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里的童话读《笑傲江湖》

江畔聊书2022-07-30 15:53:31


武侠小说,常被冠以“成人童话”的称谓。

其隐含之意,似乎在说那些江湖岁月、打打杀杀的故事,与现实离的太远;侠客们的身负绝学、快意恩仇,仿佛就如童话一般,虚幻而夸张。

 

童话故事嘛,看看而已,一笑而过。

 

今天,就想聊聊自己所读的一本金庸先生的经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也许我们能透过所谓的江湖纷争,找到彼此的身影。

 

《笑傲江湖》这本小说,由一本《辟邪剑谱》引发了福威镖局的灭门惨案,接着为争夺剑谱而相互仇杀、师徒反目;然后各种派系势力粉墨登场,以图江湖霸业;最终,邪不胜正,男主战胜了阴毒的伪君子,与爱人琴箫合奏笑傲江湖,而成神仙眷侣,逍遥自在。

 

本书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作者谈到,写《笑傲江湖》那几年,,其中的人鬼颠倒、个人崇拜、派别纷争等行径令金庸先生极为不齿。因此,在《笑傲江湖》这部武侠小说中,自然地就隐含了作者本人的价值判断。

 

这本书没有明确的历史年代,从书中一些词句,大致可确定为明末吧。

金庸先生说:我之所以没有写明具体历史年代,是因为事件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灭;我主要写人性,而人性是在任何历史时代总是不变的。

 

《笑傲江湖》恰好体现出了作者的初衷,尤其是通过几个主角的行为模式,深刻地勾画了人性的不同。

 


华山首徒令狐冲,深受师门之恩十多年,忠心不二;性格洒脱、不拘小节;有侠义心肠,扶危救难。由于自带主角光环,自然因缘际会、好事连连:

 

获少林、武当之青睐,两大门派对其鼎力相助;

获华山风清扬亲传之绝技,独孤九剑天下无敌;

身居恒山掌门,且与衡山掌门莫大交好;

有搭救日月神教原教主任我行之功,且为任我行之女盈盈之珍爱。

 

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地上居高位、手握重权,享受无限人生风光。

 

但他却对权力之争斗避之唯恐不及,一直沉浸在与小师妹的爱情之中,沉浸在华山师门的恩情之中。

 

所以,令狐冲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的大英雄:

他没有去阻止最终的“五岳并派”;

他愿意帮助任我行去杀掉东方不败;

他和大淫贼田伯光结为朋友;

他时时沉湎于和小师妹的爱情幻想之中。

 

但他为了救仪琳而甘冒生命之险,恶斗田伯光;

他明知道林家老宅里的物品特别重要,却毫不动心;

少林、武当助其夺取“五岳派”掌门而不动心;

任我行为副教主之位为诱饵而不屈服;

最后满足小师妹的遗愿而照顾林平……

 

令狐冲,只是一个如普罗大众般的,平凡的好人。

在他是狂放不羁的言行之下是一颗充满正义的内心。

他只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爱情,琴箫合奏。

 

作者有意识地用他集绝世武功和各方势力支持于一身的好运,

与其普通平凡的归隐心态之间形成强烈对比;

进而辛辣地讽刺了其他的为权力苦争而两手空空的权谋分子。

 

令狐冲,如隐士一般,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华山掌门岳不群,刚登场之时,一股正义凛然、儒雅刚强,令人好生敬佩。

他愿代刘正风杀曲洋、他击退木高峰以救林平之、他严肃门风惩戒令狐冲。俨然一副正人君子风范。

 

而这一切,在本书后部逐一揭晓:原来,他才是隐藏最深的野心家:

 

“君子剑”的美名之下,是置十余年的忠心大弟子于不顾,对令孤冲诬陷、逼迫;

置掌上明珠女儿幸福而不顾,让女儿嫁给徒弟林平之以行监视之实;

置身为五岳剑派之间的情义而不顾,不惜对恒山定闲、定逸两位师太绝杀;

明知劳德诺是对手所派卧底,却不拆穿,故意示之以弱……

 

他为什么对林家的《辟邪剑谱》垂涎三尺、觊觎已久?

 

华山与《辟邪剑谱》本有渊源,且华山也同受嵩山左冷禅之威逼。

刘正风的灭门之祸,岳不群亲眼目睹;

自己掌门做的好好的,却突然有嵩山派带着华山叛徒封不平来夺掌门之位。

 

“落后就要挨打”,这些事件,是不是更坚定了他自强的决心?

 

他无法像令狐冲一样做一位隐士,也无法像衡山派掌门莫大那样随波逐流。

 

他的性格,以及环境的逼迫,使他不得不阴毒、不得不算计、不得不伪善。

——因为,他已经在血腥的江湖纷争中迷失了心性和方向。

 

 

只是,当每个人都身处弱肉强食的江湖丛林之中时,

人性的恶,是不是可能会最大程度的释放呢?

 

“囚徒困境”,使游戏的参与者,都进入了一个死循环,真正地至死方休。

 


左冷禅一出场,就已经戴上了“五岳盟主”的高帽。

 

一面小小的令旗,居然令刘正风全家均死于非命;

调动华山叛徒企图夺取华山掌门之位,而为自己培养势力;

为了掌握对手的讯息,把忠心弟子劳德诺早早送至华山卧底;

为了打败恒山派,对恒山师徒身处险境而不施援手;

趁火打劫,对泰山派进行了收买分化……

 

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五岳并派”,

然后先灭魔教、再斗少林武当,

而后,成为武林第一人。

 

左冷禅一出场,就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气,下手毒辣无比。

但他的每一次行动,又特别强调了自己“明门正派”之旗号。

 

如果说岳不群只是个性的奸诈的话,

那么左冷禅则是贼喊捉贼的虚伪。

——这是什么名门正派呀?这与魔教何异?

 

我们不怕罪恶,甚至不怕正义的缺失;

我们怕的是那些打着正义的旗号,而行事奸诈虚伪的卑劣!

 

现实世界中标榜高尚,而暗行卑劣的人,难道还少吗?

 

作者写左冷禅这个人物,并不是想批判他的权力梦,

而是想通过其标榜与行动的反差,刻画着现实世界中最真实的人性之一。

 

遗憾的是,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最后,他被“不起眼的”华山掌门岳不群所击败,徒为他人做了一场嫁衣。

 


任我行,无论从武功、权谋、智慧、眼光、胆识等诸方面都有其过人之处。

 

他能抵制《葵花宝典》的诱惑,而设套于东方不败;

他对三个佩服、三个不佩服的武林诸人的选择,独到精准;

在刚逃出西湖地牢,即用雷霆手段制伏了一大批死忠下属;

对付死不效忠的旧部则直接残酷处死,毫无昔日情感。

 

在重夺权力的争斗中,他可以说是一代枭雄,虽手段残酷却也光明磊落。

但对于一些阿谀之词,刚开始心生厌恶,视为可耻;

而在夺得大位、手握重权之后,对其阿谀之词欣然接受;

且心安理得,自比孔子、秦始皇等历史人物。

内心之膨胀一时无二。

 

任我行的权力之道高调而张狂。

 

任我行,这个角色的人性设定,是其权力获得满足之后的内心膨胀。

——再英明的领导也可能忘乎所以;再理智的个人也将会迷失方向。

 

中国历代封建君王,精研古之王朝衰亡之道,

可为什么还是无法跳出王朝兴衰更替的周期与窠臼呢?

 

后世读史之人,往往为之将倾之命运扼腕叹息,

却不知当事之人在绝对权力的熏染之下,

早已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心不能思了。

 

所以,无论东方教主,还是任教主,甚至之后的向教主,在这种个人崇拜之风下,自我膨胀之心,又有什么区别呢?

 

《葵花宝典》这个名字,也是很有趣的。

葵花,哪里有太阳,就转向哪方。

太阳就是永不坠落吗?

 

“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徒为世人耻笑!


书中真挚的爱情细节描写,令人颇感温情无限。

 

任盈盈:

虽女儿多羞,但自爱上“江湖浪子”令狐冲之后,主动追求、不计令狐冲一直牵挂不弃的师妹情愫,不禁令人感佩女中豪杰、不让须眉。

 

岳灵姗:

在得遇林平之并相交熟知之后,情愫涌动,不离不弃;

在最后得知平之已中毒失明且身已自宫之后,仍希望能与他不离不弃、相伴终生。

特别是自己在被林平之杀死而临死之前,托付大师兄的仍是请其代为照顾自己的丈夫、哼着福建丈夫的山歌溘然而逝。

我们完全没有理由怀疑小师妹对林平之爱的真挚无私。虽然没有收获美满幸福,只能是自己命运多舛、令人叹惋。

 

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与杨莲亭之间就是一种爱情,而不仅仅是一个男宠。

试想以东方不败之威名、权势,什么样的帅哥猛男会找不到呢?

但是他就是喜欢杨莲亭。

因杨莲亭受伤分心而落败于任我行等四人的决斗;

因杨莲亭的喜好而对身边之人陟罚臧否;

最后身之将死,而与杨莲亭葬身一处,也觉欣慰无比。

 

在本书的多段爱情之中,只有最后的冲盈之恋修成正果、花好月圆。

 

对于其他的爱情,世人多嗤之以鼻。

 

对于岳灵姗,讽其抛弃旧爱,视其自甘悲苦为活该;

对于东方不败更是视其为变态、人妖,那种不伦之恋更令诸多读者心感作呕。

 

但是,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剥夺岳灵姗追求自己内心完美爱情的权力;

东方不败的不伦之恋,也并没有如何的残酷暴戾、滥杀无辜。

 

东方不败还找了一个替身处理教务,

自己则身处花园之中,不问教内俗事,不也是一种内心的归隐吗?

 

爱情,无论是谁的,都不应亵渎。



江湖纷争恨不休  

风雨飘零几春秋  

人来人往都是客  

依旧寂寞在心头。

 

江湖是什么?

江湖,只是每个人生活空间的一种另类称谓。

 

江湖在哪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空间里,与不同的人相识、相交、相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侠客;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无论身在何处何时,既有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也有籍籍无名江湖小卒。

时空易逝,而人性不变,侠义不变。

 

《笑傲江湖》是一本描写人性的童话小说。

夸张的手法、正邪的对比、善恶的较量、脸谱化的人物、意料之中的结局。

 

最后,正义取得了胜利,王子与公主生活在自己的城堡里,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如果,

令狐冲死了呢?

左冷禅成功了呢?

任我行一统江湖了呢?

 

生活中,也许这不是如果,而是现实。

——这,才是真正的江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