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评传(4)坐斗

虽万千人吾往矣2019-05-15 10:11:20

上一回仪琳为我们讲到令狐冲身负重伤却出现在回雁楼头与田伯光共饮,两人只经过一个晚上便从生死相搏的敌人变成了坦荡对饮的朋友。两人闲聊之际,令狐冲说出了他的那句令我们津津乐道的名言“一见尼姑,逢赌必输”并自称好赌成性。真的是这样吗?定逸听到此处,又发怒了,马上又要冲在场的同是华山门下的劳德诺发作,和事佬刘正风马上出来解释,他猜想这还是令狐冲为了救仪琳的说辞。有一点很有意思的现象,在刘府内堂,仪琳叙述这段曲折的江湖风波时候,定逸就像一个老小孩,一听令狐冲的闲话,立刻就大怒,而刘正风这个主人,还真像他出场时候描述的样子,一个和气的大财主,和事佬,不断扮演讲解工作,让定逸明白:“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个场景,套路在接下来的叙事中反复出现,不再细表。同是五岳剑派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两个人的性格特点可谓迥然不同,在这里刻画的十分鲜明。

 

和事佬——刘正风



我们知道整个事件还没结束,只听仪琳继续讲到令狐冲的种种机灵百变。接着“一见尼姑,逢赌必输”,把尼姑从倒霉接着上升到有毒,而且是“天下三毒”之首,气的定逸听到之后连粗口也爆了出来,连骂到华山掌门也是“缺德之人”。我们可以把回雁楼中令狐冲的救人计划分为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吓,也就是他编排了无数的段子,极尽夸张之能事,来吓唬田伯光让他有所顾忌不敢对仪琳下手。这一招似乎真的有点作用,至少田伯光犹豫了,虽然还是没有让仪琳走,令狐冲暂时稳住他了,这也为后面他更精彩的发挥争取了时间。

 

正当令狐冲信口开河说得兴起,田伯光将信将疑的时候,现在躺在门板上一死一伤的两名泰山弟子出现了。两人走上楼来,听到田伯光自承姓名,立刻上前动手,泰山掌门天门道人的弟子迟百城被田伯光电光火石之间一刀毙命,而天门的师弟天松猛攻二十多招却被田伯光站都不站起来坐在椅子上轻描淡写化解了。见到帮手到了,令狐冲也挺剑夹攻。而有意思的是,与泰山掌门同辈的天松的武功尚被田伯光轻而易举的化解,令狐冲的一招“太岳三青峰”却让田伯光站起身来,还逼得他连退三步。怎么令狐冲的武功突然厉害起来了还是泰山派的武功难道这么差劲?旁听的众高手也跟我们一样的狐疑,却听田伯光自己解释了他的一番道理。天松对他来说没什么交情,就是一般的江湖搏杀,他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对方的武功他坐着就足以对付。而他将令狐冲看作朋友,既是朋友,当然要尊重对方,就算打斗也要站起身来,因为令狐冲也是站着这样才显得双方对等,如果他也坐着接令狐冲的剑招,那显而易见是一种瞧不上对方的意思。你看,所谓盗亦有道,别看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采花淫贼,他说的还真有道理,让不少读者应该还挺信服。


天门道人

 

这其实是我们古代小说的一种经典模式,就是黑道中人,或者反面人物,绿林悍匪,经营见不得光的买卖的人,这些人反而都特别喜欢英雄好汉,自己干的是不容于人的勾当,却特别喜欢光明磊落的好汉。而往往由于这种特质,大家对于这些反面或者至少不怎么正面的人物也不怎么反感,甚至还有好感。这种例子不胜枚举,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将,在上梁山之前,很多都是当地黑社会,地头蛇,流氓头目,山寨土匪,但是他们都佩服英雄好汉,张青孙二娘开人肉包子店却不杀英雄好汉,比如鲁智深武松都光顾过他们的黑店,不但没被做了黄牛肉反而结拜成了兄弟。再比如清风山的王英,燕顺,郑天寿,打家劫舍,官军都不放在眼里,抓住了宋江得知他的真实姓名后,反而纳头便拜,因为宋江江湖名声好,人人称道的豪杰。说唐和兴唐传中的单雄信,干的也是绿林勾当,却没为难身为捕快的秦琼,反而结为生死弟兄。再比如金庸其他小说《书剑恩仇录》中的关东六魔排第三的哈合台,《神雕侠侣》中效力蒙古进攻大宋的麻光佐,这些也都不是什么正派人物,但是都很佩服英雄好汉。近代社会里很多黑帮团伙还拜关公,号称义气。为什么从古至今这种现象屡见不鲜呢,我想有几个原因:第一、越是黑道中人,越是干的是见不得光的事的人,有时候反而越敬佩真正干干净净的人,因为他们自己做不到,也知道能做到真好汉有多难,所以确实打心里佩服。第二、所谓的盗亦有道,强盗的道是什么呢,就是义,所谓的义其实也可以用金庸的那八字真言来诠释,即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他们不懂孔孟之道,也不喜欢四书五经的大道理,做事往往就凭一时的感觉,遵循的往往就是人与人之间相处对待的最基本原则,好人该救,坏人该杀,就这么简单,他们大部分也是以德报德,以牙换牙。所以能够做到以怨报德,舍生取义的人,在他们看来是超越于他们常规生存模式的人,是能够带给他们震撼的人,他们这种简单的人那就会发自内心的敬佩。

 

我们还是回到回雁楼上,令狐冲出手夹攻田伯光,而天松却罢手了,因为他上楼来的时候正看到田伯光和令狐冲喝酒聊天称兄道弟,他认为令狐冲已经跟田伯光同流合污,所以自然不能跟田伯光的伙伴合作。可惜他虽然骨头硬,手底下的功夫却不够硬,正说之间被田伯光当胸一刀砍成重伤,跌跌撞撞下楼去了。两人继续坐下喝酒论道,田伯光说道刚才与令狐冲的打斗他出刀之际留了余地,却为了报令狐冲的不杀之恩。这是怎么回事呢,不光我们糊涂了,令狐冲自己都不明白了。只听田伯光又阐述他的理论,原来昨晚山洞中田伯光看见仪琳之后急不可耐,竟然没注意周围有其他人所以被令狐冲刺中了一剑,但是他认为令狐冲本可刺中他要害,或者再忍耐一会儿他真的对仪琳下手的时候再突然袭击,那么他肯定重伤,而令狐冲却只刺伤了他肩,这便是对他的不杀之恩了,所以他现在也留手没砍伤令狐冲。令狐冲听他这么说,也解释道他这是光明磊落,在之前草丛中躲藏田伯光砍伤了他肩,现在他也刺伤田伯光的肩,再来决一生死,虽然你是恶人,我也光明正大的对付你,不占你便宜,趁你之危。田伯光听后更加高兴,也更加欣赏他,再一次提出要跟他做朋友,并提出如果令狐冲肯娶仪琳,所谓朋友妻,不可戏,他立即释放仪琳。


正非正,邪非邪

 

到目前为止,田伯光这个人物出场以来,除了一个好色的恶习,我们发现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他敬佩有胆有识的英雄好汉,虽然是旁门左道,恩怨分明,也有讲道义的一面。他自己都说过好色如命,要知道仪琳的容貌前文中的描写堪称绝色,这样一个佳人在面前,几番差点就要得手,被令狐冲三番四次破坏,他也没有一刀砍死了事,反而很敬佩他的品格,从心里把他当成了朋友。为了江湖道义,甚至提出可以有条件的放弃仪琳,虽然这个条件看上去有点荒谬。我们可以来一个对比,田伯光在江湖上的名声那是很糟糕的,从刘府内众高手对田伯光的态度和令狐冲对他也以淫贼相称可见一斑。余沧海是名门正派的掌门,江湖上的一派宗主,颇有声望,青城派在江湖上也是侠义道。而我们看看这两个人到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名门正派的掌门,为了武功秘诀,不惜灭人满门,滥杀无辜;而田伯光这样一个江湖匪类却对名门正派的大弟子,他的对立立场的人几番手下留情视为朋友。田伯光面对绝色的致命诱惑,尚能遵守江湖道义“朋友妻,不可戏”,余沧海面对武功秘诀的诱惑,不顾江湖规矩连不会武功的厨师也杀掉。正与邪,真的简简单单一句话可以划分的吗?


田伯光和仪琳

 

令狐冲对于田伯光的提议当然一口否决,因为他不用这种荒谬的办法,也想出了主意救出仪琳。眼看第一招“吓”行不通了到这里,他想出了第二招“骗”。他在比武这个江湖人最家常便饭的一件事中,居然别出心裁,提出要坐着比武。本回的章回名字也就以两人这场别开生面的比武方式命名。这确实是神来之笔,武林中比武的事每天都有无数个人在进行,武功虽然花样百出,有什么地堂拳,草上飞等等,但也还是两个人站在对面然后冲上去厮杀。最多,也就分为文斗和武斗两种方式。但是谁能想到在比武的条件下加上一条必须坐着打不能行动。为了诱使田伯光一步步走入他设置的这个布局而不狐疑,他又分了几小步:首先他吹嘘自己坐着打的功力天下第二,并自创了这套坐斗剑法,让田伯光听了又产生了波动心里,摸不清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然后他编造自己是在每天早上上茅厕的时候随手刺空中乱飞的苍蝇,久而久之创出的茅厕剑法,以厕所中的苍蝇类比田伯光激怒他,让他冲动之下不会深思熟虑,答应了这场坐着比武。最后,眼看田伯光已经上当,他才说出打赌之议,让田伯光应承以后便无法反悔。

 

双方一切说定,终于开始再次动手比试,刚一交手,田伯光就醒悟自己又上了令狐冲的当,所谓的坐斗把戏,不过是个幌子,唯一的目的便是让他离不开凳子,这样眼看着仪琳从面前离开也无法追赶。田伯光急于追赶仪琳,出手渐重,把令狐冲打倒在地,他终于站起身来得意洋洋,谁知道令狐冲人虽然躺在地上,椅子还贴在他屁股上,他并没有离开椅子,就这样侥幸的赢了。到了此时,我们都不禁对令狐冲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的坚韧,镇静,机智,勇气和侠义品格在这一次救人行动中体现的淋漓尽致,终于也达到了目的,彻底地救出了仪琳。但是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对田伯光另眼相看呢?

 

倚天屠龙记中王盘山岛上,谢逊来抢屠龙刀,为免暴露行迹,要杀岛上所有的人灭口,张翠山也是为了救人也是与他打赌,结果张翠山的书法武功令谢逊叹服,但是谢逊转头就说他还是要杀众人,因为我武功高,他们武功低,我要反悔便反悔,又怎么样?我们看看此时田伯光身处的情景是不是也很相似呢?就算他中了令狐冲的圈套,他此时一旦屁股离开了凳子起来就输了,但是他毕竟武功高过令狐冲太多,他大可以反悔甚至杀了令狐冲,生杀大权完全还是操控在他的手里,就算不杀令狐冲,他还可以凭借他的绝顶轻功抓住仪琳便走,令狐冲也根本追不上他,无法再跟他纠缠。他本来在江湖上就声名狼藉,也没人要求他守信重义,就算他反悔了,也没有什么,也符合他的江湖声望和地位。然而,就在这种情形下,他在打斗中还更加佩服令狐冲的血性,真的以朋友相待,明明胜券在握的情况下提出和局收场。到最后他还是中了令狐冲的诡计,屁股终于离开了凳子,在他发现输了这场赌局后,他也就这么认栽了。在彻底被令狐冲破坏了这场劫色,可以说到手的鸭子飞走了,他没有为难令狐冲,也没有再对仪琳无礼,甚至连一点反悔的动摇都没有。令狐冲的设计固然绝妙,但是若没有田伯光这个“真小人”的守信重义,恐怕也是竹篮打水。我并不是说田伯光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也不是就此要把他归入到正人君子的队伍中,他犯下的无数采花恶行也是水洗不去,但是我们经历了这样一场跌宕起伏的争斗后,也应该对田伯光有一个重新的认识。一个人可能有一个或几个致命的缺点,限制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很完美很好很正派我们通常概念中的好人,但是人都有多面性,就连佛祖心里也有阴暗面,我们看待任何一个人不要总是以贴标签,扣帽子的方式来评断单纯的好人或者坏人,而是要了解这个人在什么场合下是好人,什么条件下是坏人,坏人也有君子的一面,好人也有卑鄙的时候,这也是笑傲江湖一书还会反复映射的一个情景,正非正,邪非邪。

 

田伯光终于走了,仪琳也终于彻底得救了,众人听到此处,先前的种种误解也可以说烟消云散。定逸对令狐冲的评价由畜生到一张臭嘴的小子到无赖流氓再到大丈夫,见义勇为的少年英侠。天门对令狐冲的评价也从狗崽子,要取其首级到连声叫好。这两个老小孩的脾气真是叫人哭笑不得,直来直去。只有余沧海对令狐冲的评价是耍流氓手段,丢了名门正派的脸。定逸天门这些人,虽然是一开始很冲动,也有失出家修道之人的涵养,但一旦知道了真相,会立即转变态度,不能说是一派宗主的气度,也至少是正常人的行为,而余沧海以名门正派自居,他的所言所想所为,有哪一点够的上名门正派呢?依余沧海的不丢名门正派脸的想法,迟百城一定要比令狐冲强得多。

 


田伯光已去,仪琳已救,到此已是圆满,那令狐冲怎么又赔上了一条性命的呢?只听仪琳继续说道,田伯光刚走,青城派的罗人杰和一名姓黎的弟子二人走上酒楼,看到一个美貌尼姑给一个满身伤血的年轻人倒酒,神色不善。令狐冲见状,主动开口说青城派有一招绝学叫“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嘲讽二人。双方越说越僵,自然动起手来,令狐冲伤重之下无力抵抗,被罗人杰一剑刺入胸膛。垂危之际,他突然对仪琳说道福威镖局的辟邪剑谱藏在……,引得罗人杰凑身过来细听,抬手把自己的剑也刺入了罗人杰的腹中。整个事件到此也终于彻底揭开了。

 

我们仔细来开令狐冲与罗人杰的这次争斗,首先起因很有意思,听仪琳的描述,刘府内的众人也觉得“罗人杰他们乍然见到令狐冲满身鲜血,和一个美貌尼姑坐在酒楼之上,而那个尼姑又斟酒给他喝,自然会觉得大大不以为然,神色无礼,那也不足为奇了”。我们如果客观地想一下这个场面,其实也可以理解,所以就算罗人杰表情可能轻浮一些,或者神色无礼一些,也没有什么太过分,毕竟他也没有开口挑衅或是主动找茬,也没有在他面前为非作歹干什么坏事。而令狐冲自己重伤在身,我认为这里完全可以没必要自己主动开口去挑拨对方,最终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参考去年他在汉中打伤侯人英洪人雄那次事件,可以说非常相似,说白了也就是看对方不爽,就主动去嘲讽对方并发生打斗,只是上次他身上完好无伤,这次身受重伤,但是这就是他的性格使然,什么性格呢?虽然上次打人以后被罚跪了一夜,打了三十大棒,但是你看师父的训诫对他有用吗,当他再次遇上相同的情景,又是青城四秀之中的人,他还是一模一样,最终这次给自己酿成了大祸。客观来看,虽然令狐冲已经为我们展现了足够多的优秀品格,但是他的率性或者随性这个特点是我们现在生活里不太值得学习的。一个完全随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人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上恐怕行不通,而且会像他一样可能吃很大的苦头。注意,我并不是说罗人杰的行为是有道理的,趁人之危,痛下杀手,这肯定是恶劣至极的行径,但若是令狐冲不去主动开口嘲讽罗人杰,可能罗人杰也不至于要来和他厮打甚至要下杀手,这里面也有他自己性格的因素。

 

此外,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令狐冲临死之际,诱杀罗人杰他用的诱饵是福威镖局的辟邪剑谱。这个很耐人寻味,因为我们从开篇到现在已有的信息可以稍微整理一下思绪:首先林家的辟邪剑法当年威震江湖不是秘密,所以现在江湖上的人很多都知道林家的辟邪剑法这个不假,否则江湖上有那么多的神功,为什么令狐冲此时垂危脱口就是辟邪剑谱而不是其他什么秘籍,可见辟邪剑法在江湖上威名有多么大,大到足够对任何人产生吸引力,他一说罗人杰就会凑过来。但是这里面还有另一个问题,大家虽然知道辟邪剑法很厉害,但到底这个剑法有没有剑谱没人知道,从茶馆内劳德诺对同门讲述的时候华山众弟子的反应可见一斑,因为华山派就没有什么剑谱,剑法都是口授,那么令狐冲是如果知道有这个剑谱呢?这其中至少有两种可能。

 

其一、那就是令狐冲也不过随口胡说,他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但是说的煞有其事,就像他惯用的说大话,像对田伯光吹的那些什么自创剑法,五岳掌门对武林人士武功排名等等,为的就是引诱罗人杰走近好杀了他。凭借令狐冲的机灵和反应,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其二、余沧海去灭福威镖局是从长青子那里知道了林远图的剑法有多强再和他从长青子手上继承的辟邪剑法有多平庸做了比对,猜想中间一定遗漏了什么秘诀,进而推想会有剑谱一类的东西才行动。而华山掌门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因为当时长青子曾与他的师父讨论过这件事并一起钻研过辟邪剑法,得出的结论也是这中间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诀,这一节他曾经对劳德诺讲过,所以劳德诺在茶馆内与同门探讨的时候也都让大家明白了林家有可能真的有剑谱。那么前文虽然没有描写,但我们可以猜想,令狐冲是华山的大弟子,江湖又有威望,是华山一人之下的人物,是不是掌门也对他曾经提过呢,毕竟他追随师父的时间超过十二年。这两种可能我认为很难断定是哪种目前为止,大家见仁见智。

 

大家终于听完了整件事的经过,可谓曲折离奇,奇诡丛生,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余沧海不出意料地不反省自己的四大弟子之一,江湖上盛名的“青城四秀”行径如此下流,却怒忿令狐冲挑衅他的弟子。刚才我们也分析过,令狐冲确实没必要去招惹罗人杰,但就算他出言不逊,他总是重伤在身,华山派也是侠义道,无论如何骤然下手杀一个几乎没有抵抗能力的人是江湖上人人不齿的。正当此时,两名青城弟子又施展“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被人踢进房内,而暗算他们的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声音是个苍老的声音。余沧海追出房外,查看周遭却不见人影,于是他想下手之人不可能身法如此之快,多半还藏在大厅人群之中,于是由内堂走到外面的厅中逐一扫视百来号来参加金盆洗手大会的江湖众人。

 

余沧海人品虽然低劣,但确是一派宗主的气魄,五尺来高的道人,走到人群中,一股武学宗匠的气场,便算是不认识青城派掌门的人也登时令喧哗的人群全部安静下来,不敢再大声说话。余沧海挨个看过去都是些后生晚辈,不可能有如此武功和身法,正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之际,却看到了乔装改扮为驼背的林平之。我们前面不是说了吗,林平之为了追查父母的所在,也随大流跟着华山派众人混进了刘府,为了避免撞上青城派的人被人认出,他把自己改扮成一个驼子。也是事有凑巧,谁知道江湖上有个出名的人物也是驼背,那便是外号叫“塞北明驼”的木高峰,所以这时余沧海一见他的驼背,又见他改扮的相貌丑陋,举止猥琐,再加上江湖上传言木高峰的种种诡异事迹,自然觉得大大可疑。他这么一看,几百号人的眼光也都盯在林平之身上,本来为了掩人耳目的装扮反而令他成了众目睽睽的焦点,林平之也真是倒霉。


塞北明驼木高峰和林平之

 

主人刘正风这时也看到了林平之联想到木高峰,上前询问他跟木高峰的关系,林平之心想自己的姓和这个木字还真是大有关联,索性就把林拆为木,含含混混的说自己是木高峰的晚辈,这一来刘正风更加不敢轻视,余沧海也更加笃定是他方才偷袭自己的弟子,质问于他。眼看自己的大仇人就在眼前了,这些日子所受的种种委屈,苦难,冤屈,一夜间家破人亡,自己本是个有完美的家庭的大少爷到现在形同乞丐的江湖流浪,让他的情绪已经到达极点,但是他忍住了,还是没有自报身份,也没有大喊大叫,只是怒目瞪视着余沧海,哪怕被余沧海抓住手腕逼迫之下,也没有屈服、暴露。

 

我们刚才说林平之假扮个驼子都会因为江湖上还就有个出名的驼子被人认出可谓够离奇够倒霉了,岂知更加离奇的事发生了,众人才联想到木高峰的种种事迹,本尊就出现在面前了。木高峰的本尊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了,而且是听到了林平之种种夸他的话前来为林平之解围。常年不踏足中原在塞北活动的木高峰,竟突然出现在衡山派刘正风的府内了。



 

众人虽吃惊木高峰的出现,木高峰自己也有吃惊的事,他也惊讶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狼藉,无子无孙,怎么哪儿突然冒出个自称自己晚辈子侄的人,还在给自己大吹大擂,不惜跟青城掌门杠上了。不管怎么说,既然林平之说自己是他的后辈,他要是被余沧海在自己眼皮下伤了,自己的威名也受损,于是木高峰一来出于维护自己的威风,二来借此试探林平之的底细,提出林平之给他磕头,他就代林平之出面跟余沧海斗上一斗。

 

要知道林平之以前的身份,他过了十八,九年的呼来喝去的日子,从来都是前呼后拥的被人伺候,现在让他给一个从未谋面,相貌丑陋的老驼背磕头叫他爷爷,那是一个什么概念的事,这并不同于他在流浪途中被乡下妇人骂两句,被青城弟子兜头浇了洗脚水这种苦头,这次是真正的人格心理上的折辱,那么他能接受吗?林平之不但跪了,还喊了爷爷,不但喊了爷爷,还说的诚恳让他主持公道为自己,给“爷爷”戴了顶高帽子。我可以说,从这一跪开始,林平之的性格已经彻底告别了他的前十九年的样子,从这一刻起,他内心再也不是大少爷了,而是一个忍得起,耐得住的江湖人。虽然没在身上纹个身,也算是所谓的社会人了,只是这样的改变,这样的悲惨的经历,我们不太好把掌声献给他,而这样的改变也总是让我们觉得有一丝不寒而栗,因为一个以前连别人说他长得太俊调笑一句就会一巴掌呼过去的人现在变得胯下之辱都能接受的坦然。能忍人所不能忍,能为自己的目标放弃自己的底线的人,无疑是可怕的。

 

正当余沧海和木高峰俩人对峙蓄势待发之际,作者又让“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出来客串了一把,仿佛是在调剂氛围一般,又有青城弟子被人踢飞,又是一个嘲笑的声音,只是这次不再苍老反而是个童声。再度受挫,余沧海忍无可忍,这次出手更快,循声而去,果然抓住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女童,声音也确是她发出的,但是堂堂青城派掌门居然去为难一个女童,简直不成体统,也顿时遭到了厅上数百人一齐的鄙视,怒骂,余沧海顿时大为窘迫,他再蛮横,也不敢干犯众怒。更令他脸上无光的是,居然有人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在他的背后贴了张画着乌龟的纸,被女童骂他是乌龟,又惹来大家鄙夷完以后的讥笑。这个女童不但敢嘲笑青城弟子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还敢骂青城掌门是乌龟,更有甚者现在竟然当面词锋犀利的质问余沧海“青城派掌门道长,倘使人家受了重伤,动弹不得,却有人上去欺侮他。你说那个乘人之危的家伙,是不是英雄好汉?”


令人怜惜的曲非烟

 

我们说这句话说的真是痛快,我们读到现在也早就想当面指着鼻子喝问他这么一句了,余沧海算什么名门正派,他算什么武学宗师,他算个人吗?听完了仪琳续书的罗人杰怎么加害的令狐冲,人人都不齿罗人杰的所作所为,但是大家都默然,谁也不愿,不敢,不想当面得罪余沧海,开罪青城派,怕日后有数不尽的麻烦揽祸上身。连向以火爆脾气著称的定逸居然也没有直斥其非,为了令狐冲的事她不惜掳走华山掌门的女儿,闹出多大的动静,甚至连骂人的粗口都敢爆,那是因为事情跟她有关,是她的弟子被绑架。现在她的弟子获救了,救她弟子的人,她亲自鉴定为见义勇为的少年英侠被人趁人之危杀害了,眼看着余沧海在眼前横行跋扈,她却“不愿”站出来再火爆一把了。都说五岳同盟,同气连枝,令狐冲救仪琳的时候也是这句话,那么现在定逸于情于理该不该为令狐冲出头当面向余沧海讨个说法,天门刚刚还在痛骂令狐冲不顾五岳同盟义气,不帮天松出手对付田伯光,现在他的义气又去哪儿了呢?

 

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女童,武功远不如这些什么高手,掌门,却无所畏惧的说出了人人想而不愿说不敢说的话。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是不是这样呢,真正愚蠢无知不明事理的人是少数,而大多数人是知道真相明哲保身的人,高高挂起的人,置身事外的人。当看破不说破成为一种常态的时候,也是这个社会麻木,冷漠,人情冷暖的写照。再次让我们看到了所谓的名门正派,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人处事。


曲非烟捉弄余沧海

 

那么这样有种的小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呢?我们也觉得余海这里想的正确,这个女孩肯定不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必然大有来头,否则不会一连串做出这些惊人之举,背后必有高人。仪琳也在想,忽然她想起原来在回雁楼上,这个女孩和另一个男子当时也在现场,目睹了这一切,只是她当时一心只在意令狐冲的伤,没太过留心周遭的一切,这时才渐渐想了起来。这里作者加了一大段仪琳回忆她抱着令狐冲尸体行走时的心理描写。写她抱着令狐冲尸体时心理产生的异样,写看到令狐冲死了她也不想活了,甚至觉得死忽然是个心安理得的事,她最想做的事不是打坐念经敲木鱼,而是就这么抱着令狐冲的尸身一直走啊走,走一辈子,她甚至产生了她所谓的“魔念”,想都不敢想的念头。

 

用现在的话说这叫yy,但是纯粹的人yy的内容让我们动容,猥琐的人yy的东西让人觉得恶心。仪琳只有十六,七岁,虽然她是出家人,但是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下,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情之一字真是说来便来,让一个妙龄之际的少女守着清规戒律,压抑自己的内心,每天念经,真的是很可怜。菩萨若无情,如何会想救苦救难,普渡世人?菩萨都有情,何况小仪琳呢?自从山洞黑暗中只听到令狐冲的笑声,她在生死之际居然笑了出声,她与令狐冲的缘分就开始了,到后来令狐冲一再舍身相救,她的一颗心已经牢牢拴在了这个恩人身上,再也剪不断解不开的情缘了。造化弄人,她最得不到,最不敢想的事,而偏偏她又无法忘却,抛不开,理不清,永远刻在了她的心里。每读到此,我都会有一种虔诚,尊敬和怅然的心境。不知是为仪琳高兴,失落,抑或是感佩?


为令狐大哥虔诚祝祷

 

回到厅中众人,余沧海被小女孩几次刁难,盛怒之下扔出暗器想好好教训她一番,不料小女孩竟也会武功,敏捷的躲过了,定逸为免余沧海再为难她,让仪琳带着她去找她的家人离开,余沧海也不追赶,因为他的麻烦不止这一桩,他把矛头又调回了木高峰身上。究竟他们还会发生什么事呢?林平之又能躲过余沧海的魔掌吗?女童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真是路人甲吗?我们下回再说。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