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周芷若世家(一)

剑啸西风2019-06-10 16:47:31


为周芷若写作传记源自一个非常朴素的想法:周芷若的形象深入人心,但是其性格前后转变如此之大,令许多人困惑不解。但是,当我深入研究之后,却发现这一话题完全可以通过对人物的贴身跟拍完美解决。扩大而言,金庸小说构成了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堪比真实世界的想象国度,有着自己独特的历史。那么为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写一个纪传体式的解读,则也并非特别荒谬的事情。


《周芷若世家》是这个思想指导下的产物。它试图还原“历史”中的人物。虽然历史本身是虚构,但是人物的逻辑和情感却是真实的。一个江上渔夫的女儿,早早地丧父失母,在纷繁复杂的江湖中她光是存活下来已经是不易,然而最后她却成为了江湖名门正派的首脑人物。这其中的经历,虽然金庸简笔勾勒,但是疏而不粗,依然可以看出其成长的轨迹。而其中隐藏的秘密,更是许多人不曾发现的。故而,写作这篇文章的过程,也成为了我理解一个人的过程,更成了我理解一个人物是怎么塑造的过程。


历时一年,这篇文章慢慢越写越长,跨过了数个关口。现在奉献出来,希望您能喜欢。


(本文所有引文以金庸小说集三联版为底本。)



文章 | 九段

编辑 | 孔鲤




1 江山

江上孤女

 

江上孤女



一个老套的段子:丑小鸭之所以能够变成白天鹅,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天鹅。




同样的道理套在大部分武侠小说的男女主人公身上,也都是成立的。以倚天屠龙记为例:张无忌父亲是武当七侠之一,母亲是天鹰教教主的堂主,义父任明教护教法王。此人单靠父母辈之名,也已经声震天下了,还不得不改个化名叫曾阿牛,以掩人耳目。赵敏更不待多言,蒙古王公,哥哥是将军,自己统帅武林群豪。丑姑娘殷离也不简单,殷野王的女儿,千蛛万毒手学自她娘,而她娘显然年轻时也是个人物。就连小丫鬟小昭也不可小觑啊——波斯圣姑,这都整出国际范了。


唯一的例外:周芷若。书里面是这么描写她的身世的。


那女孩约莫十岁左右,衣衫敝旧,赤着双足,虽是船家贫女,但容颜秀丽,十足是个绝色的美人胎子,坐着只是垂泪。张三丰见她楚楚可怜,问道:“姑娘,你叫甚么名字?”那女孩道:“我姓周,名叫周芷若。”张三丰心想:“船家女孩,取的名字倒好。”




没有铺垫,没有背景,周芷若看上去就像金老爷子兴之所至,随笔加上的人物。没人知道,一个江上船夫的女儿,怎么会有这么清雅精致的名字?许是坐船过江的文人墨客,被船家央求,眼看着水天一色,才想出个美妙的好称谓。


我们可以想象周芷若的童年生活。一个鳏寡渔夫的女儿。也许人们会羡慕渔舟唱晚的美景,但一辈子生活在船上的人却不会这么想。农民好歹还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薄田,能够守着地过日子;渔夫没有自己的资产,没有固定的住所,纯粹靠天吃饭,可能连温饱也无法满足。成长于这样的家庭,小周芷若对未来的期许大概也不大:长大,嫁人,生娃。纵然天生美貌,缺乏了维护,也不过是她转瞬即逝的资本。周芷若,本来是大多数武侠电影里,那充作大侠打斗背景的芸芸众生里的一员,只不过美貌难抑。


遇见常遇春应该是她一生的转折点。尽管这个转折毫不幸福:仆一见面,父亲就倒毙在来路不明的飞失之下。


那小女孩扑在船舱的一具男尸之上,只是哭叫:“爹爹!爹爹!”张三丰瞧那具尸身的装束,当是操舟的船夫。张三丰心想:“早知是魔教中的人物,这件闲事不管也罢。可是既已伸手,总不能半途抽身。”


……


那女孩望着父亲的尸身随小船漂走,只是哭泣,那虬髯大汉道:“狗官兵好不歹毒,一上来就放箭射死了船夫,若非老道爷相救,这小小的船家女孩多半也是性命不保。”

 

不过常遇春也并非故意害死周芷若的父亲,甚至非常有可能,常遇春还保护了她。否则兵刃交加,箭如雨下,小小女子,安能免身?

 

张三丰取出丹药,喂入那虬髯大汉口中,将小舟划到渡船之旁,待要扶他过船,岂知那大汉甚是硬朗,一手抱着男孩尸身,一手抱着女孩,轻轻一纵,便上了渡船。张三丰暗暗点头:“这人身受重伤,仍是如此忠于幼主,确是个铁铮铮的好汉子。我这番出手虽然冒失,但这样的汉子却也该救。”


想必周芷若对常遇春的态度是复杂的:一方面,她的性命是常遇春救的,另一方面,若不是常遇春登上了她家的渔船,则她的爹爹,也不会惨死在官兵箭下。所以,对于明教,周芷若可能也有着相似的感情。实际上,周芷若一生都处在如此纠结的感情态度之中。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当时当刻,重要的是,这位渔夫的女儿,现在已经是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2

于情于理



对张三丰而言,救下常遇春和周芷若之后,他所面临的场面,是非常尴尬的。


(张三丰)问道:“你家住在哪里?家中还有谁?咱们会叫船老大送你回家去。”周芷若垂泪道:“我就跟爹爹两个住在船上,再没……再没别的人了。”张三丰嗯了一声,心想:“她这可是家破人亡了,小小女孩,如何安置她才好?”


武当其时创派未久,虽然派中规矩未立,似乎也不一定要求弟子出家,但派中全部都是青壮年男子,收养一个小姑娘,必然是极不方便的。可是将这小女孩推给他眼中的魔教,也是宅心仁厚的张真人,所不愿意看到的。


张三丰生性豁达,于正邪两途,原无多大偏见,当日曾对张翠山说道:“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中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倘若一心向善,那便是正人君子。”又说天鹰教主殷天正虽然性子偏激,行事乖僻,却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很可交交这个朋友。可是自从张翠山自刎而亡,他心伤爱徒之死,对天鹰教不由得极是痛恨,心想三弟子俞岱岩终身残废,五弟子张翠山身死名裂,皆由天鹰教而起,虽然勉强抑下了向殷天正问罪复仇之念,但不论他胸襟如何博大,于这“邪魔”二字,却是恨恶殊深。


所以张三丰在周芷若的问题上一时陷入了犹豫。


善解人意、察言观色如周芷若,能将坚冰一般的灭绝师太哄得如入蜜罐,她此时明白自己所处的处境吗?


一面是凶神恶煞的魔教小喽啰,一面是名震江湖又心地善良的正派大宗师。


常遇春说道:“老道爷武功高强,小人生平从来没有见过。不敢请教老道爷法号?”张三丰微笑道:“老道张三丰。”常遇春“啊”的一声,翻身坐起,大声道:“老道爷原来是武当山张真人,难怪神功盖世。常遇春今日有幸,得遇仙长。”张三丰微笑道:“老道不过多活了几岁,甚么仙不仙的。常英雄快请卧倒,不可裂了箭创。”他见常遇春慷慨豪爽,英风飒飒,对他甚是喜爱,但想到他是魔教中人,不愿深谈,便淡淡的道:“你受伤不轻,别多说话。”




此处的对比已经不能更明显。考虑到其成年后展现出的情商和智商,周芷若对自己的处境,也一定是清楚的。


证据呢?证据就是周芷若的行动。


张无忌心中难过,竟是食不下咽,张三丰再喂时,他摇摇头,不肯再吃了。周芷若从张三丰手中接过碗筷,道:“道长,你先吃饭罢,我来喂这位小相公。”张无忌道:“我饱啦,不要吃了。”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长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张无忌心想不错,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张口便吃了。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张无忌吃得十分香甜,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张三丰心中稍慰,又想:“无忌这孩子命苦,自幼死了父母,如他这般病重,原该有个细心的女子服侍他才是。”


要说认识和行动确实有着差距,有认识不一定有行动,但是有行动,则其一定有认识为先导。否则笔者无法想象,周芷若怎么会从刚刚那种“只会哭泣”的状态,在不到一顿饭的功夫里,转变为“贴心喂饭”的状态?


所谓三岁看老,大抵如是。





3

舟中喂饭



周芷若的行为,显然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张三丰立马就从犹豫不决,变成了有心收养。


张三丰心中稍慰,又想:“无忌这孩子命苦,自幼死了父母,如他这般病重,原该有个细心的女子服侍他才是。”常遇春不动鱼肉,只是将碗青菜吃了个精光,虽在重伤之下,兀自吃了四大碗白米饭。


不过,张三丰毕竟还是个封建时代的人。在他的眼中,女人不过是附属品。既然人是常遇春救的,那么周芷若理所应当是常遇春的人。而他本就欣赏常遇春。


常遇春道:“小人从信阳护送小主南下,途中与鞑子派来追捕的魔爪接战四次,胸口和背心给一个番僧打了两掌。”张三丰搭他脉搏,但觉跳动微弱,再解开他衣服一看伤处,更是骇然,只见他中掌处肿起寸许,受伤着实不轻。换作旁人,早便支持不住,此人千里奔波,力拒强敌,当真英雄了得。当下命他不可说话,在舱中安卧静养。


常遇春时年方才二十一,年纪轻轻,在张三丰看来还属于可塑之才。加上周芷若的积极表现,相当于给张三丰轻轻一推,张三丰立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张三丰道:“好!我劝你即日洗心革面,弃了邪教。你若不嫌武当派本领低微,老道便命我大徒儿宋远桥收你为徒。日后你行走江湖,扬眉吐气,谁也不敢轻视于你。”宋远桥是七侠之首,名震天下,寻常武林中人要见他一面亦是不易。武当诸侠直到近年方始收徒,但拣选甚严,若非根骨资质、品行性情无一不佳,决不能投入武当门下。常遇春出身魔教,常人一听早已皱起眉头,竟蒙张三丰垂青,要他投入宋远桥门下,于学武之人而言,实是难得之极的莫大福缘。岂知常遇春朗声道:“小人家蒙张真人瞧得起,实是感激之极,但小人身属明教,终身不敢背教。”


然而怎奈常遇春忠心耿耿,毫无背教而出的想法。而收养周芷若的想法,自然也就落空。不过很明显,周芷若对张氏爷孙恋恋不舍,而张三丰也对乖巧的周芷若非常的放心不下。


张三丰又劝了几句,常遇春坚决不从。张三丰见他执迷不悟,不由得摇头叹息,说道:“这个小姑娘……”常遇春道:“老道长放心,这位小姑娘的爹爹因我而死,小人自当设法妥为照料。”张三丰道:“好!不过你不可让她入了贵教。常春道:“真不知我们如何罪大恶极,给人家这么瞧不起,当我们明教中人便似毒蛇猛兽一般。好,老道长既如此吩咐,小人遵命。”


……


周芷若向张无忌道:“小相公,你要天天吃饱饭,免得老道爷操心。”张无忌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多谢你好心,可是……可是我没几天饭可吃了。”张三丰心下黯然,举起袍袖,给他擦去了腮边流下来的眼泪。周芷若惊道:“甚么?你……你……”张三丰道:“小姑娘,你良心甚好,但盼你日后走上正途,千万别陷入邪魔才好。”


还好周芷若拖住张无忌多聊了一会;话一说多,事情就出现了转机。


张三丰将张无忌抱在手里,说道:“那么咱们就此别过了。”他实在不愿与魔教中人多打交道,那“后会有期”四字也忍住了不说。常遇春又再拜谢。


……

 

周芷若道:“是。可是这位小相公,为甚么说没几天饭好吃了?”张三丰凄然不答。

  

常遇春道:“张真人,你老人家功行深厚,神通广大,这位小爷虽然中毒不浅,总能化解罢?”张三丰道:“是!”可是伸在张无忌身下的左手却轻轻摇了两摇,意思是说他毒重难愈,只是不让他自己知道。


常遇春见他摇手,吃了一惊,说道:“小人内伤不轻,正要去求一位神医疗治,何不便和这位小爷同去?”张三丰摇头道:“他寒毒散入脏腑,非寻常药物可治,只能……只能慢慢化解。常遇春道:“可是那位神医却当真有起死回生的能耐。”张三丰一怔之下,猛地里想起了一人,问道:“你说的莫非是‘蝶谷医仙’?”


最后常遇春与张三丰达成交易:张三丰带周芷若回归武当,而常遇春则携张无忌奔赴蝴蝶谷。


一日之内,周芷若的命运的转变不可谓不巨大:她从渔夫的女儿,变成孤苦伶仃的孤儿,又逃脱了归附魔教的命运,成为江湖第一高手的收养对象。


此时周芷若的命运之轮,才刚刚开始转动。





4

从武当到峨嵋


看一个人,要看她做事的方式。在当时,她一个小姑娘,可操作的空间实在非常狭窄。而她选择照顾张无忌,无论是效果还是影响,都是全然积极的:给同龄的张无忌喂饭,既没有让常遇春觉得自己在刻意讨好武当、疏远魔教,也让张三丰对自己大加赞赏,所以无论被哪方收养,周芷若本人当时的行为都是无可挑剔的。


收养事件彰显了周芷若的性格特征。她不可谓不聪明:小小年纪,就能看透哪方对自己最为有利。她也不可谓不隐忍:身遭大难,她竟能迅速稳定情绪,做出对自己最为有利决定。


这就是情商,也是金老爷子所说的政治才能,不过是弱者的政治才能。天生的敏感和决断,让她能够迅速地审时度势,帮助她在任何情境下生存下来。这可能是弱者最强大的能力了。


与此同时,周芷若还表现出了难得的温柔体贴。虽然身世凄凉,出身低微,但是这位渔舟上长大的女孩显然受到了极好的教育和照顾,所以待人接物礼数周全又温柔可人。她照顾张无忌,虽然有讨好张三丰之嫌疑,但是服侍得张无忌舒舒服服,又让张三丰侧目,应该是天性使然。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温柔,而又有力量的女孩子。


但周芷若这样的性格也有问题。她本身的力量太弱了,性格又偏柔和,故而极其容易受到周围人环境的影响。如果她一直在武当门下,那自然甚好。武当派是新创门派,派中既有大神坐镇,第二代弟子年龄性格结构合理,相互之间无甚纠纷,派中氛围是当时武林第二好。周芷若若能留在武当派,也许就是下一任武当掌门夫人了。


然而,武当派毕竟还是一个以男性为主并且宗教性很强的门派。这样一个门派,独独留一个周芷若,让外人看见,也实在不好。而峨嵋派既是女子为主的大门派,又和武当派素有旧交,那么张三丰将她转送至峨嵋派,看上去既合情合理,又实现了三方互利。


好巧不巧,到了峨嵋派,正式开始学武的周芷若,却又展现出了绝佳的武学天赋。


她和丁敏君说了几句话,向张无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便即走了过来。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出步甚小,但顷刻间便到了离两人四五丈处。只见她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十七八岁年纪。张无忌颇为诧异,暗想听她啸声,看她身法,料想必比丁敏君年长得多,哪知她似乎比自己还小了几岁。


武林门派能立足于江湖,人多势众是一方面,本门武学高手的储备则是另一方面。少林不待多言,武当有七侠,昆仑有何太冲夫妇,崆峒有崆峒五老,华山隐藏着高矮老者两个高手,他们都是江湖中的第一流高手,各大门派就是靠着他们在江湖中争得一席之地。


相比之下,峨嵋派就比较堪忧了。峨嵋派当然是名门正派,但是由于它女性主导的特点,其人才始终不兴旺。灭绝师太是可以在武林中排上名号的大高手,可是除了灭绝师太呢?书中,我们从未看到峨嵋派有比灭绝师太还出色的高手(黑化后的周芷若除外)。灭绝师太比较成器的两个徒弟是静玄和静虚。其中,静虚武功一般般,在沙漠中被韦一笑吸血而死。静玄无论武功还是办事能力都比静虚要强上一些,性格稳重沉稳,是灭绝师太在江湖上的使者。然而她的武功水平,也就和昆仑的西华子同等级。而且,静玄出场就已经四十多岁,在武功上继续长进、追上灭绝师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本来,纪晓芙武学天赋很出众,有望成为峨嵋新一代里的高手,灭绝师太对她也颇为看重。但是杨逍一事,直接导致了纪晓芙的出逃。而此时,周芷若应该才进峨嵋派不久甚至还没有进入峨嵋派。峨嵋派的希望一下子没有了。


在纪晓芙出逃而周芷若尚未展现出天赋的日子里,想必灭绝师太是绝望的。还好周芷若及时填补了空白。灭绝师太对此一定欣喜若狂,否则无法解释她对周芷若的厚爱。


那村女道:“不错!我一掌斩中她肩头,她肩上生出内力,将我手掌弹开,原来她已练过峨嵋九阳功,倒震得我手臂微微酸麻。她哪里会受甚么伤?”张无忌大喜;心想:“原来灭绝师太对她青眼有加,竞将峨嵋派镇派之宝的峨嵋九阳功传了给她?”


更何况,周芷若其人心细如发,情商很高,办事能力在峨嵋派也是一流的。


静虚道:“搜身。”四名男弟子应道:“是!”便要分别往尸体的衣袋中搜查。

周芷若忽道:“众位师兄小心,提防袋中藏有毒物。”四名男弟子一怔,取兵刃去挑尸体的衣袋,只见袋中蠕蠕而动,每人衣袋中各藏着两条极毒小蛇,若是伸手入袋,立时便会给毒蛇咬中。众弟子脸上变色,人人斥骂魔教徒众行事毒辣。


灭绝师太冷冷的道:“咱们从中土西来,今日首次和魔教徒众周旋。这四人不过是无名小卒,已然如此阴毒,魔教中的主脑人物,却又如何?”她哼了一声,又道:“静虚年纪不小了,处事这等草率,还不及芷若细心。”


静虚满脸通红,躬身领责。


我们再细究一下,按照灭绝师太的性格,她对纪晓芙虽然不满,但是显然是喜爱的,也是抱有希望的。否则也不会冒险为她和金花婆婆一战。但是最后三言两语,纪晓芙不听从她的吩咐,灭绝师太就立即痛下杀手,毫无犹豫。


为什么呢?是不是因为,灭绝师太已经发现,周芷若是比纪晓芙更好的继承者,纪晓芙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这么说来,周芷若的才华,也间接害死了纪晓芙。




5

沙漠相逢



在峨嵋派,灭绝师太就是绝对的神。她既暴虐无常,又会对弟子掏心掏肺。灭绝师太有多喜欢你,你在峨嵋派的地位就有多高。


很幸运地,周芷若凭借着自己出众的武学天赋,迅速获得了灭绝师太的欢心。若在其他门派,可能周芷若地位攀升的速度还会慢一点。但是正是因为灭绝师太在峨嵋派的独裁地位,周芷若地位的迅速攀升,反而显得非常自然了。


不管怎么样,当周芷若再一次出现在张无忌面前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可怜的渔家少女了。周芷若,妥妥地已经逆袭成了女神。


张无忌和那村女向东北方眺望,这时天已黎明,只见一个绿色人形在雪地里轻飘飘的走来,行近十余丈,看清楚是个身穿葱绿衣衫的女子。她和丁敏君说了几句话,向张无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便即走了过来。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出步甚小,但顷刻间便到了离两人四五丈处。


彼时,张无忌是蓬头垢面的流浪汉曾阿牛,而周芷若则是飘飘而至的仙子佳人,两相对比之下,周芷若的变化更加令张无忌印象深刻,也定下了张无忌对周芷若的感情基调。




但是,尽管得到了灭绝师太的全力支持,但是周芷若并非就在峨嵋派站稳了位置。就拿周芷若此次出场来说吧。丁敏君虽然是拉周芷若过去报仇的,可她着实没有安什么好心。


丁敏君吃过那村女的苦头,知道她的厉害,只是师父常自称许这个小师妹,说她悟性奇高,进步神速,本派将来发扬光大,多半要着落在她身上,丁敏君心下不服,是以叫她上去一试、只盼也令她吃些苦头。


按理说,丁敏君作为师姐,被人羞辱之后,应该去找师傅或者师姐出头。周芷若就算是武功比她强,毕竟是师妹,也不适合为她出头。但善妒的丁敏君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一心只想让周芷若出丑,哪里还能顾忌这些!


丁敏君虽然糊涂,周芷若却是清醒的。丁敏君以师姐之尊来请她办事,这不能不去。但是若败了会怎么样?那自然是丁敏君得意,而自己在灭绝师太面前的宠爱要减少一分。


可是如若胜了,那结果对于周芷若来说甚至更加难以承受。本来,周芷若已经得到了峨嵋上下的瞩目,如果这次再越俎代庖,替代师姐的职责而为丁敏君出头,那么派中上下对她的警惕只会更甚。特别是丁敏君,若周芷若得胜,她会感恩吗?可以想见,完全不会,甚至很有可能那时候她就意识到,自己作为师姐的面子,已经被丢了个一干二净了吧。


对于周芷若而言,胜利不如失败,失败不如不来。所以,虽然并不畏惧殷离和张无忌,但是周芷若却显得首鼠两端,并不愿意贸然出手。


周芷若转眼瞧着丁敏君,意存询问。丁敏君怒道:“你带这两人去见师父,请她老人家发落便是。”周芷若道:“倘若这两位并未存心得罪师姐,以小妹之见,不如一笑而罢,化敌为友。”丁敏君大怒,喝道:“甚么?你反而相助外人?”


周芷若当然会犹豫。胜败都吃力不讨好。只是由于丁敏君极力催促,她才不得不假装落败。


周芷若的出场简练地描绘了她在派中的地位和她本身的变化。由于灭绝师太的宠爱,周芷若后来居上,隐约已经成了峨嵋掌门的第一选择。但是,不同于其他峨眉弟子(如纪晓芙,本身是武林世家),周芷若没有家世的支撑,并且她入门太晚,同龄的同门几乎没有。所以,周芷若在峨嵋派中处于一个非常孤立无援的地位,并且除了峨嵋派,她几乎无处可去。对于周芷若来说,未来是光明的,但是现在确实非常需要谨慎,稍有不慎,就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但周芷若也是聪慧的,在不得不做出抉择的情况下,她选择了诈伤。


两女拆了二十余招,便各遇凶险,猛听得那村女叫声:“着!”左掌已斩中了周芷若肩头。跟着嗤的一响,周芷若反手扯脱了那村女的半幅衣袖。

  

两人各自跃开,脸上微红。那村女喝道:“好擒拿手!”待欲抢步又上,只见周芷若眉头深皱,按着心口,身子晃了两下,摇摇欲倒。张无忌忍不住叫道:“你……你……”脸上满是关切之情。

 

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此时周芷若应该已经想清楚了,若是失败,最多也就挨灭绝一个白眼。而若是胜了,丁敏君的嫉妒可能更加难办。而既然要败,那还不如自己假装失败来得稳妥。这是周芷若困境中的智慧。


万幸的是,虽然身处一个非常捉摸不定的环境,周芷若依然保存了自己善良柔和的天性。上文中周芷若对丁敏君挑衅的柔性处理是一个方面。而当她认出张无忌之后,其殷切关心,实在也不是假装。


周芷若拿了几个冷馒头,分给张无忌和蛛儿。她将馒头递给张无忌时,向他瞧了一眼,便转开了头。张无忌心中一阵激动,再也忍耐不住,轻声说道:“汉水舟中喂饭之德,永不敢忘。”周芷若全身一震,转头向他瞧去,这时张无忌已剃去了胡须,她瞧了好一会,突然间“啊”的一声,脸现惊喜之色,道:“你……你……”张无忌知她终于认出了自己,缓缓点了点头。

  

周芷若轻声问道:“身上寒毒,已好了吗?”声细如蚊,几不可闻。张无忌轻声道:“已经好了。”周芷若脸上一阵晕红,便走了开去。


江上一别,已经数年。周芷若已经不再是孤苦伶仃的孤女,而是江湖上小有身份的女侠。张无忌在周芷若的记忆中可能还是那个渔舟中苦着脸的少年,而现在冒名张无忌看上去更加糟糕,不仅失去了身份,还落魄得衣衫不整,形同乞丐。曾经周芷若主动为张无忌喂饭还可能有自利的成分。然而此时她暗地照顾,则完全是出自自身的善心和温柔了。身世处境如此急剧地调转,周芷若还能保持初心不变,委实不易。


仅在沙漠中的几处情节,就可以看出周芷若的温柔善良。


他话未说完,拍的一声,蛛儿仰天跌倒,竟尔晕了过去。

  

周芷若抢上去扶了她起来,在她胸口推拿好一会,蛛儿方始转醒。张无忌甚是难过,眼见殷梨亭和蛛儿如此伤心,自己却硬起心肠置身事外,一抬头,只见周芷若正瞧向自己,目光中大有疑问之色,似乎在问:“怎么她会不认得你?”张无忌却知自己这些年来身材相貌均已大变,若不是自己先行提到汉水舟中之事,周芷若也必认不出来。


为什么许多人会对周芷若念念不忘?大概,就是因为她天生的温柔体贴和善良吧。





6

危机四伏



峨嵋派征讨光明顶,本是极凶险之旅。但对于周芷若,也是一次机会。合派上下没有几个高手,峨嵋派又想在大漠之中与地头蛇明教相抗,不落于人后。灭绝师太在峨嵋派被韦一笑偷袭之后,立即借机放出了声明:


灭绝师太冷然道:“杨逍害死你们孤鸿子师伯,又害死纪晓芙,韦一笑害死静虚,峨嵋派和魔教此仇不共戴天。本派自创派祖师郭祖师以来,掌门之位,惯例由女子担任,别说男儿无份,便是出了阁的妇人,也不能身任掌门。但本派今日面临存亡绝续的大关头,岂可墨守成规?这一役之中,只要是谁立得大功,不论他是男子妇人,都可传我衣钵。”


这话明着是说给全派弟子听,实则是说给周芷若听。本来周芷若已经得她秘传,武功长进极快,在峨嵋全部男女弟子中名列前茅。而且她聪明伶俐,心思细腻,政治才能在峨嵋也属于上乘。所以,只要灭绝有意识地把一些关键任务交给周芷若去办,周芷若在此次合围光明顶中立下大功几乎是肯定的。灭绝师太此时特意将之宣告出来,一方面确实是为情势所逼迫,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更加发现自己门下无人,因而栽培周芷若之心更加炽烈。


峨嵋群弟子这时才大声喝起彩来。连灭绝师太也点了点头,跟着叹息一声。这一声长叹也许是说:武当派有这等佳弟子,我峨嵋派却无如此了得的传人。更也许是说:晓芙福薄,没能嫁得此人,却伤在魔教淫徒之手。在灭绝师太心中,纪晓芙当然是为杨逍所害,而不是她自己击死的。


但是,栽培周芷若可以理解,为什么灭绝在这里非要提出“出阁妇人”也可做本派掌门这一议题呢?须知,出征的峨嵋派众人中,并无出阁女子啊!


这就需要絮叨絮叨了。大漠之中,周芷若不仅碰上了张无忌,还碰上了宋青书。人们常说张无忌和周芷若是青梅竹马,其实张无忌跟周芷若也就见过一面。相反,周芷若跟着张三丰上过武当山,应该早就认识了宋青书,可能两个人还真玩过青梅竹马呢。


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宋青书刚刚遇到峨眉派就会对周芷若如此关注,之后又非要峨嵋派一起行动。恰好他并不是一个人,殷梨亭也和他在一起。


峨嵋众女侠纷纷取出于粮,有的更堆沙为灶,搭起铁锅煮面。她们自己饮食甚是简朴,但款待殷梨亭却是十分殷勤,自然是为了纪晓芙之故。


殷梨亭明白她们的心意,眼圈微红,硬咽道:“多谢众位师姊师妹。”


宋青书和殷梨亭,周芷若和纪晓芙,灭绝师太的两代弟子,似乎和武当派的少侠总有些关系。


实际上,纪晓芙的旧事已经说明了灭绝师太的心思。纪晓芙曾经是峨嵋派掌门的有力候选人,但是她与殷梨亭有婚姻之约早为全派所知,似乎没有干扰她在派中的地位,也没有导致她退出掌门人的争夺行列。这大概说明,灭绝师太打破“掌门人不得婚配”的想法,并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早为派中诸弟子所明白。只不过纪晓芙叛出师门,使得灭绝最后没有办法捅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


具体到周芷若和宋青书身上,两人幼有渊源,宋青书又不善掩饰,宋青书属意周芷若是不难被人所发现的。灭绝师太对此不怒反喜,竟然还特意指导起宋青书武功起来。


宋青书凝神屏气,暗暗心惊。他初时不过为向灭绝师太讨好,称赞一下峨嵋剑法,哪知她施将出来,实有难以想象的高妙,不由得衷心钦服,诚心诚意的向她讨教起来。宋青书问甚么,灭绝师太便教甚么,竟比传授本门弟子还要尽力。宋青书武学修为本高,人又聪明,每一句都问中了窍要。峨嵋群弟子围在两人之旁,见师父所施展的每一记剑招,无不精微奇奥,妙到巅毫,有的随师十余年,也未见师父显过如此神技。


灭绝师太对宋青书如此优待,除了宋青书本人确实优秀之外,应该还有别的考虑。宋青书名声卓著,又是宋远桥长子,很明显就是第三代武当掌门的首选。而他对周芷若有意,峨嵋和武当又素来亲厚,两人联姻还能大大加强两派的江湖地位,自然毫无障碍。实际上,若两派能够联姻,受益最大的当是势力较小、人才又稀少的峨嵋派,吃亏的可能是忠厚老实的武当派。


甚至,再夸张一点,峨嵋派掌门和武当派掌门联姻,两派是不是会合二为一呢?能不能以峨嵋派为主导呢?这当然是非常不可能的。但两派联姻,对日渐下滑的峨嵋派大大有利,这决计无疑。


灭绝师太一定很早就在谋划和武当派联姻的事宜。纪晓芙的婚事,很有可能就是她一手操办的。也只怪峨嵋派的女侠魅力非凡,总能让武当派的少侠神魂颠倒。


唯一的问题在于,女主角的意志被忽略了。周芷若喜欢过宋青书吗?纪晓芙喜欢过殷梨亭吗?我们不得而知,不能枉言她们绝对没有对这两位英俊少侠动过心。然而很明显,不管她们喜不喜欢,她们并没有拒绝安排的权利。


特别是周芷若。她性格圆润,温柔隐忍,最重要的是,她所拥有的一切,几乎都是灭绝师太(飘忽不定的宠爱)所给予,她又怎么能拒绝师傅的安排呢?


然而,很有理由认为,周芷若当时应该对宋青书印象不错。因为宋青书的出场,实在太惊艳了。


众人适才见他力斗殷氏三兄弟,法度严谨,招数精奇,确是名门子弟的风范,而在三名高手围攻之下,显然已大落下风,但仍是镇静拒敌,丝毫不见慌乱,尤其不易,此时走到临近一看,众人心中不禁暗暗喝彩:“好一个美少年!”但见他眉目清秀,俊美之中带着三分轩昂气度,令人一见之下,自然心折。




当时的周芷若还没有对张无忌刻骨铭心,对她来说,与宋青书结合不失为一个优质的选择。


父母爱子女,则为之计深远。灭绝师太当然是爱周芷若的,她为周芷若规划的未来是如此之远并且如此之稳妥,以至于连她的婚姻大事都已经决好了。


只不过,那是她所认为的美好未来。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





7

     情定光明顶



从哪一刻开始,周芷若爱上了张无忌?


比较靠谱的答案,是在光明顶。


在张无忌为锐金旗强行出头以后,他就被带离了峨嵋派。主角既然离开,镜头里自然就不会再有周芷若的身影。峨嵋派在那之后经历了什么?周芷若有没有抓住机会建功立业?峨嵋派是怎样杀上了光明顶?这一次,峨嵋派有没有被少林和武当压了一头?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全都无法得知了。当周芷若再一次出现在镜头里,张无忌正在经历他这一辈子最伟大的时刻:排难解纷当六强。


张无忌在这场战役中表现,是开了主角光环的。之前他经历的种种挫折,到这里竟然都变成了资本。然而这不代表张无忌赢得侥幸,他个人的武功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整场较量中,最凶险的一段,却是被两仪刀法和反两仪剑法逼迫的时候。


这一番剧斗,人人看得怦然心动。只听得何氏夫妇长剑上生出嗤嗤声响,剑气纵横,高矮二老挥刀成风,刀光闪闪,四人步步进逼。

  

张无忌知道若求冲出包围,原不为难,轻功一施,对方四人中无一追赶得上。但自己逃走虽易,要解明教之围,却是谈不上了,眼下之计只有严密守护,累得对方力疲,再行俟机进攻。不料敌方四人都是内力悠长之辈,双刀双剑组成了一片光幕,四面八方的密密包围,不知何时才显疲累之象。张无忌无可奈何,只得苦苦支撑。


那么是谁在此时突然跳出来,拯救了张无忌呢?当然是他最大的伏笔,周芷若。


周芷若自张无忌下场以来,一直关心。她在峨嵋门下,颇获灭绝师太的欢心,已得她易经原理的心传,这时朗声问道:“师父,这正反两仪,招数虽多,终究不脱于太极化为阴阳两仪的道理。弟子看这四位前辈招数果然精妙,最厉害的似还在脚下步法的方位。”她声音清脆,一句句以丹田之气缓缓吐出。

  

张无忌虽在力战之中,这几句话仍是听得清清楚楚,一瞥之下,见说话的竟是周芷若,心中一动:“她为甚么这般大声说话,难道是有意指点我么?”


周芷若此次出手(或者也可以叫做出声),做得比较鲁莽。而张无忌本人又是个慢性子,即使理解了破解之道,也不立即施展,倒逼得周芷若更加明显地相助,反而激怒了昆仑和华山诸人。


周芷若见他处境仍不好转,暗自焦急,寻思:“他在全力赴敌之际,自不能在片刻间悟到这种精微的道理。”眼见何氏夫妇越逼越紧,张无忌似乎更加难以支持,朗声说道:“师父,弟子料想铁琴先生下一步便要抢往‘归妹’位了,不知对不对?”

  

灭绝师太尚未回答,班淑娴柳眉倒竖,喝道:“峨嵋派的小姑娘,这小子是你甚么人,要你一再回护于他?你吃里扒外,我昆仑派可不是好惹的。”

  

周芷若被她说破心事,满脸通红。灭绝师太喝道:“芷若,别多问了,他昆仑派不是好惹的,你没听见吗?”这两句话的语气,显是袒护徒儿。


周芷若此时的处理方式显然是不太妥当的,但是也不得不如此。否则再等上一阵,张无忌非给昆仑华山四老杀了不可。张无忌心存感激,在此后和峨嵋派的交战过程中,对周芷若始终网开一面。


灭绝师太脸如严霜,将来剑一一削断,削到后来,右臂大是酸痛,当即剑交左手。她左手使剑的本事和右手无甚分别,但见半空中断剑飞舞,有的旁击向外,兀自劲力奇大,围观的众人纷纷后退。片刻之间,峨嵋群弟子个个空手,只周芷若手中长剑没有被夺。

  

在张无忌是报她适才指点之德,岂知这么一来,却把她显得十分突出。

  

她早知不妥,抢上去想攻击数招,但张无忌身法实在太快,何况是故意避开了她,不近她身子五尺之内。周芷若双颊晕红,一时手足无措。丁敏君冷笑道:“周师妹,他果然待你与众不同。”


这一次又是张无忌不通世务了。他刚刚还想着不要灭绝师太注意到周芷若,一会就又把这事忘了。灭绝师太的确心狠手辣,竟然还真对周芷若痛下杀手。


灭绝师太心念一动:“何以这小子偏偏留下芷若的兵刃不夺,莫非两人当真暗中勾结?我一试便知!”朗声喝道:“芷若,你敢欺师灭祖么?”

  

挺剑疾向周芷若当胸刺去。

  

周芷若大惊,不敢举剑挡架,叫道:“师父,我……”她这“我”字刚出口,灭绝师大的长剑已刺到她胸口。


接下来又是张无忌开启主角光环的时刻。他一瞬间救人、夺剑、制敌齐发,立即结束了战斗。倚天剑在他手中,最大劲敌灭绝师太束手,更有美人在怀,真是旖旎又惊险的风光。


周芷若身子一挣,道:“炔放下我!”张无忌惊道:“呀,是!”满脸胀得通红,忙将她放下,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只觉头上柔丝在自己左颊拂过,不禁斜望了她一眼,只见她俏脸生晕,又羞又窘,虽是神色恐惧,眼光中却流露出欢喜之意。

  

灭绝师太缓缓站直身子,一言不发,瞧瞧周芷若,又瞧瞧张无忌,脸色越来越青。


如果说周芷若是在此时爱上张无忌的,那也是合理的。当此时也,张无忌正处于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在人生的最高峰:以一己之力,打败了整个名门正派,即将取得武林少有的丰功伟绩,存续江湖最大的反政府武装,可谓是少年无畏,孤胆英雄。似周芷若这样的花季少女,崇拜英雄和伟大,简直理所应当,爱上此时的张无忌,无可厚非。


但是,这还不是点睛之笔。真正的转折点,要比想象中的还刺激。


周芷若望向师父,只见她神色漠然,既非许可,亦非不准,一刹那间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今日局面已然尴尬无比,张公子如此待我,师父必当我和他私有情弊,从此我便成了峨嵋派的弃徒,成为武林中所不齿的叛逆。大地茫茫,教我到何处去觅归宿之地?张公子待我不错,但我决不是存心为了他而背叛师门。”忽听得灭绝师太厉声喝道:“芷若,一剑将他杀了!”


对于心思沉重的周芷若来说,感受到张无忌的异性魅力,并不代表她就会立即坠入爱河。因为她更关心的,是自己在峨嵋派的地位。所以实际上当时她并没有爱上张无忌,最多只能算是动心。


但是这一剑刺下去,她自己的危机立马解除了,她的心思,立马也就放到张无忌身上了。


周芷若一声惊叫,拔出长剑,只见剑尖殷红一片,张无忌右胸鲜血有如泉涌,四周惊呼之声大作。张无忌伸手按住伤口,身子摇晃,脸上神色极是古怪,似乎在问:“你真的要刺死我?”周芷若道:“我……我……”想过去察看他的伤口,但终于不敢,掩面奔回。


还是宋青书看得透彻。


宋青书自见周芷若后,眼光难有片刻离开她身上,虽然常自抑制,不敢多看,以免给人认作轻薄之徒,但周芷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无不瞧得清清楚楚,心下明白:“她这一剑刺了之后,不论这小子死也好,活也好,再也不能从她心上抹去了。”自己倘若击死这个少年,周芷若必定深深怨怪,可是妒火中烧,实不肯放过这唯一制他死命的良机。宋青书文武双全,乃是武当派第三代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为人也素来端方重义,但遇到了“情”之一关,竟然方寸大乱。


是的,宋青书多么聪慧的一个青年,他确实把握到了关键。从今往后,周芷若恨张无忌也好,爱张无忌也好,张无忌都难以从她的心理根除了。


而只要难以根除,惦记总会慢慢生根发芽,变成爱。


在周芷若和张无忌短暂的幸福时光里,两人也曾调侃过这件事,更加确认了周芷若那一剑在两人关系中的象征性意义。


自从这一刻开始,周芷若开始慢慢偏离灭绝师太给她设计的道路,也逐渐偏离了她自己给自己规定的人生。





8


灭绝师太


光明顶之后,镜头中再一次没有周芷若。她再次出场,就是在万安寺和赵敏发生她们这一生的第一场交锋。虽然身处险境,但是周芷若依然勉力抗拒,鼓起勇气,用自己出色的语言才能给赵敏一个下马威。


赵敏一怔,没料到自己的用心,居然会给灭绝师太猜到了,听周芷若左一句“阴毒小人”,右一句“无耻之徒”,忍不住有气,嗤的一声轻响,倚天剑已执在手中,说道:“你师父骂我们是无耻之徒。好!我倒要请教,这口倚天剑明明是我家家传之宝,怎地会给峨嵋派偷盗了去?”周芷若淡淡的道:“倚天剑和屠龙刀,向来是中原武林中的两大利器,从没听说跟番邦女子有甚么干系。”

  

赵敏脸上一红,怒道:“哼!瞧不出你嘴上倒厉害得紧。


恼羞成怒的赵敏,露出了自己娇蛮郡主的本色,当时就要切掉周芷若的手指。这时的周芷若毕竟还是年轻而不成熟,虽然勉力支撑,但是已经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而当此时,张无忌在万安寺中跳出来保护处于绝境的周芷若,周芷若的反应已经足够确认,她真的已经爱上了张无忌。


周芷若眼见大祸临头,不料竟会有人突然出手相救。她被张无忌搂在胸前,碰到他宽广坚实的胸膛,又闻到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又惊又喜,一刹那间身子软软的几欲晕去。要知张无忌以九阳神功和鹿杖客的玄冥神掌相抗,全身真气鼓荡而出。周芷若从未和男子如此肌肤相亲,何况这男子又是他日夜思念的梦中之伴、意中之人?心中只觉得无比的欢喜,四周敌人如在此刻千刀万剑同时斩下,她也无忧无惧。


但是,周芷若的这份爱情立即遭受到了极大的阻碍,这个阻碍,就是盲目仇恨明教的灭绝师太。


周芷若知道跟师父说话的时刻无多,便即将昨晚张无忌前来相救之事说了。灭绝师太皱起眉头,沉吟半晌,道:“他为甚么单是救你,不救旁人?那日你在光明顶上刺他一剑,为甚么他反来救你?”周芷若红晕双颊,轻声道:“我不知道。”

  

灭绝师太怒道:“哼,这小子太过阴险恶毒。他是魔教的大魔头,能有甚么好心。他是安排下圈套,要你乖乖的上钩。”


这里,我们必须要回过头来认真审视一下周芷若和灭绝的关系。


苦头陀开过一个玩笑,说自己和灭绝师太有私情,而周芷若就是两人的私生女。鹿杖客竟然就信了。除了他本身好色,对男女之事比较容易相信之外,还因为,灭绝师太和周芷若的关系确实非常亲密。


鹿杖客说道:“灭绝师太,你好!”灭绝师太缓缓睁开眼来,道:“在这里便是不好,有甚么好?”鹿杖客道:“你如此倔强,主人说留着也是无用,命我来送你归天。”灭绝师太死志早决,说道:“好极,只是不劳阁下动手,请借一柄短剑,由我自己了断便是。还请阁下叫我徒儿周芷若来,我有几句话嘱咐于她。”鹿杖客转身出房,命令带周芷若,心想:“她母女之情,果然与众不同,否则为甚么不叫别的大徒儿,单是叫她。”不久周芷若来到师父房中,灭绝师太道:“鹿先生,请你在房外稍候,我只说几句话便成。”


毋庸置疑,灭绝师太对周芷若是爱护的。无论是私下授予周芷若各种绝学,还是在公开场合极力夸赞和给予机会,灭绝师太对无亲无故的周芷若的提拔爱护都称得上不遗余力。当然这种爱不是无缘无故的。在万安塔上,灭绝师太明确解释了自己为什么对周芷若宠爱有加。


她见周芷若楚楚可怜,想到自己即将大去,要这个性格柔顺的弱女子挑起这副如此沉重的担子,只怕她当真不堪负荷,不过峨嵋群弟子之中,只有她悟性最高,要修习最高武功,光大本门,除她之外,更无第二个弟子合适,想到此后长长的日子之中,这小弟子势必经历无数艰辛危难,不禁心中一酸,将她扶了起来,搂在怀里,柔声说道:“芷若,我所以叫你做掌门,不传给你的众位师姊,那也不是我偏心,只因峨嵋派以女流为主,掌门人必须武功卓绝,始能自立于武林群雄之间。”周芷若道:“弟子的武功怎及得上众位师姊?”

  

灭绝师太微微一笑,道:“她们成就有限,到了现下的境界,已难再有多大进展,那是天资所关,非人力所能强求。你此刻虽然不及众位师姊,日后却是不可限量。嗯,不可限量,不可限量,便是这四个字。”周芷若神色迷茫,瞧着师父,不知其意何在。


天资卓绝,是周芷若获得灭绝师太宠爱的唯一原因。灭绝师太口中的天资,可不仅仅指武学天赋。周芷若的政治才能,办事能力和美貌,也都是在她眼中可以利用的天资。


灭绝师太爱周芷若,但是这种爱不是无缘由和无代价的。灭绝师太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了峨嵋派的未来,都是为了周芷若可以承续她的意志,按照她的规划去振兴峨嵋派。


至于周芷若的个人意志和个人幸福,从来都不在灭绝师太的考虑之中。


但是,在灭绝师太的眼中,周芷若还太过于年轻和软弱。诚如灭绝师太所言,峨嵋派若要在武林中立足,掌门人必须要武功卓绝。她没有说明白的是,峨嵋派的掌门人,光有武功还不够。只有像灭绝师太这样,表现得比男子还要凶悍勇猛,才能保证不被男性为主的武林所轻视。毕竟峨嵋派,整体实力偏弱,又以女子为主,行走江湖时有恶名要比有美名好用得多。


在灭绝师太眼中,周芷若的性格还不够强硬,但是其他人更不成器,只能由周芷若来接班。无论是之前鼓励她建功立业,还是迫使她刺杀张无忌,其目的都在于锻炼周芷若的性格,使她尽快成为下一个灭绝师太,承担掌门的责任。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在授予了周芷若掌门职位之后,灭绝师太趁热打铁,逼迫着周芷若发下了毒誓。


灭绝师太道:“这个人,那就是你了。我要你以美色相诱而取得宝刀宝剑,原非侠义之人份所当为。但成大事者不顾小节。你且试想,眼下倚天剑在那姓赵女子手中,屠龙刀在谢逊恶贼手中,他这一干人同流合污,一旦刀剑相逢,取得郭大侠的兵法武功,自此荼毒苍生,天下不知将有多少人无辜丧生,妻离子散,而驱除鞑子的大业,更是难上加难。芷若,我明知此事太难,实不忍要你担当,可是我辈一生学武,所为何事?芷若,我是为天下的百姓求你。”说到这里,突然间站起身来,双膝跪下,向周芷若拜了下去。


周芷若这一惊非同小可,忙即跪下,叫道:“师父!师父!你……”


进入峨嵋派,被灭绝师太所宠爱,这是周芷若的幸运呢还是不幸?我们不得而知。但周芷若的悲剧命运,就由这个毒誓开始。






倚天屠龙记·周芷若世家(一)完。


敬请期待倚天屠龙记·周芷若世家(二)。我们下期「(九)废园兵变」再会!


本公众号「剑啸西风」(jianxiaoxifeng2016)全网首发,更多最新连载欢迎关注「剑啸西风」!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