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公务员逆袭”和“江湖屌丝化”(文末有彩蛋)

風聲評論2022-08-02 07:56:12

文末有彩蛋哦~


金庸的江湖史,有人说是一部武学的没落史,有人说是一部侠客的消亡史。


其实,它还有不为人察觉的一条线:它是一部公务员的逆袭史。


现在很多人羡慕公务员,希望跻身体制内。但在金庸的江湖里,很长一段时期内,当公务员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金庸江湖的大多数时期,是一个典型的“小政府,大武林”格局,民间的实力远比官方雄厚。在当时的江湖上,最重要的战略资源无疑是武功,特别是顶级武功。控制它们的是各大门派,比如七十二绝技是少林寺的,乾坤大挪移是明教的,都是纯粹的民营资本,没有官方能伸进手来。


在北宋的《天龙八部》时代,那些最重要的战略物资储备中心——也就是武功秘籍的集中收藏地,都牢牢掌握在各大江湖门派手里。最著名的比如少林寺的藏经阁,姑苏慕容家的“还施水阁”,逍遥派神仙姐姐的“琅環玉洞”,收藏之巨、规模之大,简直像今天的核武器库,哪一个是在官府手中?



唯一有官方色彩的是大理段氏,但他们家最牛叉的六脉神剑收藏在哪里?不是皇宫,而是天龙寺。甚至段氏家族的族长保定皇帝要学一点六脉神剑剑法,还必须先剃度出家,不然连看剑谱的资格都没有。


在《天龙》的时代,不是公务员管理社会,而是民间的侠客力量管理社会。侠客的权力笼罩一切,甚至直接担任大国的军政要职,国家的战与和、民族的盛与衰、天下的兴与亡,很大程度上居然决定在几个超一流的侠客手中。


一个鸠摩智,就能决定强大的吐蕃国的对外政策。原著上说,吐蕃国“是和是战,多半可凭他一言而决。”


一个萧峰,能左右宋辽间的大国关系。同样引原文为证:萧峰“官居辽国南院大王,手握兵符,坐镇南京,倘若挥军南下,尽占南朝黄河以北土地,建立赫赫功业,进则自立为王,退亦长保富贵。”



几个江湖豪客开一个小会,就能操弄天下的兴亡——在少林寺藏经阁,萧峰父子、慕容搏父子和鸠摩智几大高手开会,商量的是什么话题?是辽国、吐蕃、西夏、大理、大燕五国瓜分大宋!天下兴亡大事,历史转折关口,居然全在几个高手的股掌之中。



试问几百年后,《鹿鼎记》里最强的归辛树、九难尼姑、洪安通等一帮人开个会,能搞出什么名堂?



《天龙》的时代,也有一些民间侠客投靠官府,但这只是一种松散的合作,完全没有公务员的体制归属和人身依附关系。比如西夏的一品堂招徕了“四大恶人”,最多算一种雇佣,而且打工的是爷,雇人的是孙子。几大恶人想干就干,不想干就走,西夏国能辖制得了么?鸠摩智当吐蕃国师,李秋水当西夏皇太妃,他们的身份、精神都是江湖侠客。比如鸠摩智一旦大彻大悟不想干了,拍屁股走人,吐蕃拿他有什么办法?


《天龙》时代的江湖,是纯粹的侠客的江湖。他们的能力绝对强势,他们的身份绝对自由,他们的精神绝对独立。


完全的竞争和自由,造就了武学的极大繁荣。那个时代,民间的智慧充分涌流,神奇武功层出不穷,高手们一峰更比一峰高,甚至到了接近魔幻的境地。“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可以返老还童,北冥神功随意吸人内力,六脉神剑用气剑杀人,一片百花齐放的景象。



到了宋元年间的《射雕》《倚天》时代,这种“大武林、小政府”的格局仍然在延续着,但情况已经起了变化。体制内对民间高手的吸引力在增强,比如沙通天、彭连虎、侯通海甚至欧阳锋都一度加入完颜洪烈的幕府。,表面上平起平坐,但除了对欧阳锋之外,他对其它高手的姿态和身份已经不像合作者,而隐隐是老板和领袖,“主”和“从”的关系逐渐形成。



当然,这些高手们仍然和公务员有根本的区别。他们不受体制束缚,没有公务员身份,没有行政级别,随时可以退出。更重要的是,他们并不十分向往体制内,就算是二流高手沙通天等人,也仍然保留着江湖高手的一丝骄傲。他们只想和体制分享利益,并不愿意投身加入。如果官府让沙通天放弃当“鬼门龙王”,换一个官做,他大概并不会很情愿,也不会很以为荣耀。



和《天龙》不同,这个时代,民间的力量虽然也积极参与家国大事,但已经失去了左右天下大势的实力。“郭靖-黄蓉”家族不可谓不强大,大半个中原武林尽在其麾下,但他们能做的不过是困守孤城襄阳,最后被碾碎在历史的车轮下。



当然,那时候的江湖大侠们还是可以用各种方式调侃着体制,表达对行政力量的不屑一顾。洪七公去皇宫吃“鸳鸯五珍脍”,如入无人之境;杨过带人殴打南宋宰相丁大全,也很让人痛快。只不过,他们能做的只是“调侃”而已。所谓“调侃”,就是边缘化的开始。



到了《倚天》的元代,一些江湖侠客体制化的苗头开始出现。最极端的比如汝阳王郡主手下的阿大、阿二、阿三等人,已经沦为彻底的家奴。他们所谓的“八臂神剑”“丐帮长老”等民间身份已成为次要的装点,活像现在的干部跑到书法家协会去兼一个身份,或是局长非要在名片上印“教授”。


即便在这个时代,公务员们也远没有完成逆袭。江湖的精神是独立的,圈子是独立的,在价值观上并不以体制为荣,反而仍然以加入体制、当公务员为耻。



比如很可能发生在明代的《笑傲江湖》,衡山派的侠客刘正风金盆洗手,退出武林,花钱捐了一个“参将”的官做,立刻被武林同道集体鄙视:好好的刘三爷不当,跑去当狗官,太没出息了。刘正风说,自己去当官是为了“自污”——连他自己也清楚地知道,投身体制是丢人现眼的事,试问这种逻辑在当今社会还成立么?



到了《碧血剑》《雪山飞狐》《鹿鼎记》的年代,形势急转直下,“大武林、小政府”的格局彻底被扭转,江湖迅速地屌丝化,皇权、官权已经膨胀成一只擎天巨手,可以轻易把江湖搓圆捏扁。领导干部们也越来越威严,江湖人越混越窝囊,侠客们开始纷纷去考公务员。



《鹿鼎记》里的高手,多是家丁。人人头上都插着体制的小旗,分为不同的阵营,比如清廷的、台湾延平郡王府的、平西王府的、沐王府的,一个个活像军棋里的军、师、旅、团、营、连、排、长,在棋盘上打来打去。韦小宝貌似可以超脱格局之外,不按套路出牌,其实他的本质也就是个工兵,飞来飞去地给主子挖地雷而已。


这个时代的顶级高手们都是何等角色?放眼望去,一个个远离权力核心,奔波半生,无所作为,屌丝气十足。


貌似武功第一的神龙教洪教主,辟处一隅的村长而已,只能在荒凉小岛上作威作福,,也不过是罗刹国的马前小卒;江湖第一号人物陈近南,碌碌无为,命丧屑小之手;神拳无敌归辛树,充当平西王府的刺客,稀里糊涂地被一群宫廷侍卫活活堆死;一剑无血冯锡范,富二代的打手,名义上军级干部,其实保安队长,最后在一场司法黑幕中被轻松害死;独臂神尼九难,最不知所云的一位高手,做事颠三倒四,完全不知道她在忙活什么。


在庞大的权力面前,武林的头领不过是权力的走卒。江湖豪侠可有半分话语权?可能影响半点国家大事?可能改变半点历史走向?不能。鹿鼎记全书最威严、最有权势的人是谁?无可置疑——康熙啊。


行政力量可以直接插手江湖事务,左右武林格局。短短几万字的《雪山飞狐》里,朝廷派来的武师在江湖上横冲直闯,小小一个“御前一等侍卫”刘元鹤,在书上是多么威风,只要一表露身份,就江湖豪杰们个个“惊惧”。他上门去找江湖大佬田归农,田归农“十分欢喜,说道‘贵客上门’”——你能想象在《天龙》或者《射雕》里,小小一个侍卫能有这种待遇么,能让武林高手们“惊惧”么?光射雕里的牛家村曲三就不知道像杀鸡一样杀了多少侍卫。


当时江湖上最大的“腕”是金面佛苗人凤。对这位民间最重量级的人物,公务员们是什么态度?在书上,苗人凤的女儿头上插了一个钗子,是寻宝的线索。旁边在座的江湖大佬们虽然眼馋,但惧怕他爹的威名,都不敢动手。但我们的基层公务员刘元鹤侍卫“向众人横眼一扫,脸露傲色,走到苗若兰面前,右手一探,突然将她鬓边的珠钗拔了下来。”官之末流,敢对抗民之首脑,官民力量对比可见一斑。


官府居然还敢组织一帮杀手,围剿第一高手苗人凤,而且差点得手——我们不可想象,在《射雕》里,南宋官府组织一帮人去杀黄药师试试?


几百年前的周伯通、杨过们,还享有着和权力不合作的自由。江湖的天地广阔,可以任由他们去游戏人间,实现“神雕侠侣、绝迹江湖”;但几百年后的胡一刀、苗人凤们同样是盖代高手,江湖上却已经没有权力不能覆盖的角落。哪怕在辽东边远的大雪山、在百丈高的天险玉笔峰上,也会有赛总管、刘元鹤们的身影。在这个时代,不合作者唯有被收拾,不管是浪漫偏激的大侠胡一刀,还是沉默无害的大侠苗人凤。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当桃花岛没有了,白驼山没有了,丐帮建起了八旗支部,天龙门有了官衔品级,对于武林人士来说,买主只有了唯一的一个,你能怪他们都去考公务员吗?


朝廷成了社会精英的黑洞,江湖当然就慢慢失去活力。神奇的武功逐渐消亡,民间的高手们不再去钻研武学,而是整天盯着刘元鹤大人们,愤愤于他们的庸庸碌碌、自己的仕进无门。而刘元鹤大人们也十分委屈和愤怒,认为自己原本是精英,却被体制生生揉捏成庸人。


于是,体制内外的武师们互相仇恨,隔着一道门对骂:“有种你丫出来!”“有种你丫进来!”微妙的区别在于,里面的人多数并不大真心想出去,而外面的多数人真心想进来。(完)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


以下是

福利社:





各位看官,凤凰网评论部第三波赠书高调来袭~
第一次,我们跟大家聊了灾难与兴邦;
第二次,我们跟大家聊了社会思潮;
这次,我们跟大家聊聊江湖~

“朋友,好久不见,你去哪里?”
“江湖。”
“江湖在哪儿?”
“江湖啊,我指给你看!”



金庸笔下的江湖,是现世的世事一种价值观的投影。

六神磊磊脑洞大开,以金庸的坐标,凡人的视角,读出了现世的江湖。



1
你我皆是凡人,故人来人往,有错过有堕落。有人以体面的爱情换来“永远寂静的朋友圈”;有人自卑一世,敢学场、职场业绩得意,却唯独在“在爱情上放弃了进攻”;男人出轨可原谅,女人不忠便成“淫”;男人没了伴侣总能好好活着,女人离开男人,便瞬间崩塌……江湖如是,现世亦然。林林总总,料定人间终是铁,耗尽半世风尘。



2
你我皆是凡人,皆谈江湖,但真的了解江湖么?无数侠客在江湖中来来往往,搞出了些大新闻,写下了英雄志:一部《射雕英雄传》,引出一段江湖怎样的收藏史?华山论剑,又是如何从五湖四海的英雄争霸变为其乐融融的家庭内部聚会? 为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复江湖混到没朋友? 向往“魏晋风骨”的黄药师反不如洪七公和周伯通旷达率真。

3
你我皆是凡人,逃脱得了江湖,却逃不过红尘。江湖中的游戏有江湖的规矩,红尘中的博弈折射出江湖的痕迹。人们早已遗忘江湖中“AK-47”的罗汉拳,却记住了它的使用者们。因为“发明兵器的人只早出了兵器的躯壳,使用兵器的人才真正书写了兵器的性格”;脾气最大的都是混迹小圈子的人,江湖如此,现实也是如此;屌丝和偶像的关系,就像柯镇恶对黄药师“崇拜并仇恨”一样的微妙……金庸会议学、金庸姓名学、金庸的数字崇拜、金庸的处男推崇……江湖到红尘,规矩在此,谁敢造次。

……

江湖如此混乱,凡人“亚历山大”。那么就稍稍跳出金庸,鉴古观今讲讲当前时事格局。借围棋说说中日关系;描绘一把足球绿场上的江湖;再用一部《新白娘子传奇》捋一捋爱情的哲学。


你我皆是凡人,用凡人的视角,借凡人的坐标,看凡人笔下凡人的江湖,写一个凡人的故事。


最后,安利书摘若干供看官们品读:


“《侠客行》这部童话告诉我们,在一个复杂的世界里,做聪明人无疑是好事;但在一个过于复杂的世界里,做一个笨人或许也是不坏的选择。”


“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金庸江湖上谁武功最高?这个很难回答。但有一个规律是大致不错的:在金庸的江湖里,假如把武功最高的几个人拿出来,会得到一个令人吃惊的结果:他们几乎不是老处男,就是死太监。”


“得不到祝福的爱情,也是爱情。我们总喜欢问公孙止和李莫愁接下来该如何,但爱情有时真的只对它发生的刹那负责。”




想要这样一本好书?

你只需做到




1

关注“凤凰评论家”

搜索“凤凰评论家”,或者微信号“ifengopinion”,点击关注。犀利时评,新鲜推送。

2

转发+表态

转发本周凤凰评论家的本篇评论《六神磊磊:“公务员逆袭”和“江湖屌丝化”》到朋友圈,或者转发本文让更多的朋友有机会获得好书。同时,请在本文右下角写评论里【表态】,你觉得“你眼中的江湖,是什么样子”,我们将精选部分优秀评论放出。

3

截图

将朋友圈截图发给我们。

4

截止时间

截止9月30日21:00,我们将从收到的截图和评论信息中,抽取10名幸运儿,免费好书将会送到你的手上。放心,良心包邮。


Tips

如果你的表态能获得更多的赞数,可以大幅提高中奖率哦~




当然,

还记得上周赠书活动吗?

我们第二波福利的幸运儿已经产生了!

凤评君从多条评论中抽选了五位幸运者获得赠书


禤禤

叶卡捷琳娜

贾豆豆

郝炎桦

Dr. Enfield Pend

请以上五位幸运者私信后台君地址,地址,地址,重要事情说三遍!包邮送到家哦~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