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怀忠 | 二哥

鄂尔多斯山羊2019-07-06 01:12:50


 点击上方蓝字体"鄂尔多斯山羊"免费订阅  



      二哥离开我们已经四年多了。天人永隔的日子里,常常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想起他的点点滴滴……

        二哥属兔,长我六岁。年龄相差并不算大,不过于我而言,二哥基本上如同家长一样的。我小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当了民办教师。即使没有给我代过课,也足够让我仰视了。值得一提的是,国家曾经实行过教师子弟免学费的政策,我就因二哥是教师而享受到开学报名时不用交钱的待遇,虽然只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学费是多少我记不清了,在当时应该也不算小数目,关键是那种优越感……

        自从二哥挣上工资,我念书的费用就由他负担了。缴个班费,买个铅笔本子什么的。爸爸一般不直接给我们钱,也不敢问要;大哥则远在几百公里外的蒙地上班,一起生活且又开朗随和的二哥就成了靠山。

        记得刚上初中,教了我们不长时间的班主任要调走,告别时老师给全班学生每人赠送了一件小饰品,同学们也商量送老师礼物。因为我是住在街面上的机关子弟,又是学习委员,算班里的重要人物,几个要好的同学推举我出面组织。我回到家后问二哥要两块钱。二哥起先并没听说那个消息,怕我是找借口乱花钱(三十六年前两块钱是什么概念咱们都懂的),当问清楚我的老师确实是要调到他们小学后,二哥二话没说,把钱给了我,我和四五个男生一起买了套茶具送给了老师……

        教了几年书后,二哥还是选择了读书进修改行去企业。大概一九八七年吧,同在东胜上学的三哥五弟和我,三人结伴,专程去看望在包头轻工业职工中专进修的二哥。喜出望外的二哥特意跟校方请了假,还和朋友借了台相机,我们弟兄四人,从沙河镇到青山区昆区,有趣的地方转了个遍,玩儿得不亦乐乎,相也照了很多。可没想到,不知是相机盖没打开还是胶卷曝了光,又或者是压根儿就忘记了装上胶卷?具体原因如今已然无法说清,反正最终是连半张照片都没能洗出来。后来全家人每次说起这件事都忍不住要笑半天。遗憾的确有,但相比兄弟间那份相互陪伴相亲相爱的手足深情,照片又算得了什么呢?那次经历早已成为我们心头永远难忘的感人记忆……

        除了那年的小聚,在我读高中和大专的五六年里,与二哥的联系少之又少。直到参加工作后才有了又一次的亲密接触。其时我在三中任教,村里一个舅舅家娶儿媳妇办喜事。去街上餐厅吃请时我看到了二哥,他是以大客亲戚(我们当地对送亲的人的一种尊称)的身份来出席的。我只知表弟在二哥他们厂上班,却原来女方父母也是二哥厂里职工,故而请他来送亲。对男方来说,送亲的算最重要的客人,要特别招待好。所以餐厅里完了又都请到家里。十几个大客亲戚盘腿坐在炕上,陪客的则站在炕边,挨着划拳打通关,输者喝酒。都说二哥拳厉害,受舅舅舅妈特邀去陪客的我,年轻气盛,颇不服气,捋胳膊上场,干脆利落地赢下不少人,可每到二哥手边就败下阵来。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一直热闹到半夜,带着几分醉意,我和二哥勾肩搭背互相搀扶着,边走边热烈的交谈,步行去不远处的另一个亲戚家住了一夜……

        过了几年,在我准备成家的时候,也是二哥,代表家里陪我去女方家,提亲,商量如何办事……

        后来,当传呼机开始进入偏远地区人们的生活中,还是二哥,亲手送了我一部摩托罗拉。我因而成为当地教师之中最早腰里别上B P机的一个,每当滴滴滴的专属呼叫铃声响起,便会引来周围许多艳羡的目光,那种感觉,怎么说呢,舒服? 倍儿爽?----虚荣心嘛!要知道那玩意儿可是仅次于大哥大的通讯工具,在咱们那种小地方当时能用得起的都是混得不错的人。作为国企领导的二哥,是托了关系才低价搞到手的。那个B P机我当宝贝一样的用了好几年,直到手机取代了传呼机。至今我依然完好无损地收藏着它,就像是珍存着二哥对我的关爱……

        也难怪从小到大,哥哥姐姐四人当中我还是和二哥近一些,也常有人说我长得像二哥,叫我“小利利”,“利利”是二哥的小名。

        记忆中,当老师的二哥,威信好,多才多艺。

         那时候,中小学校总是联合起来搞活动。每年的少先队员野外郊游,就非常有意思。我们好几十个小孩,戴着鲜艳的红领巾,排着队唱着歌,由班主任带领,目标直指五公里外的小沙头。而在我们出发之前,二哥就领着几个高年级的大孩子,早早地去了做准备工作。大部队到了以后,首先当然是比赛攀爬沙头,先爬到顶上的有奖。孩子们是手脚并用,争先恐后,倒不单单是为了那个奖,吸引力够大的是二哥他们提前埋在沙漠里的“宝”。所以第二项内容叫“沙漠寻宝”,谁找到宝就归谁。这才比较刺激。人马撒开,恨不得把整个沙漠翻个底朝天。最后你看吧,找寻到的宝贝各种各样五花八门,有铅笔盒,有本子,有一颗苹果,有几块糖,有小人书,还有小玩具。一些小朋友什么都没找到,却也毫不气馁,一来是有同学会给他们分些战利品,二来他们明白还有个好节目就要登场了,那就是小高老师讲故事!

        所有的人,团团围坐在平坦宽敞的沙坡上,打开水壶,就着自带的干粮,舒适惬意,轻松自在。二哥讲的大多是战争年代的故事。他口才好,模仿力强,学谁像谁,尤其讲到敌我双方的对话,那真是惟妙惟肖。说我军部队化妆进入敌阵地,敌人远远的喝问:口令!我们回答:摩锅罗!噢,是自己人!敌人放松了警惕。这时我军已迅速接近敌人,亮明了身份:谁和你们是自己人!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都不许动!敌人吓得大叫一声:哎哟我的妈哟!就乖乖投降了!每每讲到这些精彩处,孩子们便忍不住高声大笑,鼓掌,欢呼!我看得出来,他们眼里满是对二哥的崇拜!我内心里也就更加得意:看!这是我二哥!

        然而二哥的魅力远不止于此,更为惊艳的则是一次歌舞表演。大约是我上初二的时候,中小学联合举办文艺演出,地点就在我们学校操场的舞台上。说是舞台,也就三面土墙,中间一个大的土平台,平时是开运动会做主席台用的。那天有个节目是二重唱《逛新城》,小时候老听妈妈那辈人哼唱,我们并不是很爱听。可是等演员上场后我们傻眼了:扮演女儿的竟然是班里的女生,长得最好看的那个;而演阿爸的,却正是我的二哥。二哥头上箍着条白羊肚手巾,身上穿着件藏蓝色带些浅花纹的半长袍,两撇上翘的八字胡,手里拿着根长长的烟袋锅子,画着红脸蛋(此后多年我一直以为那就是标准的藏民形象)。让我和小伙伴们既羡慕又眼红的是那个女生!平时她仗着自己漂亮,又是城里来的干部子女,没少捉弄我们这些乡下的娃子----尽管只是同学间的玩笑。现在她一个学生,居然可以跟老师一块儿唱戏?凭什么呀!但容不得多想,熟悉的旋律已经响起,演员也开始翩翩起舞,加上熟悉的歌词从熟悉的人嘴里唱出来,我们所有人几乎都瞬间陶醉。


“阿爸也”“哎-”“快快走”“噢”

“女儿也”“哎-”“等等我”

“看看拉萨新面貌……”

“毛主席的彩像买一张……”

“他是东方的红太阳啊……”……


      太出乎大家的意料了,“女儿”的表现固然无可挑剔的出彩,更让人赞叹不已的显然是“阿爸”!真想不到平日如翩翩少年般青春阳光的二哥,演起藏族老大爷来,那么得心应手。扮相风趣,唱得动听,扭得大方。台下看戏的老师、学生和附近的群众,纷纷喝彩,掌声如潮。

        那一刻,对二哥的敬佩真是用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的。“阿爸”一下子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大明星,而模样俏丽声音甜美的“女儿”无疑也撩动了不少小男生青涩懵懂的稚嫩情怀……

        所以此后好多年里,我对于年轻人狂热的追星现象,一直持理解和宽容的态度,毕竟不管唱歌跳舞或是演电影电视,舞台上的演员大都光彩照人光芒耀眼,人们喜欢明星再正常不过了。只是有些粉丝走得过于极端了些罢。

       二哥成家,当年也是挺新潮的。没弄农村那一套,没摆宴席没请人没收礼,而是计划搞个旅行结婚。那是刚进入八十年代中期呀,大城市才有的提法和做法。最终去没去,去了哪里,去了几天,我不得而知,只是忽然有那么一天,说二哥要领着二嫂回家来,我早早就站在门口等着看。二嫂完全符合那个年代的审美标准:大脸盘,农村姑娘特有的清新淳朴,梳着大辫子,年轻美丽的样子;二哥不用说,一贯面色白净唇红齿白就像“赵永生”式的奶油小生,头发吹得蓬松又整齐,西装领带皮鞋,简直帅呆了……二哥二嫂这辈子最美好的形象就是那时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中。……

        直到去世,二哥一生酷爱西装革履。他身材好,气质好,穿西服最精神。所以临走的时候,并没有按旧习俗给他穿寿衣,六弟特意买了套高档西服穿在他身上,愿天堂里的二哥永远是那么英俊潇洒。

        二哥虽然英年早逝,好在他临走前,许多事情都想明白了。那是妈妈去世后,在殡仪馆守灵的第二晚,二哥七弟和我,话拉了半夜,七弟先睡了。二哥却谈性正浓,从当下说到过去,从爸爸说到他,从他曾经的风光无限到后来的马失前蹄,二哥总结说,人年轻时绝不能太顺了,还是经历些挫折受些打击才好。像他,十几岁当老师,一参加工作就是受人尊敬的职业。无论在校园里还是在社会上,处处有人抬举。就说去生产队领粮吧,按规矩都是得排队的,但只要我们家的驴车去了,生产队长马上热情的招呼:哎哟,小高老师来了?大家让一让,给老师先领。长长的村民队伍很快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人们都笑着,心甘情愿的。我们根本不用等马上就拉着粮食回家了,事实上,排队的话有可能要等一宿呢。                  

        而当他离开学校调到了国营企业后,凭着出众的工作能力很快就走上了领导岗位,早早地开上了小轿车。从此更是踌躇满志,单位里众人奉承,回到家亲戚邻居都夸赞景仰,走到哪都被人高看一眼……

        恰恰就是那样的年少得志和长期的顺风顺水,使他产生了麻痹心理,以致一不小心犯了些错误。在被审查的起初阶段,他说自己也曾万分沮丧、苦闷彷徨,正是弟兄姊妹们一次次的开导和积极地帮助,让他重拾了信心,勇敢地面对。……事情结束后他被调回了市公司,办了退休。

        没有倒下,他说应该感谢亲人们精神上的鼓励和物质上的资助,还说,人一定要有强大的内心,随时准备承受各种突如其来的致命打击……他也没忘记提醒我,对待工作,对待生活,一定要踏实、认真……

        那次的彻夜长谈,对我触动很大。反观自己,年轻时也是少磨难,从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当了老师,一帆风顺,波澜不惊,于是乎就稀里糊涂,遇到挫折和打击心理承受能力极差,常常逃避现实;得到过不少的帮助却缺乏回报的意识……方方面面,我真正开始了对自己对人生的反思与总结……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现在想想,二哥半辈子大起大落,短短五十载就充分感受了世态炎凉,体味了人情冷暖。定是勘破了红尘万象,悟得了生命的真谛,自以为心无挂碍,准备好要去向爸妈汇报了。所以才会在妈妈去世一年多后就突发急病匆匆地追随而去?……可是,他真的能够了无牵挂吗?深爱着他的妻子,他最疼爱的女儿,还有他未曾谋面的外孙女……


        斯人已逝,万般皆空,留给生者的却是无尽的追思与怨念……

        愿天堂里没有生离死别,没有疾病苦痛;

        愿天堂里人人友善,众生平等。

        愿人世间少一些凄凉,多一缕阳光;

        愿人世间少一些邪恶,多一份和谐。

         

        




作者简介:

高怀忠,鄂前旗三段地老区出生,现为东胜居民。退休教师是标准身份。兼具文人侠客之真性情,常梦想笑傲江湖踏歌行……


 

  本平台编辑地址:东胜区胜州古玩城A区04号

  欢迎把您的优秀作品发到我们的邮箱1029765195@qq.com。

  关注(捞到幸福的女人)平台还可关注(东阳微拍)古玩玉器字画的动向可以加微信,                                15047788277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