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之声笑傲江湖特别推送:致敬媒体同仁新京报!

经济之声笑傲江湖2022-08-02 08:19:11

起底神秘公司瑞海国际!比感动更有价值的是真相丨深度

《笑傲江湖公众微信号》特别推送

——致敬媒体同仁新京报

消防员义无反顾、医护人员不眠不休抢救伤者的事迹令人感动、市民踊跃献血守望相助,种种这些令人感动。可仅仅是感动,仅仅是正能量的弘扬不足以消弭或修补人们被损害的安全感,比感动更有价值的是真相。



▲2012年,事发地瑞海国际仓库附近的航拍图。拍者 史斌


▲8月13日,瑞海国际仓库的爆炸现场。 岳月伟 摄



▲3D解构爆炸企业内部构造,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


据天津警方通报,12日23时许起火爆炸企业,为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海国际),该公司装有危险品的集装箱起火爆炸。



身份不明的爆炸物



昨日,瑞海国际一名副总经理腿上、头上打着纱布现身爆炸现场,事发当晚他在公司值班时被爆炸所伤。据其称,该公司总经理当天也在事故中受伤,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未脱离危险。


据了解,瑞海国际公司货场占地4.6万平方米,由综合办公楼、2个危险品仓库、中转仓库、堆场、消防泵房、检查桥、废水收集池组成。最开始发生爆炸的就是危险品仓库的一个,随后再次爆炸,两个危险品仓库均被夷为平地。


昨日,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公司货场南部的办公楼仅剩框架,办公楼前有一大片空地和一个大坑,据称为当时爆炸点的位置。


据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经理称,最初发生爆炸的是存放硝酸钾、硝酸钠、硝酸盐等化学物质的库房。据现场专家介绍,硝酸类物品属于易爆品,遇热、碰撞都会引发爆炸。


该公司工作人员称,事发时货场内的中转仓库存放着大量危化品。存放在中转仓库中的化学品都是暂时性的,报关后,很快就会来船运走,不会在货场长时间停留。瑞海国际货场发生爆炸后,现场多名工人受伤,另有部分员工被惊吓后四散,以致消防官兵到达现场后,集装箱堆积如山,也不清楚里面都存放有什么物品。


该名副总因此昨日从医院里打着绷带回到现场,现场打电话向员工核实理清货场内的危险品。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货场里至少还有4种危险品,分别为:烧碱、碘化氢、硫氢化钠、硫化钠,其中烧碱无法用沙土填埋来处理。


昨日14时45分许,消防官兵正使用干粉对火点施救时,突然又发生爆炸,掀起一个罐装物的盖子,并伴随刺眼鼻的黄烟。据工作人员称,发生爆炸的是存放在那里的21吨硫氢化钠。


此次爆炸前,记者在现场看到,消防官兵向现场喷射水柱灭火。但爆炸后,用水灭火的方式暂停,一律改为沙子、细土和水泥填埋。



与危险为邻的小区



事发时,隔着窗帘,天津市民梁辉看到外面的“闪电”,整个天空都亮了。他想着要下雨了,准备关窗。还未走到窗口,一声巨响,他被冲击波推倒在地,起身发现自己脸上、胸口插满了玻璃碴。


梁辉居住的小区是万科清水蓝湾,两公里外正是此次爆炸事故的核心地带——瑞海国际物流中心。而在周围,分布了逾11处住宅小区,分别为万科、万通、中交、合生等品牌房企开发、管理的项目。其中,万科海港城距离爆点直线距离不足1000米,中交启航嘉园距爆点直线距离约800米。


在这次爆炸事故中,万通、万科海港城楼盘70%的楼房均受损,门窗玻璃被震碎。直至13日下午,楼上的玻璃还在跌落,小区里的行人走路都拿一块硬物顶在头上。


在爆炸地点周边分布这么多住宅小区,是否合规?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要求,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米。但瑞海国际占地面积46226平方米,属“大型仓库”。


从爆炸现场周边地图上显示的距离来看,轻轨东海站距离该公司也不足1000米。在事故中,轻轨东海站被摧毁,轨道两旁的护栏被冲击波扭成了麻花状。


而瑞海物流中心危险品存放地距离居民区也不足1000米。


据记者了解,瑞海物流中心项目兴建时间晚于万科等社区项目。在此情况下,天津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为瑞海物流中心项目做了环评报告。


2013年5月,该院发布的一份《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公众参与公示》(以下简称公示)中提出,对公众发放调查130份,收回128份,调查结果表明,“百分之百的公众认为项目选址北疆港区内,选址合适”。


但万科集团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万科海港城(清水蓝湾)楼盘项目2010年之前拿地,2010年4月开始预售,一年以后,瑞海公司注册,2013年提出要做仓储项目,万科未从任何部门获悉该项目为危险品仓库情况,“我们的业主以及万科方面也未接到天津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发放的调查表。”


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中交启航嘉园、万通新城国际等楼盘的多位业主,均表示未听说过公示,也未接到环评调查表。


记者多次拨打天津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电话,均无人接听。记者致电瑞海国际董事长李亮,其手机一直关机。瑞海国际公开电话则无法接通。



仓储业务曾明确不含危化品



瑞海国际工作人员称其具备存储危险化学物品的资质,并称目前整个天津东疆保税港区仅有瑞海国际、中化的两家公司具备危险品存储资格。


据该公司官网介绍,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目前是天津口岸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业务的大型中转、集散中心,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目前公司主营业务包括经营危险化学品集装箱拆箱、装箱、中转运输、货物申报、运抵配送及仓储服务等,占地面积46226.8平方米,由两个危化品库房和中转仓库等组成。


据悉,瑞海公司曾多次进行危化品事故演练。去年8月公安部门曾对该企业进行了多方面检查。


根据一份2014年9月的《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拟批复公示》,该堆场改造后设计危险品年周转量5万吨左右,普通货物年周转量2万吨左右,用于电石、硅钙合金、氰化钠、甲苯二异氰酸酯(TDI)、烧碱、硫化碱、氩气、甲乙酮、乙酸乙酯、硝化纤维素、硫磺、硝酸钾、硝酸钠、甲酸、磷酸、甲基磺酸、压缩天然气等危险品和PVC、天然橡胶等普通货物进出口的暂存。


但该企业工商资料显示,公司在成立初期的许可经营项目为“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明确表示“危化品除外”。


去年,该公司的许可经营项目做出变更,由前面明确为“危化品除外”,改为“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以津交港发[2014]59号批复第二项批准内容为准,有效期至2014年10月16日)”。


这份津交港59号的批复文件记者未在网上查到,据悉,文件中,港区明确瑞海国际具备存储危化品的资质。但即使按照这份文件,从事危化品仓储的有效期也只是到去年10月16日。



化工围城被诟病



2011年,时任天津开发区党组书记、管委会主任何树山曾表示,“十二五”期间,天津南港工业区将拥有世界水平的石化专业投资环境。


当年5月,滨海新区范围内的南港工业区签署26个项目投资协议,其中包括中俄1300万吨炼油、中石油、中石化原油储备基地等26个项目。当地媒体称:“到2015年,天津将形成3500万吨原油储备、3500万吨炼油、300万吨乙烯和百万吨级PTA、百万吨级PVC、百万吨级聚乙烯、百万吨级聚丙烯等一批石化产品基地。”


南港工业区位于滨海新区东南部,规划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陆域油气开采区面积约14.5平方公里,陆域规划建设用地面积约147.5平方公里。官方资料显示,工业区“以发展石油化工、冶金装备制造为主导,以承接重大产业项目为重点,以与产业发展相适应的港口物流业为支撑,建成综合性、一体化的现代工业港区”。


“2015年到了,石化产品基地的梦想完没完成不知道,却出了这么大一个事故。”天津开发区一位基层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即便之前,天津化工行业事故也是接连不断。


2014年6月17日21点左右,位于滨海大港凯旋街石化园区的金伟辉二期工程的旧罐发生爆炸,该公司主要生产汽油、溶剂油等产品。据网友描述,“看到很高的火苗,半边天都染红,22点时曾传出闷响。爆炸的地方没有居民区,10多辆救火车赶到扑救控制住火势。”


2014年7月12日16:40分,天津石化化工部芳烃车间H-401加热炉发生闪爆事故。


天津某高校一位城市规划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之所以造成化工区域临近住宅区的情况,是因为在建设工业区的同时,会考虑到社会职能,为工业做配套,但却忽视了存在的隐患,“这种发展理念老了”,该专家表示。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安钟汝 邓琦 赵毅波 刘素宏 金彧 实习生 张笛扬



最后思考一个问题
如何正视爆炸带来的安全感危机?



无论是那些愤怒、追责诘问的,还是感动、抹泪合十祈福的,人们既有着对受害者和罹难者的怜悯与同情,也有着对自身安危的关切。通常地,在一次灾难或者灾祸发生后,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进行情境代入:我会遭遇这种厄运吗?


也正是这样的心理机制,这次天津塘沽爆炸事故发生后,人们的恐慌和焦虑相比此前的几次灾难或灾祸事件,显得更为普遍和强烈。几个月前的内河沉船,人们静静地为罹难者悼念、祈福;几年前的汶川大地震,人们也是静静地为罹难者悼念、祈福。


其实,稍微检索一下最近几个月发生的化工厂相关爆炸新闻:2015年4月6日,福建漳州古雷的PX工厂发生爆炸;2015年4月21日,江苏南京扬子石化厂发生爆炸;2015年5月25日,江西赣州泰普化工厂发生爆炸;2015年7月16日,山东日照石大科技石化公司发生爆炸;2015年8月12日,天津塘沽滨海开发区发生爆炸……


短短四个多月,加上这次的天津塘沽爆炸,。危化品安全事故频发的叠加效应,加剧着公众对城市安全的焦虑。而多年来,。政府和专家们信誓旦旦地承诺和保证所兴建的化工项目绝对安全。可是,如此密集的数月多起化工厂的爆炸事件,让人们为安全感愈加焦虑。



不只是危化品爆炸,还有电梯“吃人”、自来水危机等,都会引燃个体的安全焦虑。因为对生活在城市的个体来说,他们很难以隔离机制实现风险规避,而只能是将安全感依托于有序的善治秩序上。当城市安全末梢上的某一环出了问题,也就意味着打破了这种秩序,其失序感很容易传递到每个个体身上。


就这次爆炸而言,消防员义无反顾,舍身履职的身影令人感动;医护人员不眠不休抢救伤者的事迹令人感动;市民踊跃献血守望相助也令人感动。可是,仅仅是感动,仅仅是正能量的弘扬不足以消弭或修补人们被损害的安全感。微博上,有网友就叹息道:“点完蜡,合过十,下回还一样。”


从心理学角度,当人们为安全感的丧失而倍感焦虑时,他们将无法平和、坚毅地生活,甚至在睡眠中都会勾勒噩梦。我们努力建设的幸福大厦,不可能在缺乏安全感的地基上来完成。


因此,如何来修补这个社会的安全感,应该是一个比救灾善后更值得深思的工作。


而安全感的修复,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情绪抚慰,更是一种制度呵护:这种呵护,可以是将“细节审慎”嵌入城市治理之中,可以是应急预案多“长点心”,但究其本质,就是用密织牢固的安全屏障将公众与危险隔离,让公众跟“自危”情绪尽早解绑。




长按此二维码
关注经济之声笑傲江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