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传系列丨富察贵人才是个不好惹的主儿.(三)

熙来攘往2019-11-07 16:09:59

只要你能来 多晚都没关系

熙 来 攘 往

No.169丨2018.4.13


最渺小的我

有大大的梦


凡是升天的人,终归各有各的张扬。华妃的张扬是擅权,甄嬛的张扬是优等生即视感,余氏的张扬是欺凌强霸,安陵容的张扬是炫耀,那么富察贵人的张扬呢,就是自诩尊贵。


新贵新富需要清醒一点:别人夸赞是给面子,自己低调是把面子再还回去。后面会专文讲解。




富察氏就是把问题看得太简单。这与眉庄如出一辙。眉庄嘴上不说,行为上自律,但是在心态和认识上,和富察贵人一样,认为有了恩宠,又获得重用,就升天了。她们都没有认识到,任何晋升都要经历由名而实的过程。受宠也好,提拔也好,或者怀孕也好,无非是获得一张门票。


富察氏自诩的尊贵超出了实际,其实就是反应过度。


华妃的点评抓得很准,“白费”两字特别传神。华妃也是个张扬的人,也认同母凭子贵的游戏规则,只是她看富察贵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富察贵人不是怀的龙裔,更像是怀了个热气球,飞到天上去了。在旁人眼里,富察氏的行为超出了规则,有点疯魔了。


华妃对富察氏的失礼非常恼怒,但也没有过于假以颜色。景仁宫赏花的时候,华妃兴高采烈地讥讽齐妃,冷不丁被富察氏杀个半路,兜了一盆冷水,那也只是翻翻白眼,语气带酸不带狠,说的是:


但愿你怀的是阿哥,若是个公主,岂不是白费了你现在这股得意劲。




可以看出,华妃对于恩宠和皇嗣这两样还是很认的,这说明,华妃任性归任性,的确非常敬畏皇上,敬畏皇权。相比之下,宜修无论对皇上还是皇权都要藐视得多。


欣常在的语气揶揄得多,这皮里阳秋的话,显然是不拿富察的这一胎当回事。她是过来人,她知道,龙裔又怎样,聊胜于无而已,并非外人想象的那样,世界就变了。




欣常在说话直,但是不讨人厌。虽然是一脸的看不上,却不得罪人。这一点值得研究值得学。她实际是讽刺,但是善意取笑也可以这么用,闺蜜互扁也可以这么说。这句话的角度和喜感类似于说,“把你给牛逼坏了。” 


经历了玉鞋和时疫两件事,甄嬛对富察提高了重视。在赏花会上,甄嬛主动向富察请安。 


甄嬛祭出看家本事,夸赞富察的御赐香粉。对话两个来回,也是很经典。


富察姐姐的脂粉香甜美如清露,似乎不是宫中平日用的。



第一层,关注脂粉的与众不同。这是个有用的范式,既开启谈话,又抛砖引玉,给对方表现自己的机会。


富察氏被挠到痒处,滔滔不绝地讲解脂粉的特别之处。甄嬛用赞叹收尾,果然是极好的东西。富察氏更加喘得不行,当众就要恩赏甄嬛。



甄嬛第二个回合接得仍然很出色。


皇上特意为姐姐准备的东西,我怎么好意思要呢。



刚才夸的是东西,现在夸的是心意。富察氏心里的得意,皇上的恩宠,甄嬛全夸出来了。完美。


欣常在在一边听得起鸡皮疙瘩,甄嬛觉得很好,这毛撸得很熨贴。


想一想,在御花园里,甄嬛对余答应寸步不让。而这次对富察氏,甄嬛的态度变软了。抓住了刘畚,华妃的地位不降反升,从斗丽嫔一路而来的心思全白费了。甄嬛由此学乖了,恩宠又怎样,黄花菜总是会凉下来,自己也就变成后宫碗里的水,要跟大家端平。


应该说,直到被太后钦点之后,甄嬛才刚刚在上层圈站稳脚跟。虽然之前一路斗华妃,那只是甄眉的错觉,华妃是政治问题,不是争宠问题。甄嬛此时刚刚演到尤二姐进贾府,后面是祸是福,还未可知呢。富察氏有孕,就比甄嬛领先半个身位,这种形势下,表面对富察氏服个软是对的。


04


甄嬛向富察氏示好,只是想和富察氏井水不犯河水,两相安。而富察氏的视角不同,沉浸在生阿哥的憧憬里,已经在梦里坐上太后宝座了。说不定,她正在考虑,皇上驾崩后,是赐甄嬛殉葬,还是恩准她削发为尼。


富察氏的脑回路,甄嬛肯定是get不到。这个时候的甄嬛,连谁是敌人都搞不清。


长街之痛后,甄嬛说,我过去对她们都太宽容了。她们,指的就是富察氏之流,还有曹琴默。富察氏,曹琴默,都在贵人的位置上,都想跳一跳,成为正经主子。又彼此各抱靠山,相互之间谁也不认谁。



曹身负除甄使命,曹甄是敌人。曹躲在华妃身后,甄嬛抓不到她的把柄,所以,主体策略是警告。背靠华妃,膝下有女,甄嬛对曹琴默也比较重视,有意拉拢。曹琴默也善于应酬,对甄嬛并不推辞。所以,也有策反。于是,甄与曹演绎着典型的桌上拉手,桌下跘腿的戏码。


富察氏,甄嬛明显是小看的,斗丽嫔的时候,富察氏先疯了,甄嬛觉得此人实力不行。


但富察氏弱,架不住有人用她,架不住有人和她凑局。甄嬛只知道有个争宠局,却忘了还有一个皇嗣局。富察氏就是加入的皇嗣俱乐部。


在剧集的上半部,皇嗣局一直不明朗。曹贵人有温宜,齐妃有三阿哥,两人贵贱有别,又各投其主。曹与欣常在虽然都是公主,也并没有因此结盟。再加上没有出现宠妃承孕,这个领地始终看上去好似在云端,虚位以待。


富察氏敏于格局,她看到了一块价值洼地。宣布怀孕后,富察氏一边直升皇后梯队,一边立即与齐妃攀结,她的心思,就是奔着阿哥党去了。


皇嗣党是皇后的重点,因此对富察氏也非常拉抬。皇后说:


富察贵人,你好不容易有了龙种,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断不能出什么差错。




所有人都是在惊讶和恭维富察氏的运气,只有皇后说,这一胎一定要顺利出生。阖宫上下,只有皇后和龙胎站队。这样,不由得富察氏不投靠皇后。


后宫里除了华党,几乎都或多或少地攀附皇后。并不是皇后有人缘,而是她是一尊政权的神像,代表了清明仁和的理想国。而皇后玩的是背靠背,四处笼络,相互挑拨。


华妃与齐妃的皇宠与皇嗣势力要挑拨,甄嬛与华妃这种势均力敌的御前红人要挑拨,甄嬛姐妹党要挑拨,现在,贵人班子杀出一批黑马,与甄嬛构成小的“华齐”矛盾,自然也绝不放过。


甄嬛想与周遭搞好关系,尽量寻找共同点;皇后则反其道而行,在资质相当的队伍里寻找对立面。甄嬛这个时候不懂政治,看不透“上层人物”,看不到皇后手里的搅棍,看不清“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宫斗根源。




皇后会怎样拉拢富察氏?看看皇后怎样教导齐妃。


皇后一直向齐妃灌输皇储思想,给齐妃打气,撺掇她反压华妃。齐妃性格软,而且怠惰,不思进取,依她的脾气,懒得和华妃斗嘴。齐妃能够一再摆出未来圣母皇太后的谱,全是皇后糊烂泥上墙的结果。




对齐妃如此,对野心勃勃的富察氏就更是如此了,皇后在公开场合说,生男生女都好,在背后一定会无限激励富察的膨胀心,为她勾勒荣养阿哥的光辉前程。


把富察氏扶持起来了,那么,跟谁做对立面呢,这个需要根据具体情况,看机会。机会来了,富察氏落胎成功,甄嬛却现场证实有孕,所有的人,包括太后,都呼啦啦转到了甄嬛那里,把身心俱痛的富察氏孤零零地冷落在一边。富察氏真是万箭穿心。


富察氏回宫修养后,皇后一定会差遣剪秋去探望。你猜剪秋会说什么话?


眉庄侍寝的时候,剪秋跑到碎玉轩看望甄嬛,说的是:


小主病得不是时候,倒让沈贵人得了先机,最先得了宠幸。


那些以为是给自己打抱不平的话,其实都是挑拨。


同样,在富察氏这里剪秋会说:


奇怪,莞贵人也是摔了一跤,怎么她的龙胎反而毫发无损,看来真是命硬啊。


然后呢,剪秋一定会怜惜地望着富察,叹息着说:


可惜了你这一胎。


富察氏最信鬼神宿命,听了这话会怎么想?再怎么想,皇上每天陪的是莞贵人,哦不,是莞嫔。富察后来是怎样走出来的,只有天知道。如果说,甄嬛小产,并且被皇上冷遇的消息激励了富察,一点不奇怪。




皇后是后宫中无形的手,摆布每一枚棋子。围绕甄嬛的胎,既挑拨富察氏,又唆使安陵容,再以安陵容挑唆齐妃。姐妹反目局,和皇嗣争位局就这么既平行又交叉地转动起来,共同向甄嬛发力。


而安陵容此时已经深入到做局的同谋,可见,安陵容的眼界早就超越甄嬛,在权谋晋级的道路上早已一骑绝尘。


跟皇后的大手笔相比,曹琴默那背后一推又算得了什么?鸡鸣狗盗而已,所以,曹琴默也没什么权谋,等级也只在安陵容之下。


因为看不清皇嗣的局,所以也就算不到齐妃与富察氏之间千丝万缕的利益同盟。这个同盟虽然没有权势,不成气候,不过乌合之众,却在甄嬛落难的时候,实实在在地给了她颜色。


请看下回分解。


 • end • 

文 | 陌小西

图 | 视频截图

音乐丨让我留在你身边/陈奕迅

熙来攘往

一个三观极正的公众号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