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这个甄嬛的儿媳妇,你满意吗? —2016中国电视剧市场浅析

文化产业新闻2021-02-19 10:48:11

导语:
2016年的影视界又掀起一阵狂澜,清宫剧续集又来了,周迅成了“甄嬛”的儿媳妇,电视剧《如懿传》“未拍先卖”,中国的电视市场究竟发生了什么,“清冷”与“燥热”两种局面是否擦出了新的火花,你知道吗?对于众多清宫迷来讲,周迅这个”甄嬛”儿媳,你满意吗?


3月31日在北京举行的春季电视节目交易会正式落幕,面对交易会现场“大剧缺席、小剧撑场”的尴尬现状,不免让不少参展商和买剧方有些失落,尽管如此,进场交易电视剧节目也达到700余部。随着去年IP兴起的潮流,“未拍先卖”的《后宫·如懿传》的天价售出再次让整个行业为。

周迅主演如懿
引导篇:甄嬛的儿媳  《还珠》里的皇后

一部《甄嬛传》,让好多人把这部剧和当年火得发烫的《还珠格格》串联在了一起,现在《如懿传》的即将开拍,真的就是一部雍正、乾隆后宫史。所有当初编剧们给你挖的坑,说不过去的地方,居然连通了,不如让小编带大家分析一下:


首先上部就是《甄嬛传》,甄嬛通过自身努力步步上位,然后就成为了宫里的第一女主角。然后就发展出了第二部《如懿传》。


续集《如懿传》讲的是乾隆嫔妃如懿,也就是“甄嬛传”里的青樱,她跟高唏月以及富察氏皇后之间的明争暗斗,而甄嬛已经成为了皇太后,后宫中的霸主。
“甄嬛传”里青樱


最后一部,就是“红尘作伴、策马奔腾”的《还珠格格》,甄嬛已经成了老佛爷,如懿也已经成了皇后娘娘,老佛爷身边的桂嬷嬷就是槿夕姑姑,恍然大悟了没???


求知篇:中国2016年的电视剧市场


业内也曾在交流会上表示,题材不是问题,内容和品质才是问题。而每年的“品质剧”又屈指可数,大部分剧目都以平庸之相沦为“陪跑”的角色,而是否如苏晓所料的“强者愈强、弱者淘汰”的注定趋势,电视行业集体赚钱的时代是否是一去不复返了了呢?


Part1:“超级内容”为性价比添彩
什么是“超级内容”呢,通常也被称之为“爆款”,而对于去年带动古装IP热的《琅琊榜》和《芈月传》,从量级预判上能够与之匹敌的《如懿传》无疑是2016-2017年最受关注的剧目,不过该剧却并未现身交易会,因为早已被江苏卫视和腾讯视频拿下,“未拍先卖”的待遇且单集1500万的价格让同行们望洋兴叹。其他剧目方面,像是侯鸿亮和孔笙再度联手打造的《欢乐颂》、孙红雷主演的《好先生》、吴秀波和刘涛主演的《军师联盟》、陈建斌主演的《中国式关系》、王志文和徐帆主演的《一树桃花开》等都是值得期待的剧目。
“琅琊榜”
“芈月传”

对于超级内容而言,无非是守住两个底线,一个底线是在制作每一个环节上尽可能的精益求精;第二个底线就是迎合现在一个市场环境,避免产能的张。可能在前几年作为一个新的影视公司很容易就定这样的目标,今年做三部戏,明年做五部戏,后年做十部戏,不断地扩充产能。现在这个市场已经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就柠萌来言,去年做了三部剧,今年乃至明年每年的产量会严格控制在三部到四部的规模。但是在每一部剧的质量上和投入上,会加大力度,把它做成超级内容,这才是如今的目标。”


在苏晓看来,一个集体赚钱的时代已经反过来了,能够花大钱买好剧的就是那么几家一线卫视和几家大的视频网站,所以将来挣钱的一定是那些少数“超级内容”的制造者。“在一剧四星时代,尽管全国的影视内容机构非常多,三四千家的总规模,每年五百多部电视剧,三分之一能够确保赚钱,三分之一至少能打平,还有三分之一亏损,这个还是一个相对保守的数字。但是到了现在(一剧两星)短短一年发生很大的变化,三分之二的项目要亏钱,可能赚钱的是少数。”


Part2:热门IP也大多把思想性抛在脑后

其实,苏晓的这一观点和前日郑晓龙在“影视京榜”上的“少做剧、做好剧”的发言完全吻合。而所谓“好剧”,衡量的标准就是看品质和内容,而不是题材,也不是IP或原创。记得在《琅琊榜》播出之前,侯鸿亮面对IP改编“多轻浮、少厚重”的质疑,曾信心十足地保证让观众和网友看到一个不一样的IP剧,事实证明,《琅琊榜》的确成为了IP改编的标杆。


苏晓也提到一个作品的思想性是不分题材的。“不管是现实题材,还是古装或者是现在热门的玄幻、魔幻这些大IP,思想性的追求应该是一贯的,但又是非常难做到的。”这大概就是《琅琊榜》高于《花千骨》的地方。


其实,现在很多根据热门IP改编的影视剧,都是“有人气没风骨、有网感没质感”。诸如亮相本次交易会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微微一笑很倾城》明显是迎合90后,这也注定它们成为不了全民热议的现象级作品。

微微一笑很倾城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影视内容的迎合90后,这一点并不难理解,以90后为标志的,也包括年轻人有消费能力,掌握了网络的话语权,甚至是IP的发动机。原来的电视剧更多的是关注阿姨妈妈的口味,茶余饭后全家消费的文化产品。但是放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包括视频网站,包括电视台也都在转型,希望能够争取年轻观众。当然,作为内容公司肯定是往这个方向走。但是走的这个结果又变成另外一个极端,就是对思想性的追求被大大地削弱。但如果一味跪舔90后的话,我们的内容依然没有未来的。


Part3:如今的电视剧市场,你真的了解吗?

First:《通则》的出台  影视剧制片方哭了   

今年3月,由中广联电视制片委员会和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共同制定的《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在网上曝光,随即引起轩然大波。《通则》详细规定了不能在电视剧中出现的具体内容,如同性恋、婚外情、未成年人早恋等。虽说这只是行业自律性条文,但对电视剧行业也产生了影响。


一位参加春推会的参展商表示,《通则》的出台令他所在的制作公司日子变得不好过了,“我们去年投拍的一部电视剧碰到了《通则》的红线,根本卖不出去了。”媒体人李星文直言,反腐、涉案剧不能上黄金档了,穿越、宫斗剧不能说播就播了,抗日神剧、雷剧则“政治上不正确”,“规则变动给一批公司带来生死抉择,要么转行,自行退出;要么转型,另拍他剧。”


其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剧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发表的一番公开讲话,更是将制片方的另一条出路堵死,“电视剧不能拍的网络剧也不能拍,网络剧与电视剧采取同一审查标准。”在新丽传媒副总裁高金看来,《通则》同样会影响到尺度宽松的网剧,“此前有不少网剧都打色情擦边球,在内容上投机取巧,如今擦边球不再好打了。”不过在一定程度上,《通则》加速了行业洗牌,会对净化行业环境起到积极作用。


Second:《如懿传》天价的卖出,版权受益者们笑了
有微博爆料,《如懿传》被腾讯以8.1亿元的价格拿下独家网络播出权。虽然对于这个价格,出品方新丽传媒的相关人士表示这是公司机密,不便透露。但如果属实,国产剧版权价格的天花板将再次被突破。
 
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以片长90集来算,《如懿传》单集的网络播出价格突破900万,加上两个电视平台单集300万,该剧将成为国内第一部首轮售卖单集突破1500万元的电视剧,总售价也将达13.5亿元。再加上二、三轮和海外版权售卖,这部剧的最终销售额会超过15亿元。
 
天价版权,如今已经成为常态。根据《2015腾讯娱乐白皮书》,卫视购买大剧单集价格已经基本在240万至300万,视频网站的单集购买价格则超过了卫视,基本在300万至350万之间。其中,《武媚娘传奇》的首轮播放权卖了2.68亿,《琅琊榜》的首轮版权收益也达到3个亿,这些收益还未算上网络版权、海外版权及二、三轮收入。


但另一方面,版权费不断攀升,对于制作方来说,也是一种利好。毕竟,品质精良的剧集需要充足的制作资金做保障。人们对优质内容的需求是恒定不变的。随着观众对内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挑剔,内容制作也会随之升级,版权费也就水涨船高了。


Last.播出平台压力加大
“一剧两星”等政策的实施,有资本靠山的视频网站入局,加之优质内容稀缺,播出平台之间围绕热门剧集的争夺愈加激烈,这也成为电视剧版权费不断突破天花板的重要原因。
 
对于播出平台而言,热门内容带来的是高收视(高流量),进而带来的是可观的变现能力。因此,播出平台虽然叫苦,但在“僧多粥少”的竞争局面下,哪怕是“烧钱”也要拿下内容版权。
但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敢于出手的也都是“财大气粗的主儿”。在过去一年,电视媒体之间的马太效应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好资源集中在央视和一线卫视平台。强势平台越来越多的采用独播的方式,进一步垄断资源。在2016年,这样的势头仍将继续,同时,各个卫视还将采取周播、季播、台网联动等新鲜的播出方式。
 
2015年,视频网站购剧的单集价格首次超过卫视。大剧也带动网络点击量不断飙升,《花千骨》《芈月传》都已突破200亿。但单纯依靠广告,视频网站难以收回成本,自制、会员付费方式也因此逐渐发展起来。去年,《盗墓笔记》《华胥引》《太子妃升职记》都尝到了甜头;今年,付费会员也会迎来爆发,几大网站都预测今年全网的付费用户数至少突破6千万,但影响用户付费意愿的关键仍是优质内容。


Part4:我们需要探讨的又是:

贵真的等同于高品质吗?
 

就这个问题而言,如今依然存在疑问。去年热播《花千骨》号称投资达到了1.05亿,但却被不少网友吐槽奥特曼怪兽的乱入和CG特效做成的包子,当然动画制作的“糖宝”也令人瞠目结舌。“大制作”网剧《盗墓笔记》也因五毛特效的制作而遭网友吐槽,除了粗糙的特效,粗糙的剧情也成为这些剧集的大问题。

“花千骨”糖宝特效

 “ 盗墓笔记”五分钱特效


此外,《琅琊榜》《何以笙箫默》等众多IP改编作品都获得巨大的市场成功,使得IP成为影视界的甜果,各大影视公司不惜花天价买IP。但IP剧也出现了题材重复的问题:探险盗墓、升级打怪、玄幻魔幻等曾经新颖的题材已经渐渐沦为新的俗套。
 
纵观国际市场,无论是大制作的美剧还是小而美的韩剧,在追求画面精良的同时,更多是以故事取胜,“编剧为王”正是这两类热剧的共同点。《琅琊榜》制作人侯鸿亮也表示,“未来的电视剧一定不是IP多大就有多火,而是从导演到编剧到演员,每一个专业做好了才会有好的呈现。即使内容的春天来了。但如果单凭噱头去吸引观众,小编相信这样的春天想必也不会太久。



文化产业新闻

本文作者:王增香

本文为文化产业新闻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来源


指导单位:北京市文化创业产业促进中心

创建于2013年4月

微信内创建最早、最有价值的

文化产业资讯平台

发送最新行业动态分析报道

链接政府、企业、学界的信息中转站

文化产业相关从业者学习、交流、宣传的

必备工具

合作请加微信 sure809

投稿请发邮箱 sure809@163.com



长按指纹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

文化产业从业者学习、交流、宣传必备工具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