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解密:任我行暴死之谜三十立铺

三十立铺(Leap)2019-06-15 03:32:04



/吴林强

 

《笑傲江湖》是一部气势非常恢弘的政治剧,全书没有任何时代背景,类似的情节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作为金庸后期的作品,《笑傲江湖》的叙事状物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情节虽跌但迷离,结构却非常严谨。

 

然而,本书在最为高潮、最为惊心动魄的部分,金庸却笔锋一转,毫无征兆地把任我行这个灵魂人物突然写死了,使得全书曲调突由《十面埋伏》一下子降到了《平湖秋月》。就如本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却毫无征兆的晴空万里。

 

然而,通读全文,却可以发现任我行的突然暴死或许是本文最出人意料,却已最合乎故事情节发展的结局。

 

各派实力的较量

 

任我行在暴死之前是正准备去见性峰屠灭恒山派,对于恒山派的实力,我在《<笑傲江湖>:金庸布下的政治迷局》一文中已做了分析,和其他五岳剑派一样,恒山派的实力是非常弱小的,就人数来说不过上百号人,而关于日月神教在攻打五岳派时的人数少说有两三万人。

 


其实,不论是任我行、令狐冲还是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心里都明白,以日月神教的实力,恒山派不论如何布置防备,日月神教定能将之杀得干干净净。以前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为敌,五派互为支援,一派有难,四派齐至,饶是如此,百余年来也只能维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因此,面对一场怎么打都是输的战役,方证和冲虚道长的对应之策是和任我行同归于尽。到时不论任我行坐不坐太师椅,只要任我行上了恒山,两万斤炸药都会引发,到时大家玉石俱焚(这里其实也是方证和冲虚的一个阴谋,明地里是帮助恒山派,其实是借这个机会把令狐冲和任我行都除去,到时天下唯有少林、武当,后面会专门写文章来说明)。

 

假设任我行没有突然暴死,他会不会率众攻打恒山呢?答案是不会!

 

作为《笑傲江湖》里第一军事家和战略家,任我行此时走了一招非常妙的棋:声东击西,攻其必救。书中如此写道“其实在任我行心中,此刻却已另有一番计较,令狐冲剑术虽精,毕竟孤掌难鸣,恒山一派,已不足为患。他挂在心上的,其实是少林与武当两派,心想令狐冲回去,突然向少林与武当求援,这两派也必尽遣高手,上见性峰去相助。他偏偏不攻恒山,却出其不意的突袭武当,再在少室山与武当山之间设下三道厉害的埋伏。武当山与少林寺相距不过数百里,武当有事,自然就近通知少林。这时少林寺的高手一大半已去了恒山,余下的定然倾巢而出,前赴武当相援。那时日月神教一举挑了少林派的根本重地,先将少林寺烧了,然后埋伏尽起,前后夹击,将赴武当应援的少林僧众歼灭,再重重围困武当山,却不即进攻。等到恒山上的少林、武当两派好手得知讯息,千里奔命,赶来武当,日月神教以逸待劳,半路伏击,定可得手。此后攻武当、灭恒山,已是易如反掌了。”

 


这一步可以说走得远在令狐冲、方证和冲虚之前,远非这些江湖侠士所能计算的(或许唯一能破这一步棋的或许只有围魏救赵,只可惜黑木崖易守难攻)。此时如果任我行没有暴死结局只有一个:先灭少林,后攻武当,真正实现日月神教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政治目标。

退一万步讲,即使任我行没有走一着这么妙的棋,而是直接攻向恒山,不论坐不坐太师椅,两万斤炸药、三十二处地雷都会引爆(再次感到方正和冲虚的险恶,把那些来援助的峨嵋派、崆峒派等人当成炮灰,可见政治无善恶,唯有成败),这种结局就是书中几乎所有人物和门派全部毁于一役,《笑傲江湖》也就不存在江湖了。

 

这对于通过武侠来写真、善、美的作者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而对于习惯于大团圆,大结局的读者来说,这也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不论任我行这步棋怎么走,既不为金庸先生所接受,也不为大众读者所接受。因此,任我行最好的结局就是暴死,让一切的悲剧戛然而止。

 

我们不妨对剧情做一个假设,假设没有任我行灭恒山这一情节,并且以后也不用声东击西这一战术。如果按这个情节发展下去,任我行还是会“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个人实力较量

 

首先是将领的实力较量。彼时的武林,高手唯有任我行、令狐冲、方证、冲虚(风清扬归隐不算)四人而已。冲虚和令狐冲已经交过手了且败于令狐冲,任我行和方证也在少林寺交过手且打成平手。所以,现在真正需要比较的是任我行和令狐冲。

 


从剑术而言,在西湖牢底,那时令狐冲独孤九剑尚未纯精,而任我行更是十年未动兵刃,且四肢被铁链栓住,两人不分胜负。可见,就剑术而言,任我行的剑法虽胜不了风清扬,但也不会败,否则任我行当年也不可能横行天下,未遇敌手。

 

就掌法和拳脚功夫而言,令狐冲连二流都算不上。左冷禅就曾说得“何况令狐冲所长者只是剑术,拳脚功夫平庸之极”。连他自己都知道拳脚功夫造诣甚浅,在少林寺他就寻思剑法上我可胜得冲虚道长,与任先生相斗,也不输于他。但遇到眼前两位的拳脚功夫,只好利用利剑一味强攻。高手过招,又岂能每次都有利剑在手?而任我行的掌法和方证、左冷禅则不分伯仲,剑法却胜于他们二人。

 

最后,令狐冲虽学了《易筋经》,但仍然不是任我行对手。方证大师之所以能和任我行打成平手,关键在《易筋经》。《易筋经》的功能主要是提升内力和阻止“吸星大法”吸取自己内力。方证学了这么多年的《易筋经》,内力与任我行不分伯仲,可见令狐冲初学之后,也与任我行相差甚远。

 


统兵能力较量

 

对于实现“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政治纲领而言,主要靠的是军队战斗力的强弱,而不是个人功夫的高低,不然襄阳一役,大宋纵有郭靖、黄蓉、黄药师、周伯通、一灯也不会差点城破人亡(最后还是城破人亡)。

 

关于方证和冲虚的统兵能力,书中并无亮点,但从最后就恒山的布局来看,可见他们虽然不是平庸,却也不会高明到哪里去。对于令狐冲,金庸这么评价“他虽聪明伶俐,却无甚智谋,更不工心计,并无处大事,应剧变之才”。这性格和张无忌倒颇为相似。

 

而对于令我行的指挥才能,书中也有描述,只见山岭上一处处都站满了哨岗,日月教的教众衣分七色,随着旗帜进退,秩序井然,较之昔日黑木崖上的布置,另有一番森严气象。令狐冲暗暗佩服:任教主胸中果是大有学问。那日我率领数千人众攻打少林寺,弄得乱七八糟,一塌胡涂,哪及日月教这等如身使臂、如臂使指,数千人犹如一人?

 



由此可见,从统帅领兵的才能而言,当今武林,没有人有任我行的将帅之才。

 

军队人数较量

 

陈浩南说出来混全靠三样东西:够狠,义气,兄弟多。恒山派等其他门派的人数不过百十号人,少林武当不过千余众,而日月神教的教众何止三万,黄河帮,五毒教,更别说那么多的分舵,每一个分舵估计都能抵得上一个恒山派。

 

对于任我行日月神教的实力,任我行有一个自我评价“诸葛亮武功固然非我敌手,他六出祁山,未建尺寸之功,说到智谋,难道又及得上我了?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固是神勇,可是若和我单打独斗,又怎能胜得我的吸星大法?孔夫子弟子不过三千,我属下教众何止三万?他率领三千弟子,凄凄惶惶的东奔西走,绝粮在陈,束手无策。我率数万之众,横行天下,从心所欲,一无阻难。孔夫子的才智和我任我行相比,却又差得远了。”虽说狂妄至极,却也足以说明其实力之强。

 



两军相争,拼得不过“天时、地利、人和”。彼时,五岳剑派覆灭,日月神教崛起,正弱邪强,占据“天时”;黑木崖山高陡险,万夫莫开,占据“地利”。江湖中武林人士大半都已归属日月神教,占据“人和”。“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占,不论少林、武当、恒山如何挣扎都已必败。所以能使正义一方不败的,唯有任我行的暴死。


老僧按

 

吴林强兄的文章写得非常精彩,但出于安全考虑,他并没有道出金庸对任我行的处理背后的政治寓意。《笑傲江湖》动笔于1967年,完稿于1969年,这期间正值大陆十年动乱最剑拔弩张的时候。任我行的独断专横,同时又深通阴谋阳计,是典型的古典政治家的样子。金庸无情地讽刺了政治的不折手段,相互倾轧,同时用任我行的死去表明自己的立场。尽管在现实生活中,任我行这样的角色张扬跋扈,甚至可以寿终正寝,但在金庸的笔下,他们别想善终。这是金庸的情怀,也是金庸的信仰。

 




吴林强
新媒体主编




作者简介


吴林强,80末的理工男,混迹于科研中的风尘侠客。左手写严肃的科研论文,右手写怪诞的武侠小说。喜欢跑步,爱健身,没事还写写小文章。公众号:子诺(zeno2016),长按上面二维码可以关注。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



回复关键词查看文章

后台回复下面关键词,会有文章发您:“姜文”、“舒淇”、“葛优”、“黄海波”、“苏菲·玛索”、“李玉刚”、“赵本山”、“周杰伦”、“黄渤”、“林依晨”、“谢霆锋”、“张柏芝”、“周星驰”、“谢娜”、“郭美美”、“宁财神”、“成龙”、“邓丽君”、“房祖名”、“柯震东”、“汤唯”、“冯小刚”、“张国荣”、“彭浩翔”、“陈佩斯”、“陈道明”、“普京”、“全智贤”、“金三胖”、“范冰冰”、“江青”、“海清”、“鹿晗”、“汪峰”、“日本AV”、“赵雅芝”、“。



版权声明

“三十立铺”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版权归“三十立铺”所有。转载请注联系总编微信:tc350549047。只发原创,拒绝软文!


欢迎投稿:tiancong8848@163.com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