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里的硬通货(二)

神女湖畔的囚徒2019-05-06 15:51:43

世界杯的气氛正high,夜里出去和朋友吃顿小龙虾,顺便都能看场足球赛。听说有失联N久的“老赖”为了去俄罗斯看世界杯,主动向法院交了执行款,哭着喊着求“解封”。这绝对是真爱了,真球迷,请受伪球迷一拜。

这让我联想到,近来接连有逃犯在张学友的演唱会上被捕,张学友演唱会莫名其妙成了逃犯克星,还上了中外媒体头条。“果然,人还是有点爱好的好,逮起来更方便”,这虽然是朋友的一句戏言,但却揭示了一个近乎真理的事实——一个人的所爱往往会成为他的软肋。

等到那些被捕的逃犯进了监狱,他们会发现自己生长出了新的软肋,这软肋可能是一包香烟,可能是一包方便面,也可能是一本玄幻小说。那些在日常生活里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事物,到了监狱里都有可能成为求而不得的奢望。

进了围墙,再稀松平常的东西都变得矜贵起来。就像家里的电视机不知已经闲置了多久,值班的时候,却分分钟都渴望去休息室看会儿电视。民警尚且如此,犯人更不必说。犯人的电视能播放的节目频道总共不超过10个,他们也从不觉得倦,因为可以看的时间毕竟算少。如果允许,他们可以把CCTV音乐频道放一整天。大概是用地太勤的缘故,监区的电视机时常出故障,一个月要修两三次。

(歌神,都是为了你啊)

有个犯人叫小刚的,是监区的电工,专门负责各种维修。通常是在出工以后,监区领导安排民警带着小刚去监房维修电视。小刚每次会申请带个助手,一般是他同号房的大宝或者二黑,有时两个一起带。在监区所有民警里,数我带小刚他们带的最勤。

修完电视后,他们照例会说,放个风吧。我习惯性地摸一下自己的口袋,示意没有打火机,其实这个动作很多余,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每次都会做。这时,他们会望向会议室,露出狡黠的微笑,那里有点烟器。等烟点着了之后,我把他们带到隔壁的办公室,那里没有摄像头,不用担心被监控拍下。他们打开窗户,把废纸铺在地上,蹲在旁边吸,让烟灰一点一点掉落在纸上。整个过程缓慢且安静,我能听到烟灰触及纸面时发出的声音。吸完后,他们把纸揉成团,放进垃圾桶里,房间里算是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有一次,他们吸烟时发现办公室有两箱开了封的方便面,不是他们开帐买的那种红烧牛肉面,是康师傅新出来的超大包雪菜肉丝面。他们的眼睛在方便面上停留了几十秒,又回过头偷偷地打量我。过了半晌,到底是忍不住了,小刚吞吞吐吐地问可不可以尝一尝。我让他们自己拿,他们摇摇头,说民警的东西不能拿,眼睛却一刻不停地盯着方便面。害得我只能把方便面一包一包塞进他们手里。一包方便面对于犯人来说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一顿自助餐吧。

当天晚上,小刚和二黑就志得意满地将雪菜肉丝面泡了起来,任由其他犯人投来艳羡的目光,整个号房都飘着方便面那热腾腾的香气。有时我在想,也许比起方便面本身,他们更享受的是泡方便面的这个过程。奢侈一点的话,可以放一根火腿肠进去。当然,还可以放真空包装的鸡腿、牛肉,简直是拉仇恨了。

实际上,能够有用来泡方便面的盒子或碗,就已经很稀罕了。大部分犯人并没有像样的容器,但穷人有穷人的智慧,摸索出了更简便的泡面方式。

(这种泡面方式,你试过么)

监狱里,一包方便面可以引起一起打架斗殴,一包方便面也可以平息一场纷争。有的犯人眼馋别人有方便面,自己没有,就暗中偷。有的犯人不在乎加分、减分,甚至对减刑都失去了兴趣,但是不让他吃饱,他会跟你拼命的。有的时候,眼看着身前的这个犯人已经癫狂了,似乎给他一把菜刀,他就会二话不说地砍人,但这时往往只需要给他加一份青椒炒蛋,或者一包方便面,他的意识立马就恢复正常。

但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二鬼子,大家都这么叫他,大概是因为外号太好记了,一度忘记他的真名。二鬼子负责监区的卫生,类似于工厂里的保洁员,打扫厕所、拖垃圾桶都在他的职责范围,干的虽不是最累,但肯定是最脏的活。二鬼子说的是一口方言,没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查了资料,知道他是沭阳人,就找来他的沭阳老乡,结果这个老乡也听不懂二鬼子的话。人心怕闷,一些不安分的犯人耐不住寂寞,喜欢调戏二鬼子,二鬼子脾气火爆,常是拿起手中的扫把柄,直接夯对方头。民警也头疼,笔录根本做不起来,没人做得了二鬼子的翻译,而且一直扣分也不是个办法,二鬼子毕竟是动了手的,要扣分,他肯定免不了。后来,教导员异想天开,允许被二鬼子敲了棒子的人在二鬼子头上打一拳,然后给二鬼子一包方便面。被打的人解了气,二鬼子得到了实惠,两全其美。二鬼子每次被打了一拳之后,还笑得美滋滋的,给人感觉是他占了便宜。二鬼子账户上没什么余款,方便面对他来说是种奢侈,我能想象到他泡方便面时的那种喜悦。

老实说,我也喜欢在值班的时候泡方便面,印象中,几乎所有的民警都喜欢。但我泡方便面,主要不是因为饿,更多的是为了打发时间。最难挨过的是饥饿,而最难打发的是时间。

想打发时间,光凭泡方便面肯定不行。实话跟你们讲,我今生看过的最多的书,是在监狱里。警务台的桌肚里,不知是哪位仁兄放了金庸的《笑傲江湖》、古龙的《陆小凤传奇》、《小李飞刀》,虽说学生时代看过了,然而我又看了两遍,温故而知新。

除了书,还有期刊。犯人订的期刊,通常是先由民警检阅过了,才发到他们手里。大部分犯人订的是一些汽车杂志、时尚娱乐杂志,他们会把画报剪下来,放在席子底下,估计会在临睡前把画报拿出来看,尤其是那些身材火辣的模特照,免不了要意淫一番。其中也有逼格稍微高一些的,像是《商业评论》、《第一财经周刊》、《三联生活周刊》。还有人订了诗刊,当时我就心生敬意,没有打开看。

然而以上这些,在监狱里却算不上主流,真正主流的是我原本认为不入流的玄幻小说。起初,我对玄幻小说抱有深深的歧视,觉得一个人之所以喜欢玄幻小说,主要是因为没文化。后来发现,连中文系毕业的监区长也沉溺于玄幻小说。之前,他号召所有民警值班时认真履职,杜绝看书,把所有车间的书悉数清理掉,从此以后,我只觉得每天值班的时间长了几倍。然而有一次,我在监区电脑里看到txt格式的玄幻小说,打开一个很小的窗口,停留在电脑桌面上,确定是监区长留下的,他刚跑着处理突发情况,没来得及关。自那以后,我对玄幻小说多了分敬畏。

每当看见犯人捧着一本巨厚的玄幻小说,沉浸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便悄悄走过,怕惊醒了他的一场梦,即便这梦是假的,但时间会过得快些,这是真的。

网友常将玄幻小说评价为爽文,可以给人带来快感,教人上瘾。我想监狱里的犯人需要的就是这种令人成瘾的快感,哪怕它听起来像是精神上的毒品。据报道,美国一男子因沉迷中国玄幻小说而成功戒掉毒瘾。

(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所以,玄幻小说在监狱里受欢迎,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之前所在的关押点,偶尔会联系当地新华书店到围墙里开展书市,供犯人选购。那些排得靠后的犯人总是很紧张地张望着,口里碎碎念,好书不要被前面的人都选走啦。

一次,监区一个犯人排得太晚,他的心头好全被别人抢走了,最终只能随便选了一本。我一看,是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就跟他说这才是好书啊,有品位。他悻悻地说,你喜欢,给你吧。

我望着他的背影,手里拿着《万历十五年》,感觉有历史的凉风从我的裤裆下穿过。

—————我是下一集的分割线—————

下一集,这个真的厉害了,主角不是人,换成了猫,名字我都想好了,叫《牢城猫国》。看完之后,你就能深切体会到,什么才叫人不如猫。预知详情,请关注本公号,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更新。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