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世宠妃》第二百一十八章

最国风2021-02-17 12:51:24

《双世宠妃》


作者:薄荷微凉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有情有义


       那个将军话音刚落,立即冲出来两个男子将她抓了起来,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这种押解犯人的姿势根本就不是一个对待公主的态度。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萧长歌挣扎了两下手臂,声音尽量地变得和阿洛兰相同。


       那两个士兵似乎没有任何的惊恐和害怕,反而还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公主,你自己会走是要走哪里去?我们可再受不了你再一次的逃跑了。”


       萧长歌吃瘪,根本就说不过他们,眼前的道路还算宽敞明亮,她也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如果可以,她应该趁着这次机会,了解清楚他们的来历,将计就计,利用他们的身份进京,接触到苍冥绝。


       但是,按照他们目前的相处状态来说,这一点,萧长歌是非常不满意的。


       虽然是个和亲的公主,但是她也要有至少的尊严。


       “你们这是对待一个公主的态度吗?要是我告诉父皇,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萧长歌恶狠狠地道。


       一方面是想让他们放开自己,另一方面是想试探一下他们对“阿洛兰”这个人的态度如何。


       “噗!”一声笑意顿时从那个士兵的口中发了出来,貌似这个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冰冷的盔甲有以下没一下地抖动着,从他健壮的背影就可以看的出来,他在笑,并且笑的十分张狂轻妄。


       “笑什么?再笑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萧长歌怒道。


       缠在她手臂上的那两双手似乎缠绕得更紧了,他们的笑声终于停了下来,温热的气息伴随着空气中冰冷的雪花,显得冰冷沧桑。


       “公主,我看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的舌头吧!要是皇上疼爱你,他又怎么把你嫁到苍叶国这么远的地方来?”其中一名士兵摇了摇头,这么简单的事情就连他都看透了,为什么公主看不透?


       看来这个阿洛兰并不是一个受宠的公主,如果晟舟国的国主疼爱她,或许就不会让她嫁到这么远的苍叶国来。为了两国和平和友好,让她牺牲,无非是谋杀了一个年轻女子对未来生活向往。


       她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前面一队长行,身着清一色黑色盔甲的队伍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回到了他们原来的位置当中。走在最前面的被他们唤作将军的男子,他已经翻身下马,提着自己头上的盔甲帽子进了帐篷里面。


       因为方才下雨的缘故,士兵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准备在这里待上一个晚上,明日再出发去京城。


       那个将军进去一会,很快就走了出来。


       “马上就要天黑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再进京。”那个将军的声音很有威慑力,只要他一说话,没有人敢不服从他的命令。


       说罢,他又从上面看着萧长歌的方向走了下来,一身黑色的盔甲显得他整个人更加威严端正,仿佛走路时脚步都会生风,他站在离萧长歌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还请公主好生歇息着,明日我们趁早赶路进京,我会修书一封给苍叶皇帝,告知我们现在的情况。”想不到他对这个所谓的公主还是挺上心的,并没有像其他的士兵一样对这个公主不满不尊敬,反而做事还会先告知她。


       “将军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萧长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低哑一些,又隐藏似的咳嗽了几声,装作是得了风寒的样子。


       果不其然,这个将军一见萧长歌咳嗽,眉头就紧紧地锁了起来,目光中并不是一个下属对于公主的关切,反而是心疼,又带着责怪。他复杂的眼神让萧长歌心里一震,透过轻纱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却也差不了。


       “公主可是得了风寒?怎么声音都沙哑都成这样了?”将军有种抑制不住的生气,微微侧着身子看向旁边的士兵,怒声道,“随行的太医在哪里?快把太医给我叫过来。”


       这种言辞态度,根本就不是一个将军对公主该有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出来和亲的公主。


       “将军,只是风寒,不碍事的,不要兴师动众了,我回去歇息便是,过不了两日就好了。”萧长歌心里打定了主意要试探这个将军,虽不知这是不是平日里阿洛兰说话的态度,但是情急之下也顾不了太多了。


       说罢,萧长歌又装模作样地捂着嘴巴咳嗽了两声,这两声咳嗽听在将军的耳里却增大了数十倍,直到将他整个耳膜都占领。


       “别说胡话了,怎么可能不治?即使是再小的病,我也会帮你治好。”那将军说罢,顿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情急之下说了什么话,连忙解释道,“公主,我的意思是说,明日你就要进京和亲,若是风寒未愈,唯恐苍叶皇帝会怪我们晟舟国连你的身体都照顾不好,有失了晟舟国的颜面。”


       此时太医才匆匆忙忙地提着医药箱一路小跑了过来,尾随的还有两个太医。


       待那两个太医行过礼之后,萧长歌才施施然地对将军点点头:“既然将军心思如此缜密,那只好让太医看看了。”


       说罢,旁边的两个侍女才重新扶了萧长歌到她的帐篷里面。


       帐篷里面倒也很大,陈设虽然简单,但是物品齐全,空气中飘洒着淡淡的清香,很明显就是女子的香闺,这一看,便是公主规格的房间。


       两个贴身伺候的侍女将萧长歌扶到了床边,恭敬地伺候她半靠在床上,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婢女就要伸手撩开她的面纱,在她的手才碰到面纱的时候,忽听一个清冽冷漠又微带沙哑的声音道。


       “我有说过让你摘下我的面纱吗?”


       那个侍女的手顿在半空中,忽而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将军,直到有了他的示意才道:“对不起公主,奴婢愚笨,以后不会了。”


       “退下,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用再进来伺候我。”萧长歌微微偏了偏头,目光看向里面的床杆。


       “这……”那个侍女没想到萧长歌竟然会说出不要她伺候的话来,目光紧张地看向了那个将军,在征求他的意见。


       两人的互动如此之明显,萧长歌不用推测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这两个侍女根本就不是一直在她身边伺候的,反而是那个将军故意安排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毕竟她现在不是阿洛兰,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戴着面纱,在进京之前,她不能让别人发现她的真实身份,只好以此来隐藏自己。


       “公主,你的身边需要人手照顾,要是他们不在你的身边,你的生活起居怎么安排?”将军瞪了那两个侍女一眼,仿佛在说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我的生活起居自己能行,不用别人安排,反正我是不喜欢以下犯上的侍女,若如此,哪天爬到我的头上也不是没可能。”萧长歌带着冷意地自嘲了一声,目光中尽然是不屑的样子。


       将军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感受到她话中的生气,这样的她好像不是以前的阿洛兰了,变得有些冷漠,但是那股刁蛮的调皮劲还是在她的身上。


       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他也不忍心拒绝。想到明天之后,就要天各一方,一生再也难见一次,他就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她想要的东西捧到她的面前,更别提是这区区的一个要求。


       “公主,你要是不喜欢他们两个,我再给你安排另外两个。”


       萧长歌皱眉挥手:“不用,我想自己一个人清净一会,等我需要人的时候再和你说。”


       如此,将军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目光冷然地看了看旁边的侍女,挥挥手示意她们出去。


       “就依公主所说。”将军淡淡道。


       接下来就是太医的轮番诊治,为了让自己的病看起来更加真实一些,萧长歌特意堵住了自己的脉象,掩人耳目,让太医误以为她得了风寒,甚至更加严重的病。


       三个太医来回又把了三次的脉,最终在纸上写下把脉之后的结果,递给那个将军看。


       那个将军几乎是仔仔细细地一一对了过去,最后才点点头,将那张纸重新递给了太医:“去抓药吧!”


       直到这里,那几个太医才如释重负地走了出去,擦了擦自己额头上面的汗,只觉得浑身都是毛骨悚然的。


       “怎么会心神郁结?公主,你每晚都睡不着觉吗?”那个将军瞪大了眼睛看着萧长歌问道。


       帐篷里面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下子十分安静,只需要侧耳倾听,就能听到将军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确实招人闲话,更何况是一个护送将军,和自己要去和亲的公主呢?


       萧长歌慢慢地转过了身子,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些态度僵硬地道:“将军,太医已经把过脉了,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也去忙吧。”


       若非萧长歌在方才就已经看出了这个将军对公主阿洛兰的态度,她也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就赶这个将军离开,越是明白越是不可能的事情,萧长歌就从来不会去碰。


       两人能见面说话,纯属巧合。


       那个将军这才反应过来,目光冰冷地看着萧长歌,仿佛想要穿透她的面纱从而看到她的真实面目。但是萧长歌机灵,知道他想做什么,早就已经翻身躺下,盖上了被子,将整个人紧紧地裹了起来。


       看到她抗拒的样子,这点哲而将军倒是很熟悉,一如既往,从来未变。


       他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转身挑开帐帘,走了出去。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