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盈若冲:笑傲江湖里的爱情江湖

金庸江湖网2022-08-02 06:30:45


有朋友问起,什么样的人才是最佳的老婆人选呢?我不知该如何作答,毕竟一个没有定论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你很难找到教科书背后的参考答案。但是如果要举例说明,我想可以从《笑傲江湖》里的任盈盈找到些许零星的样本。


《笑傲》一书,在我过往岁月中翻阅多次,从初中、高中、大学、读研、工作,每每重读,都有不少新的认知,一直想写写关于这本书的理解,曾经写过一些,但也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时间可以改变事情的起承转合,可以更替人物的心性,想想自己也即将趟过婚烟的河,就从任盈盈这个女性的角度,谈谈一些见解吧。


很多人说任盈盈不仅是一个好老婆,更是一个出色的管理人才。身居陋巷,但是仍执掌日月神教大权,对下属调教有方,该捧得时候捧,该喂三尸脑神丹的时候绝不含糊,比如在书末,岳不群成功登上五岳剑派的首座,却很快被逼迫服下三尸脑神丹,也算有效控制了其野心与杀戮。而我主要谈谈这位任大小姐的爱情世界,细细想来,也是一段精彩的江湖。


1.追求-- 杨意不逢、钟期既遇的愿景


任盈盈是一个目标非常明确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点和左冷禅、岳不群之流相似,只不过后者追求的是权力,前者追求的是爱情。不要看到她和一个糟老头子住在洛阳陋巷,就真的以为她打算就此终老,所谓少女情怀总是诗,哪一个十来岁的女生不渴望爱情的降临呢。身为魔教圣姑,自然追求者众,尽管正邪不两立,但任盈盈的这般身份至少在黑道上很有吸引力。


但为什么甘愿隐居陋巷呢?书中第十三回《学琴》中,华山派、金刀王家一票人等急吼吼地找到绿竹翁的住所,请其辨别令狐冲所怀的《笑傲江湖》是曲谱还是剑谱,任盈盈在里屋奏出此曲以后,众人心旷神怡,令狐冲兴奋地告诉师娘,自己曾听到的是合奏,此时一直未作声响的任盈盈,竟然感叹世上哪里去找人一起合奏呢?


可见,任大小姐一直在等待自己生命中的爱人,这个人或许不需要出众的容貌和才学,不需要整日手捧玫瑰在自己的门前苦苦守候,但必须是自己的知音。 现实中,很多人因为别人的容貌爱上对方,也有很多人因为别人的家室爱上对方,但容颜终有一天会老去,家室也会有没落的可能,如果悲惨的结局不幸发生,你拿什么去捍卫你曾经的爱情?所以在任盈盈看来,只有琴音相和、心意相通的知音才真正是一生的依靠。


我们说知音难觅,从不说爱人难觅,要找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本就不易,更何况这个人还必须是自己的爱人,那往往就活该你长时间单身了。但任大小姐等得起,这般矢志不移的爱情观说明她本身就是一位品行高洁的玉中君子。


很多人认为任盈盈爱上令狐冲,是因为令狐冲在学琴期间,反复唠叨自己对小师妹的一往情深,所以任盈盈为之动容,不知不觉爱上了这个深情的男子。我想,任盈盈为之感动是有的,但也限于对令狐冲人品忠厚的肯定,至于因为令狐冲深爱小师妹导致自己爱上令狐冲,这未免就有点过多歪曲了。《围城》一书中,赵辛楣想告诉汪太太,对方很像自己曾经牵肠挂肚的苏文纨,汪太太善意地告诉他:千万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提起另一个女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我想没有那个女生会喜欢别的男生总跟她将他和别人的情史吧?除非,俩人只是停留于非常要好的朋友,用时下的称谓便是“闺蜜”。


任盈盈爱上令狐冲,更多是彼此有共同的志趣,这点在令狐冲坦言自己也想奏《笑傲江湖》之曲时,任盈盈得到了自己内心的肯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一直找寻的知音。 那么问题是,任盈盈心中的追求是什么呢?


金庸给出的答案是令狐冲是天生的隐士,任盈盈也是隐士。 我们常说两种生活态度,一种出世,一种入世。令狐冲、任盈盈是前者,不考虑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左冷禅、岳不群和大侠郭靖都是后者。究其生活态度而言,我们不能评判哪一种好,哪一种坏,仅仅只能说追求不同。


从古至今的儒家思想,以及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自然是鼓励积极入世,至少大家都是在上小学的那一天就会写:。有人认为儒家思想之所以盛行,是统治阶级用以奴役老百姓的心灵。这种观点纯粹哗众取宠,试问我中华五千年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有,有哪一朝哪一代的子民真正成为教条奴隶?所以入世的观点,不过是要告诉世人,多一点积极进取的心态,多担当一点为他人谋福祉的责任而已。如果没有这一点责任感,我泱泱文明古国岂能延续国祚至今?


而出世的心态,更多的是寻求自我的解放,真性情的追逐。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可以被秦皇汉武的显赫基业而喟然长叹,同样可以被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淡然从容而感动羡慕。


所以生活的态度不存在好坏之分,高下之判。后者只能是相对于处理具体问题的方式方法而言。比如说左冷禅意欲合并五岳剑派共抵魔教,这是具有战略眼光的远见卓识,但是他用了杀戮、挑破、教唆种种不光彩的方法去达成这一目标,我们才说他坏。


令狐冲是天生的隐士,天生一词用的很好。因为古往今来的隐士大多都是厌倦了曾经入世的生活或是遭受了某种打击,才放弃名利,欣然归隐。比如书中的衡山掌门莫大先生,比如《茶馆》里的崔久峰,比如大诗人陶渊明等。但很少有人天生就是如此。如果一个人长于孤岛,比如梁羽生笔下的金世遗,或者生于古墓,比如小龙女,有这样的心境,我尚可理解。但令狐冲长于华山,投于岳不群门下,竟也有此心境,就不免让人奇怪这人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所以我只能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金庸刻意打造出来的人物。华山的壮丽奇险没有激发令狐少侠澎湃的斗志,君子剑的耳提面命、谆谆教导也未能改变座下大弟子的志愿理想,所以岳不群和令狐冲的不和并不是在其学了独孤九剑、武力大增的时候才出现,从故事的一开始,失败的教育结果就为二人日后交恶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当然令狐冲也不是纯天然的隐士,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讲)


如果说令狐冲追求出世是一种天然行为,但任盈盈追求出世更多则是“事情改变人”的结果。任盈盈出身高贵(魔教圣姑),想来就算不是锦衣玉食,也起码是衣食无忧,不仅如此,成天还要面临各种尔虞我诈,生生死死见惯不惯。书中没有提及任盈盈的生母,唯一的父亲也不知被囚禁于何处。所以种种黑暗的一面造就了她这种淡然、豁达的心态,从而才成为了和令狐冲一样的隐士。


举一个形象的例子。出世、入世如同一座座高山。左冷禅、岳不群、任我行、东方不败(当然是自宫前)都在不停地爬山,不但爬过了这一山,却还望着那一山,因为在他们心中只有到达最高的山峰,才能领略到最美的风景。但令狐冲一个人在山下喝着小酒,自得其乐,时不时还望着一个个登山选手调笑一番。那么任盈盈呢?高贵的出身,导致其生下来就在一座山峰上,或许不是最高的,但仍可以看到周遭绚丽的风光,可以看到脚下一个个奋勇爬山人或坚韧执着或丑态百出的众生相。所以种种都已引不起自己的兴趣,因此她将眼光投向更远的山下,才看到自己的一生所爱。


两个人在山下、山头互相对望,却无法走到一起。所以为了心中所爱,加之对山上寂寞生活的厌倦,任大小姐毅然决然地下山了。


2.心胸--犹如男子的霸气与自信


虽然说“女追男隔层纱”,但令狐冲不是那么好得到的。究其原因,不是这位少侠要求高,而是令狐冲虽然生来潇洒,但对于感情实在太过磨叽。在《笑傲》第二本中岳不群已然翻脸,将其逐出华山,自己仍不忘所谓师恩情深,对待自己的初恋其情更甚。书中多出提及岳灵珊,这位少侠又是叹气又是神伤,让读者不得不想冲进去,在他的脑后重击一拳,以图唤醒。所以至少在感情上,令狐冲像个女人,而热烈真挚的任盈盈却像个男人。


有人说令狐冲最终被任盈盈感动,因为她尊重他的过往,他的喜好,个人认为这只是片面原因。在恋爱中的,不乏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例子,但对于令狐冲这般石头蹦出来的人物,却未必有效。不然在任盈盈出场前,令狐冲或许已经拉着仪琳的手,乐呵呵地去做不戒和尚的女婿了。


所以不是任盈盈感动了令狐冲,而是任盈盈的气度征服了令狐冲。你尊敬你师父,好,我就不说他是伪君子;你爱你的小师妹,好,我宽慰你,让你成天念叨;在五岳并派的会议上,你和你小师妹眉来眼去,没事,我就全当没看见;书中第三十五回《复仇》中, 五岳剑派并派以后,林平之和岳灵珊与青城派恶斗,你有伤在身,好,我去帮你救她;岳灵珊死了,没事,我帮你把她厚葬,还整理好一座新坟。总之,你令狐冲想做又不好意思做的,我任盈盈帮你完成,至于我心里难不难过,你别管,你对不对起我,你选不选择我,我不管,你自己琢磨去吧。


书中任盈盈救下岳灵珊,林平之不顾新婚妻子,径自走开,岳灵珊问任盈盈为什么救他,任盈盈甩出一句:不是我要救你,是你的大师哥令狐冲要救你。这话说得及其漂亮,“大师哥”一词加的极好,用时下流行的句式,潜台词是:你和你男人你侬我侬之际,还曾记得那个曾经陪你长大,陪你练剑,你口口声声的“大师哥”么?虽然话不粗糙,但这句话犹如狠狠地给了岳大小姐一个响亮的耳光,个中滋味只有岳灵珊自己知道,所以不禁泪流满面。这一句话重挫了岳灵珊先前骄纵之气,也为令狐冲大大长脸。要不是任盈盈,令狐冲这口气还不知道要咽到何时。


也有人觉得任盈盈所谓的大度好像在装。是的,相信没有人能如此容忍自己的爱人想着别人,更不会如此善待情敌。但关键如果是装,任盈盈还一装到底了。真戏真做,假戏也真做,反正我装的自自然然,不露痕迹,你就没话可说。所谓“王莽谦恭未篡时”,可如果王莽倘若果真未篡,你能不说他是世人的楷模么?


其实世间很多容易招人非议的事情,无非在于坚持。,时人不也非议不断么?可赵小姐充耳不闻,结果跟在张少帅身边一辈子,你还敢骂人家是小三么?你还不承认这正是梦幻般的爱情神话么?


在任盈盈的坚持中,如果换做郭靖,以他知恩图报的性格自然早已臣服,换做杨过,按照他“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的逻辑,也早就欣然接受。但是任大小姐偏偏面对的是磨叽的令狐冲。虽然插科打诨了好多次表态要做“公公婆婆”,但心里似乎总有重返华山、迎娶师妹的侥幸。好在令狐冲虽然磨叽,但脑子并不傻,他知道于理上,自己不可以怠慢盈盈,于情上自己也决计抵不过他,只好调整自己的心境,只待心结一解,老老实实去做日月神教的上门女婿吧。(当然令狐冲迟迟不做决定还有其它更深的原因,同样我们以后再讲)


我相信,自任盈盈决定“下山”的一开始,就坚信自己一定能把这个浪子降服。这一点很像《乱世佳人》里的瑞特。我不管你斯嘉丽爱谁,不管你和谁结婚,总之老子就是喜欢你,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做我的女人。


这种天然的霸气与自信不仅仅只是在爱情中才有。比如还是草民的刘邦感叹:大丈夫当如此也,比如我朝开国主席年轻时一句:春来我不先开口,那只虫儿敢应声。很多时候征服别人,往往不是依靠你的头脑,而恰恰是你行为举止之间透露出来的那股风范,也就是现在说的那种气场。


3.手段--一个女子的权谋与智慧


诚然,在处理具体事务上,如果紧靠心胸气度,远远不够,没有智慧的运作,与权谋的手腕,胸怀再大的人也只是给自己打气而已。所以任盈盈表现出了让人最佩服的手段。


爱情也好,事业也罢,很多具体问题上是人和人的心理战。既然是人心,那么总有改变的可能,毕竟谁都不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


擒贼先擒王,首先要拿下的当然是令狐少侠那颗浪子的心。《笑傲》一书中第十三回《学琴》中任盈盈以老婆婆的身份出场,一直到第十七回《倾心》中才恢复少女的真实面目。最初看此书,非常不解,为什么不在两人相识的一开始,任盈盈就卷起珠帘,亮明真身,化解令狐冲的误会,毕竟没有哪个十来岁的少女喜欢别人叫她婆婆吧,何况这人还是自己心中的情郎。当时自己只能认为是任盈盈觉得这样好玩,因为类似的把戏黄蓉也玩过。但是黄蓉没玩多久就以大美女的样子出现在郭靖面前,可她任盈盈还在装,而且大有一直装下去的架势。后来多年过去,待我也投身所谓的江湖,我才明白任盈盈哪里是在装,这完全是借用令狐冲的误解,顺水推舟地使出了收买人心的手段。


确切地说,这种手段叫反撇,即先降低别人的心里预期,然后在关键时候甩出真正的包袱,让对方大吃一惊之际心悦诚服。比如《水浒》里面宋江收服戴宗。宋江去江州坐牢,拿着银子给了监牢里的所有衙役,就是不给戴宗。戴宗不悦,上前斥其不懂规矩,宋江淡然地甩出银子和吴用的书信,轻描淡写地表示:我就是宋江。戴宗大惊失色,慌忙拜倒,从此称为宋江最忠诚的下属。


任盈盈也是一样,你说我是老太婆,那我就做老太婆。我要做的就是关心你,倾听你的那些不开心,等到你觉得实在离不开我了,我再掀开我的头盖,你大惊之下还不是我的囊中之物么?所以相较起来,如果任盈盈一开始就亮明身份,令狐冲最多是眼前一亮,哪有以后这般来的惊喜? 那么任盈盈原来打算什么时候显示真身呢,自然是令狐大兄弟傻傻地冒出一句:可惜未能早投胎几十年,认识那时的婆婆。不过幸而作者眷顾,在他们跌下山谷,撞破真容的时候,令狐冲已经有了和这位婆婆浪迹天涯的念头。


当然任盈盈面对的问题远不止一个令狐冲这么简单,在他的背后还有情牵梦绕的华山派,还有黑白两道的水火不容,还有无数的江湖道义、条条框框。


虽然我们常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不得不承认,婚姻就有一点社会属性了。这也就是说,一桩成功的婚姻必须有其他人的支持,得不到祝福的婚姻往往难以持久和幸福。两个人从恋爱到走到一起,往往会遭到一些障碍,甚至是很多人跳出来表示反对。金庸的书中这样的例子也屡见不鲜,只是解决的方法各异。最个性的莫过于杨过,恨不得既然全世界都反对,我就硬要娶我师父做老婆,大有与天下为敌的架势。杨过的这般忠贞自然值得佩服,很多人也因此羡慕杨龙的爱情,认为那是爱情的真谛。恕我泼场冷水,羡慕这种爱情的人不是社会经历太少,就是脑子一根筋。我们只看到杨龙的重逢结局,可有谁想二人为此付出了十六年的苦苦守候,杨过还因此丧失了一条胳膊。试问这样的结果放在谁身上,谁还会心甘如怡?至少积极健康的爱情不是这样的吧??


类似的还有《天龙八部》里的阿朱。一心认为自己的生父和爱人是仇敌,所以甘愿代夫赴死,结果刚强的乔大英雄光棍到底。你好歹也应该把事情调查清楚再做决定吧?所以较之杨过、阿朱,任盈盈的人情更为练达,她甚至很多事情必须依靠经营二字。


经营最好的结果,就是不但男女俩人开心,还要让身边的人都开心。


在冲盈恋的期初,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的。令狐冲是白道的人,任盈盈是黑道的魔女,这俩人在一起估计黑白两道都不会答应。好比你是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生,你女朋友是黑社会老大的女儿,你俩能顺顺利利携手,还得到大家的赞同么?就算别人同意,你自己也难过心里那道关吧。所以任大小姐的筹谋布局一一开始了。


初识任盈盈的时候,是令狐冲人生的低谷。被师父猜忌,恋人的离去,总之在华山派一干人等中,他令狐冲就像个被遗弃的人。任何人都需要包容,需要关怀,需要尊敬,所以一场向令狐少侠送温暖的活动在黑道人物里轰轰烈烈的展开了。什么这个帮、那个派的首领亲自向令狐冲送来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连杀人名医都亲自为他把脉看病,给足了令狐冲面子,这场运动一直延续到所谓的群雄豪聚五霸岗为止。初读此处,虽然深知任盈盈用心良苦,可也好奇按照令狐冲的性格,不会太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况且五霸岗闹得不欢而散,平一指也因为治不好令狐冲而自尽身亡。那么难道说任盈盈打错了算盘?


后来有了一些生活的阅历,我才知道送温暖是表面现象,实质用意是把令狐冲这个白道中人往黑道拉拢。令狐冲生性随意,一看黑道人物如此热情,想来也有可爱的一面,而黑道人物一看令狐公子潇洒性情,自然也意气相投。令狐冲看不懂个中门道,岳不群这般老江湖自然清楚,所以逼迫令狐冲在两种道路面前做个选择,结果当然如我们看到的那样,令狐冲被逐出华山派。


令狐冲被逐自然是任盈盈希望看到的。一来算是清白之身,再不能说我主动结交白道的人吧,二来让令狐冲离岳灵珊远远地,自己也少了情敌的威胁,所以待到后来令狐冲去福建重遇岳灵珊,那时候的小师妹早已对他死心了。另外,令狐冲被逐对其自身也有好处,不用成天跟着受窝囊气,可以安心养病了,再者对岳不群同样利好,算是任盈盈送了一个台阶给他下,自己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把他赶走了,从此关上门一门心思筹划辟邪剑谱和五岳盟主了。在华山众弟子除了这位大师兄,其余人等都被岳不群管的严严实实,唯独在这个主面前,岳不群还得装,不论装得多辛苦。(岳不群的问题,我们依然可以以后再讲)


更重要的是,任盈盈这么做,实质也在于向天下人宣布我任盈盈看上令狐冲了。从此还有哪一个黑道的女子敢打令狐冲的主意,就像五毒教主蓝凤凰,就算她对令狐冲芳心暗许,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妹妹身份;而白道的女子就更不敢向令狐冲靠近半步了。


五霸岗后,令狐冲生命垂危,任盈盈背着她上少林求方证大师医治。初看到此处,很佩服任盈盈的勇气。毕竟正邪不两立,自己和自己的门下之人沾满正教人士的鲜血,如果碰上一个蛮横的,不但令狐冲救不了,自己也把命搭进去。所以那时候的我以为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直到自己投身江湖,才发现哪里仅仅是爱情的原因呢?


我们可以想一想,少林主持是什么人?白道头号人物。任盈盈又是什么人?魔教圣姑,黑道二号人物 。两方势力的大佬见面,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医治令狐冲这么个闲人而已?恐怕任盈盈愿意,少林方丈也没空搭理。就好像,你公司的总经理和竞争对手的高管约在一起喝茶,你真以为是交流感情了这么简单么?至少我是不相信的。


所以方证和任盈盈的会面好比两个势力首脑的洽谈会晤。从后来莫大先生的转述中得知,任盈盈开出的条件是只要医好令狐冲,你想怎样都行。可真的是想怎样就怎样么?把魔教圣姑一刀杀了,少林寺不会遭到黑道的反扑而有覆灭的危险么?所以任盈盈不能死,这一点方证很清楚。于是任盈盈被囚在了少林寺,算是对当时黑道的一个震慑,你们不老老实实的,小心我把你们的二把手做掉。但是如果在囚禁中怠慢了这位任大小姐或是令狐少侠该如何是好呢。我想那自然也不会有的。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黑白两道不仅仅是长年的对立,很多时候有必要的合作。比如书中第十八回《联手》写的就是黑白两道共同诛杀向问天。既然能有合作,就能彼此了解。书中第十九回《打赌》中,江南四友之首黄钟公向令狐冲表示,少林方证曾受过自己的恩惠,一封书信便可以请方证将《易筋经》传授令狐冲。黄钟公是魔教小卒,方证居然和他有过来往,这意味着什么?从书中开篇,衡山派二号人物刘正风因为交了魔教曲洋这个琴友,,如果我把你方证和黄钟公的过往拿到江湖上炒作一番,你少林还有颜面充当白道之首么?恐怕只会给左冷禅之流兼并少林最好的理由。


因此任盈盈看似走了一步险棋,实则无虞,然后才是请方证大师尽心医治令狐冲, 方证自然为其诚意感动,原先的对头人物竟然为一男子愿意委身少林,何况出家人原本就以慈悲为怀。所以待令狐冲醒了过来,方证又是热情地愿意收其为徒又是表示可以传授《易筋经》。虽然令狐冲没有答应,暗自离开,但至少表明,方证大师对这场间关黑白两道的冲盈恋是持有默许态度的。


既然白道头号人物都不反对,其余白道中人又怎敢妄加非议,而原先支持的人也可以大胆表态了。所以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莫大先生,第一个现身说法,规劝令狐冲去少林救出任盈盈。令狐冲胸无城府,以为莫大先生误认为自己喜欢任盈盈,实际自己还在挂念小师妹。其实令狐冲那点破事别人怎会不知,聪明的莫大只是没有点破,其真实用意是告诫令狐冲:你小子就别瞎想了,任大小姐才是值得你爱的。


如果说方证是第一个支持冲盈恋的白道中人,莫大是第二个,那么在令狐冲上少林后便遇到了第三个,即北岳恒山掌门定闲师太。定闲师太被岳不群偷袭后,弥留之际硬是要令狐冲接掌恒山派,令狐冲答应后阖然长逝。期初看到此处,我总觉得不合情理。为什么定闲师太不在临死之前告诉令狐冲暗害自己的人是岳不群呢?如果那样,这个隐藏的超级大boss何须等到最后才毙命,或许在少林寺就被揭穿了伪君子的面目了。至少在很多推理小说中,死者如果还有一口气,都是要留下犯罪者的些许证据。


一直到我置身社会,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只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有些人却是为了很多人在生存。只为自己活着的人,往往处在为衣食住行的奔走阶段,如果上到一个层次,还是为自己而活,那么他在入世的高山上必定爬不到多高的山峰,比如左冷禅、岳不群就是为过多的自我野心埋单。真正为别人活着的人,往往肩负了更多的责任与使命,所以在重要关头,已经无法考虑个人的生死。很多白手起家,事业做大的创始人经常会说自己曾有一段时间失眠,无法入睡,因为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公司倒了,跟着他打天下的人们该去哪里生活。定闲师太正是这样的人,所以弥留之际她更多考虑的却是恒山一脉。


那么为什么定闲师太会选定令狐冲接班呢?原先我以为是令狐冲武艺高强,可以保护恒山派,待到革命胜利,以他潇洒的个性必然挂靴而去,还政恒山。其实这只是一个层面,更深的层面,定闲师太也深知任盈盈对令狐冲用情极深,那么现在令狐冲是恒山派掌门了,恒山派的事就是令狐冲的事,令狐冲的事就是任盈盈和魔教的事。一旦恒山派遭厄,有了任盈盈和魔教势力的支持,还怕左冷禅、岳不群么?到时候为自己报仇不过是顺水推舟的事情。况且正是自己向方正求情,任盈盈才重见天日,定闲师太也算你任盈盈的恩人,冲盈恋的重要支持者,于情于理,你总归要施以援手吧?所以所谓的正邪不两立,真的只是哄哄书中开篇时的令狐冲们,他们的领导者从未如此简单的认为过。


在书中第三十二回《并派》中,左冷禅多次提及定闲师太是自己佩服的佛门女侠,或许有矫揉造作的成分,但我相信多少有一点是真实的,毕竟不顾个人生死,这种精神可能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伟大。


诚然对任盈盈而言,令狐冲接掌恒山派虽然有了地位,但也带来了麻烦。没有谁愿意自己的情郎去做一群尼姑的首领。何况自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魔教圣姑呢。我相信,在此时恒山派的女尼们是不会喜欢任盈盈的,她们的修为毕竟不及她们的师太,除了黑白两道的教义差别,至少大家都是女人,凭什么我们的领导就陪着你任大小姐一个人转?如果稍有不和,这群尼姑成天在令狐冲面前念叨什么正邪不两立,什么为自己的名誉着想,或者干脆向令狐冲摊牌,你要娶媳妇是吧,好,我们推举仪琳做我们的师娘,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任盈盈岂不是为她人做嫁衣?所以在疏离华山派之后,任盈盈需要向恒山派发动攻势。


既然你们都是女人,就需要在恒山派混入点闲杂人等,改组一下成分。类似的案例比如宋江不想做强盗,但却偏偏落草,好吧,那就广纳朝廷降将,硬是把原先晁盖的强盗集团活生生改造成替天行道的朝廷表外资产。但具体操作的时候需要讲究技巧,如果一帮黑道中人涌进恒山,那群女尼们还不殊死相抗?所以任盈盈在等,所幸她等得起。


在书中第二十九回《掌门》中,机会来了。令狐冲继任恒山掌门,嵩山派大阴阳手乐厚(据说新版中是托塔手丁勉)持左盟主的号令,带着五岳中人杀到恒山不允令狐冲接任掌门。登时继任大典气氛紧张,在乐厚的挑衅机变 下,令狐冲急的说:不做就不做了。一旁的方证、冲虚也不好对答。这个时候,任大小姐带着黑道一干人等如同神兵天降办驾临恒山,几句言语轻描淡写地让乐厚丢尽颜面,悻悻而回。令狐冲这次接任了掌门之位。恒山派众女尼这才知道:我们的掌门听这位任大小姐的,我们虽然势力弱小,但是会有任大小姐和她的朋友撑腰。所以一干黑道人物遍痛痛快快地在恒山别院住下了。


这是任盈盈对恒山派的第一次攻势,第二次发生在书中第三十二回《并派》,期间令狐冲被任盈盈拉去围攻东方不败,具体原因先按下不谈。 《并派》写的极为精彩,虽然是五岳剑派的事,但所有白道中人全部临场,原先埋下的冲突终于到了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时候。衡山派莫大先生被左冷禅挟持,不好发作,泰山派天门道长城门失火,竟然当场殒命。原本以为会议的气氛会进一步肃杀,结果轮到恒山派的时候,桃谷六仙,这个六个金书中最不靠谱的人物,竟然如有神助,一番嬉笑怒骂,插科打诨,对左冷禅又是吹捧又是挖苦,不经意间竟然揭露了他的全部阴谋及种种劣迹。任凭左冷禅才大志大,也断然想不到苦苦经营的并派大会竟会荒唐如斯。我敢说,除了他被岳不群刺瞎的时刻,并派大会这一原先他认为最重要最神圣的一天竟成了他一生中最不开心的一天。


而这背后神不是别人,当然是任盈盈。任盈盈的本意不仅如此,她此行嵩山是要帮助令狐冲夺得五岳掌门之位。很可惜我们的令狐大侠不争气,比剑夺帅的时候刚进入半决赛就止步不前。但是不可否认,在这次的大会中,属恒山派最长脸。左冷禅瞎了,天门道长死了,莫大先生一贯忍气吞声,岳不群虽然赢了,但伪君子形象昭然若揭,只有恒山一派上下团结,能言善辩者有之,慷慨激昂者有之,武功卓绝者有之,见识不凡者有之。如果定闲师太泉下有知,定然对这位任大小姐不胜感激。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说在令狐冲接任恒山掌门的时候,恒山众人对任盈盈是感激,那么经此一役,任盈盈在她们中形象必然宛若天神般顶礼膜拜。书中第三十五回《复仇》中,恒山仪和训斥岳灵珊:这女子有什么好?三心二意,待人没半点真情,跟咱们任大小姐相比,给人家提鞋也不配。这话说得当然重了,可看看魔教的圣姑现在已经是"咱们"的大小姐了,出家人能这么说,可见在恒山众女尼心中,任盈盈就是未来的掌门师嫂。你令狐冲如有负人家,恐怕恒山派上下就第一个不答应。


至此,已经黑白两道已经没有人再反对冲盈恋,甚至更多的是积极支持,当然任盈盈还有最后一道障碍,就是她父亲任我行那关。虽然在少林寺任我行大肆褒奖令狐冲,但我认为更多的是讽刺所谓的正教人士,同时给自己和女儿的脸上贴金。但事实上,任我行和令狐冲同样不是一路人,以任我行指仗的雄才大略,是不可能愿意让令狐冲这样无形浪子做他的门婿。既然如此,那么他们的矛盾迟早也会爆发出来。


《射雕》一书中,机智的黄蓉知道父亲黄药师不会看得上郭靖,所以请洪七公教郭靖武功,以求能入父亲法眼。相比之下,任盈盈显得更为聪明,因为她深知自己的父亲需要什么。所以令狐冲刚坐上掌门,就被拉去和任我行、向问天围歼东方不败,以求令狐冲在这位准岳父面前立功。总之,父亲你能重见天日靠的是你女婿,你能重登大宝也是靠的你女婿,所以你真的忍心拆散我们么?虽然我是你的女儿,你的话我听,但是你想想你若是赶走令狐冲,你叫你女儿我如何独活?


所幸的是,金庸并不想写一部家庭伦理剧,很快任我行在宏图大志还未实现的时候一命呜呼,任盈盈终于可以在众人的祝福中筹划他们未来的生活。


在全书最后一回《曲谐》中,三年后令狐冲、任盈盈成婚。黑白两道各种人士纷纷前来道贺,想想三年前江湖是什么光景,各种仇杀,各种纷争,现在又是什么状态,所谓正邪不两立的人居然可以和谐地共同为一对新人祝贺。左冷禅、岳不群、任我行、东方不败曾究其一生梦想的一统江湖,居然在一个小小的婚礼上实现了真正的统一。


这就是任大小姐的谋划,任大小姐的布局,金圣叹对林冲的批语很适合这位奇女子:看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都使人怕。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业来,然琢削元气也不少。任盈盈确实算计周详,《笑傲》一书除了男主角,所有人都在算计,却只有任盈盈成功了。左冷禅机关算尽,却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候背刺双眼,黯然离场;岳不群城府极深,风光无限地统领五岳剑派,最后竟死于一女尼手中;任我行自认才大志大,却先遭下属反叛,而后重出江湖,意欲中兴之际大限已至;东方不败处心积虑,一统日月神教后,却归于闺阁,不问世事。而任盈盈却带着令狐冲在各个高山游历一番后,返璞归真,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笑傲江湖。


初读《笑傲》的时候,我曾经怀疑如此这般的胸襟、手腕怎么会和任盈盈这样的年纪相称呢?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不相称,才让任盈盈在金书的各种女主角中模糊了许多,总觉得是个理想化的人物。直到以后我才明白,如果你爸爸是任我行,你叔叔是东方不败,你从小在时刻会丧命的环境下长大,你也会有这般能力。这可能就叫做熏陶。


《白马啸西风》中的李文秀没有这种环境和能力,所以只能感叹:如果你深爱的人爱着别人,你能怎么办?


4.关于现实的文字


写了这么多,也许你会问我,你把任盈盈捧得这么高,难道她就没有什么缺点么?自然是有的。有人觉得任盈盈最大的失误,就是偏偏选了令狐冲这么个浪子做老公,我认为虽然偏激,但多少是有道理的。


很多人觉得岳灵珊配不上令狐冲,我认为那是主角的光环作怪,世俗地讲,令狐冲至少是配不上任盈盈的,这一点令狐冲自己都这么觉得,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自己对任盈盈是敬畏多于爱慕呢,说的通俗一点,令狐冲隐隐担忧自己是Hold不住这位大小姐。


而关键是,令狐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确切的说,是大事干不来,小事胡乱来的主。比如在并派中的表现,面对岳灵珊竟然输的不明不白,也算二人极品,竟然当着全天下的人面耍出了冲灵剑法。方证、冲虚挑明了希望他获胜,莫大先生希望他获胜、恒山上下希望他获胜,可是结果众人无不失望。


所以现实中,我们也会发现,任盈盈这样智慧的女子似乎和左冷禅、岳不群之流更为合适。左冷禅这般雄心之人,岂不是正需要任盈盈这样的贤内助么?


这又回到了任盈盈追求的问题。我想如果任盈盈真的选择左冷禅之类人,可能更多的是她意识到了现实生活的不易,所幸的是,金庸让她在人生最美的年龄遇到了令狐冲,就是喜欢,所以爱。


所谓爱情,还是简单一点好。


是么?


不是么?


祝愿看到这篇文字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任盈盈。

—— 于2014年7月29日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