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总导演:喜剧节目创新没有捷径,只能“死磕”

广电时评2019-06-03 00:03:22

“新的包袱和素材就来源于身边,来源于每一个导演的眼界,同时扎根于我们每一天、每一夜的工作和思考中。喜剧背后就是靠这些坚持和‘死磕’做出来的。”



《笑傲江湖》节目团队


在喜剧节目的风口到来之前,中国观众观看小品、相声等喜剧表演的渠道仅限一些大型综艺晚会或曲苑杂坛式节目。彼时,不论是喜剧的表现方式还是观众的收看习惯,都较为传统和单一。现在,以东方卫视《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为代表的新型喜剧综艺已经形成覆盖全国的广泛影响力。


一档喜剧节目能够走到第三季,并且连续三季保持成绩与口碑都走在同时段节目前列,并非易事。对东方卫视独立制作人、《笑傲江湖》节目总导演朱慧和她的团队来说,如何突破创新是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


喜剧的每一次创新都需要“死磕”

在和《笑傲江湖》几乎同期开启新喜剧时代的节目中,大部分仅存活了一季;《笑傲江湖》第三季一经播出,便持续占据周日晚间档收视率第一的位置。尽管节目的成绩和口碑一直处于上升的态势之中,朱慧也向记者坦言,压力还是在所难免的,因为“每一季我们都想要超越自己”

《笑傲江湖》总导演

 朱慧



目前,制作喜剧节目主要有两大难点。


第一是经历了喜剧节目的小型爆发期之后,观众接触过的表演形式和内容增加,笑点也随之变高。有的喜剧表演本身很有趣,如果看过同类表演,就会打破喜剧“出人意料”的规律,让观众觉得稀松平常。


第二在于素人喜剧人才的稀缺。经过一年年的筛选,具备参加《笑傲江湖》条件的选手可能会越来越少。《笑傲江湖》播出第二季时,就曾有网友指出节目中出现了许多“老熟脸”,甚至某期节目的7组选手中就有5组曾参加过其他电视节目。


同时,喜剧节目作为东方卫视目前内容布局上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持《笑傲江湖》的竞争力这根弦,也在无形中给节目组带来一定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激发团队成员的创新思维?


“其实没有任何捷径,”朱慧说,“喜剧的新创意就是一天一天、一夜一夜、一个一个这么想出来的。如果说我们有哪些经验,那就是要拓宽视野,创意人员一定要接收足够多的新内容。这些内容可以来自富有想象力的表演,也可以来自真真切切的现实生活。新的包袱和素材就来源于身边,来源于每一个导演的眼界,同时扎根于我们每一天、每一夜的工作和思考中。从项目开始一直到项目结束,节目组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休息日,也几乎没有一天是晚上12点前收工的,喜剧背后就是靠这些坚持和‘死磕’做出来的。”


《笑傲江湖》追求自由的的表达方式,提倡突破传统的框框和概念。


《笑傲江湖》第三季,节目组除了吸纳大量海外选手,还出现了更多元的喜剧形式,尤以“跨界”这个词最能代表第三季的创新特色。一些在其他领域已经颇有名气的人,用他们的特殊才艺来表达喜剧。世界街舞冠军黄景行,将舞蹈与喜剧完美结合;女子团体SNH48的成员也尝试了全新风格的相声表演。尽管网络上对这些节目褒贬不一,对节目组而言,选择他们,是“因为《笑傲江湖》一直都追求自由的表达方式,提倡突破传统的框框和概念。从第一季《笑傲江湖》开始,这种打破喜剧界限的观点一直深植于节目组的制作理念之中。”


相关数据显示,《笑傲江湖》第三季前六期节目中,一共累计播出41组选手,其中11组为非语言类才艺,占到三分之一,而初选选手以独特才艺进行跨界表演的,占比高达27%。无招胜有招,这些内容拓展了喜剧节目的外延,让喜剧焕发新的生命。


喜剧是刚需,抓住“笑点”很重要

“生活百般滋味,人生需要笑对”是《笑傲江湖》三季来一直坚持的口号。节目组从来不吝于在传递欢笑的同时,呈现素人喜剧人的真情实感。这与节目的创作初衷不无关系。


在《笑傲江湖》之前,朱慧没有制作过喜剧节目,也没有学习过喜剧课程。真正触动她的,是一篇关于“笑点”的报道。报道指出,笑,是人类的原始本能需求,它对于治疗积郁或者释放高强度压力都有真实的生理功效。但是中国人平均每天笑的次数只有3次,世界平均值为8次。也就是说,观众需要一定途径通过大笑释放压力。那时的电视作品大多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从决定做《笑傲江湖》的那一天开始,节目组就开始研究喜剧的规律,尤其是电视喜剧的规律,包括喜剧演员在舞台上的表现规律以及如何让严肃的竞技类节目保留笑点的规律。“这个笑点,不仅是让观众看后能够开怀大笑,还包含着台上选手们的情感表达。”朱慧强调。


“舞台上的选手其实是观众的一面镜子,”她说,“真人秀分为两种,一种是Mirror(镜子),另一种是Window(窗户)。《笑傲江湖》扮演了镜子的角色,反映的是每一个人可能在社会中遇到的人与事、所承受的压力,选手们通过自己的表演,呈现出积极向上的状态,就是节目所谓的‘生活百般滋味,人生需要笑对’。而这种状态,最能感染到电视机前的观众。”


对朱慧和她的团队来说,如何突破创新是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


观众看完节目后,能够得到压力的释放,更加积极地面对人生,就意味着一档喜剧节目的成功——不仅做到了有意思又有意义,还向社会传递了正向价值观。而观众的热烈反馈,也成为节目组继续兴致勃勃研究喜剧、打造更优质内容的鼓励与动力。


不过,想要抓住全国观众的笑点并非易事。喜剧不同于唱歌、舞蹈等,情感很难达到互通,往往因为文化教育程度、年龄、性别或者地域的差异,而导致笑点的不同。节目组清醒地知道,不是每一个喜剧节目表演都能吸引所有观众。朱慧介绍说:“我们这三年一直在研究中国观众喜剧欣赏的脉络。虽然这仍然是一个难以克服和解决的问题,但我们正在努力形成一个喜剧综艺大观,用整体的、混搭的喜剧爆发出来的能量吸引所有人,控制观众的粘度。”


作为东方卫视自主创新的结晶之一,《笑傲江湖》也体现了东方卫视立足本土的坚定决心,是制作团队服务本土的具体实践。东方卫视中心总监李勇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这里读懂中国,首先指的是创作者的心和脚都放在中国。我们的服务主体是中国观众,中国观众的喜爱才是我们决策的依据。至于如何读懂中国,从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从老百姓生活方式和社会思潮的变化等,这些都是明确路径,也是我们确定节目模式和制作机制的前提。”


树节目先树人,喜剧不能孤军奋战

与大多数喜剧节目以作品而被观众记住不同,《笑傲江湖》的舞台突出的是人。朱慧认为,《笑傲江湖》是一档真正意义上的素人选秀。舞台上呈现的所有喜剧作品和包装,都以让观众记住这个人物为目标,所以,《笑傲江湖》会诞生孙建弘、刘亮、白鸽、小沈龙等一批让观众印象深刻的人物。“树节目先树人,把每一个人塑造成观众心目中能立得住的喜剧标签,他们成功了,节目也就成功了。”


《加油!好男儿》《中国达人秀》是朱慧曾经参与制作的两档素人选秀节目。“搭台海选”是最常见的选拔方式,《笑傲江湖》第一季也延续了这种方式。但是,喜剧节目的搭台海选,难度比普通才艺选秀大得多,节目组可能一整天、一周甚至一个月都选不上一个人。因为喜剧触发要求相当高,所以素人选手首先要有一定的喜剧天赋,其次要有一定程度的舞台表演经验。


《笑傲江湖》第三季以来,致力于寻找可雕琢的喜剧原胚。


“《笑傲江湖》第三季以来,我们致力于寻找可雕琢的喜剧原胚,他们可能来自剧场、来自学校,尽管还不太了解电视喜剧的规律,但他们具备喜剧的天赋及后天培训的可能性。我们用电视喜剧的包装手段和规律去雕琢他们,让他们在舞台上绽放自己的光彩。”


同时,《笑傲江湖》也在进行产业链的开发工作。除了《笑傲帮》等周播喜剧带的节目开发,选手们还有多种出口,例如参演大电影和网络剧、登上春晚舞台等。2017年央视春晚已经进入筹备阶段,《笑傲江湖》的两组选手被选中,并已经在北京打磨作品。为了让这两组选手在春晚的路上走得更远,《笑傲江湖》节目组组建了特别项目小组,以整个导演团队作为其坚强后盾。


伴随选手逐步成长的,还有《笑傲江湖》的制作团队。从第一季的17个导演,到现在,《笑傲江湖》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喜剧培养体系——“50+30+N+1”,即50个喜剧导演+30个喜剧编剧+N个喜剧人+一套完整的模式。朱慧自豪地说:“他们熟识国内外所有的喜剧类型、喜剧包袱和喜剧技巧,成为了这个喜剧王国最坚实的地基。”


同时,节目组对选手的包装和帮助并非单向的,第一、二季的选手在第三季时自愿留在节目团队之中,帮助新来的选手整合表演。“我们的喜剧培养体系让大家得到了可以依靠的肩膀。喜剧如果一直是一个人孤独地探索,很容易走到压抑的边缘。”


朱慧十分看好喜剧节目在国内的发展趋势,关键是“我们有多大的能力逗观众发笑,并传递正向价值,只要做到这点,喜剧节目的前途无可限量”。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