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特别制作:纪念周有光--人生多情人不老,多情到老情更好!

经济之声笑傲江湖2019-11-07 15:39:42

收听节目请点击绿色小喇叭,答滴答滴答~~~


笑傲江湖,我是高莉。


1月14日,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享年112岁。


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出生于江苏常州。周先生早年研读经济学,1955年奉调到北京,进入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专职从事语言文字研究。周先生是汉语拼音方案的主要制订者,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文字学家、经济学家,通晓汉、英、法、日四种语言。去世前一天,周有光先生刚刚过了112岁生日。


如果说周有光是一个传奇,传奇的另一端则是他的夫人是著名的“合肥四姐妹”中的张允和。


张家曾是安徽一望族,曾祖父张树声曾任过直隶总督、两广总督、两江总督,是李鸿章手下一位重要人物。张家第三代,也就是四姐妹的父亲张武龄,出生于清末。受新思想影响,1921年张武龄变卖家产,在苏州开办“乐益女子中学”和一所男子中学——平林中学。“张家四姐妹”受到了比较好的教育。叶圣陶讲过一句话:“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四姐妹和父亲


因为周有光的妹妹周俊人在张武龄开办的乐益女子中学读书,又恰好与张允和是同学,张允和常常到周家来玩,一来二去就与周有光相识。周有光大学毕业不久,张允和与张兆和姐妹两人离开苏州去上海就读中国公学。作为在苏州结识的“老朋友”,两人在上海逐渐接触频繁。

周有光第一次为张允和拍的照片(1933年摄)


张家二姑娘允和热情奔放、性格外露,当年还有一个不太雅的绰号“小活猴”,不仅在学校里是位风云人物,在社会上也小有名气。她的大头像曾被放在照相馆橱窗里做广告,而且还当过杂志的“封面女郎”。


热恋之后该谈婚论嫁,周有光开始踌躇起来,与显赫的张家相反,周家只算得上是小户人家,他给张允和写了封信说:“我很穷,恐怕不能给你幸福。”性格明快的张允和马上回了一封写满十几页纸的信,坚定地告诉他:“幸福是要自己去创造的!”于是“从小手快嘴快脑子快,是‘快嘴李翠莲’”的张允和,又成了张家十个孩子中第一个迈进婚礼殿堂的人。


张家兄弟姐妹合影(前排四位为“合肥四姐妹”)


周有光曾将与张允和的感情形容为“流水式的恋爱”,从1933年结婚到2002年张允和去世,两人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近70年,这样一个有如涓涓细流绵长而深远的婚姻,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企及。


1933年,周有光和张允和举行了婚礼。张允和与周有光的性格完全不同,她活泼率性,说话直接,做事干脆利落,人称快嘴李翠莲。他沉稳持重,温文尔雅,慢条斯理。但两人的性格却融合得很好,一如她所说的,“并不相互抵触,而是相互补充”,一生趣事直到老。而这种“趣”,暗含着深沉的智慧,以及豁达与圆融的处世哲学。


两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喜好,张允和喜欢中国古典音乐,周有光喜欢的却是西洋音乐。但尽管如此,周老说“结了婚,她听中国音乐我去参加,我听西洋音乐她去参加。”晚年张允和热衷昆曲,经常去参加昆曲研习社演出、会议,而本身对昆曲并不感兴趣的周老,也经常陪伴在她的身边,出双入对,不甚甜蜜。


婚后二人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周有光在大学教书,兼在银行工作。张允和教书之余,编副刊,将才情发挥到极致。在婚后的第二年,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生下了儿子周晓平。

周有光、周晓平父子


生命中并不总是芬芳盈袖的春天。这对恩爱的夫妻也不例外,他们也经历过岁月赐予的疼痛和苦难。战乱时期他们一家颠沛流离,到处逃难。而避难期间,6岁的女儿小禾因患盲肠炎夭折,忍着悲痛生活还得继续。之后儿子晓平被子弹中伤,肠子被打穿了6个洞,幸而手术后脱险。他们承受这些重大的磨难,张允和生性乐观,看似柔弱的她却内心强大,有一种超乎寻常的韧劲和力量。

周有光(后排左一)与儿子周晓平(后排左二)及妻子张允和(前排左一)、母徐雯(前排中)、四姐周惠言合影于1953年


两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处世哲学。张允和常说,不拿别人的过失责备自己,不拿自己的过失得罪人家,不拿自己的过错惩罚自己。周有光也有三“自”政策,即“自食其力、自得其乐、自鸣得意”。而这样的达观态度,让他们度过了人生的很多关卡。


张允和86岁才开始学电脑,而周有光就是她的老师。每当遇到问题时,只要她脚一跺,撒下娇,他就乐呵呵地从书房中出来耐心地教她了。有一次她要给大姐张元和写信,她想打“亲爱的大姐……”没想到“爱”字一直打不出来,她着急了,娇滴滴地喊道,“周有光,这个‘爱’字打不了,我爱不了了怎么办啊。”


丁聪曾给他俩画过一幅温情的漫画:90岁的他骑着一辆小三轮,身后坐着他80多岁娇小的公主。一个博学仁厚,一个才情非凡,这是一对让人羡慕的夫妻。


然而,生离死别总无情。2002年8月,她因心脏病突发先他一步而去。她走的时候,依旧保持着美丽的姿态,一头盘结发,一袭深红衣。坐在床前的他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放,不愿她离去。一向豁达的他难以自抑,他说,我的半边天塌了。


张允和曾赠俞平伯夫人诗句:“人生多情人不老 多情到老情更好”。而这也是他们两人爱情的真实写照。任天荒地老,多情人不老。而他们,终究活成了人世间一道曼妙而永恒的风景。


爱我你就扫扫我:)

结尾歌曲在这里:)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