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与魏晋风度

金庸江湖网2019-04-14 11:11:00

笑傲的道家内蕴,前人已经发掘的很多了,这里不再多谈。但是其与魏晋清流儒家的联系却少有人问津。魏晋时期由于社会动荡政治黑暗,所以文人多尚清谈,或者隐逸山林,以求自保。中国史上总称这一时期人的思想方法和行为态度为“魏晋风度”。《笑傲江湖》在创作上和思想上其实与魏晋风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下面展开几点分别阐述。


一、酒文化


武侠小说里大约没有哪部能像笑傲一样对酒文化铺陈的样式如此之多,描写的水平如此之高,烘托的意境如此之美了。主人公令狐冲还没出场,就先从旁人口中写他饮那神奇的猴儿酒(第二回);及至黄河舟中祖千秋谈论酒与器皿的关系,更是发前人之所未发的独到之论,想来这是金庸的得意之笔,故他连回目也写作了“论杯”(十四回);到了孤山梅庄里丹青生的酒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先写酒香,次写酒味,再写酒中寒热之气,末了解释酿造之法,把个四蒸四酿的葡萄酒写的活色生香,惹人神往不迭(十九回)。不光正面写酒,书中令人折节的好汉几乎个个好酒,不单浪子令狐冲嗜酒如命,他和盈盈的大媒绿竹翁“于天下美酒不但深明来历,而且年份产地,一尝即辨。”(十三回)假小人田伯光也知道“在长安谪仙酒楼的地窖之中,取得两坛一百三十年的陈酒,来和令狐兄喝个痛快。”(第九回)就连高深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莫大先生都说“我知你最喜喝酒。莫大无以为敬,只好陪你多喝几碗。嘿嘿,武林之中,莫大肯陪他喝酒的,却也没有几人。”(二十五回)在这里酒已然变成了一种符号,只有“看的起的人”,才肯陪他喝。那么这种符号意义究竟是什么呢?我们且从魏晋风度中寻觅。


魏晋时期人多好酒,连雄才大略的魏武曹孟德都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的名句传世。而酒名最盛的要数一个叫“竹林七贤”的文人隐士集团,其中最有名的是嵇康和阮籍。据说有一次司马懿想相求和阮籍结亲,而阮籍一醉就是两个月,令他竟没有提出的机会;七贤中还有一个叫刘伶的,他写过篇《酒德颂》,写他心中的理想人物:“有大人先生者,以天地为一朝,万朝为须臾,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行无辙迹,居无室庐,暮天席地,纵意所如。止则操卮执觚,动则挈(木盍)提壶,唯酒是务,焉知其余”大有“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的韵味。七贤中的阮籍阮咸叔侄曾经与宗人一起聚饮,觉得酒杯不过瘾,竟改用大盆盛酒,时路有猪群,叔侄大醉之际骑猪而归,其放浪形骸如此。(是真名士自风流,这与令狐冲第一次正面出现竟是在妓院里实有异曲同工之妙。)酒在魏晋人是一种跳出尘世的工具,当在污浊的现实里不能如意时,他们宁愿借酒去挥发自己的本性,而笑傲江湖里的酒也是这个含义。冷眼望去,只有不欲在政治斗争中逐其流而扬其波的人才愿意借酒回归本真,而如左冷禅岳不群辈,你见过他们喝酒醉酒么?


从某种意义上讲,酒已经成了侠客的一块试金石。如果好酒的大侠们如萧峰,令狐冲,李寻欢等等结识了一位新朋友,那必定少不了这句话。


“我请你喝酒。”


二、药

五石散与三尸脑神丹


五石散是魏晋时名人吃的一种药,用“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配成,药材名贵穷人吃不起。五石散是有毒的,但是当时人认为人吃了能转弱为强。不过吃这药以后又有特多的讲究,比如要行走不能坐卧,要冷水浇身吃冷食,要喝热酒等等而且一旦吃开了头就不能停下,因为停药不服毒性就会发作。“倘若药性一发,稍不留心,即会丧命,至少也会受非常的苦痛,或要发狂;本来聪明的人,因此也会变成痴呆。”(鲁迅《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金庸笔下一些邪教的密药就很有些和这五石散相类,比如鹿鼎里的豹胎易筋丸和笑傲里的三尸脑神丹。三尸脑神丹,制炼极为不易,而且一旦服食后如果没有在每年端阳得到解药,则药中三尸虫便会“脱困而钻入脑中,嚼食脑髓,痛楚固不必言,而且狂性大发,连疯狗也有所不如”(三十六回)听来恐怖殊甚,让人毛骨悚然。魏晋人吃五石散是为了摆阔赶时髦而给自己套上了枷锁,最多毒害自己一个;笑傲江湖里的日月神教却是把三尸脑神丹作为了御下的工具,荼毒众人,其卑鄙可憎之处令人发指。金庸把这种异化的药物创造出来,正是为了书明权力斗争之卑污,之摧残人性。


三、琴

广陵散与笑傲江湖曲


笑傲江湖曲与广陵散的渊源,在《笑傲江湖》第七回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笑傲江湖曲”是首抒发自由情怀的曲子,而《广陵散》却是首慷慨悲壮,满蕴杀伐气味的曲子。《广陵散》曲意,是描绘剑客聂政孤身刺韩相侠累,一击成功后格杀数十卫士,料不得脱。为免牵连他人,他挺剑毁容后自刎堂上。《史记。刺客列传》里记载了这个悲壮的故事。而古今最擅奏《广陵散》的魏晋名士嵇康也同样有着这般悲壮的命运,他情操高洁,个性刚烈,由于傲视权贵而颇遭嫉恨。嵇康的朋友吕安被人陷害,他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反受牵连,最终被处以死刑。临刑前嵇康抚琴长叹道,广陵散从此绝矣。千古琴道中人为之一叹。“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又安能以魭魭之白而蒙世俗之温蠖乎”嵇康是那种高洁而世所难容的人,其灵魂直与屈原一脉相承。


而笑傲江湖之曲则对广陵散进行了再加工和补充,最大的不同在于广陵散是独奏,而笑傲江湖却是二人合奏,看第七回“授谱”里曲洋与刘正风的首次合奏,琴韵铿锵顿挫而箫声柔和温婉,琴箫相和,另有一番天地。曲刘的再创作改变了曲子的原意,把广陵散谱化入笑傲江湖之中,变做了一曲歌颂知音之间破除樊篱之见,相交莫逆生死与共的知己颂歌。到了绿竹巷,盈盈手中吹弹出来的笑傲江湖曲又加一变,成为了和平中正,但闻音乐之美,听得人“心驰神醉”“如丧魂落魄一般”。冲盈二人的合奏则是把“笑傲江湖曲”化为了一首倾心以对的恋歌。本来琴为心声,音乐之道最能见人性灵,这笑傲江湖曲乃是“神物”,是在纷繁黑暗的江湖中一线明媚的亮色,一缕清新的春风。也成为了追求自由与个性解放的象征。这是其前身《广陵散》所没有达到的境界。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宠辱不惊,达观放旷才是令狐冲对“笑傲江湖曲”的见解。众多仿笑傲的歌中,最爱黄霑先生的“沧海一声笑”,词曲双绝,极近我心目中笑傲江湖的意境。


四、竹林桃谷

隐逸情怀


读《笑傲江湖》里第一舒心畅意之处,乃在洛阳绿竹巷。令狐冲前尘过往颠沛潦倒,落寞孤独。而一入绿竹丛中则喜逢知己,学琴论酒,一洒俗世喧嚣。这小小的一个绿竹巷,五间竹舍,便如是洛阳十丈红尘中的一片清新脱俗之地,清凉境界、世外桃源。人物不过盈盈竹翁两人,所谓大隐隐于市,当属此谓了。


令狐冲在经历了江湖的太多黑暗后向往着归隐,在第三十六回伤逝里他和任盈盈同处一个“四周种满桃树的山谷”之中“耳鬓厮磨,合奏琴箫”“两人都觉得若能在这翠谷中偕老以终,再也不被卷入武林斗殴仇杀之中,那可比甚么都快活了。”


无独有偶,魏晋风度中也有着体现隐逸情怀的竹林和桃谷。竹林七贤的故事前面已经提过,而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更是妇孺皆知的名篇。归隐是面对黑暗社会而无力改变的一种理想境界,所以最终那神秘的桃花源“遂无问津者”,而冲盈二人也被从桃谷拉回了江湖中。但面对黑暗,令狐冲却和竹林七贤一样有种“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傲骨,这是真隐士必备的风度。曲洋、刘正风、嵇康他们甘为知己献身,不向权贵折腰,不对恶势力低头,这种气节,更是清流中的上上之品。隐逸情怀之中的那股傲气,才是解读魏晋名士与笑傲江湖主题的关键所在。


综上观之,笑傲江湖境界是对魏晋风度的一种传承和发扬,同是浊世中的大雅清音,央视笑傲颇遭诟病,然我以为那主题曲里有两句唱词最妙,可谓深得文意。


“传一曲天荒地老,共一生水远山高”。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