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 A股版《笑傲江湖》,干货都藏在里面!

网贷之家2022-07-30 12:35:18


《剑宗·气宗》



华山之巅,思过崖畔。




令狐冲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伸了伸懒腰,翻了个身,冷不丁地看到一个光溜溜的大脑袋。原来自己身边竟然蹲了个人。这人看他醒了,满脸堆笑说:“令狐掌门,你醒啦!”


令狐冲赶忙坐了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掌门助理田伯光。“靠!你在这里做什么?吓了我好大一跳!”


“嘿嘿!”田伯光伸手递来一张纸巾,“来,擦擦口水。令狐掌门,我听说你要出去自创门派,不知道有没有考虑过小弟我的去路啊?”


“谁说我要自创门派?”令狐冲推开他的手,抬起袖子擦了擦嘴,有些恼怒地问。


“咦,这不是你写的么?”田伯光伸手在崖壁上扯下一张帖子,令狐冲抬眼瞄去,正是自己前些天写的《论剑宗与气宗之融合》。


“但凡要自创门派的,都要来思过崖贴帖子的啊!”田伯光不依不饶地说:“要么思忆过去,要么感恩旧派,要么阐述武功心得。你这前后都写了一丢丢了,到底什么时候走啊?”


“啊!原来有这说法!我倒并无此意啊!”令狐冲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田伯光眉头一皱,显是不肯相信,“那你整这些个帖子做什么?没事就在思过崖写段子,你不知道掌门人是公众人物,要低调的么?”


“其实,我不过是八卦兼闷骚而已,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靠!不管你跳不跳槽,也要为我考虑考虑了吧。我这助理也做了好多年,你管着衡山、华山两大门派,不如也分一个给我管管!”



“啊!田兄,原来你也想做掌门!”令狐冲听到这里,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做派,他整了整衣服,又抬手把头上粘着的茅草拍掉,然后说道:“田兄啊,外人看我们掌门的位置眼红,你做助理也多年了,难道不知道这生活的难处?日日比武、月月论剑、年年排名,循环不息,永无止境。相比之下,你这助理的位置才是最具性价比的,既不用像普通苦逼弟子那样被呼来喝去,抄秘籍、做路演;又不用担责任、赔笑脸,你要这掌门位置做什么?”


“令狐冲,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掌门不好做你下来啊!比排名有什么不好?你没本事赢才觉得不好!”


“你看你,小田,你这就太情绪化了!”令狐冲耐住了怒气说:“情绪化是掌门人的大敌!看来你还是太年轻啊!也罢,我也不来怪你,我就问问你,你是剑宗还是气宗?”


田伯光斜眼看了令狐冲一眼,嘿嘿冷笑了一声,愤然说:“令狐师傅,我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也是这种LOW逼!你看看当今江湖,谁不是打着气宗旗号使剑宗?大家心知肚明,偏你们这种伪君子最爱问这面试题目!”



令狐冲这两年,比武负多胜少,年少时的乖张气焰早已褪去,性子已如温吞水一般,涵养与踢皮球的功夫已臻化境。但听田伯光这样叫自己,顿时想起昨晚在山下驻马之时,一个憨憨的大妈冲着自己大叫“老师傅!马停到这边来!那边是人家包月的位置!”你娘的,以我令狐冲这长相,虽然够不上欧巴、大叔,却也不能叫老师傅啊!他心头火起,蹭地一下立了起来。“秃头,你不要以为弄成茶叶蛋的脑袋就高贵起来了!这里不是湾湾,你唬不了我。你且说说看,气宗有什么不好?!”


看着令狐冲着恼,田伯光也不敢再放肆,只好耐着性子作答:“中华武功,源于少林。这少林是气宗的代表,因此但凡要在江湖混出点地位,都少不得要说自己是师承气宗,这样才能自诩正统。可惜这些年比武下来,真正的气宗高手早已凋零殆尽,剑宗大有一统江湖之势,只是谁也不会明说罢了。”



“你既知中华武功出少林,那你当知这少林武功传自达摩。这达摩乃是西洋过来的胡人,中华武学中气宗势衰,未必西洋的气宗也一样不济。远的不说,当今西洋气宗的第一高手巴菲特就还屹立不倒,你这种俗人何以就敢如此小瞧气宗?!”



“哈哈!”田伯光张口一笑,抬眼却看到令狐冲一脸的怒容,只好忍住了继续说:“令狐……那个,掌门。其实巴菲特这老儿就是仰仗着早年的积威,加上门下弟子众多,一般也无人去和他比武,说起胜率已经远远不如其他的西域高手了。况且这老儿最是狡猾,每每出手之际,必定是对手身负重伤、无暇应对之时,而他还要提出多般要求,先让他十招八招,来换取他手里的续命丹药。事了之后,他就四处宣扬他的逆向打法、架子投资,实际上普通人那里能够再复制他的这套路数!”


令狐冲听了不由得想起自己这两年坚守气宗屡屡战败的心酸往事,说起来也是受了这架子投资的蒙蔽,忍不住点了点头说:“那你再说说看,剑宗又有什么长处?有什么牛B的人物?”



“这剑宗嘛,是与气宗全然相反,摒弃架子,只问趋势。顺势而为,追涨杀跌。最是快意不过了!这些年来,江湖排名榜上的牛人多是如此,出剑必全力施为,剑剑不离要害,若是一击不中,便断指而去,绝不拖泥带水。至于说牛B的人物嘛,李寻欢、阿飞、萧十一郎……”


“扯什么犊子?你当我没看过古龙么?当年江湖排行榜上的常胜将军,武林第一大门派,金融街高盛的前掌门人——王一伟,你为什么不说?”


“咦?令狐兄,你怎么提到此人?江湖传闻,他既非剑宗,又非气宗,而是你岳父任我行的传人啊!”


“胡说,无凭无据的,怎么可以在背地里胡乱编排他人!”



“令狐兄,武学一事,无非就是概率,每一剑刺出,难道都能保证刺中对手么?就算你剑法高超,你的对手也是不同的。你使出一剑,本以为对手会如此抵挡,可那些无知散勇看不透你的剑法精妙,偏偏泯不畏死,胡乱回击,也会叫你手忙脚乱。因此全胜之道不过是痴人妄想,你不仅要知道自己剑法之妙,还要知道对手蠢到什么地步,这如何能做得到?因此要真能百战百胜,只有两条魔教的路子,一个叫内幕交易,一个叫操纵市场。不过嘛,这两条路在武林公法第三章第四节里都写的清清楚楚,那是绝对不可涉足的。”说完田伯光满怀深意地盯着令狐冲,笑嘻嘻地不说话了。


令狐冲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走的便是内幕交易这条路了。,为己所用,占据先机,无往不利。不过你们却不知任我行是如何死掉的。,想要停下却早已毒瘾缠身,最后被反噬而亡。不仅仅是他,当年他嫡传的几大弟子,火拼327一役名动江湖,但到了如今也无一善终。”



说到这里,两人都默然了。又过了半晌,令狐冲说:,谁也不知道,不过我看他的路数却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如你所言,若非魔教的路子,百战百胜是不可能的。如果他确实铤而走险,用了胜率更高的魔教招式,为什么不全力施为,集中要害一击?你看他用剑如漫天花雨,散击各处,虽然常常出奇制胜,却少有重手押注。。不过他行踪不定,游走于人极罕见之地,而同门之下兄弟又众多,有没有人暗中照应可就难说了。”说完,令狐冲略一沉吟,突然目光一亮,森然盯住了田伯光,缓缓地说:“说到这里,你现在下手倒是很彪悍啊!若不是天生的赌徒,别是入了魔教了吧!”



田伯光听了这话,勃然变色,只听duang的一声,放出许多特效,短刀已直指令狐冲胸前。眼见这招势大力沉,令狐冲只得深吸口气,含胸曲身,让开了一击。田伯光占得了先机那里还肯罢手,短刀如暴风骤雨般抡了过来。令狐冲只得顺手抄起地上一根树枝抵挡,却不想瞬间树枝就被砍成了十八段。危急时刻,他瞅准空子,大喝一声把手中的树枝兜头扔去,顺着这势头扭腰踢向田伯光裆下要害部位。却不想这一脚踢来,田伯光并不避让,恍若无事地硬抗了下来。同时,左手也不闲着,一把叉住了令狐冲的脖子,嘿嘿笑道:“令狐冲,想不到你这几年反思剑宗武功,到也能支撑几下。不过你食古不化,终究摆脱不了内心的束缚,还妄想着剑宗气宗融合,这样四不像的招式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你以为你脱掉内裤、放下节操就看懂剑宗武学了?告诉你,当今武林第一流派,不是任我行,不是风清扬,不是方证,而是东方教主!也罢,朋友一场,我今天就助你练就神功吧!”说着他右手一转,短刀直奔令狐冲裆下而去。


“哎呦!”我大叫一声,从睡梦中坐了起来。老婆和孩子还在旁边酣睡,我伸手摸了摸两腿之间,还好,还好。天边已经开始泛白,新的一个交易日又要开始了。


来源 | 火山财富

声明 | 登载文章内容仅供传递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投资。


活动报名
3·15互联网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教育论坛
本次活动将于2015年3月15日在上海虹桥互联网金融财富天地隆重召开,想要报名的就快戳“阅读原文”吧!
网贷之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