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宝宝狂傲娘亲|第108-110章

喜鹊有声2019-07-05 04:25:19

第108章  正事,一起吃个饭?


很急的事情?

 

莫非是她身上的毒素又复发了?

 

叶瑾夕紧张的开口问道:“母亲在哪里?”

 

步非宸身躯挺拔如山,听到这话沉声回答:“在四合院。”

 

说完这句话,他的目光深邃的盯向了叶瑾夕。刚刚他与元宝在山顶玩耍,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她来,便带着元宝回到四合院找她,没想到她人已经出来了,而四合院里,君晚苏一脸焦急的等在那里。

 

其后听到后山豹子仰天长吼的声音,他立马紧张的带着元宝追了过来。

 

这女人受了重伤,怎么可以在后山打豹子?眼神盯在地上,很快便发觉豹子肚子上的伤口,还有晕倒在旁边的小金蛇,步非宸的眼睛最后深邃的盯在叶瑾夕身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件事说来话长。”叶瑾夕转手将元宝扔给步非宸,摆了摆手道:“帮我把豹皮剥下来,然后给元宝做一件豹皮披风,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这句话,叶瑾夕便快速向下奔去。

 

望着那矫健轻灵的背影,步非宸发现她的行动已经在没有任何的限制,莫非她背后的伤口好了?

 

回头看向地面,步非宸再次挑了挑眉,她刚刚说什么?

 

将豹皮剥下来,给元宝做披风??

 

步非宸回头吩咐一声:“暗风。”

 

暗风苦着一张脸出现在他身边,不用主子吩咐就知道要做什么,但是他是暗卫,不是裁缝好不好!

 

“是,属下知道该怎么办。”暗风虽然心里不太乐意,可面对步非宸却不敢表现出一丝的异样来。

 

“爹爹快来看!这条小蛇真可爱!”元宝从步非宸身上滑下,蹲在小金蛇旁边,眼睛晶亮晶亮的。

 

这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表情,步非宸望着元宝透出的孩童神态,心中一软也蹲下去,伸出手来揉了揉元宝的头,“你喜欢?”

 

元宝立马点头,双眼冒光:“嗯嗯!”

 

步非宸点头:“这蛇刚刚杀了花豹,足见不一般,若它醒来肯定会伤人性命。”

 

元宝听到这话,乖巧的低下了头,嘟着嘴巴道:“可是元宝真的很喜欢……”

 

步非宸唇角扬起璀璨的弧度,看着他乖巧可爱的模样,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项圈,随手扔到小金蛇头顶上,那项圈碰到小金蛇,立马缩小到它头顶大小,牢固的绑在蛇头上。

 

元宝看到这东西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孙悟空的紧箍咒?”

 

步非宸随手提起那昏昏睡去的小蛇,笑道:“这蛇已经被你收复,从此后若对你的命令不从,这项圈将会给它带来无穷折磨。”

 

元宝大眼圆睁,咧嘴笑道:“爹爹,我最爱你!”

 

……

 

四合院里,叶瑾夕飞快冲进了房间,果然看见君晚苏一身浅绿色长裙正坐在大厅里。

 

叶瑾夕着急冲了进去:“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

 

眼看叶瑾夕额头细密的汗珠,君晚苏便知道她定然是一溜烟小跑过来的,不自觉的心里产生一种愧疚的感觉,面上的笑容也心虚了很多。

 

“那个什么,我没事,谨夕,我们母女还没有一起去餐馆吃过饭吧!”君晚苏一向说话干脆,今日倒是有些怯弱,叶瑾夕不觉拧起了眉头。

 

她稍微思索一下道:“不是在家里吃过了吗?”

 

“额,可是今日我很想吃八宝楼的八宝鸡,君莫和君心那两个家伙一大早就不在府里,谨夕,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啊……”君晚苏露出了小意讨好的神情。

 

啊嚏!

 

啊嚏!

 

呆在君府,正在拨动算盘算自己私房钱的君莫,还有呆在房间看书的君心,同时打了个喷嚏,两人齐齐抬头,额,难道有人在念叨自己?

 

……

 

叶瑾夕怀疑的看着君晚苏:“娘,你不会告诉我,这就是你所说的着急的事?”

 

君晚苏被叶瑾夕那双洞彻一切的眼睛盯得眼睛有些发虚,眼神在房间里飘啊飘啊,打出了亲情牌:“谨夕啊,娘以前对你不好,可现在你给娘一个机会来对你好啊,八宝楼的八宝鸡可是娘的一片心意,娘对你的心,就像那只掺杂了多种材料的鸡,要细细炖入味了,才能感觉到美味,谨夕,你不会不要吧,你不会嫌弃我老婆子太老了,不愿意跟我一起共用午餐吧,你不会……”

 

“停!”叶瑾夕心里默默汗,一只八宝鸡而已,怎么就被君晚苏说的好似自己不陪她去,就惹了众怒一般?

 

叶瑾夕怀疑的上下打量着君晚苏,像她这样粗枝大叶的人,肯定不会只是为了让自己去吃一盘鸡,不过眼看她一副生怕自己不去的样子,叶瑾夕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认了母亲以后,也的确是没有好好陪陪她,那便去一趟吧。

 

“我去!”叶瑾夕无奈应道。

 

“啊,谨夕,太好了!”君晚苏说完这句话,上下将叶瑾夕打量一番,接着拉着她来到内室梳妆镜前。

 

“出去吃饭怎么能打扮的这么简单呢?你看看,这头发简直跟胡乱弄了一下没什么区别,看看这衣服,年纪轻轻地小姑娘家,整日穿的这么素干什么?等你老了,想穿好看的衣服都没有呢!”

 

君晚苏说这话,将自己带来的一个包裹打开,拿出一件粉色锦缎蝴蝶裙,下摆处百褶缠绕,层层叠叠,华丽无比。

 

“快,换上!”君晚苏将衣服放在叶瑾夕手上,将她推到内室去,脸上的笑容阴险无比。

 

叶瑾夕拧着眉头,掂量着手中的裙子,疑惑道:“出去吃个饭,要穿这么好做什么?”

 

“咳咳,当然要穿得好,身为我君晚苏的女儿,自然是要冠盖满京华,我今天就要拉着你出去溜溜,让全京城的人都看看,我君晚苏的女儿,可是国色天香!”

 

拉出去溜溜?

 

叶瑾夕觉得自己怎么跟只小狗一样??

 

臭屁的君晚苏一副自恋模样,倒是苦了叶瑾夕,她拿着手中的衣服左看右看,最后从穿衣室探出头来:“娘,这衣服怎么穿?”

 

“怎么穿?”君晚苏双眼有些直,“直接穿啊!”

 

叶瑾夕再次对着那繁复的裙子上看下看,最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怎么穿,娘,你帮我穿吧。”

 

“咳,咳咳,我,我没穿过裙子,我不知道……”

 

君晚苏与叶瑾夕,对着一条裙子发呆。

 

“妈咪,我回来了!”元宝蹦蹦跳跳走进房间,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登山衣,脚蹬一双登山靴,看上去十分可爱乖巧,英俊潇洒,一进来,那双大眼睛便放在了裙子上,好奇问道:“咦,你们在干什么?”

 

叶瑾夕眼睛一亮,对元宝招了招手:“快过来帮妈咪穿衣服!”

 

元宝点了点头,“好吧。”

 

说完这句话,元宝跟随叶瑾夕进入更衣室,不一会儿功夫,一身靓丽的叶瑾夕缓缓走了出来。

 

蝴蝶裙摆随着她的脚步蔓延开来,看上去华贵无比,耀眼无比,让紧跟着元宝进来的高大男子定在门口处,一双火热的双瞳直直射了过来。

 

叶瑾夕一头墨发散开,柔顺的秀发披散在头顶,秀丽可人。

 

君晚苏的眼睛瞬间亮了,“真好看,太好看了!他一定会喜欢上你!”

 

叶瑾夕此刻一双眼睛早已定格在步非宸身上,这男人穿着与元宝一样的登山衣,将完美的身材展示出来,修长的双腿极其有力,高挺的身躯恍如大山,此刻他斜斜依靠在门口处,那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叶瑾夕,如果视线能灼人的话,叶瑾夕觉得自己此刻肯定已经成灰了。

 

两人对视之间,都没有听到君晚苏的自言自语,倒是元宝眼睛一亮,小脸上闪过一丝了然。

 

步非宸气势实在是太过强大,君晚苏很快发现了此人的到来,英气的眉毛微微蹙起,身形一晃来到叶瑾夕与步非宸之间,阻隔了两人的视线。

 

“来,梳头。”君晚苏几乎是用抓的将叶瑾夕按在了梳妆镜前,将梳子交到她手里,“配这套裙子,梳个垂云髻吧,再配上这套头面,肯定会艳夺群芳!”

 

君晚苏双手交握在胸前,看着叶瑾夕,一副应该的样子。

 

叶瑾夕低头看着手中的梳子,再次傻眼了。

 

垂云髻是什么?怎么梳?

 

君晚苏与叶瑾夕再次对这一把梳子犯了愁,衣服元宝这个纯古人能给她穿,可是这头发,元宝也不会啊!

 

“我来。”低沉的声音响起,那高大的身躯立马靠近,步非宸一步一步走来,让君晚苏都觉得气势夺人。

 

他明明只是长安王的一个私生子,可全身上下的尊贵之气,让人绝对不敢轻视。

 

想到这人不同的身份,君晚苏本想拒绝,然而当他一步一步走来时,君晚苏发现,她这个征战沙场的女将军,竟都觉得被对方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叶瑾夕早对步非宸对她的照顾习以为常,惯性的将梳子扔到他的手上。

 

修长的双手托起如瀑布般的秀发,步非宸的嘴角似笑非笑,眼神专注的盯着镜子里精致的女人,深邃的眼睛里情绪翻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得不说,君晚苏与叶瑾夕都是神经大条的女人,步非宸与元宝,正好互补了这种性格,步非宸不会梳流行发髻,却手巧的在她头上动作,不一会儿,一个简单却大方雅致的发髻梳好,将珠花步摇一一点缀其上,叶瑾夕整个人焕发出耀人的光芒!

 

“哇塞,妈咪你不说话,整个人就好似天仙下凡!”

 

元宝望着美艳的叶瑾夕,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步非宸亦满意的看着她,忽的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很好看。”

 

能够感受到耳边的热气,叶瑾夕的脸颊一下子红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细细的大眼睛瞪向元宝:“臭小子,你说什么?!”

 

元宝捂着小嘴笑道:“看吧,妈咪你一说话就露陷了。”

 

这话一出,他整个人直接冲了出去,只留下叶瑾夕怒声大吼:“叶、元、宝!”



第109章  相亲是表象


大秦京都,君府马车所到之处,处处避让。

 

马车上,君晚苏看着叶瑾夕提醒道:“谨夕啊,一会儿一定要少说话。”

 

叶瑾夕额头几条黑线落下,心里再次把元宝臭骂一顿。

 

不一会儿功夫,马车就到了八宝楼,叶瑾夕双手并在小腹前,做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与君晚苏在周围人们的倾慕眼神下缓步走进去。

 

“君夫人!常夫人早就来了,正在沁水阁等着您呢!”小二哥机灵的上前来引路,君晚苏面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拉着叶瑾夕一步一步上了楼阁。

 

“不是来吃鸡吗?为什么还有别人?”叶瑾夕小声问道,突然有种好似被卖了的感觉。

 

君晚苏咳嗽两声:“人多了吃的热闹嘛!”

 

“那您不早说!早知道我就把元宝带出来了!”叶瑾夕小声嘟囔。

 

“噤声,噤声。”君晚苏拍了拍叶瑾夕的手背。

 

叶瑾夕垂下头,嘟起了嘴巴。

 

随意打量四周,八宝楼内布置精致大方,乃是达官贵族才会有钱进来的地方,恐怕这里一个包厢都要百两银子,甚至上好的酒菜要上千银子了。

 

果然,京都是最有商机的地方。

 

叶瑾夕思索着自己现在正好有了钱,该怎么样钱生钱的时候,已经被君晚苏拉着进入到了一个包间里。

 

等到她回过神来时,立马瞪大了眼睛!

 

包间里,一个富贵的中年妇女,倨傲着头,衣着华丽,脸上带着假笑,一双眼睛充满打量的看着叶瑾夕。

 

“这就是晚苏的女儿啊!”中年妇女笑着道,声音大的惊人。

 

君晚苏不自然的笑了两声,收起平日里的爽朗,“文苑,我的女儿漂亮吧!”

 

名为文苑的妇女一手拉扯了一下身边的人,介绍道:“这是我儿子,常天宝,风流潇洒,放荡不羁,帅气吧!”

 

那中年妇女的存在感太强,以至于进入房间,叶瑾夕都没有看到他身边的少年,此刻扭头看过去,却见那少年十分瘦弱,大约二十岁模样,身高与叶瑾夕差不多,小身板估计连一百斤都不到,同时对方的一双眼睛在与叶瑾夕接触到时,便立马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风流潇洒?放荡不羁?

 

而且那名字叫什么?天宝??

 

若不是君晚苏向她投过来一个警告的眼神,叶瑾夕早就笑喷了!

 

“哎呀,娘,别这么说。”常天宝摇晃了一下妇女的胳膊,羞涩的脖子都红了。

 

君晚苏眼睛抽搐两下,侧头便看见叶瑾夕低着头,双肩膀一颤一颤的,她顿时压下笑意,看着中年妇女道:“额,先坐下,先坐下。”

 

中年妇女宛如宝贝一样,带着常天宝来到桌子旁边,把他的座椅擦了擦,护着坐下,这方叶瑾夕也与君晚苏坐下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宝这孩子今年二十一岁了吧。”君晚苏开始说话了。

 

中年妇女笑着道:“不错不错,我家儿子今年正好二十一,谨夕二十了吧。”

 

两人各自报了两家孩子的年龄,便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叶瑾夕与常天宝的事情来,屋子里都是两位夫人夸奖自己孩子的声音,这声音加上中年妇女时不时投过来的打量眼神,终于让叶瑾夕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被君晚苏骗来……相亲!

 

叶瑾夕抬头便看见常天宝正羞答答的看着她,一双眼睛近乎痴迷的偷偷瞧着她的脸,叶瑾夕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常天宝感受到她的眼神,立马惊呼一声:“啊!”

 

君晚苏与中年妇女被打断,中年妇女回头看向自己儿子:“宝宝,怎么了?”

 

宝宝……!

 

噗!

 

叶瑾夕正在喝茶,终于忍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这一口茶,刚巧不巧正好喷在常天宝的脸上,常天宝顿时厌弃的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大喊着:“啊,恶心死了,恶心死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额?”

 

叶瑾夕抱歉的仰起头,却正好看见常天宝脸上的水珠一颗颗掉落下来,在对方的脸上划过一道道的痕迹,滴落下来的水珠里好似掺合了白粉。

 

“啊,我的妆!”常天宝拿着手帕将自己的脸颊一点点擦拭干净,接着拿出一个盒子,顿时在脸上补起脂粉来。

 

就在叶瑾夕与君晚苏看的目瞪口呆的时刻,嘭的一声,大门被打开,一个脸上涂得花俏,身穿碎花衣服的中年胖女人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直接坐在了桌子上,舔着脸笑对常天宝道:“常少爷,不知道觉得这位叶姑娘怎么样?”

 

那整个装扮,让叶瑾夕立马知道此人的身份,媒婆!

 

谁请来的?

 

叶瑾夕好奇望向君晚苏,却见对方一脸茫然,再去看常天宝他娘,对方也是一脸茫然。

 

便连常天宝都是一脸茫然地看着那媒婆,听到这话扫视了一眼叶瑾夕倾世的容颜,羞涩笑道:“甚好甚好。”

 

媒婆立马大笑开口:“还有一事更好!听闻常府三代单传,子嗣单薄,这位叶姑娘的行情,乃是娶一送一,这世界上都喜欢白送的东西,叶姑娘啊,带着一个五岁的拖油瓶,正好能替常府传宗接代……”

 

“什么?!”常天宝惊呼一声,羞答答的眼神变成了厌恶,对着叶瑾夕啐了一口,“娘,你看看你给我找的这是什么人!?”

 

说完这句话,跺了跺脚,小腰肢一扭,拿着手帕捂着脸就跑了出去。

 

“晚苏,你怎么能这样!”常天宝他娘留下这句话,急忙追了出去。

 

眼看两人一前一后的跑出去,叶瑾夕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而在沁水阁的隔壁,同样上等的房间里,一道华贵背影端坐在那里,坐在男子对面的,正是粉妆玉琢的元宝。

 

他一双狡黠的大眼睛看见隔壁两人一前一后从门前离开,顿时感叹道:“爹爹,还是你厉害!若是妈咪娶了这样的后爹爹回家,我们家又要多一份买胭脂的开销了。”

 

这话落下,站在步非宸身后的暗风蓦地眼角抽搐了几下,小主子不喜欢那人的理由,竟然是这么的奇葩?

 

再去看主子,自始至终雷打不动,想到那媒婆便是主子派过去的,暗风不仅在心里暗叹,还是主子的办法高!

 

步非宸对元宝偶尔爆出的惊世之语不再大惊小怪,反而伸出大手揉了揉他软和的头发,“为了奖赏你举报有功,爹爹带你吃大餐!”

 

“好诶好诶!”

 

……

 

这边父子两人吃的不亦乐乎,那方母女两人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直到叶瑾夕觉得肚子痛到不能再笑下去,这才停下。

 

君晚苏没有一点骗人的羞愧之情,爽朗的一巴掌拍在叶瑾夕的肩膀上,“谨夕,这样的人不要也罢,娘再给你找好的,今日我们好好吃一顿。”

 

君晚苏说完这句话,直接招呼了小二上菜。

 

这包厢早已付了钱,不吃白不吃。

 

叶瑾夕无奈的纵了纵肩,看君晚苏这浑不在意的模样,只好埋头大吃。

 

终于在吃了七分饱的时候,突然间外面的街道上乱了起来。

 

一向不好事的君晚苏蓦地抬起了头,好奇问道:“咦,发生了什么事?谨夕,你去看看。”

 

叶瑾夕擦了擦嘴角的油水,起身来到窗口处,向下看去。

 

原本热闹的街道一瞬间清肃一空,小贩们甚至扔下自己的摊位,跑到了别的地方躲起来,安静的道路上,一辆马车急速而来,马儿仰天嘶鸣一声,马车停在八宝楼对面的荣成布庄门口。

 

车帘掀开,一道急切的身形率先跑了出来,那人身穿一件华贵锦衣,脸上的表情十分纠结,双手搅着帕子,回头对马车大喊:“老爷,我们到了,快下来!”

 

此人竟然是叶初若的生母柳氏!

 

那么马车里还未下来的被她称为老爷的人,呼之欲出!

 

叶瑾夕眉头一蹙,回头略带了然的瞥了君晚苏一眼,却见对方掩饰性的低着头,边吃东西边对叶瑾夕挥手:“谨夕,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君晚苏肯定早就知道!

 

叶瑾夕就觉得奇怪,依着母亲的性格,就算真给自己相亲,怎么可能会找那么一个不靠谱的,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看柳氏那般模样,定然是叶府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母亲把自己叫到这里来,是为了看热闹呢,还是为了……别的?

 

叶瑾夕不愿戳破母亲的那点伪装,继续扭头看向下方,随意答道:“好事。”

 

叶猛一袭青色儒袍,身形高大伟岸,从马车里跳下,身后立马传来几声嘶鸣声,叶府的侍卫齐齐到达,十几个身形高大的人站在叶猛的身后,衬托着叶府的霸气。

 

几人到全,周围好事者终于露出头来,一一对气势十足的那些人指指点点。

 

叶猛站在荣成布庄前,无事周围百姓们的指点,他脸色铁青,眉宇间的褶皱一点也不能平复,足可见得是压制着怒气。

 

“老爷,快,天浩就在里面,老爷一定要救天浩啊!”柳氏哭泣着拉扯着叶猛的手,指着荣成布庄。

 

荣成布庄,看名字就知道定是叶府的产业,叶天浩那副性子早晚会惹事,只是能够让叶猛亲自赶来,且露出这般凝重表情的,究竟会是谁?

 

叶瑾夕不觉好奇起来,在大秦帝国,君府,叶府权势滔天,难道说还有人敢明目张胆和叶府对敌?

 

叶猛甩开柳氏的手,怒斥道:“你给我住嘴!他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简直是丢尽了我叶府的脸面!”

 

柳氏诧异看着叶猛,惊呼道:“老爷,天浩是您的儿子啊!你怎么能这么说!”

 

叶猛露出沉重的神色,就是因为是他的儿子!所以才会纵容他在京都这么久,让他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直到今天,终于闯了大祸!

 

叶猛双拳紧握,强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第110章   挑衅叶猛


叶瑾夕眯着眼睛看着叶猛,心中感叹,其实这个父亲,只要不威胁到国家,对儿女还是相当维护的,就好似当年,被发现与男子通奸的人,都是要侵猪笼的,可叶猛却是可以用帮助赫连明洛坐上太子之位来交换,将自己送出平城。

 

虽然中间被柳氏动了手脚,但叶猛的确还有一颗正常父亲的心。

 

只可惜他的机智恐怕都用在了战场上,对内宅之事看的太不清楚。

 

“老爷!”柳氏嘭的跪在叶猛面前,“您一定要救天浩啊,初若的脸已经毁了,若是救不了天浩,我们就没有孩子了啊!叶府的子嗣就都完了!”

 

柳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场面让闻者见泪,周围百姓们顿时对叶猛再次指指点点起来。

 

叶瑾夕冷笑一下,柳氏当真是都算计到叶猛头上了!

 

叶猛人已经来到这里,就见得他对叶天浩的爱子心切,柳氏这么大闹,是怕抓住叶天浩的那群人,万一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她怕叶猛不答应吧。

 

“你起来!”叶猛对柳氏的行为十分反感,他身为堂堂大将军,一生光明磊落,最讨厌的便是被人要挟。

 

“老爷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你要答应我一定将天浩活着救出来!”柳氏死缠烂打。

 

周围百姓聚集的更多了,叶猛无奈只得开口:“好,我答应你,你起来!”

 

柳氏这才顺势站了起来,同时担忧的看向了布庄。

 

看样子,这一次柳氏是真的怕了。

 

荣成布庄大门紧闭,叶猛大步往前两步,朗声道:“叶猛在此,还望挟持小儿之人,速速出来!”

 

这话落下,吱呀一声,对面的大门立马打开,走出几名气度不凡的修行者。

 

之所以说他们是修行者,是因为那十余人个个背着宝剑,而他们身后的宝剑个个明亮晃眼,还未拔起便散发着森冷寒意,足以见得那每一把都是好剑。

 

几名修行者身穿蓝色棉衣长袍,因为修行整个人都散发出飘逸脱尘的意味。

 

站在那几人最前面的,乃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他身形消瘦,高挺,宽大的蓝色长袍在他身上显得空荡荡的,那男子长相一般,一双眼睛里阴狠之色尽显。

 

看见叶猛,男子先是发出了两声尖锐的笑声,然后才缓缓道:“叶猛,本座想见你一面,可真是难!正巧令郎闯进了我手中,这到手的资源,自然是不用白不用!哈哈!”

 

话语里嘲讽意味十足,然而叶猛瞥见他,却是身体一僵,冷哼一声道:“竟然是你?!董长老,我叶府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挑事?!”

 

董长老?

 

叶瑾夕越来越疑惑了,这人究竟是谁,看上去好似来头不小。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君晚苏终于不再继续低头闷吃,来到她的身边,一双英气的双眸里,尽是对叶猛的担忧,她徐徐开口道:“这些人是惊鸿剑派的人。”

 

“惊鸿剑派?”叶瑾夕拧眉:“东凉国教?”

 

因为曾经华庆说过,惊鸿剑派的掌门乃是通八窍之人,慕容凌墨亦是被当做下一代接班人来培养的,所以叶瑾夕对惊鸿剑派有些印象。

 

只是道宗五派对仙阁十分恭敬才对,这惊鸿剑派的一个长老,敢与叶府挑衅?

 

君晚苏点了点头,“正是东凉国教惊鸿剑派。其实道宗四剑派一洪门分布在五国之内,明里说是不干涉国政,但是每一国的国师都出自剑派之中,替剑派控制皇权,而除却此人,所有修行者,都有一个规定,那便是不干涉朝政。

 

只是四剑派一洪门每三十年都会联合学院进行一次比武大会,其目的,一来是试探学院实力,二来,也是他们对学院的挑衅。仙阁在世间高出众派一头,无论是谁也不会服气。可与阁主相比,这世界上再无一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各大门派便想到了这个办法,让弟子们比试。”

 

君晚苏说到这里,叶瑾夕却愈加不解了,“若是这样,叶猛已经从学院毕业,那董长老又为何找他的事情?”

 

“三十年前,惊鸿剑派前来参加比武大会的人,包括董长老。而学院所出之人,有我与叶猛。”

 

君晚苏说到这里,脸上渐渐显露出一抹沉浸在过去的幸福之感,“那时候我与叶猛正好在学院学习,我争强好胜,参加了那场比赛,却被董长老耍诈而输,我气不过时,是叶猛挺身而出,赢了董长老,也赢回了仙阁的面子。”

 

说到这里,再看向叶猛的眼神,也变得叹息起来。

 

叶瑾夕没想到君晚苏与叶猛之间,还有那么多的过往,想当年他们也必定是笑傲江湖,驰骋学院的风云人物,然而现在……

 

她向下看去,在她眼里,叶猛的形象,渐渐也没那么坏了。

 

那董长老阴狠的神色在眼里转悠,冷笑道:“叶猛,你说的话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令郎骗了我们,我们只是找个公道而已。”

 

董长老说到这里,双手一拍,便有两人押解着叶天浩从布庄里走出来。

 

叶天浩身上的衣服被鞭子打成了一道一道,衣不遮体,血痕遍布全身,他的双腿在细微的颤抖着,这般悲惨的样子,比之上次叶瑾夕教训他时,凄惨了不知道多少倍。

 

柳氏一看见叶天浩便顿时大叫一声:“天浩,我的儿!”

 

柳氏的泪水一下子落了下来,想要冲上去的时候被叶猛狠狠压制住,柳氏急忙回头看向叶猛,凄楚道:“老爷!”

 

叶天浩被打的血肉模糊,一双绿豆眼听到柳氏的叫声顿时睁开,看见叶猛时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父亲,父亲!救我,救我!他们快要把我折磨死了!”叶天浩仰天大哭,双腿软倒在地上,整个人就好似没有骨头一般瘫软在地上,让周围观看的人皆都不忍的侧过了头。

 

君晚苏叹息道:“没想到叶猛钢一样的性格,却养出了这么没用的儿子!”

 

这话里,带着的是浓烈的怜惜。

 

哪怕她性格刚硬,然而面对心上人的儿子,也总有那么一份柔软。

 

叶瑾夕握住君晚苏的手,冷声道:“娘,叶天浩就是被柳氏惯坏了,欺压百姓,叶猛镇守边关,为国卖力的好名声早已被他糟蹋坏了,此事对他也正好是个教训!”

 

君晚苏并没有觉得叶瑾夕冷清冷性,听到这话怜惜的握住了叶瑾夕的手。

 

叶天浩在府中曾对叶瑾夕百般欺凌,君晚苏如何不知?

 

下方,叶猛面对如此没有骨气的儿子,顿时大怒:“叶天浩,你给我站起来!”

 

叶天浩没想到自己的哭声没有引来父亲的关心,相反让父亲大怒,顿时身体一个激灵:“父亲,我,我站不起来了,他们打断了我的腿,呜呜……”

 

低低的哭泣声,听上去十分凄凉。

 

“董长老,天浩他若犯了国法,自有我大秦法律制裁,不劳你动手,请将小儿放开!”叶猛听到叶天浩被打断了腿,双拳顿时紧紧握住,父亲的身份让他的心都在滴血。

 

“放了?你可真是说的简单,他在布庄坑蒙拐骗,我惊鸿剑派自然要替天行道!”董长劳说到这句话,扭头看向身后叶天浩:“哼,今日本座就要在你面前,亲手杀了你的儿子!”

 

这话落下,顿时一股腥臭味传来,惊鸿剑派的几名修行者皆都露出厌弃的神色,一个一个离叶天浩远了些。

 

原来叶天浩被几人折磨得厉害,此刻听到要被杀死,顿时骇的大小便失禁。

 

腥臭的东西,顺着叶天浩的裤裆流到地面上,很快便湿了一大片。

 

“哈哈,真没用!”

 

“胆子真小!”

 

惊鸿剑派的人伸出脚来对叶天浩踢了几下,疼痛让叶天浩求饶:“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你们要找我父亲,我父亲已经来了,呜呜,饶了我吧,我是无辜的……”

 

“天浩!”叶猛怒吼一声,“士可杀不可辱,你怎么能这么……这么没出息!”

 

叶天浩仰着头,吓得浑身颤抖:“父亲,不要杀我,我不要死啊,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要死!”

 

叶天浩这幅样子让周围的百姓们对他更加指指点点起来。

 

叶猛只觉得叶府的脸面,全被这个孽子丢尽了!却又不能不救他!

 

叶猛一个招手,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忽的从天而降,直直停在了他的面前,叶猛手执宝剑,直指董长老:“董长老,你若敢动小儿一下,我今日不会让你活着走出京都!”

 

“哎呀,我好怕怕啊!”董长老佯装做出害怕的模样,却接着冷冷一笑:“叶猛,你乃大秦将军,怎可持剑伤人?而且我是惊鸿剑派之人,且之前与令郎签下生死协议,我们是在比武呢!哈哈哈!”

 

董长老说到这里,手中袖子一挥,一张契约出现在众人面前,上面赫然写了生死契。

 

修行者之间,往往可以自行决斗,决斗之前双方签下协议,经过官方批准即可,几人之前佯装成不会修行之人,匡着叶天浩亲自赶赴兵部,办下这张生死契。

 

叶天浩肯定万万没有想到,他让兵部行方便的生死契,竟然成了他的催命符!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叶天浩大吼着,跪在地上向董长老蹭着爬过去,伸出手来揪住董长老的长袍,“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呵,你是叶猛最心爱的儿子,你说,本座杀了你,他会怎么样?”董长老眯着眼睛阴险开口。

 

叶天浩听到这话,顿时大惊。

 

一旁司机救儿子的柳氏,听到这话却是眼前一亮:“不,老爷最疼爱的孩子不是他,是叶瑾夕,是叶瑾夕!”



下集预告


“叶瑾夕?你休想骗本座,本座早已打听清楚,五年前他亲自将叶瑾夕赶出家门,怎么可能会疼爱她?”董长老冷声道,眼里一抹狠辣神色划过。

 

“是真的是真的!”柳氏哭丧着一张脸,平日里的娇弱早已消失,看上去十分凄惨,她大声吼道:“五年前,叶瑾夕未婚先孕,老爷为了不让太子追究这件事情,答应帮太子争取太子之位!老爷一向秉公为国,从未徇私过,那是唯一一次我看见老爷徇私枉法!他最疼爱的孩子,是叶瑾夕!”

 

柳氏这话一出,叶天浩也大声哭嚎起来:“是的是的,是叶瑾夕,我父亲最疼爱的是叶瑾夕啊,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住口!”眼看柳氏与叶天浩竟然将叶瑾夕拿出来放在危险处境,叶猛终于忍不住大声历喝,这一声历喝带着修行者的威压,竟生生让叶天浩与柳氏身体一颤。

 

叶天浩本就瘫软在地上,柳氏站着,此刻也双腿一软,若不是叶猛伸手接住她,她早已摔倒在地上。

 

“谨夕早已被我赶出家门,自然不是我叶猛的女儿,夫人不许乱说!”叶猛大声呵斥着,他双目圆瞪,眼睛充血,瞪着柳氏警告她不许再说一句话来。

 

董长老冷冷一笑,一个女人,他还真不放在眼里,但是看到叶猛如此在意,他倒是心存戏弄,董长老低下头,踢了踢叶天浩的胳膊,将鞋子往前一伸:“给我舔舐干净,我就给你一个活的机会如何?”

 

叶天浩听到这话顿时点头,宛如小狗一般爬到董长老的脚下,抬头露出那张脏乱的脸颊,小意问道:“真的?”

 

“真的。”董长老循循善诱。

 

叶天浩立马点头:“好,我舔,我舔!”

 

“天浩!我叶猛的儿子,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叶猛右手扶着柳氏的胳膊,让她不至于倒在地上让人笑话,一边怒视叶天浩。左手紧紧握拳,他叶猛,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

 

“父亲,你不救儿子,儿子只能自救!”叶天浩说完这句话,不再理会叶猛的样子,双眼一闭低头伸出舌头,宛如小狗般舔舐起来!

 

董长老的鞋子带着汗臭味,一路从东凉来到大秦,脚下不知道踩了多少东西,肮脏无比,叶天浩却脸上挂着无耻的笑容,舔的欢快,甚至还逢迎着道:“董长老的鞋子都是香的,香的,董长老大人大量,不要跟我小人一般计较……”

 

站在二楼的叶瑾夕与君晚苏将这样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君晚苏深深叹了口气,面露凝重之色,叶瑾夕则注意到,叶猛左手隐隐有光芒闪动,显然是想要一拳将叶天浩击毙。




------------------


欲知更多精彩有声故事,点击小程序,喜鹊君在后面章节等你~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