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已逝,芈月重生

文娱后台2019-04-29 06:12:10

本文首发于「文娱后台(vistawenyu)」

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大家大力分享转发呦~





穿过林立的高楼,走进北京二环内遍是灰砖墙、大红门的史家胡同,视线变低,喧嚣遁去,人的气息吞吐也随之舒缓,进入了一个慢节奏的世界。


郑晓龙的家就在在胡同深处。对于郑晓龙这个名字,有的人也许会感到陌生,但他导演的《北京人在纽约》、《编辑部的故事》、《金婚》、《甄嬛传》这些电视剧,则部部都是如雷贯耳,二十多年来的中国电视史,不同阶段都留下了他的经典之作。在北京的时候,他的大多数工作都在这胡同宅子里处理,孙俪、刘涛、冯小刚、周迅、流潋紫都来过这里,和他聊剧本、谈角色,斟上一杯茶,一聊就是半天,茶尽了,剧本里的人物跳脱出文字,在脑海里定格。用郑晓龙的话来说,每一个有个性的人物都是这样“琢磨”“推敲”出来的。




郑晓龙喜欢现实主义的东西,从《北京人到纽约》到《金婚》,总能与真实的社会生活互相参照映现。即便是近年来他最成功的《甄嬛传》,观众在剧中感受到的也是现代人对人际关系的处理,于是把自己代入角色。郑晓龙觉得这归功于细节的真实,比如在即将播出的《芈月传》里有一个令人捧腹的游戏,孙俪扮演的芈月低头用嘴在手臂上一嘬,发出模拟放屁的声音,表演给刘涛扮演的芈姝看,这个细节其实来源于郑晓龙儿时的游戏。《金婚》的故事则来自于郑晓龙父母几十年来吵架拌嘴的点点滴滴。“这就是生活,这样拍出来的东西就很真实。”郑晓龙说。




《芈月传》弥补甄嬛的遗憾


最近围绕着《芈月传》发生了一起著作权纠纷,自称为原著小说作者的蒋胜男状告电视剧制作方,矛头直接指向了郑晓龙的夫人王小平。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郑晓龙皱起了眉头,顿了顿说,“这件事我可以和你讲,但是现在不想就此接受采访回应。这就是炒作,等电视剧播出来大家一对比就知道了。”


可这件事已经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实在是因为《芈月传》太受瞩目,从开拍伊始就一直位列观众最期待国产剧之列,毕竟,这套制作班底几乎沿用自《甄嬛传》,又同样是古代宫廷题材,连剧名都给人姊妹篇的印象。


2011年《甄嬛传》成为收视冠军之后,就有很多人陆陆续续拿着本子找到郑晓龙,希望合作拍一部类似的古装剧,《甄嬛传》的合作者甚至提出干脆趁热打铁直接再拍一部续集。在他们看来,拍续集一定不会赔钱:《甄嬛传》拥有一批忠实的粉丝,一定会买账,即便拍砸了,也会有人因为好奇,一边骂着“这剧真烂”一边追看“到底有多烂”。不过对拍续集的提议,郑晓龙一口回绝了:“我不愿意再拍重复的东西,因为我(对清朝后宫这类的题材)没了热情。当一个导演对故事没有热情的时候,就不会对它有想象力,它就不会在你脑子里转,就不会出创意。如果说只是为了挣钱去拍这个,我做不到。谁都想挣钱,但是用这种方式挣钱没意思。”




这二十多年来,郑晓龙的电视剧作品题材极其多样化,鲜少重复,但也拍过几部续集,比如《金婚2》、《新编辑部故事》,眼下,他正在筹备拍《北京人在纽约》的续集,暂定名为《纽约人在北京》。“《北京人在纽约》续集是我有新的话要说。《编辑部的故事》是最适合做续集的,因为它是话题性的,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话题。尽管《新编辑部故事》没有那么火,但是我一点不后悔!”郑晓龙说。


至于决定拍《芈月传》,郑晓龙称,主要是想弥补甄嬛的遗憾。“甄嬛到了后面,人物就被打碎了,从宫外回来,她不真诚了,变成了一个工于心计的人。这是人性的悲剧。为什么甄嬛要变?因为她不变就无法生存下去,在那样一个环境下,她迫不得已。”于是当有人带着芈月的故事找到郑晓龙,他就眼前一亮,觉得这个故事摆脱了甄嬛的悲剧结局。和虚构的甄嬛不同,芈月在历史上真有其人,指的就是战国时期秦国的宣太后。她拥有传奇的一生,从地位卑微的楚国庶出公主成为令六国俯首的大秦铁血太后,算得上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政治家。本来史家只知道她姓芈,后来有人在兵马俑与阿房宫筒瓦上发现“芈月”的陶文字样,推测这就是宣太后的名字。


虽然历史上关于宣太后的记载很简略,但有很广阔的想象空间。郑晓龙被这样一个人物吸引,还因为芈月的故事格局要比甄嬛大得多,故事发生地包括三个国家,从而带出整个战国七雄,涉及多场战争,时间跨度也从“甄嬛的十几年”,拓展到“芈月从出生到七八十岁的一生”。而讲述的重点,放在了芈月是怎么当上太后的。




郑晓龙反感“宫斗剧”的提法。他觉得《芈月传》里着力塑造的那些女人,大多是国与国之间政治联姻的筹码,“以人系事”的意味更强,这么大的格局不是“宫斗”两个字就能概括的。“我们把芈月定位为中国第一个女政治家,没有她打下的基础,就没有秦始皇统一六国。”


郑晓龙很快就确定了由孙俪来演芈月,他特别喜欢孙俪身上“那股男孩子的狠劲儿”,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做好。拍《芈月传》之前,孙俪在上海找了复旦大学的历史老师,专门去了解先秦历史。拍的过程当中,最多的一段台词包含了十八个成语,她都挨个查清楚意思。


确定谁来演芈月的姐姐芈姝则不是那么容易。当时有很多人为这个角色找过来,最后郑晓龙觉得刘涛合适。“她大量的作品都是讲她温柔贤良,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实际上她身上有一点女汉子的那个劲儿,她是有力量的。而且她在大家闺秀外有点贵气,再把那股力量给提出来,就成了。”郑晓龙说。




“二郎神转世”


“《甄嬛传》是无心插柳,我没想到它能火。”《甄嬛传》的走红并没有打乱他的节奏,一转身,郑晓龙就去拍了《新编辑部故事》和《红高粱》。


回过头来看,为什么《甄嬛传》会火?郑晓龙觉得还是因为细节的真实,精彩的细节能把你不相信的事情都变成相信的事情,而且还会有艺术的享受。《甄嬛传》里有一个情节,皇上去跟梅庄吃饭,喝多了之后就走了,然后温太医过来给梅庄解酒,误喝下暖情酒,原本两人之间就暗生情愫,借着酒劲儿就发生了关系。原剧本写的是皇上喝多了没走,就睡在那个房间里,郑晓龙觉得不真实就给改了,“皇上走到哪儿身后总是跟着太监、带刀侍卫。皇上在这儿,外面这么多人,温太医给一百个胆都不敢,皇上打一个呼噜他就阳痿,因为要诛九族,要是这样还不给他剁成肉饼。”




另一个细节的例子是关于布景。《甄嬛传》里有一部分戏是在横店拍的,当时横店故宫有一些墙都烂了,“大清王朝鼎盛的时候怎么可能一副断壁残垣呢?”郑晓龙于是找人将这些地方全部刷新。“我讲的细节里面包含着时空,包含着人物的内心。这样你看的时候就很流畅,就不会出戏,观众才会在里面投射感情。”


郑晓龙拍起戏来也是不管不顾。流潋紫写完一稿,妻子王小平还要按照郑晓龙的要求重新再改一稿。当时妻子正在美国陪儿子上学,有时拍着拍着就要改剧本,郑晓龙一般是下午打电话,让她晚上9点前把改完的剧本发过来。后来妻子对郑晓龙说,“那会儿你想过没有,我经常半夜被你叫起来,改到早晨七八点钟,几乎一夜没睡,然后再把儿子叫起来送去上学。”郑晓龙说,“我一听这个,心里有点愧疚。但是当时在现场,天天这样,我是木然的,想的就是戏,我要把它拍好,别的顾及不到。”




好多人问郑晓龙,“怎么你的片子老踩在点上?”今年有媒体评选近十年最有影响的电视剧,每年一部,十部里郑晓龙占了仨:《金婚》《甄嬛传》《红高粱》。


“我也弄不清楚是为什么,他们问得多了,我才想想这个事。后来我觉得应该是年轻时看了不少书,看了很多国外的电影。我大学学的是中文,并没有学电影电视,但是至少艺术都是相通的,你那个感觉在,我是按照我自己的感觉走。我喜欢文艺复兴之后的西方文学,从《荷马史诗》开始,比如说最早的巴尔扎克、莫泊桑、托尔斯泰的书。那会儿,能拿到本书就是不得了的事,恨不得把这个书吃了,就是把里面每一段话,每一个字看得特别仔细,那会儿是大量这样的阅读。”郑晓龙觉得,通过这些阅读培养了自己的想象力。


因为在部队大院,他能够看到一些内部电影,像《冷酷的心》、《魂断蓝桥》、《翠堤春晓》。他至今记得特别清楚,在三里河剧场一口气看完《基督山恩仇记》两部,出来时已是半夜了,漫天大雪,公共汽车也没有了。他家住在万寿路,就在雪地里一边走一边想着电影,一直走了回去,心里特别兴奋。回去后他会给别人讲电影,一个多小时的电影他能讲两个多小时。“我是讲画面。你看得多了以后,你讲故事就不愿意只讲有个男的、有个女的,因为你印象深了,在你脑子里就有画面,你就呈现那个画面,谁从哪儿出来,穿着什么衣服,然后他跟他说什么,包括台词,电影看多了就变成这样。”郑晓龙说,“你没觉得我后面的几部电视剧,像《红高粱》,逐渐有电影的画面感了吗?”




前段时间,郑晓龙开车在一个室外大屏幕上看到陈建斌执导的《一个勺子》宣传短片,心里感叹:“如果这个片子票房能好,我觉得中国的文化就有希望。”赵宝刚、高希希等电视剧导演最近都转向了电影,郑晓龙也有此打算。他透露,现在手头正在准备一部改编自话剧《图兰朵》的电影。


冯小刚早年也是电视剧转战电影的代表,九十年代初,他就是被郑晓龙带入行的。在《我把青春献给你》一书中,冯小刚这样描述郑晓龙:“晓龙是能文能武的人,出生在军人家庭,也当过兵,骨子里觉得自己是二郎神转世。这一点和北影厂的韩三平厂长十分类似,恨自己生在和平年代没机会驰骋疆场。他们渴望成为的是那种旗下拥有坦克集群,每个士兵都武装到牙齿,都有可口可乐喝,从来不为弹药发愁,惟一担心的就是没有汽油的指挥官。官衔虽然很高,但不戴大盖帽,就喜欢戴钢盔还不系带,嘴里永远叼着雪茄,飞机扫射也不躲,藐视国防部却又爱兵如子。说白了就是巴顿那种混蛋。”




郑晓龙一开始根本就不想从事影视方面的工作,“我年轻的时候都是受这种教育,要为国家做事。我就想当一个职业军人,因为父母都是军人。”妻子王小平也说,“年轻时候他真的是个愤青,以国家前途为自己的终身使命。”可后来没当成兵,就转到了影视行业,一直走到现在。


每一个戏开拍之前,郑晓龙都会有那么一个月的时间,心情特别沉重。“又要开始每天早晨被助理催着去现场的生活了,都不能睡个懒觉,关键是心理压力很大。”他觉得一旦开始做一件事,就有一种一定要做好的责任感,就要不停地去琢磨。原来在中心当主任的时候,他要去视察其他正在拍戏的剧组,他会越走心里越沉重,然后突然意识到,这跟我没关系啊,这不是我的剧组,于是又开始高兴起来。


今年秋天,郑晓龙有一天突然发现院子里的树上遍是红叶,他为不用去爬香山,一抬头就能看红叶而窃喜,就赶紧告诉家里人。家里人笑笑说,哪是今年,年年都这么红,因为每年秋天你都去外面拍戏哩。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