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大热,《创造101》不是“少女版甄嬛传”~

红杉网红2019-10-16 15:14:42


《创造101》上周一开播便取得开门红,节目话题阅读量、官微互动量、微博搜索量、视频播放量全面占据微博网综榜之首,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关注。


水姐最先被圈的其实是王一博。


王一博是乐华娱乐旗下偶像男团UNIQ的成员,这个团2014年9月出道,至今也快四年了。王一博是队里的主舞担当,长得很帅,身材很好,后来还成了《天天向上》里“天天兄弟”的固定成员,但印象中也没怎么看过他跳舞,主持节目好像也停留在插不上话负责帅的状态。


他担任《创造101》的舞蹈导师很多人都觉得意外,但看完他的出场舞蹈秀↓立刻服气,真的太!帅!了!



“没看上小姐姐却被小哥哥圈粉”,说的就是他!



小猪哥亮出了王牌——朱碧石跑步;黄子韬也拿出了看家本领——逢高音必唱劈;为了缓解姑娘们的紧张,导师们也是拼了。



还有新晋双胞胎之父你杰哥,已经可以想象不远的将来他跟双胞胎闺女一起下乡做饭的画面啦~



当然选手才是节目的重头。跟想象中的“美女宫心计”不太一样,《创造101》的画风有点“歪”。


比如随便截图都是表情包的蜜蜂少女队↓



比如干部风格且自带BGM的花开半夏话唠二人组↓



比如一不小心世纪大撞衫的14人临时团↓



比如看到肤白貌美大长腿就决定送自己一首《凉凉》的姑凉↓



比如素颜便服出场的3unshine↓



当然不要怀疑走错片场了,因为到比试环节还是有不少有实力的妹子们脱颖而出的。


乐华娱乐算是国内启动练习生制度的“行家”,《偶像练习生》也让我们看到了“乐华七子”的抢眼表现。这次公司又派出了“乐华七仙女”YHGIRLS来参加《创造101》,无论外形、气场还是唱跳实力,优势非常明显,这其中还有已经以“宇宙少女”成员身份出道的吴宣仪和孟美岐,想被忽视都难。



据说,宣仪已经被一些网友视作“女版蔡徐坤”了?



因老板王思聪而名声响当当的香蕉娱乐,在抢占《偶像练习生》出道名额的2/9后,又派出五位女生参加《创造101》,其中有一上来就自信占据C位的傅菁,会弹吉他、会跳舞的强东玥,首期表现都很有话题度。



曾在《泰国好声音(儿童版)》里晋级导师战队五强的李紫婷,虽然普通话水平稍差,但唱跳实力非常强。



毕业于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葛佳慧,曾经加入过SNH48的某个小分队,后来退团了,今年在《最强大脑》第五季里表现突出,大家都喊她“学霸”。



会作词作曲,曾以组合身份出道过,还出演过李玟MV的林珈安,五官大方很有辨识度,据说还跟你们的老公彭于晏传过绯闻。



参加过说唱、街舞等选秀节目的YAMY,很多人都已经认识了,首期看来她的综合实力还是很能打的,酷酷的长相打扮也让她在一众甜美可爱系姑娘堆儿里显得更特别。



首期最抢眼的选手当属来自可米领誉的HAO GIRLS的成员SUNNEE。这个团的妹子们一人穿一个颜色,被网友调侃是“彩虹团”。



成员SUNNEE是泰国人,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舞台表现已经让导师张杰表示无法移开视线,节目播出后微博粉丝狂涨,赶脚一只脚已经迈进1/11出道位置了呢~



节目这才播第一期,后面会发生怎么样的反转谁都不知道,但按照以往的经验,镜头多的选手获得的支持相对就更多,首期的热门选手,只要实力不是太坑,基本都离最后的出道机会很近很近了。



在节目纪录片《女团》里,可以看见为了离舞台更近,离梦想更近,这些看上去娇滴滴的小姐姐们有多拼:每天只睡3小时,上吐下泻也要坚持练习……


101位少女的实力和舞台表现远远超越了大家的预期,节目充满中国社会实感的基调更令外界赞不绝口。


不够“养成”,不谈“出道”?日韩模式不是万能的


《创造101》的野心显然不是做一档普通的选拔类节目。近年来,一方面中国大大小小的选拔类节目层出不穷,另一方面韩系的“练习-出道”、日系的“驻场-养成”似乎变成了行业的铁律和教条,反复被当做标尺拿出来与中国节目做对比。


一些人对文娱领域稍有涉足,就敢搬出这套理论说道说道,仿佛掌握了偶像制造的终极秘密,稍有不符便要唱衰和质疑。有个别评论者指责《创造101》没有选择纯草根、女孩们表现太好没有给“养成”留下空间、没有动用常见的粉丝运营手段调动粉丝情绪时,内心正是把日韩偶像模式当成了刻板的教条。


但事实上,中国女团乃至中国偶像产业的道路,只有刻板模仿日韩这一条出路么?为什么中国女团在经历2016-2017年的野蛮生长后,迅速归于沉寂?为什么中国人对女团的集体记忆仍然停留在SHE时代?对不少迷茫的女孩来讲,未来的女团梦将何处安放?从抛出这个眉头略皱的议题开始,《创造101》和腾讯就选择了跟一般节目不一样的战场。在娱乐的喧嚣之外,它第一次带着人文关怀的目光注视这群女孩,并带着探寻的态度深入到产业的腹地,还原在缺乏宅文化根基、缺乏“出道”仪式感的中国,女团们的生存现状,并在这个基础上,带领业界探讨未来路在何方。


不贩卖剧本和导师人设?女团命运是最大剧情


出发点的不同导致了节目形态上的迥异。一般节目讲究导师的性格标签的设定,讲究导师与成员、成员与成员之间制造戏剧冲突,由此来推动剧情并且牵动观众。但《创造101》显然有更大的“剧情”。那就是101个女孩的个体命运、中国女团的行业命运,乃至中国女青年们的精神命运。导演组试图用这条更大的故事线,牵动起饭圈之外更多社会民众的关注——用普罗大众的语言讲偶像故事,讲中国故事。


于是才有了《创造101》第一集开场时101个女孩动情的梦想告白,才有了导师们看似严肃实则必要的教导。


节目中多个成员来自已经被迫解散的女团,谈到命运的迷茫不由得情绪激动。罗志祥现身说法告诫他们,艺人前途的确具有不确定性,只有付出加倍的努力才有可能把握住机会。类似这样满满的正能量比有意制造的戏剧冲突更接地气,令人动容。同理,女团成员们不应该是综艺市场上既有的、扁平化的“类型”, 而是有血有肉,有梦想能拼搏的人,就像你我身边优秀的年轻人一样。她们通过唱跳展现出的才华、自信、勇敢也是中国青年一代勃勃生机的一个重要注脚。


打破模式盒子,《创造101》后劲十足


节目模式也好,偶像养成模式也好,只是个外在的“盒子”。中国娱乐产业急需的是:走出削足适履的惯性思维,让这些漂亮的“盒子”里生长出过硬的中国偶像,流淌出鲜活的中国故事。


“我们希望在这个舞台上呈现的,不是别人的故事,也不是别的国家的故事。整个行业必将用母语来表达。”正如节目总导演孙莉此前接受采访时所说,《创造101》不单是创造一个偶像团体,也给女团这部中国故事写出了一个后劲十足的开头。这是一个未完成时态的节目,它的开放式结局值得期待。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