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N声笑 岁月饶过谁

心动了2019-06-12 09:03:33


整理书桌,多年前的一只口琴静静躺在抽屉一角。打开硬板纸做的口琴盒,取出口琴,盒底除了一本薄薄的口琴简易入门册外,还有一张手抄的《沧海一声笑》的简谱,记忆瞬间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


那时,刚刚离家到异乡工作,八小时以外有些寂寞,很想买适合自己的乐器打发闲暇时光。有同事对我说,对于没有多少乐理知识的人,最简单易学的就是口琴了,不需要会看五线谱,一般的简谱对口琴都适用。


于是,我就到乐器行里买了一只上海产的敦煌牌口琴。在宿舍怕吵了其他人,中午或休息日,就步行到不远处的只有寥寥几个游客的耦园里,找个僻静处,按照手册里的指导,学习正确的吹吸方法。



还别说,口琴真的挺适合我这样的音乐小白的,虽然不懂五线谱只会看简谱,但练了不到三个月后,不仅能熟练地对着简谱吹奏,而且凡是会唱的歌,就算没有简谱,我也能摸索着用口琴吹出来了。


记得是工作后的第二年吧,上映了电影《笑傲江湖》。没几天,里面的主题曲《沧海一声笑》就响遍了大街小巷。那时没有电脑、网络,好在电影票便宜,我们几位一起参加工作的小伙伴,便一起去影院看了夜晚场。


衡山派副掌门刘正风与邪教长老曲洋,各自冒着被同道中人讨伐诛逆的危险而走到一起。一艘小船,前面有伏兵,后面有追截,他们箫琴相对,高山流水,以音乐沟通抒怀,把功名利禄,正邪恩仇通通视作了无物,一曲《沧海一声笑》唱得荡气回肠。



看完电影回来,走在空荡荡的观前街上,我掏出随身携带的口琴,试着吹了几下,基本就是电影里的那个调。于是,在我的口琴伴奏下,小伙伴们豪情万丈地大声唱着: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一位男同事一边唱一边学着电影里的一招一式,说好想凭一身功夫驰骋江湖。我心底也是深深遗憾,自己错过了青衫仗剑走天涯的武侠时代。


没几天,那位劝我学口琴的同事递给我一张信纸,上面是他手抄的《沧海一声笑》的简谱。他告诉我,这首歌的词曲作者是香港的黄霑,和金庸、倪匡、蔡澜一起,被冠以“香港四大才子”的美誉,从此,我记住了黄霑的名字。



后来得知,当年,徐克导演邀请黄霑给电影《笑傲江湖》写一首歌,词曲都由黄霑负责。他写好词后,曲子连改六次,还是不能完全令徐克满意。


黄霑为此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翻书找灵感,正巧读到黄友棣教授的《中国音乐思想批判》,书中引述《宋书·乐志》里“大乐必易”四个字,于是顿获灵感,将我国的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反写为羽徵角商宫,并在节奏上略作变化,便发现这个旋律声色悠扬,颇具大气。


当他将这第七稿传真给徐克时,还附了一行字:只能这样了,否则另请高明。于是,就成了我们后来听到的华语金曲。他创作的许多歌曲都成为经典,除了《沧海一声笑》外,还有《男儿当自强》《上海滩》《当年情》《我的中国心》……


黄霑一生写歌2000多首,词曲俱佳,经典无数,拿遍各类大奖。有人评说“凡有华人处,即能歌霑词”。他开专栏,办节目,做主持,也都有声有色,成绩斐然。从演员、编剧、配乐到导演一条龙,他皆能胜任,而且样样手到擒来……



捧着口琴试吹了一段《沧海一声笑》,鼻子有些发酸,竟然吹不下去。电影上映不到二十八年,里面的老戏骨林正英和午马都已不在人世了。我最喜欢的由黄霑、徐克、罗大佑三人演绎的《沧海一声笑》版本,据说是三人喝酒后录制的,有些许瑕疵,徐克说要不重录一遍吧,黄霑摆摆手笑着说:不录了,这就是最好的版本。


他们三人随性的笑声还在耳边回响,黄霑却于2004年因肺癌去世了,而徐克和罗大佑,如今也都是六十大几的人了,再想我自己,也从青春年少变成油腻中年人了,岁月不曾饶过任何人啊!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不管沧海N声笑,斯人已去,江湖已远。不知那个世界还有没有江湖。



郁海红


苏州阳澄湖畔资深煮妇

闲暇写点小文记录生活

爱琴棋书画诗酒花

也爱柴米油盐酱醋茶


编辑:颜菁

版式:王若婷

图片:网络

讲述我们的大城小事

聆听你们的怦然心动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