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笑傲江湖》里华山派的经济崩溃

晓说2019-04-18 09:39:28

文/六神磊磊

在《笑傲江湖》里,令狐冲有一个老东家,叫做华山派。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门派。


说起这个门派,你会想到什么?第一有可能是“假”。因为掌门人岳不群是个大大的伪君子,满口仁义道德,却私底下做了不少坏事;表面上很有种,实际上却没蛋。


二是觉得它“弱”,说起来也是BAT,名列江湖几大名门正派之一,结果一茬架就输,不但实力远远不如魔教、少林、武当,甚至在五岳剑派里也算弱的。


然而,以往大家说起华山派的“弱”,都只说武功弱、技不如人,很少关注华山派的经济状况。事实上,在江湖社会里,“弱”不但是武功上的,也是经济上的。


岳不群经常说,我华山派危在旦夕。我理解他的这个“危”字,不但是指武功上的,也包括经济上的。华山派的经济一度到了崩溃的边缘。


毫无疑问,华山派很穷。


穷到什么份上呢?连从陕西到福建的差旅费都没有。


在小说里,华山派有一次全体外出,打算去福建出差。整个考察团一共也就三四十个人,然而老板娘岳夫人却表示,公司根本负担不起这笔费用:


“从这里到福建,万里迢迢,咱们哪有这许多盘缠?莫不成华山派变了丐帮,一路乞食而去?”


这真是穷得可以!去一趟福建,又不是出国度假,何至于就没有盘缠,居然还要沦落到变成丐帮去要饭?


其实华山派的出差标准本来就是很低的,即便是老板岳不群亲自带队出差,在交通吃住上也不讲究,从不要求住什么豪华酒店,连破庙都是住得的。


这么低的差旅标准,却居然还去不起一个福建。


正是由于没有盘缠,去不起福建,在小说中华山派才临时改了主意,变成家门口一日游,改为去河南洛阳。


因为陕西和河南紧邻,相比于福建,去洛阳当然要省钱多了。这就好比一家北京的公司信誓旦旦要组织去海南旅游,最后一摸钱包,只能改去密云吃烧烤放风筝了。


当然,后来华山派还是去了福建。这一次怎么就有盘缠了呢?是谁出的钱呢?说起来真是辛酸,埋单的是最小的徒弟林平之。


为了怕师娘为钱发愁,他居然挺身而出安抚师娘:


“弟子在长沙分局中,从青城派手里夺回了不少金银珠宝。盘缠一节……倒不必挂怀。”


这简直是搞笑。试想一下:一家大公司组织集体旅游,却没有钱,结果一个全公司最年轻的、连见习期都没过的小实习生掏钱埋了单,还安慰老板娘:没事,没事,我来付好了。


更好玩的是,林平之这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他说得明白:从青城派抢回来的。


换句话说就是,堂堂岳不群大掌门出趟差,居然要靠抢余沧海大侠的钱!


这不禁让人疑惑:华山派好歹也是名门正派,望重武林,怎么会穷到这步田地呢?


这就要从江湖门派的经济来源说起。


一般而言,白道上的江湖门派不比黑道,搞创收时有很多限制,比如不能设卡收费、不能欺行霸市,更不能打家劫舍。


可是门派里这么多人口,吃饭穿衣都要花钱,不能不创收。其主要经济来源是这么几项:


一是经营产业,包括田产水产、山林草泽,比如有一次魔教给恒山派送礼,一出手就是良田三千亩,奉送无色庵,作为庵产。


二是教学授徒,收学杂费、择校费、赞助费,用武术搞创收。有些经营得好的还可以开分校。


特别是徒弟之中有富二代的,更是一大财源。例如《倚天屠龙记》里,丐帮就有一个弟子是河北的大财主,连帮主开会都上他家去开。


三是社会供养。这里面情况就比较复杂了,有些是属于保护费性质的,比如《笑傲江湖》里,镖局子就要巴巴地给江湖门派送礼献金。此外,有一些武林门派同时兼有宗教性质,比如少林、恒山,还会有不少香火钱。


华山派如果一心要搞创收,其实不难的,可以广收门徒,可以开门收礼,想送礼的人一定排起长队,何至于闹得连福建都去不起?再说了,岳大掌门出来转转,还用自己花钱吗?


但问题是,名利往往不可兼得。


岳不群要做君子,要经营自己像古代贤人一样割席厌金的形象,就不能大肆开门收礼,接受供养。


他又是个书生,对经济事务不感兴趣,整天不是在“以气驭剑”,就是在子曰诗云,绝不可能、也不会屑于经营什么产业。他的老婆宁女侠也是个舞刀弄剑的,当不了家。


两个大佬不善经营也罢了,如果门下有精明能干的弟子也行。偏偏大弟子令狐冲也是个浮浪之徒,好酒好赌,不会营生。剩下几个弟子不是老实懦弱,就是资质平庸,难当大任。


唯一一个似乎有点生意头脑的是五弟子高根明,但他排序太低,人微言轻,轮不上管事。


岳不群仅有的一个女儿也不是经营型人才。他自己都说女儿“整日价也是动刀抡剑,甚么女红烹饪可都不会”,想女儿当柳青也是靠不住的。


你也不经营,我也不经营,大家就只好都坐吃山空,像《红楼梦》里的贾府一样,“内囊渐渐的尽上来了”。


于是我们看到,华山派的经济濒临崩溃,甚至要去打秋风,全体出动,去找林平之的外公——河南土豪金刀王家蹭吃蹭喝。


王家是很给面子的,“手面豪阔,早就备下每人一份四十两银子的见面礼”。连令狐冲这么桀骜的人,也不至于和钱有仇,王家的四十两银子照收不误。


后来华山派打完秋风告辞,王家又是“盘缠酒菜,致送得十分丰盛”“大箱小箱,大包小包,送给岳灵珊的礼物极多”。


如果不是这一趟刮了点油水,真不知道华山派能不能维持下去,会不会真的变成了丐帮。


当然,华山派穷成这个样子,还不完全怪岳不群不会经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个堂堂大门派不会是一夜之间诞生的。就算现任掌门不会经营,早些年华山派又干什么去了,怎么一点家底也没留下呢?


很不幸的是:过去几十年,华山派什么都没干,都去搞斗争去了。


众所周知,华山派分成剑宗和气宗,两帮人斗来斗去,互相都说对方是修正路线。斗到后来矛盾不可调和,干脆直接火并,玉女峰大比剑,搞你死我活。


几十年斗下来,人斗死了,武功斗失传了,没存下家底,没置下产业,能耽误的都耽误了,唯一的成果就是四个字“以气驭剑”。


趁着华山派搞斗争,别人家反倒抓紧机会发展了,连青城派都富足了,“观中诸物不缺”,堂堂华山派却落到个连出趟差都出不起。


读者一般都认为,岳不群收林平之做徒弟,是为了谋夺他家的《辟邪剑谱》,这当然是对的。但在我看来,岳不群未必就没有日子过不下去了、收个富二代徒弟剐油的意思。


岳掌门当时的心情,大概就好像赵传唱的那首歌:


“每次想到明天,每次回首从前,总是让人感慨万千。止不住的思念,挽不回的改变,早知道当初,多赚点钱。”


人们常常说一句话:“穷得有志气”,其实穷不一定就有志气——等穷到锅都揭不开了,要到金刀王家去打秋风,每人收人家四十两银子的时候,志气在哪里呢?



推广

岳掌门错过了赚钱的好机会

你却不一定

很多人都在使用的活期理财APP「贝米钱包」

帮你快速创收赚银子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注册贝米钱包

别忘了入门二式:

「擒拿手」白拿1000元贝米钱包体验金

「两仪剑法」首次充值2000元再送2000元体验金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