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阳品评《笑傲江湖》(十)

云阳读书2022-07-30 09:30:18

点击上方蓝字,即可订阅“云阳读书”,好文多多,持续更新,敬请关注!

第三十七 迫娶

开篇令狐谑语“ 强捉拜堂 ”,一言成谶,是暗点逗引之法;哑妇迫娶,暗合不戒前议,二女同嫁,是隔离照应之法。


众尼自以传位掌门,仪琳必慰;不戒夫妻自以令狐娶女,仪琳必喜。岂知仪琳芳心苦躁,更有悔为生人之意哉?不知人者如是。仪琳求菩萨之佑令狐,尤重逍遥快活;复料令狐皇帝尚不乐为,况乎太监。知人者如是。


左岳二人,为争掌门,皆以恒山之谋为始,其身可杀,其心可诛;不戒之妻,醋女陌路,遂至薄幸之人为嫌,其性可鄙,其情可悯。


不戒哑妇,计出迫娶,心意吻合,是投味夫妻;令狐盈盈制穴遭擒,眉目交流,是生死情人。


不戒和尚令田伯光做太监是真心;哑婆婆逼令狐冲做太监是假意。二意相反,有错综之妙。不戒一哭,二闹,三上吊,是痴情莽和尚;哑妇迫戒,迫娶,迫太监,是凶狠恶婆娘。三层递进,有行险之奇。


痴心父母,怎解仪琳坚定心意;凶恶婆娘,更激令狐油滑功夫。


仪琳为父剖辩,哑妇心折生疑。可知凶妇亦尽纸老虎,不信试看哑婆婆。此可为天下骄妒暴躁之女子一戒!


第三十八章 聚歼

灵龟阁七人争索辟邪剑谱,思过崖众人争看五岳剑招。争之者何似无争者自得福寿。况彼猜忌虐杀,贪婪残忍,禽兽犹有惭色,鬼魅自愧不如。嗟呼!孔子曰小人比而不周,孟子曰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当为右述诸公确评也。


桐柏双奇多情不死,游迅奸狡而死,皆不似张夫人感恩而死。然张夫人之误,尤在素所趋附耳。


左冷禅林平之固不脱一争字。山洞去而复返者,不过争一死伤耳。林平之生不如死,何不自尽?不死之罪,抑其无辜之仇报欤?


忍用围攻聚歼之毒计者,几人得逞。至其玩火自焚,可思谋人者,人恒谋之。正当深尝报应之味。稗史谓雍正亦设此局。然雍正而今安在哉?况其暴死宫廷,则为何如?


冲盈二人,山洞遇险,骸骨借光,是吉人“鬼”相;不戒和尚,求助令狐,重圆店房,是妙“计”回春。


令狐冲重上华山,过访旧居,睹物思人,令人怅怅。小师妹坟头青草,当愈萋萋矣。


第三十九章 拒盟

左冷禅欲聚歼,岳不群欲聚歼,任我行矣亦欲聚歼。前实后虚,章法错综。然任我行聚歼不成,意犹怅然。是何人哉?后文叙任我行心神枯竭而死,可知造化抑扬之道,亦盛矣哉!


恒山拒拜,令狐拒盟,古今论丈夫者,岂论男女哉?由威武之屈至生死之抉,令狐冲诚大丈夫矣!


任我行囚居湖底,豪气铭文,最为可爱;令狐冲拒盟峰顶,醉酒辞行,最为可敬。易云否极泰来,剥极而复。少林武当,犹自岿然,任教主独撒手尘寰,岂不令人叹惋?


仪琳杀岳不群,是情深自发,巧笔一结;田伯光寻恒山尼,是技痒难忍,奇笔一应。


任我行菲薄先圣,知其必不能长久;向问天谀颂骄主,知神教必不能兴盛矣!


令狐不受拘束,盈盈最喜矜持,是笑傲一书二人定评。


第四十章 曲谐

叙风清扬莫大先生神龙见首不见尾,是虚实笔法;叙冲虚道长严谨布防,反复疑虑,是褒贬笔法。前叙任我行聚歼成空,此叙少林武当谋敌虚化,殆喻人谋天成之理,亦含苦思劳神之劝。


略写方证传授内功心法,为功德者,何须多言?详叙冲虚设谋应敌大计,辨善恶处,原亦模糊。观冲虚欲行诡诈,求助令狐,所请遭拒,读者有为羞之。故炸药万斤,地雷遍布,令狐且惊且怅,岂为私心哉?


观盈盈赠礼酬曲,和风细雨,神教政化,气象一新。任我行泉下感喟何知?观桃谷六仙独享耳福,传演私语,人有羞言,和盘托出。任盈盈当众情态可想。


本章叙人物归宿,林平之劳德诺,以实结之,仪琳冲盈,以虚结之。

结束处言无欲无求,无拘无束,固难行矣;故又生不当欲求,不当束缚之论。余欲问令狐:盈盈马猴之喻,先占地步,此等儿女风情之束缚,可得当否?


若论本章人物之境界高低:风清扬莫大令狐冲自居上上,方证盈盈任我行可居上中,冲虚犹居上下,余者更不足道矣。


重读笑傲,云阳自占一绝句:

权位更迭缚笼牢,血雨腥风谋兵刀。

笑傲江湖只雅奏,世间几人真逍遥?


 文章图片来自于《金庸小说全集》(大陆三联版),原作者为香港插图画家,王司马。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