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动人 用《倚天屠龙记》的方式打开《解密》

思想聚焦2021-01-20 07:32:49

如果无论你怎么看,都觉得《解密》是一曲红色礼赞,跟刀光剑影、侠骨柔肠的《倚天屠龙记》半点儿不沾边,那一定是你的打开方式不对。


金庸曾在《倚天屠龙记》的后记中写道:“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武当七侠兄弟般的感情,张三丰和张翠山之间、谢逊和张无忌之间父子般的挚爱。”单看这一点,《解密》与《倚天屠龙记》就颇有相通之处。



师徒恩厚,孺慕之情


张无忌一生福缘际会,融合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太极拳剑和圣火令神功于一身,与数位武林名宿存有师徒之谊,但其中最为真挚恳切的,要数他与太师父张三丰。



在《倚天屠龙记》的小说原著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张三丰叹了口气,并不回答,脸上老泪纵横,双手抱着无忌,望着张翠山的尸身,说道:“翠山,翠山,你拜我为师,临去时重托于我,可是我连你的独生爱子也保不住。我活到一百岁有什么用?武当派名震天下又有什么用?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众弟子各人大惊,各人从师以来,始终见他逍遥自在,从未听他说过如此消沉哀痛之言。


张三丰是武当派的开山鼻祖,为人平和,一生胜败不盈于怀,诸事不记于心,可以说是世间最为逍遥自在的人物,但一见张无忌身中玄冥神掌之毒,便方寸大乱,如众弟子所言,“消沉哀痛”到了极点,可见他与张无忌情谊之深了。之后甚至不顾少林与武当的嫌隙,亲上少林拜求《九阳神功》。这一点更是与老校长、师娘待容金珍别无二致。容金珍七岁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全赖两人的悉心照料才平平安安、稳稳当当地长大。正因如此,在老校长猝然离世之时,容金珍才疯魔一般,拼了命也要回去,这正是情到深处的真实流露。




容金珍的父母家财散尽,潦倒而死,张无忌的父母身受六大门派逼迫,双双自尽;容金珍罹患自闭症,不谙世事,张无忌身中玄冥寒毒,日夜煎熬。两人的身世都是一般的坎坷,但幸好有太师父和老校长,让他们在最为茫然无助时,感受到师徒之情的温暖。


父子情深,舐犊之情


谈到《倚天屠龙记》中的父子情,不能不说谢逊与张无忌。


谢逊全家十三口被师父成昆所杀,孑然一身,孤苦伶仃。幸与张翠山夫妇结拜为兄妹,收张无忌为义子。在张翠山夫妇与谢逊三人中,实是谢逊对张无忌最为疼爱。有时张无忌太过顽皮,父母责打,每次都是谢逊从中拦住。


更为关键的是,谢逊传授张无忌武功,只教歌诀却不传授变化,张翠山夫妇也茫然不解其意,最后还是张三丰明白了谢逊的用意。原来谢逊不愿张无忌流落荒岛,辜负韶华,因此在短短数年之内,教他记住自己毕生所学,让他自行逐步领悟。谢逊对待张无忌实在是一片苦心。


而《解密》中,郑当对待容金珍也是一般的用心良苦。




在宁大,郑当一眼看出了容金珍超乎常人的数学天赋;进入701研究院,郑当专门托付安能照料他;容金珍耍起小孩子脾气,决意离开701,是郑当劝他留了下来;容金珍留在南院,又是郑当将“紫密”交付给他。


放眼全篇,容金珍每到关键时刻,郑当都会挺身而出,帮助他,回护他,自始至终,不离不弃。如果老校长是容金珍的老师,那么郑当就像是容金珍的严父,容金珍的每一次进步、成长、蜕变,都离不开郑当的功劳。


兄弟义重,手足之情


《倚天屠龙记》中,最最让人慨叹的,就是武当七侠的手足之情。


武当七侠是张三丰的七位弟子,资质人品无可挑剔,江湖上威望崇高,最为难得的是,这七人同气连枝,情深义重。武当山上,六大门派逼迫张翠山说出谢逊的下落,武当派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但七人凛然无惧。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张松溪冷笑道:“他们可把武当门人瞧得忒也小了。纵使他们倚多为胜,难道武当门下竟会出卖朋友?五弟,那谢逊便算是十恶不赦的奸徒,既是你的义兄,决不能从你口中吐露他的行踪。”张翠山道:“四哥说的是。咱们怎么办?”张松溪微一沉吟,道:“大家小心些便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武当七侠大风大浪见惯多少,岂能怕了他们?”




这便是武当七侠的意志品格。之后张翠山自刎身死,六侠为了救治张无忌四处奔走,这些都源于七人间牢不可破的兄弟感情。在《解密》中,也有同样的场景。安能、赵棋荣、韩冰等人,他们都是容金珍的同袍兄弟,在这场与黑暗势力的较量中,他们并肩作战,共同经历命悬一线的危机,战胜阴险狡诈的强敌。这既是兄弟情,更是战友情。


《解密》不仅仅讲述了一段隐秘而伟大的传奇故事,也展现了人物之间深层次的情感纠葛,这便是《解密》的高明之处。无论是师徒情、父子情,还是兄弟情,都让容金珍、翟莉等人的英雄形象愈加鲜明饱满。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