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久爱 亦是心欢》有奖连载④丨乔望舒和路涯的爸爸!同时?死了?!

意林2019-06-11 13:39:56




点击图片,即可选购


你是久爱 亦是心欢

米炎凉 著


知名作家米炎凉

继《一万次别离》后

全新力作


意林“告白de书”

最爱“夺人所爱”的他

遇上最想“隐身”人群的她

她是他无法终结的缘

也是他命定难逃的劫

他的青春从她开始

她的生命因他而隆重

有趣点/有爆点/有槽点/有污点

有撕逼/有诡计/有煎熬/有喜悦


每一个青春正好或走过青春的人

都能从本书中找到共鸣




作者简介:

米炎凉

水瓶女,资深杂志主编

《意林》专栏作家

在寡情的世界里写深情的故事

已出版长篇小说:《一万次别离》

短篇集:《只是不想辜负了相遇》等

即将出版:《信者得爱》、寻宝猎人系列《一鉴钟情》

微信:miyanliangdm

微博:@米炎凉


故事简介:

从“克父母,不能要”的孩子到知名女沙画家,一路泥泞,一腔孤勇。

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孩,一个把温暖给了她,却是离人。

一个是狂风暴雨风雪夜,却是归人。

多年后,她与他迷路在北海道的漫天风雪中。

他将她锁紧在怀中:如果我冻死在雪中,你会难过吗?

爱恨与生死,当一切尘埃落定,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


米炎凉 著


往期回顾


连载①丨初识她——一张照片值10万元的女生

连载②丨天呢,你竟是这样的乔望舒?!

连载③丨她终于揭晓了困扰已久的谜底


03


李瑟是在第二年被大姑和大姑父接离了南乔镇的,对于将去往更大的城市,拥有更多的零食,学会更时髦的游戏这件事,李瑟反而有些闷闷不乐。饭后,她突然拉住乔望舒的袖子,说:“姐,最近路涯哥怎么都没来了?你能陪我去找他吗?我得把我要走了的消息告诉他呀。”


忘了说,那时候路涯来乔望舒家时,李瑟也喜欢跟着他一起玩。


他教乔望舒一种叫“得碉堡”的游戏,游戏规则是:根据人数在泥地里画一个三角形或多边形,玩家各执一枚铁钉选择一个角,画一段弧称为碉堡,然后依次使钉子在泥地上立起,沿立点画出个人拇指到食指长度的线,再将这些线连起来,并将对方的用线包围,直至对方无路可走,攻下雕堡为赢。


而角与弧线圈成的碉堡也有一个说法,叫心,因此这个游戏又称作:吃心。


乔望舒在爸爸存放工具的抽屉里找出几枚长长的铁钉,认真地擦了擦锈迹,她聪明,路涯只讲解了一遍游戏规则,就会了。而路涯已经是这个游戏的高手,第一盘他轻易就将菜鸟乔望舒逼得山河尽弃,最后他的铁钉屹立在她的碉堡,连起他进攻的最后一根线。


乔望舒由衷地赞叹:“路涯,你好厉害,你一下子就吃掉了我的心。”


第二局第三局局势依旧,路涯就像个常胜将军。


乔望舒有些气馁和沮丧了,路涯也看出来了。


到了第四局,路涯突然有了颓势,他的进攻线出发没多久就被乔望舒包围,乔望舒一鼓作气,最后竟然出奇制胜,她开心得跳了起来。她终于也攻入他心。


一个人想得到另外一个人的心不是件多么容易的事,除非那个人一开始就对你不设防。他无视你的入侵,手有寸铁,却节节败退,哪怕因此失了江山,失了天下。


然而,好景并没有维持太久,李瑟跑过来嚷着说要加入游戏。


路涯点头说:“好啊,多一个人加入,游戏更有挑战性。”


乔望舒隐隐有些不开心,在她心里,已经认定这是只属于她和路涯的游戏,但她最清楚李瑟的性格,如果不让这个刁蛮大小姐加入,她一定会不依不饶,闹得大家都玩不了。


李瑟学得慢玩得差,败下阵来之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被晾在一边,看着他们俩对阵,这个时间会很无聊。所以玩了几盘下来,她就不干了:“你们两个合着伙来攻打我,我不要玩了,我们换种玩法。”


她刚说完,刘玉娇就喊乔望舒回去带弟弟了。那时弟弟乔泽厚才一岁多一点儿,调皮捣蛋。


但凡关于他的事情,乔望舒就必须像女仆一样,随叫随到,否则会被罚不准回家。


而这个时候的乔望舒,多么希望此刻路涯说一句:既然乔望舒要走了,那就不玩了。


可是路涯没有说,就算没有了乔望舒,路涯也很乐意和李瑟继续玩这个游戏。


而无论乔望舒多么不愿意把属于自己的游戏基地让给李瑟,她都必须立刻回家了。


迎接她的是乔泽厚这个小魔头的哭闹。


妈妈和弟弟,是她的软肋和牵制。


也是这种牵制,温柔而又深刻,在冥冥之中伴了她一生。所以,李瑟提出要去找路涯的时候,乔望舒不诧异,她诧异的是她喊了自己一声姐。那大概是第一次,李瑟用那么亲昵的称呼喊她,以前她总是大声地喊着她的名字。这种忽然的转变让乔望舒有些受宠若惊。


“你一定知道他家在哪里是吗?”她低低地乞求着,“姐,带我去吧,就当我求你。我把我的抱抱熊送给你好不好?”


李瑟那只黄色的抱抱熊是前年过年的时候,她妈妈给她买回来的新年礼物,她当时高兴得要命,别人碰一下都不行的,这下居然舍得慷慨相送。


儿时几乎没有什么娃娃类的玩具的乔望舒有些心动。


不过李瑟猜得没错,乔望舒是去过路涯家几次,路涯上学比她高两届,又聪明。因此乔望舒不会的题目都会去问她,而她父亲也乐见其成。


路涯家也不远,走路也不过十几分钟,坐巴士只有两站路。小镇的巴士旧旧的,颜色十分斑驳,窗玻璃和坐椅都坏了不少,夏日的风吹进来,倒也舒服,天空很蓝,有云朵低低飘过。


乔望舒坐在靠窗的位子,回头看了看旁边的李瑟,她绞着手指,全然没有平常的活泼,好像还有点儿紧张似的。


见到路涯后,乔望舒好像有些知道李瑟当时紧张什么了。


路涯正躲在椅子上看电视,央视正在播电视剧《笑傲江湖》,正演到田伯光老师和令狐冲斗智斗勇的场景,小尼姑在一边大喊:“你们别打啦别打啦!”


田伯光说:“小尼姑,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小尼姑说:“令狐大哥,你姓什么? ”


……


路涯眯着眼睛微微笑了起来,可是李瑟一见到他,咧嘴就哭,她飞快地抱住他:“路涯,我要走了,我舍不得你。我以后还会常来外公家的,你要好好的啊,等我啊。”


路涯眼睛还胶在电视机上,像个傻瓜一样愣愣地说“哦”。


那个年纪,大家对感情都还懵懵懂懂的,也说不出来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乔望舒只觉得李瑟对路涯比对自己这个姐姐还要亲昵,这种亲昵让她在一旁看得怪怪的,心中微涩。


而那天乔望舒和李瑟回去的时候,还无辜地被大人痛批了一顿,说她带着妹妹乱跑,他们找不到人。


李瑟没有主动承认错误,只是抬头看了看乔望舒,乔望舒也不敢吱声。即使她说什么,在大人看来,一样是她的错,因为她是姐姐。


也是那一年,路涯认识了一群新的朋友,经常和他们一起去打篮球,并将乔望舒带进了他们的视线。很多人知道他和乔望舒的关系,一见到她就笑着说:“这就是你的那个小青梅吧?”


路涯不是个别扭的人:“是啊,她还是小孩子,你们可别打她主意。”


说得好像他自己已经变成了大人一样,眼睛亮亮的,一副张狂又得意的表情。可乔望舒喜欢这样的表情,保护她时的表情,好像全世界都被踩在脚下。


有一回乔望舒去路涯家玩,看到他放在书桌上的《灌篮高手》,随手翻了翻,竟不知不觉被吸引了, 活泼搞笑单纯热血的樱木, 沉默寡言酷酷的流川枫,浪子回头的三井,还有悠闲自在给人邻家大哥哥的感觉的仙道……每个人物都那么鲜活。


乔望舒好像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男生喜欢篮球这种运动了。


路涯的朋友中有一个叫陶谦的男孩,家里是开书店的,和他关系好得可以免费去他那里借书和漫画看,于是路涯就把乔望舒带出来见世面。


陶谦家的书店有60平方米左右,离南乔初中不远。有三面墙,分门别类地卖一些旧小说和漫画,中间有个架子卖各年级学生的习题和参考资料。


那个时候国产动漫还不流行,书店的漫画也多是些盗版,种类也不多。


可对于当时年幼的乔望舒来说,却像突然打开了某个世界的门。


她轻易就爱上了漫画里的热血情仇,爱上了用漫长时光去做一个梦,她那时也还没有发现,与这些爱相比,还有一种更艰难更欲罢不能的爱,关乎那个送她第一本漫画书的人。


但是,那时的她还没想那么多,只觉得很快乐很快乐。作为一个听故事的人,我也体会到了她的快乐,更何况她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安全走出了电梯,我提议说一起吃顿饭。


餐厅装修得很温馨,几盘菜端上来,摆在了绝处逢生的我们俩面前,色泽鲜美,香气扑鼻,让人胃口大开,我亦觉得生命如此美好,快乐且满足。


此刻的我和那时故事里那两个快乐的女孩男孩一样,还不知道他们即将迎来一场改变一生的残酷风暴。


04


在风暴来临之前总有一段时间是平静的。


在乔望舒事后的回忆里,那段时光是比任何电影里都更静谥美好的场景。乔翰梁突然心疼起刘玉娇照顾孩子的辛苦,这个一向标榜“男主外女主内”懒散不爱做家务的男人,竟然每天早早起来做好早餐才去上班,下班后也不歇着,吃完饭就去洗碗。


刘玉娇也感觉到了丈夫的变化,颇有些不适应地说:“这些事我来做吧,你上班辛苦,去看看电视早点儿休息。”


乔翰梁就说:“有什么辛苦的?我是个男人,我理应照顾你们,照顾这个家,老婆,你相信我,以后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等孩子们渐渐长大了,我们也就轻松了,到时可以享享清福。”


乔望舒看到,刘玉娇在乔翰梁洗碗的时候从身后抱住他,鼻酸的样子。那幅画面定格下来,成了她对幸福最好的定义。


同样成为幸福定义的还有,那么一个大男人,弯下腰来,让三岁的儿子骑在自己背上,把他举到头顶,或者学狗爬,学马跑,学老虎叫,逗得乔泽厚咧着嘴哈哈大笑,露出刚长出的新牙。


乔翰梁也偶尔检查乔望舒的作业,看到她漂亮的成绩单会摸摸她的头,不无得意地说:“我家女儿就是聪明,好好学,等爸爸奖金发下来,带你和弟弟,还有妈妈去旅行。我们还没有全家出去旅行过呢。”


乔望舒是有点儿怕爸爸的,他虽然不像爷爷那么讨厌自己,却总觉得有点儿疏离,这并不仅仅是那次爸爸打牌的时候推开她,给她留下了阴影,而是更多的生活细节让乔望舒对他望而生畏,他们父女之间从来不会像别的父女那样,有很多牵手拥抱的时刻。


可是,当乔翰梁伸手抚摸乔望舒的头自豪地说我们家女儿怎么怎么样时,她觉得那样温暖,所谓父爱如山,那就是父亲,像山一样被依靠着的男人。


他的手粗糙而厚实,却带着阳光一样的温暖和云朵一样的温柔,在她的发梢留下了爱的温度。可是那样的温暖、温柔和温度,在不久后的一天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殆尽。


乔翰梁没有实现他许给刘玉娇好日子的承诺,更没有实现许给乔望舒全家旅行的承诺,他永远失信于自己的妻儿,因为他死了。


他死了!


这是那时的乔望舒怎么也不肯相信的三个字。


那个男人像往常一样做好早餐,带着对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高高兴兴地出去上班,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说是路涯的爸爸高空作业时不小心掉进了海里,乔翰梁一头扎进去,为了去救回自己的兄弟。然而不幸的是两个人都没有获救,人们在船上打捞了一天,才捞到两具发胀的尸首。


刘玉娇哭得整个人都直不起身来,乔望舒和路涯一直不相信,不信自己的爸爸会死,两个孩子双眼挂着泪珠,没有哭吼,但眼泪却像打开的水龙头,不断地顺着脸颊往下流。


谁看了都会心生怜惜。乔翰梁和路叔叔都是会游泳的人,因此打捞期间,家人都还抱着一丝希望,大家像是等着奇迹一般等着两个当家人生还。


路涯忽然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件潜水衣穿上了,发疯一样,非要自己跳进去找人,还好被他妈妈哭着紧紧地箍住了。


是的,路涯的妈妈也来了,她确实如路叔叔所说,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路涯像她。乔望舒还记得路叔叔调侃着说那些话的样子,如今他的人却已生死不明。


乔望舒并没有心情去想路涯妈妈的事情,因为很快,路涯爸爸的尸体先被打捞出来,路涯终于大声吼了出来,像一头野兽吼着冲上去,跪倒在地上。乔望舒感觉到双脚一阵发软,手脚冰凉冰凉的。接着就听到说另一个也找到了——是的,乔望舒的爸爸也被找到了,同样作为一具冰冷的尸体被找到了。这个消息让乔望舒浑身发冷,第一次品尝到失去亲人的滋味,不真切,很不真切,身体却如坠冰窟,她也想冲过去的,可是痛哭中的刘玉娇突然双腿一软,栽倒在地,发出闷闷的响声。


乔望舒下意识地,在冲上前去和拉起自己的妈妈之间选择了后者。人都死了,总要顾及活的。然而乔望舒扯着刘玉娇的手臂,无论怎么拉也拉不动,到最后自己索性也跌坐在地上,浑身都失去了力气,是的,哭得连力气都失去了。就在那一天,她和路涯同时失去了爸爸,失去了那座可以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大山,从此风大雨大,自己长大。他们都没有告别,来不及告别。


回去之后,家里没有人做饭,乔望舒打开高压锅,把两碗剩饭都塞进了肚子里,是的,亲眼见到爸爸肿成巨大鱼泡一样的尸首的她,狠狠地吃了两碗冷硬的剩饭。一边吃一边掉眼泪,没了父亲,从此她就是这个家的长女了。


她还来不及长大,命运就已经先教会了她肩上的责任重大。此后,乔望舒很多次梦到那个男人,梦到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头,说:“我们家女儿就是聪明。”


眼前的小乔也是大口地吃着饭,眼睛里有湿润的歉意,说:“海藻姐,对不起,我这个时候和你讲这些,害你吃不下饭了吧。”我摇头:“不会。”小乔说:“后面的部分有点儿沉重,要不,我给你讲个插曲吧。”


………………


(精彩故事,下期继续~)


话题互动

李瑟是爱上路涯了吗?未来的时光,她和乔望舒的姐妹情会不会因为路涯而生出间隙?乔望舒和路涯的爸爸同时坠河而亡,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成为孤儿的乔望舒和路涯,接下来面对他们的会是什么磨难?


加入“米炎凉新书《你是久爱 亦是心欢》读者互动群(466939420)”,最新故事情节和小说爆料提前知道,更多惊喜,你来便知晓~


长按二维码加入我们~


号外号外

写上你的读后感,转载此推送到朋友圈,截屏发至读者互动群,将有机会获得《意林》杂志一本!获奖最终结果将在读者群公布!嘿,小意在读者互动群(466939420)等你~


点击图片,即可选购

↙点 原文链接 可进入 选购页面 哟!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