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深南丨笑傲江湖人物姓名寓意,你知多少?

茂业深南店2019-05-14 15:41:52


江湖,笑傲的江湖,眼见的是刀光剑影恩怨情仇。而那些姓名呢,又有多少人去注意?

红衣借助百度找到以下资料。终于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了。虽不能说是正确,但也是一方圆滑之说。


近来都喜欢改编小说为网游,归于到底,主要原因有二:

其一:经典小说拥有大量读者。 其二:小说使游戏具有文化性,游戏内容更丰富,元素更多,设定更靠谱。


姓名的文化也是其中之一。其它不多说了,请看资料。


1、令狐冲、任盈盈

令狐冲


“令狐”据考证,乃春秋时的一个地名,后依据以邑为姓的惯例,成为受封者的姓。但我愿意把把它拆开来。“狐”,

智慧的象征;“令”,美好的意思。这样一来,“令狐”就成了一个人们喜爱的意象,难怪苏睿教授自称“睿智狐狸”

。令狐冲,从其姓看就不会是一个正人君子形象,并不愿意让那么多的清规戒律,也不愿做卫道人,更不想做领袖,

所以他狡黠,他放荡不羁。“冲”,空虚,平和,淡泊。《道德经》里说“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万物负阴而抱

阳,冲气以为和”“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因此,令狐冲这个名字就极具道家色彩,淡泊

,所以他视名利如粪土,才能笑傲江湖;空而虚,故能容,容情变、容毁谤、容仇恨、容苦难,故能将独孤九剑发

挥到极致。令狐冲的之所以笑傲江还有两个条件不可忽视,那就是孤儿和大师兄的身份,决定了他除了师父师母,

无人约束,也无仇恨的羁绊;同时,他的不读书,也使他行走江湖少了许多的条条框框。


令狐冲身上,寄托了金庸先生某种人生的理想,心态平和潇洒逍遥,“金庸”的“庸”本身就是平庸与中庸,甘于

平庸本身就是一种大境界,大智若庸。

金先生在《〈笑傲江湖〉后记 》中说:“为了大众利益而从政,非事人不可;坚持原则而为公众服务,不以功名富

贵为念,虽然不得不听从上级命令,但也可以说是隐士。”令狐冲,一个江湖浪子,其实是一个隐士。

任盈盈

“盈盈”可以说是形象女性最具诗意的词汇了。它可是指女子目光含情脉脉而清澈,“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李煜在《菩萨蛮》里就是这样形容女子的,“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王观)如此眉眼,酒不饮人先醉也。它也指女子形容举止,仪态美好,而且专指女子十五岁,“小小生金屋,

盈盈在紫微”(李白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一》),“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柳永

《采莲令》);“盈盈”从李白、柳永这样的大家口中吟出,那袅袅娜娜、风吹柳摆,足以让人心神摇动了。

它还指女子的舞姿轻盈,“变作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不要怪词中之龙的辛弃疾英雄也作儿

女状,实在舞姿太过迷人。

任盈盈,作为金大侠处女作的第一个女主角,光从名字看就,实在被寄予了太多的期望。正如一部大片能否达

到预期的票房收入,女主角是关键一样。任盈盈不负金大侠所望,她的美丽多才、聪明大度、有情有义、善解

人意、慧眼识令狐冲、敢爱敢牺牲,可以说征服了每个读者。她承载太多的女性优点,相对于传统大家闺秀,

她有着淑女的才艺美貌与温柔贤惠,但没有她们的忸怩被动与无助,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相对于现代女性,

她有着她们的**冷静与干练,但不自以为是,不专横跋扈,不咄咄逼人,不率性任为,她是那么风情万种又

是那么的清纯可人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她无论何时,心系令狐冲,为他排忧解难,甚至是牺牲自己,甚至是令狐冲对小师妹念念不忘时,依然设身处

地,始终用温柔与理解温暖着饱经沧桑的令狐冲。从绿竹巷开始,她能从纷纷扰扰的江湖一眼就相中了令狐冲

身上的所独有的东西,不带任何功利地爱上了她,不用管正邪之分,不必在乎天下人的眼睛与口舌,而且终生

不渝。的确,除去冷狐冲,没有人配得上盈盈,没有了盈盈,不仅是令狐冲的悲伤,更是我们读者的绝望。

盈盈,金大侠用她诠释什么是男人心目中完美的女性形象,象母亲般的仁爱,如小妹般的清纯,似情人般的火

热,有着红颜知己的情怀。人生得红颜如此,复又何求?难怪令狐冲身负绝世武功,如范蠡般不为江山所累,

抱得美人隐归。


2、东方不败、任我行、左冷禅、岳不群


东方不败

作为昔日的日月神教教主的任我行,其武功已近极致,当世只有风清扬、方证堪为其对手,然,他在少林寺中

说三个半佩服的人中,第一要佩服的就是东方不败。东方不败行事的毒辣机智,武功的高深莫测的确堪当“不败”。

然没有绝对的不败,东方不败与独孤求败,“不败”与“求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不败”源于实力,一种

对自已武功机谋的自信与自负,但过于迷信于实力,本身就是一种失败;“求败”源于孤独,一种高处不胜寒一览

众山小没有对手的孤独。所以历来求不败者,莫不机关算尽不择手段,试看世上成王成侯者,莫不奉行成王败寇的

原则,谁能甘心自己失败?

其实东方不败从想不败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要失败了;因为他要练的功夫是葵花宝典(辟邪剑法)。

辟邪剑,本身就邪气十足,从第一关挥刀自宫开始,到练成之后的如鬼魅变幻莫测,无不透着妖邪之气;所以“辟

邪”也就是“僻邪”。从岳不群、左冷禅等欲成霸业之流都加入对它的争夺来看,金庸先生是否在喻示众人,人们

对权力的那种狂热追逐其实就是一咱邪门,所借助的手段正如手中的辟邪剑谱一样只是一种歪道?

东方不败从练葵花宝典(辟邪剑法)的第一天开始,就注定要进行人格的分裂,将自己变成人不人、妖不妖的怪

物。历史上那些成就一番“伟业”者,难道不都如东方不败那样,先得进行人格上的裂变?成“大事”者不拘小

节,如果要成“大事”先得将自己变成一个不健全的人,这是不是一开始就是一种失败?

武功独步天下,真正第一的东方不败最终还是死了,死在“她”心爱的杨莲亭身上,任盈盈就是利用杨莲亭这一

个在真正**强势人物根本会不屑一顾的地方,击败了东方不败。“祸患常积于忽微,智勇多困于所溺”,功成

名就者,往往会犯一些低级错误,如此“多情”,可笑可怜可叹又可悲!

任我行

武功卓著,行事毒辣,谋划周密,不讲游戏规则,如天马行空,我行我素,大有我是就魔头,我怕谁的气概,这

就是任我行。其擅长的武功就是吸星大法,将别人的内功吸而化为已有,何等高明的功夫,又何等歹毒的功夫。

就如两军对垒,将对方的军队变成自己的军队,将对方的地盘变成自己的地盘。看起来,这种功夫看去很厉害,

正如历史上乱世中的诸侯盛世中的权要们,他们拚命要做的事就是壮大自己,占山头,抢地盘,自以为兵多将广

,自以为阵营强大。然而这种功夫最大的弱点就是消化不良,也就是别人的功力不能很好的融化为已所用,弄得

不好,就是走火入魔,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军阀们在扩大地盘的时候,**集团在队伍庞大的时候,财阀们在垄

断市场的时候,他们也许不知道,潜在的危险就在内部。当他们美滋滋地吞下自以为是肥肉的时候,殊不知道,

这肥肉吃多了,会得高血压脂肪肝的。

要练吸星大法的第一步,竟然就是将自身的内力全部卸载,然贪婪成性的人们,有谁愿意将嘴里的肥肉吐出来,

更何况是自己的心头肉。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有几人能明白这个道理?

任我行终其一生都在消化自己吞下的苦果(所吸来的内功),当他在西湖底被囚禁十二年,自以为找到了化解

之法,其实隐含着更大的凶险。其实吸星大法的唯一化解之法就是少林的《易筋经》,也许金庸是想说,佛理

才是化解戾气的唯一之法。然宗教真的是化解戾气的灵丹妙药吗?

任我行最终还是倒下了,在他重出江湖,杀东方不败,复位成功,在他“千秋成载,一统江湖”“大业”就要

完成之际,在他的人生达到顶峰之际,就在人们期待正邪之间一场火星撞地球的惨烈之际,任我行倒下了。他

就是倒在他的吸星大法上,换句话说,他是被撑死的!一个人的才能有多高,野心就会有多大,任我行志大才

高,行事无所拘束,本可以成其霸业,他的巅峰而殒,似是天命,然而历史规律告诉我们,暴力永远只能解决

一时的问题。随心所欲,不是大道。

左冷禅

左冷禅,三个字拆开来解,就是想封“禅”,也就是完成一统江湖的“伟业”,但走的是旁门“左”道,最终

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冷”冷清清,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左冷禅的目标的确远大,而且制订了长期与短期的实施计划。

第一步,并派,将五岳同盟改为五岳剑派,当然这五岳剑派的掌门得由左冷禅来作。

第二步,统一白道,兼并青城、昆仑、崆峒、丐帮等派。然后挟持少林、武当。

第三步,统一江湖,率领白道围剿任我任所代表的日月神教。

第四步,更大的野心,也许就是天下。

这个宏大的抱负不仅左冷禅有,任我行也有,岳不群更有,估计历史上那些伟人都有,野心家与伟人的区别

就在于:完成了大业的是伟人,失败了的就是野心家;说穿了,还是成王败寇。

然而实施起来何其的艰难。首先,第一步,并派,困难重重。社会就是这样,谁都想当老大。但老大只能有

一个,小的派别知道自己的实力,如衡山与泰山,所以宁为鸡头,不为牛尾(当然,摆在台面上的理由就是

不能让某某派的百年基业毁在我的手里)。但左冷禅就是左冷禅,自有他的绝活。

第一招,扶植傀儡,堡垒从内部攻克。华山剑宗弟子成不忧、封不平,泰山的玉矶子、玉音子、玉罄子,就

是对付华山岳不群、泰山天门道人的最好枪杆子。那些没有实力称王者,借助外来的力量,当当儿皇帝,过

过权力瘾者,太多太多。此招借力打力,成本最低,效率最高,而且风险几乎为零,故为**家首选。

第二招,上纲上线,杀鸡骇猴。就如当年的阶级斗争,先将整个江湖分成非白即黑两个阵营,打着正义的旗

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抓住一两只小鸡,借鸡头,骇骇那些不听话的猴子。刘正风就是这样一只鸡,在

他金盆洗手的大会,满门惨死,而且到会的各位猴子马上站清了自己的位置。有人说,左的这招有点影射文

革,金先生说不是,是与不是,只要看看第一章“灭门”就清楚了。

第三招,以功名相诱,以武力相迫。对于恒山三定就是这样,所谓先先礼后兵,利诱不成,便暗下杀手。

第四招,斩首行动。当所有的招数无用的时候,这招往往最灵,药王庙一战就是经典。

左冷禅就象历史上那些大阴谋家、大野心家,冠冕堂皇,卑劣下作,无所不用其极,口口声声斥责与魔教

势不两立,而所行之事,连魔教也不屑为。但偏又要将自己包装一下,然而包装的技术实在很是一般,就

象婊子立牌坊,落下笑柄无数。更为可悲的是煞费苦心,煮熟的鸭子飞到更为阴险的人手里,还真应了那

句话,机关算尽,反误了自家性命。当野心家碰上阴谋家,尤其是戴上面具的阴谋家,他只能说,既生瑜,

何生亮。


岳不群

一看岳不群,觉得此公太过熟悉,一部中国历史,处处有此人的影子。如果要找一个**人物的集大成者的话

,非岳大先生莫属,好一个君子剑!

君子剑的名号不是抽奖得来的,也不是花钱买来的,更不是做女婿换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地做来的。岳不群,

在没露出真面目之前,永远都是一副的谦谦君子形象: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急功近义,与人为善,仁义道德。

他的儒雅在一帮武林粗人面前,正如他的名字那样“卓尔不群”。有意思的是,金大侠在“不群”前加上一个

“岳”,这“岳”可谐读“若”否?还是取其反义?

说实话,我对岳大先生佩服至极。我佩服的不是君子剑的辟邪剑,更不是他的紫霞神功,而是他的那张永远有理

,永远口吐莲花,可以任意颠倒黑白的嘴。在衡州刘正风金盆洗手仪式上,当刘正风全家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

岳不群明明是坐观虎斗,不敢惹上身,偏偏可以说得大义凛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赢得在场江湖弱智的赞誉。

在恒山的定闲与定静遭遇伏击时,明明是明哲保身,偏偏说得好像处处为恒山弟子着想似的。在嵩山之颠,更是大

展口舌功夫,将自己并派的阴谋粉饰得靓丽堂皇,连方证、冲虚这样的领袖人物都瞒过。对令狐冲,更是贼喊捉贼

,恩将仇报,将一盆盆的粪污泼往一心念旧恩的令孤冲。

我更佩服的是岳大先生的深沉的机谋和狠毒的手段。为夺辟剑谱,争夺五岳掌门,可谓深谋远虑,干净利落。派弟

子踩点,赚林平之,诬令孤冲,谋杀林平之,诛定闲定静,玩弄令孤冲,对劳德诺的卧底将计就计,麻痹左冷禅……

每一步无不包藏祸心而不露、无耻阴险让人齿冷,偏偏他就是君子剑,他就是令孤冲的视如父亲的师父。

有意思的是,岳不群的伪君子形象,在他暴露面目之前,就是暴露面目之后,所谓的正派人物浑然不觉,就连自己

的妻子宁中则也可以瞒过;然而,他可以瞒过妻儿,可以瞒过弟子,可以瞒过一般的武林同道,但任我行、左冷禅

、余沧海、木高峰等同样阴险狡诈之辈却能将岳不群的假面具一眼识穿。看来知我者,还真是同类也(当然也有例

外,睿智如任盈盈者就是)。由此看来,任我行的那句话说得好“真小人容易对付,伪君子可叫人头痛得很”。

不知怎的,岳不群一出场,我心里象吞了只苍蝇,无名的厌恶,并不是说我知道后面的结局,而是一种本能反映。

也许岳不群这样的人在中国历史上太多,那些有头有脸的,有几个不是满嘴的仁义道德,一副救世主嘴脸,而背地

里的那些勾当又怎能见人?儒家思想在专制统治者的鼓捣下,生产出来的像岳不群这样的怪胎何止千千万万?也许

岳不群就在我们身边,那一个个的仁厚长者、进步青年,一见到名利两眼放光,谁知道他们不就是岳不群?

如果说东方不败是那些本来英雄盖世却又任用奸谗宠幸小人的帝王的缩影,那么任我行就是雄才大略横行无忌如

曹操者的替身;如果说左冷禅是雄心勃勃的野心家,那么岳不群就是**儒家所调教出来的代言人——伪君子

(王莽就是模范)。他们的本质是一样的:对权力变态的追求。

3、方证、冲虚

方证

方证,少林方丈,“方”而“正”,光明磊落,人如其名。

冲虚,武当掌门,“冲”且“虚”,虚怀若谷,冲淡平和。

少林与武当,佛教与道教圣地,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藏龙卧虎绝世高手辈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一向执武林牛

耳。方证与冲虚之所以受武林同道敬重,就连任我行这样的大魔头也对他们敬佩有加,一方面固然由于其武功已

趋臻化,更重要的是他们行事“方正”、光明磊落,为人低调平和、虚怀若谷。从他们在武林中的地位,是否喻

示着佛、道对中华的巨大影响?

然而,他们虽曰出家,但心系武林苍生,慈悲为怀,总想化解矛盾,对魔教任我行,对嵩山左冷禅,莫不如此。

也就是说,金先生认为,佛、道虽说出世,未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入世。

然而他们行事过于拘泥于手段,正如日本围棋界的大竹英雄与武宫正树,一个执着于围棋美学,一个执迷于华丽

的构建,然而,围棋以赢为最终目的,他们不肯下难看的棋,不肯去抢占实地,不肯去死缠烂打,胜率自然不及

功力与他们相当但更注重实效的小林光一、赵治勋之流了。因此方证会少林寺内在与任我行的“PK”中落败,

当然为了挽回点面子,“斗智不斗力”的话还是要说的。其实方证不明白,比武如同一场战争,“智”的作用是

决定性的,否则怎会有三十六计,以弱胜强的事多着呢,何况他与任我行的武功本身就旗鼓相当。不肯行险着,

不肯趁人之危,不肯痛下杀手, 除非高出对手太多,否则焉能不输?也因此,方证冲虚对左冷禅这样的野心家

忧心忡忡却又无计可施,处处让他牵着鼻子走,而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令狐冲身上,但他们不知道,令狐冲只是个

浪子,根本不是块当领袖的料。

他们是真正的君子,然而他们可以识别野心家的阴谋,却不能识穿伪君子的面目。对于岳不群在嵩山封禅台上

的阴谋一步步的得逞,浑然无觉;对岳不群战胜左冷禅夺得五岳派掌门,反而在心底感到安慰。却不知道,更

大的危机已经潜伏。

方证、冲虚是武林的精神领袖,然而他们没有领袖的欲望,更无领袖的能力。难道佛道仅仅是个人的修心养性,

并不能真正的解决世上的苦难与灾祸?

4、宁中则、岳灵珊、林平之

宁中则

“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宁中则”作为一个女人的名字还真的有点怪,我们不妨拆开来看,金先生这样

命名的意思。“宁”,平静,安定,还有一个意思可以作使动讲;“中”,不偏不倚;“则”,准则,榜样,

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正相反”。“宁中则”,三个字合起来就是:这是一个让人(尤其是让令狐冲)安定的人

,她外表平静,心中淡定;为贤妻良母,为华山从弟子师母,堪称榜样;与其夫岳不群的虚伪正好相反。然而

“中”也可读成“终”,爱女惨死于女婿之手,丈夫又是大奸大恶大伪之一,除了“终”,她还有第二条路吗?

宁中则是《笑傲江湖》中仅次于任盈盈的女性。她慈爱而温柔,对冷狐冲更是倾注了母性的慈爱与理解。在众口

毁冲的时候,只有她始终坚信令狐冲的为人,并给予力所能及的回护。她气节刚烈,有别于岳不群的圆滑,她威

武不能屈,临危不惧,实则是大丈夫的“准则”。

然而这位难得的女性所嫁的竟然是让人齿冷的伪君子,也许世上表面上恩爱的背后有着太多的不为人知的东西?

观世音一样的宁中则死于绝望,世上的那些救渎者呀,谁又来救渎你们呢?

岳灵珊

“珊”字实在隐含着太多的不吉利。能与“珊”组词的只有“阑珊”(当然还有“珊瑚”), 阑珊就是衰退、

将尽的意思。岳灵珊这个名字也许就隐含着灵气消退、香消玉殒的意思。我实在弄不明白的就是岳灵珊怎么会

在情感上有那么巨大的转变,虽然她后来说自己与令狐冲只有兄妹之情,自己心中的真命天子就是林平之。但

只要看过思过崖那一节,就是小学生也知道,那是真真切切的男女之情。

她由爱令狐冲到爱林平之难道是心理上的一种逆反?也许任性惯了的岳大小姐,平常习惯了承载爱,父母的宠

爱,师兄们的庇护,尤其是令狐冲的怜爱,让她腻烦了,她要象大姐姐一样地爱别人。乖巧而心机深沉的林平

之出现了,让她既有了一种充当保护伞的虚荣成感,又有年龄相近的新鲜感。至于令狐冲的痴情,她根本就不

在乎,三番五次的为林平之而冤枉令狐冲,可见其已经沦为爱情的奴隶而神智不清了。别人可以冤枉令狐冲,

她又怎么可以不清楚他的为人?

岳大小姐,走错了一步,步步皆错,而且至死不悟,利用令狐冲的痴情,临死还给令狐冲出了一道天大的难

题:不杀林平之与岳不群。

人生就是这样,一时的鬼使神差,最美好的东西就此错过,错过了月亮,也许连星星都不可能会有。“借我一

双慧眼,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真有这样的一双慧眼吗?情场上的慧眼到那里去借

,那英没有借到,岳大小姐更没有借到。原来这双眼就在自已心里,任盈盈最厉害的武功也许就是具有了这样

一双慧眼。


林平之


“平”,心平气和。然而面对灭门的仇恨,如何能“平之”。林平之,由一个有正义感,有骨气的青年一步步

地成为一个变态狂,到最后的为虎作伥、丧心病狂,实不是他的错,是他的遭遇使然。

辟邪剑谱给林平之带来灭门之灾,由此林平之心里便种下仇恨的火苗。岳不群的步步紧逼与迫害,使他对这个

世界已经绝望,他不再相信任何的人(除了宅心仁厚的宁中则),就是那样爱他的岳灵珊也不。

金庸先生也许是借“平之”这两个字告诉世人,面对仇恨,其实可以平和待之。否则,以暴易暴的结果,复仇

之火,烧毁仇人的同时,连同自己也一同毁灭。


5、不戒、不可不戒、桃谷六仙

不戒和尚

仪琳的父亲,一个屠夫,放下屠刀,不是想要立地成佛,而仅仅是为了泡他相中的尼姑,照样喝酒吃肉,照样

杀人,照样结婚生女。然而,居然金大侠说他有慧根,当然是借不戒和尚师父的话。守戒律的和尚无趣,倒什

么都不戒的和尚可爱得紧,金先生对佛教的理解可谓得其精髓。

不戒的可爱在于此人胸无城府,武功高绝,却一派天真烂漫。他喜欢仪琳的母亲,就算她是尼姑也要想法娶她

,而且始终坚守那份爱,十几年苦苦追寻。他爱自己的女儿,当他知道仪琳爱令狐冲,不管女儿是不是尼姑,

用自己的方式强迫令狐冲娶她。总之,他的形为荒诞不经,却至情至性,始终一颗赤子之心。

也许,金先生认为,佛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无尘埃。如果有人表里如一,心存仁爱,不矫情,不做作,心中保留

有那么一份童真,那么不管他身在红尘还是佛门,是否修炼,都是有慧根的。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

不戒可能是最好的注释。


不可不戒

“万里独行侠”田伯光,正派人士人人得而诛之声名狼藉的采花大盗。然而我们读者对此人恨不起来,一个重要

的原因就是此人比起那些伪君子来说,光明磊落得多,而且重情重义重然诺。由此看来,国人对人物的评判标准

是双重的,一个人干了什么事不要紧,杀人放火乃至强奸,只要与自己的利益不相冲突,只要他行事遵守一定的

游戏规则,所谓盗也有盗,那么都可以认可他,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所以臭名昭著的田伯光能被令狐冲当作朋友,能被不戒收为徒弟,甚至能成为恒山弟子(当然是进行了身体上的

技术处理)。

由此说来,佛家的门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算是传统所不齿的采花贼只要能自律或者

是他律,一样可以得道。

桃谷六仙


此六兄弟凭空而出,插科打诨,妙趣横生。如此怪异的搞笑人物,只有在周星驰的电影才有,所以以“桃谷仙”称

之。“桃谷”者,桃花源也,就如网络社区,一个虚拟的空间。

只是感觉此六人“戏分”太重,搞笑的人数太多,反而让人容易生厌,有喧宾夺主之嫌。故而,金大侠,其他小说

里,此类人也有,但分量要少得多,如《侠客行》中的不三不四,《天龙八部》中的包不同。

6、风清扬、刘正风、平一指


风清扬


“风扬”,“大风起兮云飞扬”,何等的气魄,字里行间洋溢着功成名就之后的自得。然而加了一个“清”,

境界大变。这“清风”从老庄口中徐徐吐出,轻轻拂过王维的面颊,缓缓牵过苏轼的衣襟;明澈过多少双迷惘

的眼睛,熨帖过多少颗焦灼的心。

清风清扬,不带一丝霸气,不沾一缕烟火,大道无形,柔弱无骨又无坚不摧。独孤九剑,辟邪剑的唯一克星,

返璞归真,心中无剑,剑中无招,物我两忘,用剑的极致。也只有心中没有名利,只充满正气、灵气的风清扬

、令狐冲才配使用,才能得其精髓。风清扬,遗世**如梦幻般存在的放外高人。

刘正风


为那一份高山流水,不惜背上勾结魔教的罪名,不惜退出江湖,甚至不惜忍受亲人弟子一个个被屠杀的煎熬。

如果心中没有坚定的信念,身上没有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气概,刘正风怎会为知己视死同归?正如《广陵散》

从此绝矣一样,刘正风和他们的“笑傲江湖曲”从此绝矣。刘正风,君子之风、浩然正气长留。幸好有刘正风

这样的伟丈夫,我们民族才能百折不挠浴火重生,我们的历史才会发出如此璀璨的光芒。


平一指


杀人名医平一指,“医一人杀一人”,“平”衡阴阳就在“一指”之间。一个医生扮演着屠夫的角色,钱钟

书在读《伊索寓言》时也说过,医生其实就是屠夫的一种,看来治人与杀人之间也没有绝对的界限。名义上

救人的人也许就扮演着杀人的角色。


平一指医一人就得杀一人,但医不好人呢?自杀!平一指没有治好令狐冲,虽然令狐冲当时的病就是神仙也

难救,但还是自杀了。平一指真不亏为第一名医,无论医术还是医德,不象时下那些医院那些名医,昂贵的

住院费照收,但病治不治得好,听天由命吧。医得了病医不了命,治不好病还振振有词,甚至庸医误人还百

般开脱。派头比平一指还大,面孔比平一指还牛气,内心比石头还硬。

从名称知人物命运,从人物看社会,金庸武侠人物命名妙趣横生,又含意深远。细细玩味也是一种乐趣。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