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长林》,拿什么拯救你的剧情

这里没有套路2019-05-10 15:38:40






话说,自前两周以来,本公子在朋友圈翻阅出的内容大致不过如下三件。

比特币、蓝月亮,以及“长林老王爷死了,我哭了。”

 

每每看到最后这句话,我还是感到很欣慰的。作为一名《琅琊榜》死忠粉,从最开始对这个奇怪的剧名充满陌生,而后目送服下冰续丹的梅长苏策马直奔北境,再到现下,那个从掖幽庭里出来的孩子,逐步成长为名动天下的杀伐王爵,上马扬戈安天下,已然数度春秋。


这心情,就好像是过年时碰见了隔壁邻居家那个活泼可爱的孩子。

“呦!长这么高了!”



对于这部作品,我自问是热爱的。那句“唤男儿归来战北方”,自然也是听了无数次。然而,就在昨天《风起长林》迎来了它的大结局,我不得不傲慢地说一句,假设第二部小说与电视剧情节基本相同,那么对于像海宴老师这样文采卓然的作家,尤其是见证过第一部的神鬼之笔后,I’m sorry, but I expected more.


大多数观众一致认为,这个结局乃至故事的很大一部分,少了一种仪式感,一种基调,还有一种对于观众最基本的使命感。


本公子不打算与其他收了钱的营销号同流合污,就知道diss黄晓明与刘昊然的演技——毕竟《中国有嘻哈》的好日子已经被“平嘻王”李小璐画上了句号,而放眼整个《风起长林》卡司阵容,从我这个外行人的疏浅见识看来,大家的演技都是在线的,再不济也只是有延迟而已。


摸着良心说,世子妃与萧平章在换血前的那场哭戏,老王爷那句“你要坐得稳,镇得住”,还有林奚眉目间的一千种风情,都打动了无数观众,带我们领略了风起云涌的大梁朝堂。



本着恨铁不成钢的心态,今天探讨的主题,纯粹基于《风起长林》在剧情设计上出现的不足和漏洞。本公子一介不学无术的纨绔放荡逍遥生,若是说错了什么,还请各位于评论区内指点。


以下评论只针对电视剧情节,原著小说尚未拜读。



1.      幕后终极的BOSS墨淄侯

 

琅琊榜第一名高手,一招“金乌水月”简直是逆天的幻术,进出金陵城如若无人之境,和萧元启勾结,在东境大杀特杀,淮东三州更是牢牢地压在了他的小板凳下。而且,一个隐居的习武贵族,竟然成功上位国主,这个人的实力不言而喻。

然而,我们的结局里,提都没有提他。

 

每个人物都有他存在的意义,墨淄侯和濮阳上师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已经重复——黑化萧元启,但这一次情节的推动却又显得节奏紊乱,缺乏明显的节奏和拐点。教编剧的老师告诉我们,像这样的情况下,多余、重复的人物应该咔嚓掉…




2.      武学设定失真,世界观错误

 

段桐舟的火焰掌,墨淄侯的分身术,难不成这拍的是《重生之异能琅琊榜》?我们可以接受飞流作为一个孩子习得绝妙诡异的身法,可以接受习武之人飞檐走壁,甚至在战场上享受主角光环。但是,上述两位的武学设定已经违背了《琅琊榜》的基础世界观。这种技术性错误,与“抗日神剧”无异。




3.      林奚到底会不会武功?

 

将门之女林奚对阵段桐舟时,遭遇迎面掷来的暗器,她竟然毫不惊慌地闪身回避,已经基本上达到了《黑客帝国》子弹时间的程度。这种身法,已经算是江湖好手了。


问题是,她不是世子妃蒙浅雪,也不是霓凰郡主,她只是一个济世救人的医女…

琅琊高手的暗器破风袭来,你一个医女就这样歪着头躲过去了。


这一个动作,就使这个角色的人设失去了连贯性。这种错误,经常在院线商业大(烂)片中出现。说得通俗一些:唐僧挥舞着权杖,将又一名小妖击倒,大声疾呼:“悟空快走!我断后!”




4.      荀飞盏密室前断后

 

老实说,当时我就猜到,苏宅的密道迟早要派上用处。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尴尬。

整个金陵城,二公子居然选了最容易被萧元启盯防的长林王府,赌的就是“灯下黑”,以及那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当然,赌错了,打脸了。长林王府内,好几百伏兵像蚂蚁一般冲出来。

 

荀飞盏开门,踢一个人出去,关门,“平旌,快点!”,踢一个出去,关门。这让我想起了便利商店的自动感应门,还有悦耳的迎客铃声。



门外有上百人,没冲进屋子里强攻,纯粹是剧情需要。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士兵们忌惮皇帝还在屋内,刀剑无眼,他们并不清楚莱阳王到底是否要杀萧元时。


就在这时候,密道打开了,可爱的荀大统领却要求断后。于是,那扇年久失修的密室暗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就这样顺溜溜地关上了,就好像刚才机关并没有卡壳…


密室里的构造,基于平旌敢如此带路,说明他曾经走过密道。完全可以有更灵活的处理方式。比如,从密道内侧或是苏宅的出口锁门。因此,飞盏是否拖延时间,区别真的不大,因为萧元启不可能这么快找到密道,为什么不一起走呢?


当然,这就引发了另一个槽点:《风起长林》天眼GPS定位系统——萧元启花了不到一分钟,就找到了梅长苏当年精心设计并隐藏的密道…

还有,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记错了:当初在靖王成为太子后,梅长苏不是就已经把密道封了吗?




5.      《风起长林》天眼GPS定位系统,外挂横行

 

放眼整部作品,个别角色涉嫌启用了以“天眼”“千里眼”“透视”为主的外挂功能,换做是往常“吃鸡”的时候,这些家伙早该被封号了,只是仗着主播公司与游戏平台的协议胡作非为。

 

外挂玩家:萧元启。罪名:透视。

一分钟找到通往苏宅密道,外挂实锤。当然,还有他的超能力武学外挂,这个不多说了。



外挂玩家:林奚。罪名:天眼通GPS。

大结局,我们乖巧的林奚就这样抱着糖罐伫立在城外的风波亭里,碰上了即将归隐却又满脸惊讶的二公子,时间、地点刚刚好,“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看起来甜蜜美满,旱地拔葱式的拥抱,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问题来了:她的时间就掐得这么准?像网游NPC似的,在城外一直站着?

我不否认有时候我们需要艺术性和戏剧化的手法,但是,我觉得这块剧情可以处理得更好。

此外,说到感情线:两部作品,N对CP,没吻戏…

 



6.      主角光环滥用,冲突解决方式唐突


外挂玩家:萧平旌。罪名:滥用主角光环,透视。

二公子对阵萧元启,应该是全剧最大的高潮。光明骑士对阵堕落皇子,想想都激动。

可惜的是,这场交锋,并没有一个观众买账。事实上,从萧元启叛乱到结尾,剧情的轨迹只可谓虎头蛇尾。



本公子班门弄斧,在这里和大家引入两个编剧概念:冲突和解决方式。


大家都知道,剧情的推动,需要把主角置于困境和冲突,化解困境,再到新的冲突,循环直到角色找回了某种正面或负面价值意义。

而最终幕或次高潮的冲突,主角往往需要一种“解决方式”,在关键时刻提供助力,而这份助力又不能显得失真。说白了,编剧得偏心主角,但是又不能太过分以至于让观众和其他角色有意见。


举个例子,《摔跤吧,爸爸》。父亲教给大女儿的技能,将对手高举过头顶摔出,可以获得最高得分,这一技能在最终幕起到了决胜作用。



《舞出我人生5》,男女主角在最后关头使用了之前不敢尝试的高难度舞蹈动作,赢得了世界街舞大赛的胜利。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多数成功的解决方式,都是借助埋藏了长达故事三分之一的伏笔来实现的。这个问题,我相信有更专业的编剧理论可以参考,在此不过多装逼赘述。

 

我的问题是,谁允许你这样滥用赤焰军手环,居然拿来当盾牌?梅长苏的棺材板已经按不住了。且不说银质手环的硬度能否承受剑击,单单是这欲取对方性命的一剑居然刚刚好落在手环上,这种彗星撞地球的概率…


换个更加理智的说法,对于这个解决方式,编剧并没有做好良好的前期培养,而是强行植入,故而接受度很差。

 


来,我给你们想一个更合理的解决方式。

当年飞流送给庭生的金丝软甲你们记得吗?我们可以安排平旌获得这件逆天装备的传承,但是时间靠前一些,并且对这件铠甲多介绍两句。


“这金丝软甲,乃为父一位故友所赠,可谓刀枪不入。为父每逢战事危局,必着其于胄下。今日,爹把它赠予你,希望你莫辜负父兄的期待。但你也谨记,此物乃是珍宝,非到危及关头不可滥用…”

然后,平旌这傻孩子一直没舍得穿,存起来过年。最后,穿着这身软甲去勤王。

大殿之上,萧元启打得他遍体鳞伤,刺出了致命的一剑——刺不穿!平旌反手一剑,元启卒。


这是不是比那个赤焰军高级定制小米手环要靠谱?

就问你们一句,6不6?

 

7.      平章枉死

 

是的,我认为,平章本来不用死,但这个锅编剧得背。


大家已经吵过很多次了,在岩洞里平章、濮阳上师双方为了蛇胆而对峙,到底平章有没有办法无伤脱身?基于当时濮阳的复仇决意,机关的完备性以及手速等实操问题,我认为,平章肯定是凉了,不中毒肯定拿不了蛇胆。


然后就衍生了一胆救两人的疗法,但与此同时,北境重现三月弯刀之攻势,老王爷被围。平章只得效仿梅长苏,以命换得北境平安。

这个人物的死去,我只得说,是本剧最大的BUG。



与梅长苏年代缺少良将的窘迫之境不同,长林军人才济济(要知道,大结局攻打金陵平叛三个时辰通关,一个日食就干翻了二十万大渝皇属军。相比赤焰军当年梅岭誓死抗击大渝的死伤惨重,我认为长林军更强。),萧平章的出战虽然有利于战局,但却并不必要。


换句话说,这大梁北境,除了平章,难道就没有人能带兵吗?

 

其次,原本能拯救平章的,还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前往北境的时间和路程。

对于琅琊阁信鸽的传信速率,通往北境的行军速率,以及车马速率,编剧并没有太过详细地对比过。但当时我就产生了一个想法:平章在马车上睡一觉,到北境再打,不行吗?


因此,关于平章的死亡,我认为一个出色的编剧在安排人物死亡的时候,要积极地为人物安排逃生机会,直到这份生机被死亡的不可抗力合理击溃。海宴老师通过林奚和老堂主的意志为此努力过,但是,不够,因为太多现实因素被忽略了。

当然,我承认,平章和世子妃的那场戏,我也哭了。





接下来的一些观点,就是一些关于剧情的探讨了。


8.      深水船坞的建设一直搁浅?

想不明白,卫峥设计出来深水船坞,萧景琰当了皇帝,这种有利于大梁海防的军工项目,为什么会被搁置?

在这里,顺便歌颂我们伟大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

 

9.      东境三州不要了?

二公子在大结局的时候,居然把东境的收复军务交给了岳银川,自己撒糖去了。

看来东境三州凉了。



10.      飞流

大家换算一下时间就知道,蔺晨这么大岁数了,庭生也成了老王爷,我认为飞流如果还活着,他应该也差不多大。

这样一个有意思的角色,如果可以效仿《星球大战》系列,将其传承下来,会是很好的故事线。

然而,小飞流还是消失了。



11.      荀飞盏和蒙浅雪

 

作为一名资深4S备胎店会员以及一名国际好人卡收藏家,我早就看出来荀飞盏对小雪有爱慕之意。

只可惜,这份爱来得太过自卑。飞盏是望族里的孤儿,而平章是王府世子,小雪是蒙挚后人。红二代公子和红三代姑娘的剧情里,显然除了师兄妹关系,飞盏再也扮演不了任何角色。

可是,平章死后,我不相信飞盏会没有想法。这个点原本可以深入挖掘,却也被搁置了。



12.      萧元启逼宫,金陵决战,本剧最大的笑话

 

作为本剧的大反派,萧元启堕落得有些无厘头。

从最开始的闲散贵族挺剑回护证人,再到拔剑起兵造反,虽说情理上还算通顺,但是他由光明到黑暗的轨迹确实不够深刻。包括莱阳太夫人的死亡在内,我并没有看到足够的情节推动力。相对比较成功的例子,请参考《诛仙》张小凡的黑化之路,还有《甄嬛传》安陵容和她的苦杏仁美食专栏。

 


再说说关于战略的问题。萧元启的确骗来了东境战功,也拿下了羽林军。但大家都十分清楚的是,羽林军实力真的很弱,即便是经过狄明的调教,也不过是屯田军出身的高级城管。同比条件下,可能比之禁军、巡防营都不如,更别提所向披靡的长林军。


因此,《琅琊日报》头条刊登出《震惊!羽林城管占领金陵中南海》这样的报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元启该吃药了。


就这样的兵力,即便拿下了金陵城后没有长林军勤王,估计要是外敌入侵也抵挡不过数日。萧元启真的没有动脑子…

接下来,长林军的铁蹄就这样瞬移到了金陵城外。而自始至终,萧元启居然没有在北部设立警哨?万一墨淄侯趁乱从东部杀过来呢?这家伙真的不适合造反…



回想起第一部,誉王联合皇后,封城以锁死禁军的消息渠道,安排叛军设下天罗地网,九安山围困,迫使皇家宗室据险以抗三日,这样有血有肉的纷争才有看头。

相比之下,萧元启的方针基本就是,攻城,抓皇上,坐龙椅,全剧终,堪比克利夫兰骑士队的布朗教练。他的战略思维根本没有达到一个篡位者应有的高度。

 


当初,平旌说要把皇上偷出来,而且还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藏身之处。

然而,直到战斗结束,我们都不知道他们藏在哪儿…

如果说要藏在苏宅的话,为什么要走一条十几年来没打开过的密道呢?而且,长林王府就在苏宅隔壁…我很确信,苏宅里是绝对不可能有伏兵的。

我怀疑,连编剧都不知道他们藏在了哪儿。

此外,我再次重复一遍,我真的记得那条密道是被封了的。



关于广为观众诟病的金陵之战。

如果《琅琊榜》还有续集,请还我们一场更加值得期待的战斗,而不是敷衍了事。


我不记得金陵之战有任何让我印象深刻的战斗场面。按理说,应该是箭矢漫天飞舞,叛军负隅顽抗,平旌浴血杀敌。话说回来,二公子好像真的没在战场上杀过人,日食一战,所有的杀敌特写都给了萧元启…


然而…城门这么轻而易举就开了?上一秒钟,长林军还在地平线上,下一秒就骑着高头大马到了宫殿前,连羽林叛军的尸体都没见到,编剧抓重点的能力是哪个老师教的?请参考《楚乔传》原著的战争场面,再参考一下甘南之战的制作。

算了,毕竟是正规军苦战城管,估计也没什么看头。


其次,我必须批判的一个情节,也是当初让我热泪盈眶的桥段——长林军旧部集体投奔二公子,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打住打住,我真的建议大家回顾一下第一部,再参考一下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你们就会明白,这个情节虽然感人,但却不免有些失真,充斥着二元论的理想主义色彩。


换句话说,长林将士们,BGM一响起你们就开始一万只草泥马奔腾,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权利的游戏》,琼恩-雪诺为了夺回北境领地,也召集了他父亲当初的旧部。这帮老头子起初怨气冲天,毫无斗志,一副生逢乱世人人自危的嘴脸。在会议上也是怨声载道,根本没有给雪诺面子,这才是人性的真实写照。



而后,雪诺和熊岛小公主慷慨激昂的演说拉动了气氛,讲到了契约,讲到了情义,群臣回想起了当年的辉煌岁月,纷纷拔剑效忠,这才有了这位“北境之王。”


老奈德-史塔克的名望其实不输长林王,但雪诺却没少在募集兵马的问题上碰钉子。因此,我需要大家反思的问题是:诚然,长林恩义有它的分量,但是这分量是否大于人性本能的趋利避害?

对于忠诚和人性的问题,任何艺术家都不应当想当然。



好了,说了这么多胡言乱语,还是想说,我是《琅琊榜》的粉丝,也很高兴海宴老师能写出这样的故事,晚生佩服。


但是,不论《风起长林》的个别桥段给了我们再多的触动,不论BGM多么好听,我始终想念那个住在靖王府隔壁的奇人。


《风起长林》的原著今天送到家了,感谢海宴老师的签章。我会好好拜读,争取跟大家分享更多的感悟。

朋友们,评论区见。






图片均来自网络

作者:杰洛

编辑:小茜

艺术设计:思含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