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读物从《笑傲江湖》开始,谈谈金庸小说

天涯社区2019-06-08 19:33:41

点击上方蓝字“天涯社区”快速关注

全民话题,天涯制造。最火的网络事件、最红的网络人物和最流行的网络词汇,关注天涯社区,为你一网打尽。

天涯社区ID: Tianya-China


天涯论坛 > 煮酒论史

按回合次序陆续谈谈金庸小说,从《笑傲江湖》开始

楼主:江天暮雪2007


《笑傲江湖》的第一回,名为灭门。注意,灭门这个词,金庸的小说大多数都是慢热型,笑傲的第一回便赤裸裸的写的灭门,灭谁的门,表面上是福威镖局林镇南的 门,而实际上笑傲从始至终都是在灭门,刘正风被灭门,华山派差点灭门,东方不败被灭门,恒山派也差点被灭门·····灭门这条主线从始至终贯穿笑傲全书, 另一条便是归隐,在笑傲的故事中,有灭门而起,由归隐而终。从中表达的意思,其实便是对政治权力对人迫害的不满,因此不如归去,也只有归去才能笑傲,否则 置身江湖,卷入政治漩涡,便会身不由己。
  

金庸后记中说要借笑傲江湖表达人类政治的普遍特征,我想这也是对知识分子文人群体在道与势之间挣扎的思考,是对自由的向往,而当金庸发现只有归隐才能 真正笑傲时,他无疑也产生了人生哪的不游戏的看法,这一看法间接导致了《鹿鼎记》的问世,鹿鼎记中韦小宝这一人物让绝大多数读者难以接受,其实笑傲中就蕴 含了鹿鼎记的种子,笑傲中名门正派的人物大多数不让人喜欢,而且多是反着写,读者并未对这些人产生好感,真正可爱可亲的反而是江湖杂牌,所谓不入流的桃谷 六仙不戒和尚甚至是田伯光等等。到了鹿鼎记,金庸已经放弃了正反对称的写法,塑造了亦正亦邪的韦小宝这一文学史上的经典形象。
  

接着说笑傲,文章开头便是一片美好和煦的风光,谁承想在这美丽的风光下,一场惨无人睹的屠杀这就开始了。林平之作为第一回合的主要人物出场,林平之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平之,哪知道自己的身世最不平,就像游坦之一样,人生的过程与结果皆是不幸,让我们不禁为此扼腕。
  

下文青城派对林镇南进行的一系列攻击证实了他们完全是有备而来,余沧海的儿子只是因为运气不好被杀,从此处也可以看出余沧海此人虽然名声听起来很厉 害,其实是个二流,算计不周儿子被杀,抢夺剑谱被人利用,落的江湖骂名,可见此人政治斗争水平实在太差,我有时推想,可能余沧海就是个棋子,他自己都不知 道而已。
  

本回末尾,金庸留下一个悬念,就是幕后究竟是谁,为了什么,这种写法给自己蓄势,大多数读者可能以为是青城派,可是我想随着本书推进,绝不是单单几个门派几个掌门想要争夺而已,辟邪剑谱背后的是一种邪念,而这种邪念从何而来,又如何处置,金庸的后文慢慢的给出了答案。


第二回名为聆秘,注意这个秘字,本回中主要人物林平之与岳灵珊都是乔装的,此为面目之秘,林平之委身酒店中听来的关于辟邪剑谱的话语是言语之秘,而且更多 的秘密都隐藏在本回中,岳不群为何派人来福州,衡山派到底有没有内讧,青城派为何会避邪剑法,令狐冲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种种秘密都由本回引起。

  

本回中的值得注意的细节在于,当林平之换上死人衣服时,他本人不仅在外形有所改变,其内在的心理状态也在变化,他伪装了自己成了秘密。其他人物也是如此,岳灵珊劳德诺是乔装打扮,令狐冲余沧海岳不群只闻其名,都是秘密。
  

文中的人物都是通过林平之的耳朵来表现性格的,这也暗示着这背后的一连串事件看似无关,其实都与林平之一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林平之经验太浅没有察觉。
   

岳不群此人的心机在此回也能显露一些,派岳灵珊到福州,这样她与林平之就不可避免的有了联系,日后见面两个少男少女便不可避免的会相信某种缘分,在我看 来这都是岳不群精心安排的,亦或许我们可以推测,岳不群正躲在暗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派劳德诺去青城派送信,劳德诺必然会受辱,也许会惹些麻烦,这样就 可以借青城派人手处置劳德诺,日后岳不群就能等时机成熟再寻此借口灭掉青城派。然而余沧海还是表现了一些政治人物应有的心机,他一出手便能试出劳德诺带艺 拜师,岳不群岂能不知?岳不群早就知道青城派与避邪剑谱的渊源,派劳德诺去福州和衡山无非就是让他告诉左冷禅,引得青城派与嵩山大打出手,然后岳不群坐收 渔人之利。余沧海不想早早招惹华山派,便放劳德诺回去,自己暗自准备,以防华山派,然而毕竟逊人一筹,他低估了岳不群和其他门派的狼子野心,最终被人算 计。
  

本回的聆秘,实际的秘密就是关于围绕剑谱的政治斗争的内幕,林平之没发现,但是他听到岳不群的一系列行为为以后自己的判断打下了一定的基 础,从这回开始林平之开始向一个政治人物成长了。不管是余沧海还是岳不群还是莫大,说话都是藏而不露,金庸很好的表现的他们的语言风格,就像现在的党政大 会一样,充满了暗语,谁能听懂这些暗语,谁才是真正的聆秘。
  

本回合同时也是令狐冲第一次有所表现,不过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却是个酒徒,与叫花子挣酒喝,以至于落伍。关于令狐冲和酒在本回叙述中占了很大比例,或许作者想从此处暗示读者,令狐冲与华山派融合的并不是很好,另外此人天性纯然,只有在醉 与醒之间才能得到快乐,以他的才智,或许冥冥中已经发现了师傅的本质,他不敢面对,在逃避挣扎,只是但是醒来的世界还是要去面对的。这种独特的状态就是他 在笑傲江湖全书的写照,一个黑暗的无趣的五浊恶世,看得破忍不过,该何去何从?另外华山派的众徒弟也通过各自的叙述表现了自己的性格特点,应该说金庸用这种旁敲侧叙的方式很好的打下了故事框架,的确是种很聪明的做法。


第三回合名为救难,救的是恒山派仪琳之难,且仪琳也反救了令狐冲声名受辱之难,本回中,令狐冲才算是开始出场,尽管还是通过别人叙述。这一点与金庸的其他 主人公完全不同,令狐冲好像一直不愿意出场,是因为别人才不得不出场,就像一个传说一样,同时这一点也很符合他想要归隐的性格特征,那就是一个一直躲在背 后,冷眼旁观,逍遥自在的惫懒人物,这一性格特征使他与现实世界有了巨大隔膜,他的名字仿佛就是一个谶语,冲,本意就是与人与规则不和,以至于冒犯冲突的 意思。

  

特别有意思的一点就是,令狐冲的出场隐约暗示了他的命运,第一是误解,做了好事被人误解成大盗,第二是受伤,明明扶危济困,却自身安 保,还落下骂名,心灵受到伤害。观笑傲此书,这两点自始至终伴随着他。若不是有红颜知己解救,他早已身败名裂,便是想要逍遥也无法逍遥了。
  

我注意到本回中令狐冲与田伯光相遇,就是第一次在山洞外相会,令狐冲便是哈哈大笑,这也是他留给读者的第一个声音。哈哈哈,也是他的一种回答,对误解受伤等 等不幸的回答,读者可以说他很乐观,但是这种乐观完全是被逼无奈下的自我排解,有着很浓重的悲凉意味,他似乎是想用他的经历告诉像他一样渴望自由的人们, 争取自由的代价是很高的,但是,哈哈哈,人生不过是游戏,我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本回中恒山派仪琳,定逸,余沧海,田伯光,刘正风,劳德诺开始 有了第一次出场,定逸此人与名字完全不符,不安逸,脾气很爆,这已经为她以后身遭不幸埋下了伏笔。其余的人名字也很有特点,余沧海心怀狭窄,岳灵珊一点不 聪明,不灵慧,劳德诺更不是什么好人,而仪琳令狐冲确名实相符,尤其令狐冲在救人时的一系列表现,很有灵性,是只灵狐。
  

另外请各位注意,表里如一,名实相符是金庸小说里表现人物的重要手法,天龙中很多人物的名字就更有内涵了,不过这一节需留待以后详说。
  

本回合故事在恒山派尼姑仪琳的叙述中展开,似乎令狐冲与佛教很有缘分,受伤在少林被救,受辱有恒山帮忙,而他偏生不是个读书人,没读过什么佛经,不过这又有什么大不了呢,不识字也可以堂堂正正做个圣人,而且又有那个成佛的人是坐在书桌前蒲团上成的呢?
   

金庸用了接近一半的篇幅让仪琳叙述令狐冲的故事,这样既表现了仪琳,又表现了令狐冲,又让两人有了内在的紧密联系,而且让我不得不佩服的便是,若不是仪 琳心地纯洁,随便换成其他人,她说的话便不会为人所信,这无疑白费时间。但是金庸让仪琳叙述,便生生在写出了一个笃信教律的真正尼姑的同时让她把故事细节 说的一点不差,而故事的主角偏偏便是一个不守规矩的潇洒人物,用这种手段对比,可见作者的文字功力的确非比寻常。


本回名为坐斗,实际上就是令狐冲和田伯光坐着比试武艺,从这个形式也能看出令狐冲此人不一般,有些特立独行,金庸其他小说中的大侠出场没有像他这样玩世不 恭的,而在这玩世不恭的背后,令狐冲的实质仍是一个大侠,他这些为江湖名门正派所不屑一顾的行为其实目的就是为了救仪琳,他武功不如田伯光,却明知不可为 而为之,这才是真我本色。

  

从令狐冲的行为我们也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不重小节,胸怀大义的人,与他比试的田伯光虽然有恶名,但是并无恶行,聪 明的读者可以注意,田伯光在打斗中处处手下留情,一来这是为了报答令狐冲在山洞中不杀的恩情,二来是欣赏敬重令狐冲的真性情真侠义,愿意引为知己。相比之 下,定逸的满口教条,死要面子,余沧海、天松道人的表里不一,不能容人,注重小节反而更让我们讨厌。也许我们可以由此推测,田伯光当时学武也是为了行侠仗 义,但是武林的黑暗让他心生失望,继而堕落,他如此敬重令狐冲,其实还是因为良知未泯,本性不坏,而纵观笑傲全书,田伯光非但没做什么坏事,反而后期还做 了不少好事。这一点值得重视,一个人的名声到底有几分可靠呢?我们有是不是该有自己的判断?即使对象是伟光正的红太阳。
  

刘正风在这一回亮相较 多,主要是调和矛盾,他很会说话,怪不得家产如此丰厚,按理说他应该得以善终,可谁知道他本人就是未来那场武林浩劫的矛盾起点呢。余沧海也在本回显露了几 次武艺,而且是锋芒毕露,但是每次都有高手把他制服,这也是为何他这么想得到辟邪剑谱的原因吧,其实他的悲剧还是因为性格上的不会隐藏,就像他那几个不成 器的徒弟一样,而不是武功的不济。另外不得不说的便是木高峰此时的出场太过巧合,不免让人有雕琢之感。
  

林平之也在不经意间出现,出乎读者意料,而当他给木高峰下跪的一刻起,他的人生就只剩下两个字,复仇!他和令狐冲形成鲜明对比,他从始至终没做过自己喜欢的事,当他自宫之后,报完了血海深仇,这个轮回便结束了,他没有子嗣,仇恨不会继续下去了。
   

本回中体现的令狐冲的第二个不同便是,他还没出场就被人传死讯,这也为他以后的坎坷经历埋下伏笔。后文中仪琳抱着令狐冲万念俱灰的那一段读来让人特别动 情,隐约中我看到的不是一个尼姑,而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孩子,就像她的父亲一样,这种如水的赤子真情,无疑是险恶江湖中最珍贵动人的。


—————————————————————————


请戳下方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内容,喜欢就请给涯叔点个赞吧。

↓↓↓↓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