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品评《甄嬛传》118:安陵容之死

玲珑品评2022-08-02 07:04:11


118

这条命,这口气,从来由不得自己。今日终于可以由自己做回主了。

端妃刚刚被甄嬛捧为皇贵妃,作为回报,她就对安陵容动手了。

她是宫里最适合揭穿安陵容使用迷情香蛊惑皇上的人。

在清朝,皇贵妃是仅次于皇后的等级,只有一人,一般是皇上最重视或是最钟爱的妃子才能获得这个封号。

皇上封端妃为皇贵妃,也有震慑皇后,警告她不要随意乱来的意思。

身为皇贵妃,维持后宫纲纪就是端妃的本职工作,她一上任就把安陵容拉下马,也是给皇后一个下马威:你的人竟然用这种狐媚的手段蛊惑皇上,不顾皇上的龙体安危,你作为六宫之主,到底知不知情?

安陵容瞒着皇后使用迷情香一事,真是坑了皇后一把,但是此时她除了安陵容已经没有别的手下的,即使心里再生气,也不得不保她:这香真的是从鹂妃那里得来的吗?是不是有人蓄意陷害?

但是端妃更厉害,她早就料到皇后会有此一问,便气定神闲地回复:我没有陷害鹂妃的理由。

是呀。端妃与世无争,品性端方,与安陵容素无仇怨,地位又比安陵容高上两个位份,她有什么理由陷害安陵容?

皇后知道端妃是甄嬛的人又怎样,这种揣测只能放在心里,说的出口吗?说出来能服众吗?

皇后辩驳不过端妃,只能将此事说的不那么严重,企图为安陵容脱罪。

端妃却说,安陵容小产那日,皇上喝了点酒就与安陵容行周公之礼,实在太过鲁莽,不像是皇上平日的言行举动。所以就派人去查,在宝鹃倒掉的香灰中,发现了迷情香。

这就是赤裸裸地诬陷了。

迷情香明明是甄嬛放在狐尾百合的花蕊中送到安陵容宫里去的,端妃手里的香是小允子从延禧宫的内室里面偷来的。如今甄嬛与端妃串通一气,全部嫁祸到安陵容的头上,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偏偏让人抓不到任何诬陷的把柄。

还有甄嬛和敬妃联合起来敲边鼓,一个说皇上最近很少去延禧宫,一个说安陵容是不是仗着自己五个月了胎像稳固才故意用迷情香来争宠。

皇后虽然心里知道此事有蹊跷,安陵容的胎本来就保不住,根本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用香料去争宠,但是胎像稳固一说明明是皇后派人传出去的,这时候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里甄嬛很坏心眼地用了“欲擒故纵”这一招,她竟然帮着安陵容说话,说她再糊涂也不敢拿皇嗣开玩笑,是否有人陷害?

甄嬛当然不是真心要为安陵容开脱,她一来是撇清自己,贼喊捉贼:我都怀疑有人陷害了,这陷害的人肯定不会是我喽。二来也是想让端妃把事情说的更清楚一点,把安陵容谋害龙胎的罪名坐坐实。

果然,端妃马上心领神会,让贴身侍婢吉祥出来作证。

本来端妃只是说在宝鹃倒的香灰里面找到一些迷情香的残骸,是不是安陵容所放的,还有待查证。

但是吉祥却不知用什么办法,从安陵容的宫里搜出大量的还未经使用的迷情香,这回物证确凿,便容不得安陵容抵赖。

皇后眼见大势已去,脸色那个难看呦,就好似酸黄瓜刷了白漆一般。

安陵容刚进宫时胆小如鼠,畏畏缩缩,走路都好似害怕踩死蚂蚁似的。

如今大难临头,她倒变的硬气起来,还说什么“风水轮流转”,显然她知道这件事就是甄嬛陷害她的。

只可惜安陵容难得硬气一回,却得罪了她最不应该得罪的人,紫金城里的太监首领,皇上身边最红的红人——苏培盛。

她讽刺苏培盛是“阉人”,我过的好过的坏也不是你一个“阉人”说了算的。

可惜安陵容忘了一点,她若是一直得宠,苏培盛可能一时不能拿她怎么样,但若她有朝一日一旦失宠,她日子过的好坏,到还真是现在她看不起的太监们说了算的。

如果只是迷情香一事被揭露,皇上并不打算重罚安陵容。

皇后说的对,失子之后,皇上的怜悯和同情完全可以让安陵容这辈子在宫里站稳脚跟。

所以皇上一开始给出的处罚是褫夺封号,降为答应。

皇后也在一边求情说安陵容已经得到了教训,这样就够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甄嬛自然不会满意。

她表面上扮好人求皇上宽恕安陵容,还说安陵容制香并非全无好处,实际却将以前舒痕胶的一段公案拉出来说事。

但是甄嬛这出戏做的太刻意,她要是真的想为安陵容求情,又怎么会随身带着剩余的舒痕胶?这明明是带着安陵容谋害人的证据,好当面查证而皇上看的。

皇后一听“舒痕胶”三个字,脸色顿时变的害怕起来,她怕这件事再查下去,会查到自己身上。

迷情香一事可大可小,但是如果安陵容利用舒痕胶打掉甄嬛的第一个孩子,那事情可就严重多了。

甄嬛第一个孩子流产,对整部《甄嬛传》剧情影响极大。

华妃因此丢掉了贵妃之位,在宫里的声势由盛转衰。

皇上也因为怀疑是欢宜香害的甄嬛小产而自责不已,过了一段比较糟心的时光,如今突然得知这一切都是安陵容的精心安排,自己竟然被自己豢养的宠物玩弄于鼓掌之间,如何能不怒呢,马上就问:卫临在哪?

甄嬛立刻就回答:卫临就在殿外,等着给皇上请平安脉呢。

这也太明显了吧:舒痕胶是随身带着的,卫临就在殿外候旨。

坑都挖好了,就等皇上自个跳下去。

甄嬛得知舒痕胶里有麝香,还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原来是陵容杀了我的孩子!

拜托,如果不是你早就知道此事,你今天能安排的这么严丝合缝?

皇上不是傻瓜,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皇上也会觉得你安排这出戏有点居心不良。

所以,不管是“突闻噩耗”的甄嬛伏地痛哭装可怜也好,还是敬妃在旁边怒斥安陵容的蛇蝎心肠,皇上脸色阴冷,但就是不表态。

还是端妃最厉害,她特地在此时提及安陵容的宫女惊了沈眉庄的胎。

如果舒痕胶这件事是真的,那安陵容派宫女去惊吓眉庄,当然也是故意的。

端妃此时利用皇上对眉庄的愧疚和对静和公主自幼丧母的怜惜,狠狠插了皇上心头一刀。

皇上冷不丁被插刀之后立刻就怒了:好好好!朕宠爱了多年的女人竟然如此狠毒,贱人在哪里?

安陵容临死前与皇上的这场对手戏,可以说是《甄嬛传》中最经典的几场对手戏之一,精彩程度可能还要超越了皇后与皇上的那场著名的“臣妾做不到!”。

在此之前,安陵容与皇上的谈话,从来都没有平等的交流过,那是一个宠物与主人之间的交流模式。

只有这一次,安陵容自知死期将至,终于不愿在扮演“皇帝的爱宠”这一角色设定,第一次以堂堂正正的一个人的身份,与皇上对话。

皇上问她:鹂妃,你对朕一向是千依百顺的,为何会在背地里如此狠毒?

安陵容回道:我不喜欢鹂妃这个名字。你对待我就像对待一只听话的小猫小狗,你又何曾在乎我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再说狠毒,在这深宫之中,谁没有狠毒过,皇上,你难道没有狠毒的时候吗?

皇上当然痛恨安陵容弄死了甄嬛的第一个孩子,又害死了眉庄,但是皇上最恨她的一点,是这个对自己曾经俯首贴耳的宠物,竟然心里一点也不把他这个皇帝当回事,竟然真的觉得自己在心理上可以和他平起平坐?

反了天了都!

在皇上的心目中,可以与自己平等交流的只有先帝康熙、太后和纯元(都是死人,看懂了没有),连现任的皇后和甄嬛都不配。

这个自己一直豢养来取乐的宠物,不仅心里对自己没有一点敬畏,还在背地里想尽办法用爪子啄他的眼睛!

太TM不像话了!

所以皇上对安陵容说出了残酷至极的惩罚:你不是不喜欢鹂妃这个称号吗?你不是不想当个宠物吗?朕偏不让你死,还要保留你宠物的称号,让奴才天天掌你的嘴,把你钉在这个你痛恨的耻辱柱上一辈子!朕看有你做榜样,宫里谁还敢放肆?

注意,皇上最后用的是“放肆”这个形容词,而不是“狠毒”。

皇上并非因为安陵容的狠毒而如此惩罚她,皇上是因为安陵容竟然心里不甘于做自己的宠物,还对自己直言不讳而震怒的。

在朕面前,你也配为人?

皇上这样的安排,就是逼着安陵容自己去死,否则她将永远耻辱地活着,再也没有任何别的指望。

所以安陵容问苏培盛要了一点苦杏仁,准备自杀。

从安陵容自杀前的表现来看,她是真的心里只有甄嬛,没有皇上的。

所以她还特地通过苏培盛,要与甄嬛告别。

而甄嬛刚刚踏入延禧宫的时候,安陵容就说:姐姐来了!

人之将死,未必其言也善。

但是人之将死,其言必真。

人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好伪装矫饰的?

所以安陵容此时称甄嬛“姐姐”,想必是真心的。

她一开始是真心想把甄嬛当“姐姐”来看待,可是一旦选择了那条不择手段上位的暗黑之路,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安陵容一半像是在自言自语,一半像是倾诉衷肠,对甄嬛说起了她小时候的家境。

这是甄嬛、沈眉庄等高门大户富养的嫡女无法想象的处境。

安陵容的母亲是个绣娘,父亲是个香料商人,其实原本社会地位很低的,靠母亲卖绣品,才能为父亲捐一个八品鹌鹑官。

可惜安陵容的父亲当了这芝麻小官之后,忘恩负义,见安陵容的母亲年老色衰,便不似从前那样喜欢她的母亲了,反而娶了好几房的姨太太。

从安陵容的描述来看,安陵容的母亲的性格可能类似于《情深深雨濛濛》中依萍的妈妈,就算被自己的丈夫嫌弃到死,被丈夫的小妾欺凌,也会死心塌地跟着丈夫,并不会做什么像样的反抗,也不会保护自己的儿女。

身为这种人的女儿,安陵容可真是非常倒霉的,父亲对母亲的态度一边让她不似甄嬛、眉庄那么希冀爱情,母亲因软弱而备受欺凌又让她得出:没有心机,就会处处吃亏的结论。

三岁看到老,每个人性格发芽的种子都深埋在养育自己的家庭环境中。

安陵容这样的性格,这样的才能,嫁给一个平民小户尚可安稳度日,宫里是她最不该来的地方,可是她偏偏阴差阳错地撞了进来。

与她同时进宫的秀女中,多的是门第高贵,容貌出色,才华横溢的大家闺秀,她夹在当中毫不起眼,只能眼看着自己一步一步沦为尘埃,任人践踏。

我以前曾经分析过,宫里的环境是恶劣,但是对安陵容来说,并没有特别恶劣,华妃的跋扈,皇后的城府,丫鬟的拜高踩低,那是无差别攻击,不是针对安陵容一个人的。

但是童年的阴影笼罩在安陵容的心头,她很怕她变成她母亲一样,毫无自我保护的能力,任人欺凌,生不如死。

但是她本身的胸怀和眼光,并不能帮她找出一条像样的出路来,她总认为是她母亲没有心机才被人欺负成这样,所以她才要用尽心机来保护自己。

这段对话可以很明显地安陵容与甄嬛三观的不同。甄嬛毫不客气地指出安陵容的症结所在:我知道宫里日子难过,但并不是你一个人艰难地过着,所有人过的都很艰难。但是艰难归艰难,你总不能选择伤害自己亲近的人来自保吧,你这样做,还有没有良心?

这里我分析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一般拥有越多的人越是愿意付出。

一来是因为这种人本身拥有的多,付出一些并不会影响他们的生存与正常生活。

二来也是因为这种人其实很明白付出的价值,自己付出的东西以后会以某种方式返还给自己,形成一种良性循坏,就好比一种能量的流动一般。

但是我还要提醒一句,就算是很愿意付出的人,也不要像甄嬛一般,对还不知底细的陌生人(安陵容)付出太多。

因为有时候人与人的想法是很不一样的。

甄嬛的付出,在她本人看来,肯定是真心的,即使不是倾其所有的付出,也是善意的付出。

但是在安陵容看来,你拥有那么多,给我一点怎么了?你给我的不够多,达不到我的要求,就是施舍冷饭,秀优越感,就是要用我代你争宠!

为什么安陵容会指责甄嬛对她不够真心,而从来不去指责皇后对她不够真心?

就因为在内心深处,安陵容知道甄嬛对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真心的,所以她才敢要求更多!

既得陇,复望蜀。

贪得无厌地要求一个对你的人生根本不需要负责任的人掏心掏肺的对你。

这现实吗?

就是因为甄嬛给了她希望,安陵容才深恨甄嬛。

说好了帮人帮到底,你为啥不直接送我上天呢?

这里甄嬛对安陵容说的话,才是一般正常人的思维。

朋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惠互利的。

讲感情和做交易,其实并不冲突。

甄嬛当日要将安陵容举荐给皇上,也征求过安陵容的同意,安陵容还绣了镶有桃花边的素锦内衣给甄嬛,表示愿意承宠。

怎么到了后来,倒说是甄嬛单单为了利用她才出此计谋呢?

难道安陵容没有因此次推荐而得到任何好处吗?

难道只要与安陵容合作,对方只要得到一丁点私心就是居心不良利用安陵容?

照安陵容这个想法,以后谁还愿意和她合作?(的确,安陵容背叛甄嬛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和她合作过)

临死之前,安陵容才说了真话。

她就是嫉妒甄嬛,甄嬛拥有她这辈子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很多她需要费尽心机得来的东西,甄嬛都唾手可得,所以安陵容觉得不甘心而已。

虽说因为几次命运的磨炼,甄嬛渐渐变得心狠手辣,但是我觉得她在安陵容临终前说的话,三观还是很正的。

安陵容的确就是昧了自己的良心,费尽心机去害人,才能一步一步往上爬的。

要说宫里的日子那么难熬,那敬妃那么多年不也苦苦熬过来了吗?

人家也没有想着自己日子难过就去害害别人,让自己的日子变的好过一点。

但是安陵容此时这种话已经听不进去了,苦杏仁的毒已经发作,她痛苦不堪。

但是在弥留之际,她还是要对甄嬛说:姐姐,反正我们是一辈子的仇人了!

这执着!

非要甄嬛这辈子忘不了她才痛快!

可能安陵容不知道,对自己的仇人发起临终的心理攻击,可是甄嬛的拿手好戏。

你不是要我忘不了你吗?

好!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既不会恨你,也不会原谅你,因为你太不值了!

你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在我生命中逝去吧!

撒由那拉!

言尽于此,甄嬛毫不留恋地起身往外走了。

谁知安陵容此时说了一句足以改变甄嬛一生的话:皇后杀了皇后!

安陵容到底是如何知道皇后杀了纯元皇后这一绝密的,我无从得知。电视剧里应该有端倪,但是被剪掉了。

我这里来分析一下,安陵容为何要把话说的那么含糊。

一来是因为此事安陵容没有确凿的证据,这种事情总不能空口白牙地乱说吧。

二来安陵容的族人还有人活在世上,若她直接对甄嬛说明白是皇后杀了纯元皇后,怕是皇后得到消息,饶不了安陵容的母亲。

安陵容死前的最后一刻,还记挂着她在甄嬛心中的地位呢。

临死前还心心念念挂着的事情,才是内心深处最重要的事情。

可能是被甄嬛前一句“不值得”给刺激到了,安陵容毒发的时候还非要强调一下:你不要逞强了,你的安稳人生,终究是被我毁了!

这句话也不能说完全不对,要不是安陵容用舒痕胶打掉甄嬛的第一个孩子,甄嬛还活在“世界真美好”的幻觉里面呢,也不会进化地那么快!

如今,在苦杏仁的作用下,安陵容带着对甄嬛的恨意和对人生的不甘心,颓然倒地。

这口气,这条命,从来都由不得自己!

倒是临死的时候,终于可以由自己做回主了!

伴着那“采莲曲”,安陵容竟然露出少有的欣慰而开心的笑容。

毕竟,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怕长夜漫漫,再也不会觉得不甘心了。

再冷,也不该拿别人的血来暖自己!

苹果IOS读者赞赏用

长按二维码后识别即可赞赏

金额不限,大家随意



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