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金庸先生写《笑傲江湖》是受这首乐曲的启发

乔珊古琴艺术中心2022-08-01 08:27:39

今天是金庸先生的92岁寿辰。关于金大侠的生平,小编在此不多做赘述。每个看武侠小说长大的男生都曾有一个“武侠梦”,而女生们也向往着其中“并肩携手、跃马江湖”的爱情。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里,有刀光剑影的江湖天下,有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更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浩然正气和英雄情怀。


许多人都喜欢《笑傲江湖》,而金庸先生曾说,这部作品却是受一支琴曲启发而来:


琴曲《广陵散》(全本),演奏:乔珊;出品:钧天坊


琴曲 《广陵散》,又名“广陵止息”。它不同于一般琴曲所表现的中国文化里的“和谐”、“中和”、“冲淡”之气,乐曲中充满了“杀伐之声”。它的曲调采用的是 “外调” 中的 “慢商调” 定弦法, 即降低二弦(又名商弦) , 使之与一弦(又名宫弦)同为宫音:(慢)一二三四五六七


由于琴曲《广陵散》的定弦, 既出现 fa 音,又不按五声音阶次序排列, 而且还触犯了“宫为君, 商为臣, 角为民, 徵为事, 羽为物”(《乐记》)的论述, 使宫弦、 商弦同音高。“宫商同音” 犹如君臣并列,故有“臣凌君”之说。



《广陵散》一曲相传源自战国时《聂政刺韩王曲》:

聂政,战国时期韩国人,其父为韩王铸剑误期而被杀。待聂政成年后,发誓为父报仇,但行刺失败,遂入山中遇仙人授予琴艺。为了不连累家人,漆身吞炭,改变音容。十年艺成,返回韩国,鼓琴于阙下,琴艺精妙,使行人纷纷驻足聆听。韩王得悉后,召聂政进宫内演奏,聂政趁其不备,从琴腹抽出匕首刺死韩王。为免暴露身份连累家人,便毁容自尽。朝廷欲知其身份,遂曝尸于市,悬赏识之。其姊听说后,自言聂政舍身取义,“何昔己之性命?”遂前往相认,述其为父报仇之事,扬聂政之名,随后也自尽了。



及至传至魏晋时期,因嵇康嗜琴,临刑东市,索琴弹奏《广陵散》而使此曲名留千古。


嵇康是魏晋时期的名士,与阮籍、刘伶、向秀等并称“竹林七贤”。不仅通晓音律,能诗善画,并且喜欢“抱琴行吟,弋钓草野”。


据《世说新语·容止》载:“嵇康身六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如玉山之将崩。’”嵇康有着与雅琴相匹配的高远志向和潇洒风神。


,朝野上下,刚被权力斗争与战争弄得腥风血雨。嵇康感于世事苍凉,虽有救世之心,却又不能正面迎其锋芒,不得不托志于琴。他清啸于竹林,锻铁于树下,心中却怀着一腔孤愤。


古琴可以说是嵇康的精神的慰藉,他曾作《琴赋》,对琴的制作,演奏等做了全面的描述,表达自己对音乐的感受:“余少好音声,长而玩之,以为物有衰,而此无变;滋味有厌,而此无倦。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志,处穷独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性洁静以端理,含至德之和平,诚可以感荡心志而发泄幽情矣!”在他看来“众器之中,琴德最优”。


,嵇康曾正直激越地表示:“非汤武而薄周礼”,“耻与魑魅争光”,强硬地拒绝了司马氏的邀官。因此受小人钟会谗言,被以“乱政”罪名处以极刑。


据《晋书·嵇康传》记载:“康将刑东市,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弗许。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尝人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


嵇康与《广陵散》渊源颇深,或许正是由于其人格魅力,使这支乐曲熠熠生辉,心物合一,人琴合一。



英雄隐去,小人当道,天地间肆虐着肃杀的氛围,你死我活的权利斗争中,也暗藏着生命如蝼蚁的悲苦。《广陵散》这首琴曲中所蕴含的“戈矛杀伐”的悲壮,战鼓雷鸣的慷慨激昂,与嵇康光风霁月的君子人格和临刑前所表现的气节风格得到了最完美的相互映照。




有人曾评说嵇康堪称魏晋时第一真名士。魏晋风度的外在表现是率性而动,慷慨任气,以及服药饮酒,扪虱而谈,然而这种种放达不羁的行为放荡不羁的外表下,是一个内心具有强烈担当使命的热血男儿,是一份儒家入世之家国情怀,是对自身人格的守望与对理想的执着。于是,在魑魅魍魉的“浊世”中,嵇康做出了“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的选择。因为旧礼教的崩塌,信仰和自由的彷徨,一颗高贵的灵魂在乱世中来说更是一种精神上的酷刑。而所谓名士,正在“坚执所守”、“守之无贰”。


宗白华曾说:,社会上最痛苦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有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于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


琴道在上古,与其说是一种音乐,。


带着这样的背景,重新看《笑傲江湖》,那些纵情恣意的江湖游侠,简直与魏晋风度如出一辙。曲洋盗墓,偷出了《广陵散》;“梅庄四友”之黄钟公酷爱《广陵散》;而令狐冲和任盈盈相识于绿竹巷,因琴结缘……他们有一样的情怀,一样的抱负,精神情怀与嵇叔夜一脉相承。




日月神教长老曲洋,虽被江湖人称之为“邪教”,却行事光明磊落,酷爱音律,擅长弹琴,与衡山派刘正风结交,共谱《笑傲江湖》曲,正是根据嵇康的《广陵散》改编创作而成。关于这段公案的来龙去脉,金庸先生写在书中第七章《授谱》中:


刘正风道:“令狐贤侄,这曲子不但是我二人毕生心血之所寄,还关联到一位古人。这笑傲江湖曲中间的一大段琴曲,是曲大哥依据晋人嵇康的《广陵散》而改编的。”曲洋对此事甚是得意,微笑道:“自来相传,嵇康死后,《广陵散》从此绝响,你可猜得到我却又何处得来?”


令狐冲寻思:“音律之道,我一窍不通,何况你二人行事大大的与众不同,我又怎猜得到。”便道:“尚请前辈赐告。”


曲洋笑道:“嵇康这个人,是很有点意思的,史书上说他‘文辞壮丽,好言老庄而尚奇任侠’,这性子很对我的脾胃。钟会当时做大官,慕名去拜访他,嵇康自顾自打铁,不予理会。钟会讨了个没趣,只得离去。嵇康问他:‘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说:‘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钟会这家伙,也算得是个聪明才智之士了,就可惜胸襟太小,为了这件事心中生气,向司马昭说嵇康的坏话,司马昭便把嵇康杀了。嵇康临刑时抚琴一曲,的确很有气度,但他说‘《广陵散》从此绝矣’,这句话却未免把后世之人都看得小了。这曲子又不是他作的。他是西晋时人,此曲就算西晋之后失传,难道在西晋之前也没有了吗?”


令狐冲不解,问道:“西晋之前?”曲洋道:“是啊!我对他这句话挺不服气,便去发掘西汉、东汉两朝皇帝和大臣的坟墓,一连掘二十九座古墓,终于在蔡邕的墓中,觅到了《广陵散》的曲谱。”说罢呵呵大笑,甚是得意。


临死之前,曲洋刘正风最后一次以琴箫合奏《笑傲江湖》,高山流水,琴箫合鸣,一曲悲歌在明月幽谷间久久萦回,弄弦抚箫间二人相视而笑。随着铮一声急响,琴箫声立止,毫不拖泥带水。


“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人生于世,夫复何恨?”


于心相交,以乐会友。凡人纵有百般不解,又如何?何为正邪?我自天涯狂客,拂弦弄箫,相知心灵,只有一曲《笑傲江湖》,随着相视一笑,永别人间。



令狐冲和任盈盈更是因琴结缘,绿竹巷里两心相知:

两人所奏的正是那《笑傲江湖》之曲。这三年中,令狐冲得盈盈指点,精研琴理,已将这首曲子奏得颇具神韵。令狐冲想起当日在衡山城外荒山之中,初聆衡山派刘正风和日月教长老曲洋合奏此曲。二人相交莫逆,只因教派不同,虽以为友,终于双双毙命。今日自己得与盈盈成亲,教派之异不复能阻挡,比之撰曲之人,自是幸运得多了。又想刘曲二人合撰此曲,原有弥教派之别、消积年之仇的深意,此刻夫妇合奏,终于完偿了刘曲两位前辈的心愿。想到此处,琴萧奏得更是和谐。群豪大都不懂音韵,却无不听得心旷神怡。


嵇康曾在《琴赋》中感慨:“识音者稀,孰能珍兮,能尽雅琴,唯至人兮。”人生至福,莫如得遇知音,此生无憾。



许多人都喜欢《笑傲江湖》,令狐冲的潇洒不羁,坦荡率真,任盈盈的聪慧沉静、温婉大气。快意人生,却又深明大义,是非明辨。更令人深深向往的,也许是一颗坚不可摧的本心,一种对爱情的含蓄和坚守,一腔坚持正义的快意恩仇,一份对传统的敬畏和仰视,是那个充满情怀与情义的江湖。


现如今,当琴人初学弹琴时,往往以《笑傲江湖》(“沧海一声笑”)作为入门曲,而以琴曲《广陵散》作为习琴之最高成就。这首琴曲不仅因技巧繁难,堪称“琴曲之冠”,其蕴涵的情愫及情怀,值得味之再三。而弹好这首曲子,是要有点士风与侠气的。


人生确实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广陵散》(全本)视频首发

点击篇末“阅读原文”,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购买《传世清音:乔珊古琴DVD/CD专辑》




鏡觀喬珊古琴館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傳承古琴藝術,復興禮樂文化


上海静安区成都北路777号

18817521966、15710101169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