


~微信公众号《尘世土著》,长按关注~


其它文章:


我也是读过金瓶梅的人了

陈嘉庚的遗产——读夏蒙《第一公民:陈嘉庚传》

婚,还是昏?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