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世宠妃》第一百五十五章

最国风2019-03-14 12:41:12

《双世宠妃》


作者:薄荷微凉


   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湖西厂


       他的气势冷冽,周身的散发出的气息让人觉得恐惧,尤其是那双骇人的双眼,让人不敢接近。明明是那么好看的一张脸,为何那双眼睛透出的凶狠冷酷是那样无情。


       那群黑衣人捂着胸口再也站不起来,就是刚才那样的一种内力侵蚀已经把他们的内力打散,一时半会不可能再出手。


       这样高强的武功并不是谁都拥有的,几个灵敏的人看着苍冥绝的气势就知道他一般人,连滚带爬地跑开了。


       “原来这就是大哥要做的事情,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苍冥绝踏着脚下厚重的积雪,走到了他的面前,眼神有些不屑。


       那双眼睛里的鄙夷十分明显,太子捂着胸口从地上站了起来,身子并不是很稳当。


       “多谢四弟了。”太子闷声道。


       苍冥绝摆摆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只是大哥你怎么会惹上西厂的人?”


       太子强撑着身子冷笑了一声。


       “若非这些人要带锦瑟走,我也不至于和他们对打出手,从他们的出手方式来看,应该是西厂的人。锦瑟,你是怎么认识这些人的?”太子侧头问道。


       若不是这些人,他怎么可能会在这拥香楼的门口和西厂的人大打出手,还让苍冥绝出来救阵!


       “太子,奴家不认识这些人,西厂是什么奴家不知道。”锦瑟低低地说道,垂头看着太子手上的伤口,想伸手握住替他包扎,却猛地被他甩开。


       “不认识他们会来拥香楼专门找你?你会说有时间去找他们的庄主?锦瑟,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太子的样子像是忍耐到了极限,不能再忍耐下去了。


       锦瑟左右为难,一张姣好美丽的容颜纠结地像是一张包子,她想告诉太子,却碍于苍冥绝在这里不好说。


       “太子,总之您要相信奴家,无论奴家做了什么,都是为了您好啊!”锦瑟寥寥数语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算了,你既然不肯说,我也不会逼你。”


       太子看了萧长歌一眼,捂着胸口转身就要独自离开,可是锦瑟担心他的伤势,脚步不知道为什么便冲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他。


       “太子,您随奴家来,您身上还有伤,不要乱走动,等到了拥香楼里面,奴家一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您。”锦瑟咬着下唇,这个是她最后的让步了。


       她不可能当着苍冥绝的面把她和西厂的关系说出来,只是方才太子为了她和西厂的人打斗不止,最后到了受伤的地步。


       她不可能让太子就这样离开,这就意味着太子不再相信自己。


       单独邀约了太子,丝毫忘记了真正帮他们解决了危险的苍冥绝。


       苍冥绝冷冷嗤笑一声,两人之间的事情竟然还有什么不能公之于众的,反正他方才出手也不是为了救锦瑟。


       “锦瑟姑娘,你该不会这西厂和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需要和太子到拥香楼里面去说吧?况且,一个是朝廷太子,一个是烟花女子,这谈起事情很容易谈出感情来啊!”萧长歌在一旁冷冷地煽风点火,锐利的目光中充满了挑衅。


       锦瑟脸色一变,妖娆的目光中显得有几分锐利惊惧。


       早就听闻冥王妃不是个好对付的主,不仅医术了得,就连说话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浓浓的征服力。


       “冥王妃,我和西厂没有一点关系,告诉你也无妨,你也知道我是个烟花女子,这西厂的人偶尔来拥香楼找我谈天论地也不是不可能的。”锦瑟低低地笑着,妩媚多情。


       她的意思是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微妙,拥香楼坐落在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就该有它自己的作用。


       可是此话一出,萧长歌眼底的笑意就更加浓重了,这种冷笑看在锦瑟的眼里无疑就是一种挑衅。


       “锦瑟姑娘,看来西厂的人和你关系颇深啊!那这样你把太子置于何地呢?”萧长歌笑道,眼神颇有些悲哀地看着太子。


       锦瑟脸色一冷,拢在衣袖中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修长的指甲扣在肉里,如此也丝毫不觉得疼痛。


       “太子,太子……”她断断续续地说不出话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很是难看。


       太子眼神冷漠地盯着锦瑟,他原本就不大喜欢这个女子,只是因为在她的身上他得到了萧长歌的感觉,在萧长歌那里得不到的温暖可以在锦瑟的身上找回来。


       “够了!”太子怒斥地一拂袖,眼神里都是气愤和冷漠的光芒。


       锦瑟被他怒斥的声音吓了一跳,紧紧地缴着手里的手帕。


       “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锦瑟,不管你和西厂的人怎么样,都和我没有关系,你回去吧。”太子神情十分冷漠,仿佛他和锦瑟已经形同陌路。


       锦瑟眼眶有些湿润。


       这萧长歌到底有多大的魅力,竟然用三言两语就让太子的态度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她突然想起那天太子来拥香楼郁闷地喝酒时,嘴里叫着的名字是萧长歌!


       “太子,太子……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锦瑟疾步地追上前去,还未走两步脚下就一歪,整个人匍匐在雪地上,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而前方的太子不曾回头一步,决绝地越走越快,仿佛要将身后的一切都抛弃。


       锦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伤心,为什么会心痛,她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能让他离开。


       萧长歌立在原地,眉眼微皱地看着地上的锦瑟,摸了摸鼻子,或许她做错了,她不应该利用太子对自己的感情去刺激锦瑟。


       “你喜欢上太子了。”萧长歌看着趴在雪地里哭泣的锦瑟笃定地道。


       锦瑟哭的颤抖的身子慢慢地平缓下来,紧紧地抓着地上的一团雪猛地砸向了萧长歌,苍冥绝迅速利落地伸出了宽大的衣袍一挡,那雪球便砸在他的披风上。


       “关你什么事?笑话看够了就给我滚!”锦瑟恨恨地道,眼眶红红的一圈,像是恨极了的样子,凌乱的头发显得非常滑稽。


       她的这个样子丝毫没有了拥香楼头牌的样子,身上华丽的衣裳可能是在混乱的打斗中被撕破,艳丽的衣裳被划开了几道口子。


       她只是一介风尘女子,怎么能嫁给太子,更别提太子妃了。她的身份就是她心上的一道伤口,永远都治愈不了的伤口。


       “冥绝,我们走吧。”萧长歌搂住了苍冥绝的手臂。


       一高一矮的身影慢慢地远离了锦瑟的视线,踏过皑皑白雪的地面,留下深浅不一的几个脚印,仿佛就要走过天长地久一般。


       苍冥绝带着她绕过比较难行的路,他紧了紧握住萧长歌的那只手,带着她穿过人潮汹涌的正街。


       “你是怎么知道锦瑟喜欢太子的?”苍冥绝转头问道。


       “直觉。”萧长歌挑眉,“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女人天生就有第六感。”


       第六感?苍冥绝剑眉皱的更紧了。


       “什么意思?”


       “就是……”萧长歌摸了摸下巴,简单地解释道,“就是我猜的,女人想要猜出一个女人的心思还难啊?”


       “那你能不能猜出我的心思?”苍冥绝心里其实有些紧张。


       萧长歌送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有些无奈地道:“不能。”


       苍冥绝脸色阴沉下来,不爽的情绪从他的心口蔓延到全身,他看着她的眼神就能猜出她想要做什么,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


       萧长歌显然没有发现他脸上微变的表情,依旧心情不错地走着。


       “刚才他们说的西厂到底是什么?”萧长歌在电视剧里只听过东厂,这西厂到底是什么?


       “西厂原是江湖上的一个小门派,自从因为选拔武林盟主之事,江湖上曾一场大乱之后,西厂就换了厂主。这数年来不断地崛起,并且吞并了许多的小门派,他们不仅手底下还有许多的赌场钱庄,京城绝大多数的酒楼都是他们的。但是从未有人见过他们的厂主,因为神神秘秘的原因也要这个厂主传的十分出神。”苍冥绝缓缓说道。


       萧长歌哦了一声,这不就是个黑道大佬吗?还是一个神秘的黑道大佬。


       “那东厂又是什么?”萧长歌再次问道,该不会真的是电视上演的那样吧?


       苍冥绝握着她的手拐过了一条小巷,转身就通向了冥王府的门口。


       “东厂?这里没有东厂,只有一个江湖上的西厂。”苍冥绝有些不解地看着她,忍住笑意,“长歌,你该不会是以为东西南北四个厂都有吧?”


今天VIP章节到此为止,看不过瘾的朋友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去网站看完整版,或等待明天同一时间的推送哦~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