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版《笑傲江湖》,武侠迷要来报道啦!

越剧之家2019-05-16 08:39:06


铁血民警,用柔情谱写出越剧的《笑傲江湖》


尹波,36岁,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公安局惠农区公安分局民警,职业:警察,从警15年,干过派出所、巡警、刑警、政工、禁毒等各类警钟。创作新闻通讯、诗歌等多次在各类报纸、诗歌等刊物发表。喜读各类杂书,尤爱中国古典文学,常留恋于金庸武侠,幼时因浙百电影《五女拜寿》接触并喜爱越剧,多次前往上海、北京等地追剧。因小说人物最喜令狐冲,越剧亦是最爱,两者俱美,便有了将《笑傲江湖》改编成越剧的想法。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构思写作,虽有疏漏,不成章法,但自娱自乐,其乐无穷。由于水平有限,各种遗漏谬误在所难免,在此抛砖引玉,万望批评指正。


《笑傲江湖》越剧剧本
 

(第二稿)

原著:金庸

改编:尹波

(本剧改编未经原著作者授权,未经许可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序幕 


时间:刘正风金盆洗手前数日

地点:衡山后山

场景:舞台中蓝色淡纱帘幕低垂,帘幕后大背景一副巨型水墨山水,营造出幽淡清远的气氛。

    帘幕后舞台左侧刘正风一袭白袍靠在一处山石处席地而坐抚琴,舞台右侧曲洋一身黑衣对坐梅下吹箫,两人协奏《笑傲江湖》曲。

    一曲奏毕。刘正风缓缓起身,曲洋亦起身。

刘正风(唱):

一生漂泊江湖中,

痴绝琴曲胜武功。

自从识得曲兄面,

高山流水酬知音。

曲洋(唱):

正邪自古不两同,

唯有知音是刘兄,

从此不问江湖事,

你我琴箫相谐浪迹天涯笑看风云。

两人对视大笑。

岳灵珊自帘幕外上场。

岳灵珊(白):大师哥,你快来呀!岳灵珊下场。

令狐冲自帘幕外上场。身形摇摆,酩酊大醉。

令狐冲(唱):

景致清奇山色翠,

一入衡山心已醉,

雁去衡阳无留意,

处处美景不忍归。

美景美人春意浓,

妙曲引来令狐冲。

 令狐冲发现刘、曲两人,沉思:他二人在此做甚?

曲洋(白):刘兄,再过几日便是你金盆洗手的大喜日子,日后你我便可琴箫常谐、相忘于江湖了。

刘正风(白):曲兄,小弟金盆洗手,你不能亲眼目睹,未免遗憾。

曲洋(白):刘兄哪里话?你我虽无间隙,但正邪总有分别,更何况江湖众宾客都已赶到,刘兄只管前去招呼,小弟在此静候佳音就是。

刘正风(白):如此曲兄稍待几日,小弟理完俗务再来与曲兄相会。

刘正风下场。

曲洋(唱):

天下英雄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金盆洗手怎容易?

怕就怕风云变幻事难违。唉……

令狐冲(唱):

陡见他二人真情怀,

风格逸然云天外,

高山流水互酬和,

相遇相知自难得,

虽然是自古正邪不两立,

但愿刘师叔金盆洗手天遂人意。

曲洋发觉令狐冲

曲洋白:谁?

帘幕缓缓升起。

令狐冲(白):晚辈华山令狐冲,无意间得闻前辈与刘师叔雅奏,前辈与刘师叔琴箫相谐,高山流水,令晚辈好生敬佩。

曲洋(白):你可知我是何人?我乃日月神教长老曲洋,与尔等所谓正派武林格格不入。

令狐冲(白):君不闻闻弦歌而知雅意,品妙曲而得知音,刘师叔既能与前辈琴箫相谐,更何况适才曲中一派清和雅致,风淡云轻,晚辈听来早忘俗世纷争,那管他正邪缠斗,琐事凡尘。

曲洋(唱):

琴箫相谐固然难得,

但只怕好事多磨。

曲洋白:久闻华山令狐冲好酒任俠,想不到对音律亦有研磨。

令狐冲(白):晚辈粗鲁,不堪教导,前辈适才所奏,闻所未闻,出尘脱俗,似是新曲?

曲洋大笑,(白):此乃我与刘兄耗尽毕生心血新创《笑傲江湖》曲。

令狐冲(白):适才所闻,余音未绝,意犹未尽,如初饮美酒,不醉不欢。

曲洋大笑(白):哈哈哈…,又是一个痴人!来来来,小兄弟,你我小酌两杯谈酒论曲,岂不快哉?

令狐冲(白):既如此,却之不恭,晚辈拜受了。

两人相携下场。

幕落,序幕结束。


第一幕  惊变
 

    时间:数日后

    地点:衡山刘家客厅

    接序幕,家丁来往忙碌,刘夫人指挥布置。

刘夫人(白):今天是我家老爷金盆洗手的大喜日子,江湖上的朋友们都来祝贺,这时辰也快到了,怎么夫君他还没有来?

刘正风、岳不群、岳灵珊、余沧海、恒山派等人上场,边上场边恭喜刘正风金盆洗手。

岳不群转头问岳灵珊(白):珊儿,怎么不见你令狐师兄?

岳灵珊(白):哼,定是大师哥又贪杯误事,爹爹放心,令狐师哥最爱热闹,一定不会错过这等盛事。

刘正风走向台前(唱):

三山五岳朋友到,

临别江湖意气豪,

从此不理恩怨事,

快意情仇自此抛。

此生再无遗恨事,

寄情音韵乐逍遥。

(面对岳不群等人)

更难得众宾朋不远千里来相会,

我们把酒言欢在今朝。

家丁高呼(白):吉时已到,金盆洗手仪式开始!

家丁搬来凳子,金盆等道具摆放舞台正中,众人拥簇刘正风来到金盆前,刘正风挽袖就欲洗手。

话外音(白):且慢,奉左盟主法旨,刘正风暂停金盆洗手!

左冷禅及嵩山派人员上场,持剑将刘正风夫妇围住,众人大惊失色。

岳不群白(白):左盟主,这是何意?

左冷禅傲然答(白):刘正风身为我正派中人,竟勾结魔教,欲不利于我武林正派,此等两面三刀之卑劣小人,岂能任由他们胡来!(向刘正风)刘正风,可没冤枉你吧!

众人看向刘正风。

刘正风长叹一声(唱):

自古正邪如水火,

势不两立无结果,

冤冤相报何时了,

没奈何,

只能够金盆洗手息战火。

人生谁能不犯错,

错后可容自改过。

恳请盟主恩准我:

退隐山林从此不问江湖纷争今生今世永不违诺!

左冷禅(唱):

  逃避容易直面难,

  事到临头我五岳剑派都退缩,

  长此以往我正派武林怎存活,

  今日里不是鱼死便是网破!

 令狐冲匆忙上场。

令狐冲(唱):

     空有着明门正派好声名,

     背地里狐假虎威枉为人,

     嵩山派弟子为夺剑谱不惜斩杀无辜人,

     路见不平我出手相助急寻师傅说分明。

    令狐冲不小心撞到左冷禅。

左冷禅怒道(白):何方小子,如此无礼?

令狐冲看向左冷禅(白):你不认得我,我却识得你!嵩山派弟子烧杀劫掠,左大盟主怎么不好好管管,却有时间在此生事?

岳不群(白):冲儿放肆!此处左盟主正在处理大事,岂容你信口胡说!快快退下!

令狐冲(白):师傅,嵩山弟子为抢夺避邪剑谱杀人掠货乃弟子亲见……

(众人听闻辟邪剑谱均看向令狐冲)。

岳不群打断令狐冲(白):住口,左盟主乃我五岳剑派领袖,堂堂名门正派怎会做出此等卑劣之事。

令狐冲(白):师傅……

岳不群怒视令狐冲(白):还不退下,再敢胡说,严惩不贷!

左冷禅(白):原来是华山派高徒令狐冲,待我处理完此间大事,再去拜访岳掌门!

嵩山派一弟子上场,在左冷禅耳边耳语。

左冷禅回复(白):知道了,速速追捕!

报信嵩山弟子下场。

左冷禅转向刘正风(白):刘正风,曲洋一事你待如何了结?

刘正风(白):左盟主待如何处理?

左冷禅(白):魔教中人,人人得而诛之!

刘正风(白):万万不可!

左冷禅白(白):想我正派武林与那魔教百年仇怨,今日之事,岂能善罢甘休,正邪相见,不是鱼死,便是网破!那曲洋身为魔教长老,我正派武林岂能养虎为患为祸他日?听说那曲洋正在你府中做客,何不请来一见?

刘正风(白):左盟主不要逼人太甚!

左冷禅大笑(唱):

可笑你勾结匪人着了魔,

不分是非和曲折,

处处维护魔教人,

已入魔道不可活!

刘正风(唱):

   曲洋与我两相知,

   想不到今日结成祸。

   人心可粉饰,音韵难伪做,

   曲洋他人品如琴音,

   生性好淡泊,十年相知非容易,

   曲洋他虽身在魔教却从无劣迹犯科,

   我二人曾立下誓约,

   约定好,金盆洗手后,退出江湖隐匿山林再不犯错。

岳不群(唱):

正邪自古分的清,

正派怎交邪教人!

左冷禅对刘正风(唱):

人间正义自古有,

你孰重孰轻辨分明。

刘正风(唱):

曲洋从此别江湖,

我们琴箫相谐与世无争。

还请诸位高抬手,

刘正风结草衔环深感大恩!

岳不群面向刘正风(唱):

刘兄啊,

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情谊深,

你堕入魔道不施援手不忍心,

还记否,当年嵩山一战鬼神惊,

多少前辈惨死魔教之手冤未申,

师傅临终留遗命,

命我接掌华山责非轻。

我与刘兄情谊深,

岂能坐视同道是非不分?

刘兄啊,

曲洋不可留,你要早回头。

你若顾及情谊难下手,

岳某只需你一点头,

岳某虽不才,愿替你斩下此人头。

刘兄金盆洗手后,

家人妻儿尽无忧,

岂不是功成身退美名留?

刘正风摇手制止(唱):

  曲洋与我高山流水酬知音,

  我怎能够去做背信弃义人!

岳不群面向刘正风欲劝(白):刘兄……

令狐冲(白):师傅,我与那曲洋也有一面之缘,其人确非奸邪之人……

左冷禅(白):岳掌门,你华山派向来洁身自好,怎么你的徒弟也和魔教中人交结?看来你该好好整整华山门规了!

岳不群面向令狐冲:再敢多言,定不饶你!

令狐冲无奈退回岳灵珊身边。

刘正风(白):令狐少侠不必多言,刘某生死有命,自认平生行事尚对得起正风二字,也算无愧天地了!

刘正风(唱):

    十年前风云际会初相识,

    十年里心意相通常相聚,

    十年后琴箫相谐无来日,

    世事自古难如意,

    命付知音亦无惧。

    刘正风此生无憾事,

    既然俗世难容我,

    琴箫和鸣待来世。

刘正风唱毕突然抢过嵩山派弟子手中长剑自刎而死。舞台灯光变为红色渐黯。众人惊呼。

    落幕,第一幕结束。


第二幕  授曲


时间:紧接前场数日后

地点:衡山荒野

曲洋匆匆上场。

曲洋(唱):

嵩山派层层追捕中,

我身负重伤难支撑。

刘兄他金盆洗手被逼殒命,

我这里身携曲谱急赶路程。

刘兄他横剑自刎酬知音,

我只得忍辱负重暂偷生。

十年辛苦非容易,

此曲是我二人心血凝,

刘兄身死曲犹在,

怎能够看它化为飞灰世间泯?

寻得盈盈少主人,

曲托高人含笑赴死伴刘兄!

曲洋欲继续赶路,因伤势过重体力不支晕倒山石边。令狐冲携剑上场,岳灵珊随后跟进上场。

令狐冲(唱):

刘师叔横剑自刎一死酬知音,

    曲前辈他身携曲谱下落不明,

左冷禅虽然是我五岳剑派盟主,

也不能随意罗织罪名妄动刀兵,

分明是左冷禅假公济私包藏祸心,

师傅他怎能够好坏不辨善恶不分?

无奈下奉师命围剿魔教人,

我岂能够助纣为虐枉杀人。

岳灵珊:大师哥,你又在说爹爹坏话了。

令狐冲:小师妹,我自幼是师傅养大,怎能说他坏话?只是这几日的事情过于蹊跷,师傅一生正直,怎么会不辨是非,听信那左冷禅之言,让我好生困惑。

岳灵珊:你困惑什么?

令狐冲(唱):

  连日来江湖中风云突变,

  左冷禅发号令连连弄权。

  师傅他不自查竟听信一面之言,

  衡山上你与我也亲眼所见,

  刘师叔情义深重自绝堂前。

  那林家辟邪剑谱惹下祸端,

  莫名其妙家破人亡下场惨,

  少主人林平之差点命丧黄泉。

岳灵珊(唱):

 还好爹爹出手相救,小林子投入我华山派才把身安。

令狐冲(白):嵩山派弟子滥杀无辜我亲眼所见,师傅却不问不管。

岳灵珊(白):令狐大哥,你今天吃错药了?竟说起爹爹来了!

小林子身世凄惨,你我以后要多照顾他。

令狐冲(白):那是自然。

岳灵珊(白):不说这些了,赶紧走吧。

    两人继续赶路,令狐冲突然发现倒在地上的曲洋。

令狐冲(白):曲前辈(唤醒曲洋)

曲洋(白):令狐冲?

令狐冲(白):正是晚辈。

曲洋苦笑长叹(白):想不到你我也算有缘,我人已至此,死在你手里也好,只是我与刘兄呕心沥血所创《笑傲江湖》曲,只怕从此湮没了。

令狐冲(白):晚辈虽负师命,却不杀无辜之人!

曲洋(白):你真的要违抗师命?

令狐冲(白):前辈高风,晚辈早见,虽身在魔教,却风清月朗,光明磊落,不似那奸邪之人。

曲洋(唱):

      连日里疲于奔波,

      都只为曲谱所迫,

      今日里行将就死,

      却不料又逢转折。

曲洋拿出曲谱面对令狐冲(白): 我身负重伤,自知难愈,此乃我与刘兄二人耗尽毕生心血所创《笑傲江湖》曲,恳请令狐少侠妥为保管,转交我家少主人任盈盈,此曲若能传于后世,我与刘兄足可瞑目了。

令狐冲(白):晚辈定不负前辈所托。

    令狐冲收曲谱入怀,岳不群、左冷禅上场。

岳不群(白):冲儿,你在干什么?

左冷禅(白):曲洋,你今日还逃的了?

    左冷禅拔剑欲杀曲洋,令狐冲抽剑挡开。

左冷禅(白):岳兄,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前几日无故重伤我嵩山派弟子,今日里又与魔教中人不清不楚,我看他要步刘正风的后尘了!

岳不群(白):令狐冲,快些将这个魔教妖孽杀了!

令狐冲(白):师傅,曲前辈性命垂危,万望师傅网开一面!

岳不群(白):冲儿,今日你若不及早回头,只怕为师也救不了你!

左冷禅(白):令狐冲,刘正风勾结魔教自戗而亡,前车之鉴犹在眼前,你若再执迷不悟,今日也是一般下场!

 令狐冲(白):令狐冲虽然人微言轻,但蒙师傅教诲却能分清是非曲直,似这等不问缘由枉杀无辜,非我正派武林所为!

左冷禅(白):岳兄,今日左某可要代你整整门规了。

岳不群(白):不劳左盟主费心,华山派的事情还是我华山派自己解决吧。

岳不群面向令狐冲(白):令狐冲,我华山派门规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是什么?

令狐冲面向岳不群跪下,恭敬回答(白):我华山派门规第三条不得结交奸人,第四条不得不敬师长,第五条不得正邪不分,滥杀无辜……

岳不群(白):令狐冲,你自上得衡山,日日醉酒,接连触犯门规,顶撞师长,正邪不分,前几日更是擅伤嵩山派弟子,今日里你若不痛改前非,手刃这曲洋,这华山派也容不得你了!

令狐冲闻言大惊失色。

岳灵珊上前拉住岳不群衣袖(白):爹爹,令狐大哥绝非有意顶撞,你就饶过他这一次吧!

岳不群甩开岳灵珊拉住衣袖的手,背身站立。

令狐冲(唱):

    师傅一言如雷击,晴天霹雳将我惊。

    自幼父母早亡故,多蒙师傅教养恩。

     虽然人前称师徒,情逾父子情义深。

     面对师傅心愧疚,无礼顶撞罪非轻。

     解下腰间三尺剑,待要下手心不忍。

     曲前辈虽然是魔教之人,

     却从未行恶事云淡风轻。

     他一生好音律醉心其中,

     谱新曲弄长萧岂是奸佞?

     长剑虽在手,心乱不能平。

     枉杀无辜人,非我令狐冲!

令狐冲抛去长剑,跪地求肯(白):师傅……

左冷禅讥笑(白):看来华山一世清名,也要断送在这令狐冲之手,岳兄,你该如何处置啊?

岳不群大怒(白):华山派听令,令狐违抗师命,触犯门规,即日起将令狐冲逐出华山,令狐冲不再是我华山弟子!

令狐冲跪行至岳不群脚下,抱住岳不群腿(白): 师傅……

岳灵珊同时恳求岳不群(白):爹爹,你就饶过大师哥这一次吧……

岳不群(白):从此你也不得再同令狐冲有半点来往,违者一同处置!

岳不群拉岳灵珊下场。令狐冲漠然呆坐地上。

左冷禅拔剑(白):魔教奸人,拿命来。

左冷禅一剑刺中曲洋。令狐冲惊觉扑向曲洋。

曲洋(唱):

命丧此地不含悲,

世间不绝此佳音!

身外别来无一物,

唯有此曲可托付。


曲洋(白):看来是等不到少主人了,你我虽是陌路,但见心见性,必不致此曲辱没。此曲就转交少侠吧。

令狐冲(白):只怕晚辈资质愚钝,辱没前辈妙曲。

曲洋逝。

令狐冲(白):曲前辈!令狐冲定不负所托!他日前辈与刘师叔在泉下笑看《笑傲江湖》曲重生江湖。

左冷禅(白):今日一并将你解决了!

提剑欲刺令狐冲,令狐冲躲避对打,被左冷禅打伤昏倒在曲洋身旁。任盈盈出场,救下令狐冲,打退左冷禅,左冷禅下场。

任盈盈奔向曲洋尸体(白):曲长老!

幕落, 第二幕结束。  


第三幕    学艺


令狐冲被华山派逐出师门后被左冷禅打伤,任盈盈救下令狐冲,带令狐冲至绿竹巷救治,令狐冲心灰意冷,跟随任盈盈学习琴艺,两人日久生情。

时间:三月后

地点:洛阳绿竹巷

舞台中间垂一沙幕,任盈盈于纱幕右前抚琴独奏《笑傲江湖》曲,一曲终了,缓缓起身。

任盈盈(唱):

江湖风云变幻多,

近来人人刀霍霍。

恩怨情仇难由己,

人在江湖怎开脱。

左冷禅为盟主号令五岳,

举全力与神教大动干戈。

虽然是我与神教早已无瓜葛,

生于斯长于斯怎能轻言撇舍?

回想起众教众尊我敬我,

难不成任由着灰飞烟灭?

日月神教数百年,

难到说今日里一朝覆灭?

爹爹呀,你接任教主未三年,

本应该束教众、立威名,雄图霸业,

怎知你求武功、废教规、舍本逐末。

神龙见首不见尾,

一去十年无结果。

时光荏苒容易过,

幼女成凤无出左。

教内纷争早看破,

隐居洛阳半寻爹爹半避祸

谁料想,曲长老临终把曲谱托。

令狐冲他身怀大义身赴死,

情急下出手相助又惹风波。

唉……

令狐冲咳嗽,舞台中间薄幕起,令狐冲斜躺塌上坐起。

任盈盈(白):令狐大哥,你醒了,今日可好些了?

令狐冲(白):好些了,这些日子里,有恩人的照顾和教导,我是一日好似一日,这几日已经大好,马上就要痊愈了。

任盈盈(白):令狐大哥,说了你多少次?你能为了曲长老舍身取义,我难道就眼看着你无故丧生,不能略施援手?你若再叫我恩人,那就再也不要跟我学曲了。

令狐冲大笑(白):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任盈盈(白):这几日你的内伤痊愈,琴艺的也大有进益,我传你的《清心普善咒》于疗伤内力大有助宜,你要多加研习才是。

令狐冲(白):是,适才听得你曲中音韵不平,不似平日所奏,似有心事?

任盈盈(唱):

令狐冲随我学曲三月整,

曲通人意他听得明。

身负重伤刚痊愈,

俗事扰他怎忍心?

令狐冲(唱):

   任姑娘啊,

随你学曲三月整,曲通人意我自明。

衡山上一场梦至今难相信,

却为何师傅他不容令狐冲,

逐出师门罪非浅,

险遭毒手命几休。

多蒙姑娘施援手,

助我疗伤将我救。

端茶喂药三月整,

传艺授曲解烦忧。

恩同再造难报答,

令狐冲知你心中忧。

任盈盈(唱):

日前传言乱纷纷,华山招婿林平之。

五岳剑派同聚首,欲灭我教共谋筹。

令狐冲大惊(白):你说什么?

任盈盈(白):华山派岳不群掌门遍洒英雄贴招林平之为婿,五岳剑派借此相聚,共议对付日月神教之策。

令狐冲(白):你说是小师妹她…她真的嫁给了林师弟?

任盈盈(白):千真万确,他们这个月十八成婚,屈指算来,今天已有十日了。

令狐冲(唱):

陡闻此言心暗惊,

身心皆碎气不平,

我与师妹她

共练剑同习武一起长大,

我有情她有意青梅竹马,

常痴想有一日我娶她嫁,

夫唱和妻相随此生无它。

谁料想衡山上突起变化,

遭师黜离华山了无牵挂。

小师妹遵父命无奈别嫁,

梦已碎心已冷半生嗟呀。

任盈盈(唱):

令狐大哥用情至深,

有情有义人皆称敬。

事已至此难挽回,

珍重身体最关紧。

任盈盈(白):令狐大哥,你内伤刚刚痊愈,还是要好生珍重才是。五岳剑派此次针对我教而来,免不了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这是头等要紧的大事,要想个办法阻止才好。

令狐冲(白):任姑娘啊,多亏你提醒,是我一时冲动,险些误了大事。令狐冲不才,愿再上华山,说服师傅化干戈为玉帛。

任盈盈(白):岳掌门已将你逐出师门,怎肯再听你言?如今左冷禅趁我教教内争斗又在江湖搅起腥风血雨,武林人人自危,要罢手只怕不易,事到如今,只有先找到我爹爹,令左冷禅知难而退,双方握手言和岂不是好?

令狐冲(白):不知令尊现在何处?

任盈盈(白):爹爹外出十年未归,这十年中我四处寻访,前几日传回消息,只是尚未确实。

日月神教一教众上场。

教众对任盈盈耳语(白):大小姐,属下刚刚确实,任教主他老人家就被囚禁在西湖湖底。

任盈盈(白):当真?

教众(白):千真万确!

任盈盈(唱):

    爹爹呀,

你可知十年来孩儿朝思暮想泪满襟,

你可知十年来思亲枕上辗转梦难成?

你可知十年来历尽千辛万苦将你寻?

你可知十年来我无时无刻在思亲人?

爹爹呀!

十年前你匆匆一去无音信,

只道是寻访高人痴迷武功。

怎知你被他人囚禁在湖底,

猛听闻苦熬十年心扉彻痛,

恨不得背生双翅立刻救寻。

任盈盈欲走又止步(唱):

欲动身又止步仔细思量,

此一去事重大非比寻常,

我必须多思量谋划周详。

令狐冲(白):任姑娘于令狐冲有救命授艺之恩,今日姑娘遇到难事,令狐冲岂有回避之礼?

令狐冲抓住任盈盈手(白):令狐冲不才,愿同姑娘一道同赴水火!

任盈盈(白):令狐大哥!

幕落,第三幕结束。



第四幕   智斗


 时间:一月后

 地点:杭州西湖边梅庄

丁坚上场,仆人打扮。

丁坚(唱):

     隐退江湖十年整,

     西湖梅庄暂安身。

     不理俗事心自宽,

     每日里,陪庄主

     看花临水心无事,

     啸志歌怀意自如,

     对酒当歌朝懒起,

     舞剑弄墨伴梅香。

     逍遥自在神仙府,

人生常觉梦一场。

丁坚(白):想我丁坚,当年纵横天下,一世威名,如今虽为门仆,却乐的逍遥自在,神仙难比,人生如梦,人生如梦啊。今日晨起初雪,庄主邀我一道品酒赏梅,正是人间雅事,待我且去准备。下场。

任盈盈女扮男装和令狐冲上场。

画外音(唱):

十年来东西南北皆寻遍,

得讯息不畏千里路程赶

藏名姓女扮男装巧装扮

为救父无惧艰险事从权

任盈盈(白):风二中风大哥,请,哈哈

令狐冲(白):童兄请,哈哈哈,

两人心领神会大笑,敲门,丁坚开门。

任盈盈(白):这位老伯,敢问这里可是西湖梅庄?

丁坚(白):正是。你是何人?到梅庄做甚?

任盈盈行礼(白):在下嵩山派童化金,这位是华山派风二中,久闻西湖梅庄庄主大名,今日特来拜访。

令狐冲行礼。

丁坚(白):我家庄主归隐已久,向来不见外客,两位请回吧。

任盈盈取出五色令旗。

丁坚大惊(白):这莫非是五岳令旗?

任盈盈(白):正是,晚辈路过西湖,久闻梅庄大名,今日特来拜会,但拜见前辈高人,原不敢拿出此旗,此旗不过装点门面而已,实不敢对前辈无礼。

丁坚(白):如此,两位请进客厅少待,待我前去禀报我家庄主,见与不见,自有我家庄主定夺。

令狐冲、任盈盈进入客厅,客厅挂一副仙人图。

令狐冲观画(白):盈盈你来看,此画笔墨纵横,酣畅淋漓,画中似有无穷剑意。

丹青生话外音(白):是谁看出了我画中的剑意?

丹青生持翡翠杯出场,醉意看向令狐冲(白):你懂得画?已会使剑?

令狐冲(唱):

红袖织绫夸柿叶,

青旗沽酒趁梨花。

庄主啊,

梨花酒配翡翠杯,

前辈是品酒大行家!

丹青生大惊(白):妙啊,今日里知音到了,我这里还藏有佳酿,请兄台品鉴。

丁坚端酒。

令狐冲(白):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这葡萄美酒嘛,盛入夜光杯中,饮酒如饮血,岳武穆有云: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岂不壮哉!

丹青生(唱):

平日里舞文弄墨常独醉,

今日里酒逢知己不醉不归。

任盈盈(白):我知庄主醉心琴棋书画,我这里有一副范宽《溪山行旅图》和一曲失散多年的《广陵散》,还请庄主品鉴。

任盈盈拿出画作,丹青生仔细品赏,赞叹连连。

丹青生(白):真迹呀真迹。丁坚,快去请大庄主。这位仁兄,你是从何处得来?可否见告?

任盈盈笑而不语。大庄主黄石公上场。

丹青生(白):大哥,这里有人自称得到失传多年的《广陵散》,请大哥品鉴!

丹青生将《广陵散》交黄石公手中。黄石公查看广陵散,大为惊讶。

黄石公(白):丁坚,取我琴来。丁坚捧琴前来,黄石公桌上对曲谱抚琴。

黄石公(白):果然是真品啊!想不到我黄石公有生之年还能亲见《广陵散》曲谱,此生无憾了!

任盈盈将曲谱及画作收起吊起丹青生和黄石公胃口。

丹青生焦急(唱):

          这位仁兄啊,

 这画作曲谱世间稀,

  昙花一现我难自己。

 匆匆相逢未细品,

  你成人之美我恩情记。

任盈盈(唱):

  画作曲谱世间珍惜,

  知二位非俗人俊逸雅致。

  自古道宝剑赠英雄悦容酬知己,

  今前来相赠稀世珍品分文不取。

黄石公(唱):

    我兄弟隐居梅庄不问世事,

    他二人今前来古怪稀奇,

    他怎知我兄弟好书画为曲成痴?

    费思量难解释疑团斗起。

任盈盈(唱):

 久闻得梅庄里高人隐世,

 今日里特前来一睹真技。

 风二中人洒脱剑法精奇,

 我与他偶相识相惜相知。

 愿打赌贵庄中无人能及,

 若不胜情愿将画作曲谱双手高呈。

丹青生(唱):

         你二人年纪轻从未听闻,

         赌佳作比武技莫非为扬名?

令狐冲(唱):

        风二中性淡泊与世无争,

        教武技交挚友岂为虚名?

黄石公(唱):

 你二人莫非是有事相求?

 我兄弟虽然是早已归隐,

 早年间行走江湖颇有微名,

 江湖纷争虽久已无心,

 若有为难事我兄弟助你荡平。

任盈盈(唱):

       久慕梅庄隐世高名,

       今日一见方知是虚,

 我二人此番来纯为以武会友结识高人。

 却不想妄遭菲薄竟遇小人之心!

任盈盈(白):风大哥,我们还是走吧!

丹青生急忙拉住令狐冲(白):风兄弟,是我兄弟二人一时多虑,口不择言,得罪了两位,其实我等性情中人,并无他意还请两位海涵。比剑教技那也无妨,两位且少待。

丹青生转向黄石公(白):大哥,令狐冲与我虽是初逢,但也算酒中知己,比剑也无伤大雅,大哥就答允了吧。

黄石公(白):既然如此,不知如何比法?

任盈盈(白):我这位风大哥武功高深,剑法精奇,既然大家都是知己朋友,为了免伤和气,今日只比剑法,不比内力,哪位若是使用半点内力,便是输了。

丹青生(白):既然如此,丁坚,取剑来。

令狐冲解剑相迎,二人舞斗,丹青生不敌。

丹青生(白):风兄弟果然好剑法,佩服佩服。

丹青生转向黄石公(白):大哥,小弟技不如人,只好有劳大哥了。

黄石公(白):风少侠果然剑法独到,我这里有一套剑法溶于琴音之中,请风少侠品鉴。丁坚奉琴上场。黄石公入座抚琴。琴声乍起,令狐冲舞剑抵抗。

黄石公(唱):

      他那里剑舞挥洒似雨急

令狐冲(唱):

      他那里琴声切切如私语

任盈盈(唱):

      他二人琴剑交锋难预期

丹青生(唱):

      他二人暗藏锋芒谁可敌?

黄石公(唱):

      只见他剑气纵横法度严谨。

令狐冲(唱):

      只见他弦走宫商平和中正。

黄石公、令狐冲(合(唱):

       今日里,须得剑走偏锋把破绽寻,

       今日里,须得从长计议守中求稳。

       两人再舞片刻,令狐冲用剑挑断黄石公一根琴弦,黄石公顿时不敌,弃琴认输。

舞台深处转黑,布置道具。

丹青生上前(白):大哥!

黄石公神色颓然,缓缓摆手(白):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风少侠,你赢了。看来这几件宝贝与我等无缘,就此别过,你二人去吧。

任盈盈拉令狐作势冲欲走。

丹青生大急,急拽黄石公衣角(白):大哥,方才这位姑娘说过,只要是我庄上内之人能胜过风兄弟即可,你忘了那个人……

黄石公(白):住口……

丹青生(白):大哥,你就发发慈悲吧,庄内比武,又无他人知晓,况且风兄弟和这位童兄都是诚心来访,也绝不会泄露此事……

任盈盈(白):绝不泄露半分!

石公思索良久(白):唉,都怪我兄弟自命风雅、误入歧途……

丹青生(白):大哥,你答应了?

黄石公点头应允(白):但令风少侠只能一人随我等前去,童兄请在此稍待片刻。

任盈盈(白):也罢,就由风大哥随你们去吧,只是我风大哥憨厚老实,我要仔细交代几句。

任盈盈拉过令狐冲将一物品塞入令狐冲手中(白):风大哥,此一去关系重大,你一定记住我的吩咐,要小心谨慎。

令狐冲(白):童兄放心,风某自当全力以赴!

令狐随梅庄之人走向舞台舞台深处,舞台深处光线微亮,露出监狱内的任我行。任我行手戴铁铐,身负铁链。

黄石公(白):任先生。

任我行(白):哼!

黄石公(白):任先生,久闻你武功通神,晚辈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有一后生风少侠,年纪虽轻却剑法精奇,梅庄之中竟无人能敌,特引来与先生一见,我等也借此一睹神技,以了夙愿,不知先生可否赐教?

任我行(白):哈哈……,你等心思我岂有不知?不过是想学我上乘功法。

任我行(唱):

日月神教任我行,

纵横江湖有威名。

龙游浅水遭虾戏,

失手被囚十载整。

久居牢笼多寂寞,

聊做消遣且随性。

丹青生打开监牢,令狐冲进入。

令狐冲上前至任我行身边躬身施礼:晚辈风二中,有幸得见前辈高人,此生幸甚。

任我行搀扶时令狐冲将任盈盈所给物品塞入任我行手中。

任我行背身快速拆看。

黄石公催促(白):风少侠,请亮剑比武吧!

任我行(白):比武?哈哈……

任我行突然高声大笑不止,舞台突然变黑。任我行、令狐冲下场。良久舞台见亮,黄石公与丹青生各自斜伏舞台一侧,黄石公惊醒,高呼:任我行不见了,任我行逃走了!霹雳声响,丹青生转醒大叫:任我行逃跑了!

舞台黑,落幕,第四幕结束。

                

第五幕   逆鳞

    

     地点:黑木崖

     时间:一月后

日月神教教众祖千秋、老头子、蓝凤凰等依次按照排位上场,站立舞台中间两侧,礼仪官高呼:日月神教任教主驾到!

任我行在任盈盈和众人拥簇中上场。众人跪拜高呼:任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任我行志得意满抬手(白):罢了罢了,哈哈……

任我行(唱):

被困西湖十载整,

振翅一跃脱牢笼,

令狐少侠来相助,

父女今日又重逢。

可恨那东方不败算计精,

我险丧湖底命归阴,

如今是龙归大海施巨力,

风卷残云肃敌清。

东方不败身已死,

我重掌圣教日月再明。

对苍天,发宏愿,从此后,心意坚。

痛定思痛,洗心革面,整顿教众,逆流扬帆,

 一统江湖成大业,

任我行英名千秋万载永流传!永流传!

祖千秋(白):教主重出江湖,实在是我等之福,可喜可贺啊!

老头子(白):想那东方不败,竟然敢犯上作乱,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死有余辜!

蓝凤凰(白):你二人怎如此不知趣,任教主重整神教,与圣姑一别十年,正要好好叙话呢!

    祖千秋老头子两人尴尬退后侍立一旁。

任盈盈(白):爹爹,你十年受尽折磨,今日重归圣教,正要好生休养,怎么反而如此操劳?

任我行(白):儿啊,为父失手被困,耗尽十年岁月,引为平生大辱,今日重执权柄,定当扬眉吐气,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定要一统江湖方才不辜负此生!

任我行转向令狐冲(白):令狐小友,你助我脱困,功劳不小,今日定当厚报。

令狐冲(白):盈盈对晚辈有活命之恩,晚辈施以援手,乃是理所当然,实不敢言谢。

任我行对任盈盈(白):盈盈,你说我该该如何谢你令狐大哥?

任盈盈娇羞(白):爹!

任我行(白):你与盈盈这数月来朝夕相对,知女莫若父,盈盈的心思我岂有不知?如今你被逐出华山派,也是无家可归,不如我成人之美,你与盈盈结为秦晋之好,你可愿意?

令狐冲(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况且我与盈盈高山流水早为知音……

任我行(白):如此甚好!今天起你我便是一家人了,你助我踏平五岳剑派,一统江湖之时便是你与盈盈大喜之日,如此两全其美,岂不甚好?哈哈哈……

令狐冲大惊(白):万万不可!前辈真要与五岳剑派为敌吗?

任我行(白):欲一统江湖,当然要灭五岳剑派!况且那华山派与你有出师之仇,有仇不报非君子,大丈夫快意恩仇,怎可轻言放弃?

令狐冲(白):任前辈,华山派与我有教养之恩,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还请前辈三思!

任盈盈(白):爹爹,你重出江湖正要励精图治,何苦要与五岳剑派为敌?

     祖千秋老头子蓝凤凰等齐声相劝。

任我行(白):住口!一统江湖乃我教立教根本,今日恰逢其时,我意已决!有胆敢犯上者,定斩不饶!

令狐冲(白):任前辈,晚辈自不量力,斗胆请前辈收回成命!

任我行(唱):今日之事不可违!

令狐冲(唱):你可知他派境况衰?还望见谅开襟怀!

任我行(唱):大势所趋正当时,青云之志你怎明白?

令狐冲(唱):此一战,多少英雄化尘埃?此一战,多少妻儿泪满腮?

任我行(唱):一统江湖常流血,此身早抛生死外!

令狐冲(唱):你可知晓五岳联手共相对?

任我行(唱):一时雾霾总会开。

令狐冲(唱):你可知晓凡事做绝人心悖?

任我行(唱):欲成大事心无愧!

令狐冲(唱):牵一发而动全身。

任我行(唱):生死相关我明白。

令狐冲(唱):多少恶名你身背?

任我行(唱):身负恶名是常态!

令狐冲(唱):人心当眷顾

任我行(唱):大局岂可改!

令狐冲(唱):还望多宽怀。

任我行(唱):敢做敢担待!

令狐冲(唱):生死一念间

任我行(唱):一统意正酣!

     琴声响起,任盈盈以琴声制止两人争斗。

任盈盈(唱):

        一曲清心普善咒,

        清幽甘润回味长,

        争执时清心祛火任遐想,

        激论时入耳观心自溢香。

        劝两位,切莫执拗争短长。

令狐冲(唱):一支曲,浸幽香。

任我行(唱):一支曲,送清凉。

任盈盈(唱):一支曲,意彷徨。

令狐冲(唱):我不该言语无忌太冲撞。

任我行(唱):我怎能处处逼迫太锋芒。

任盈盈(唱):我欲劝话未出口词已忘。

任我行(唱):盈盈心意我明白,慢慢开导且从长。

令狐冲(唱):我欲相争词已穷,事关大局怎退让?

任我行(唱):

年轻后辈果然是后生可畏,

早盼望你为乘龙鼎力助推。

切不可一时意气前途尽毁。

令狐冲(唱):

令狐冲原本是后生晚辈,

本应该躬身立聆听教诲。

    怎奈是道不同实在难为。

任我行(白):令狐冲,你细思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令狐冲,你真的不愿为我所用?

令狐冲(白):实难从命!

任我行(白):既然如此,休怪我手下无情!

任盈盈(白):爹爹,你若再苦苦相逼令狐大哥,我就自绝在你的面前!

任我行(白):你……你……

任盈盈(唱):如今狠下一条心,是福是祸自己扛!

令狐冲(唱):

     成败何足论,功过等闲看,

     生死一念间,俯仰天地宽!

任盈盈(白):令狐大哥!

令狐冲(唱):想当初江湖变幻风云汇聚

任盈盈(唱):初相遇女儿家爱意莫名起

令狐冲(唱):情怀激荡成知己

任盈盈(唱):我心早融你心里

令狐冲(唱):江湖命运抗鼎起

任盈盈(唱):唯有一死酬知己

令狐冲(白):盈盈!

任盈盈(白):令狐大哥!

    两人相拥而泣。

任我行(白):令狐冲,今日看在你曾救我和盈盈面上就此作罢,他日相逢,莫怪我刀剑无情!

     任我行拖任盈盈下场,教众下场。令狐冲呆立。

     落幕,第五幕结束。


                

 第六幕   重逢 


     时间:数月后,

     地点:华山

各大门派陆续被魔教攻占,令狐冲返回华山驰援。

    岳灵珊出场。

岳灵珊(唱):

    自从衡山突变后,

大师哥被爹爹从华山逐出,

爹做主我嫁平之成为他妇。

本指望夫唱妇随到老如初,

怎奈是天不遂愿苦果暗吞。

婚后未及一月整,

平之他性情大变难琢磨。

每日里只练剑竟成疯魔,

为报仇武功大进剑法奇特。

爹爹他观演时大动肝火,

究其因原来是林家剑谱竟是爹爹吞没,

左冷禅灭林家结下怨祸,

爹爹他为剑谱与左某一丘之貉。

为此事翁婿两人势成水火,

近数日里屡冲突竟大动干戈。

岳灵珊(白):唉……

令狐冲上场(唱):

  山未减色景如初,

  水复山重人如故,

  而今重上华山路,

  思绪千重竟无从。

  任我行刚愎自用起烽烟,

  江湖中刀光剑影血漫天,

  盈盈她身不由已难回旋,

  我与她才结知音聚又散。

  各大派相继陷落难保全。

  一时间五岳剑派自混乱。

  更可恨左冷禅趁机发难,

  明相助暗出手祸心连连。

  谋恒山伤定闲突施暗算,

  施援手助恒山惊走凶顽,

  定闲师太她,

  临终前留遗命掌门相让。

  念师门难遵命速速回转。

  今日里事紧急再上华山,

  纵使师傅责骂我也心安。

令狐冲发现岳灵珊(白):小师妹。

岳灵珊(白):大师哥,你怎么来了?

令狐冲(白):日月神教要对我五岳剑派不利,我劝阻不成,只好赶回华山驰援,小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岳灵珊背身慌忙拭泪。岳不群带伤上场。

令狐冲大惊(白):师傅,你怎么了?

    岳不群见到令狐冲惭愧不已。华山众弟子上场,见到令狐冲,欲上前却怕师傅责备,扶岳不群。

岳不群向众弟子(白):唉,以往是师傅有错,今天,你们的大师哥又回来了。

众人兴奋不已,令狐冲(白):师傅,您……

岳不群摆手叉开话题(白):冲儿,你莫非还因我将你逐出师门而怨恨于我?

令狐冲(唱):

     师傅啊!

     令狐冲出生在僻壤山乡,性顽劣也曾是顽皮儿郎。

     蒙师傅多教诲常记心上。一点一滴永生难忘。

     实难忘授武功一招一式你细细讲,

     实难忘我身患病你为我运功疗伤,

     实难忘我练功瞌睡你为我披衣裳。

     师傅恩情比海深,弟子今生怎能够报偿。

岳不群(唱):

    他句句动情说以往,

    我心中更觉酸楚涨,

    一失足成千古恨,

    愧不当初欠思量。

    如今魔教进犯正猖狂,

   我死不足惜罪难当,

   华山派开山立派数百年,

   想不到今朝竟在我手亡。

岳不群(白):冲儿,如今五岳剑派大势已去,华山派更是势如危卵,你能不计前嫌,千里驰援,我……我好悔啊!

令狐冲(唱):师傅哪里话?令狐冲蒙你自幼教导,情同父子,更何况师尊有难,我岂能袖手旁观?令狐冲定于与华山共存亡!

岳不群(唱):华山众弟子听令,从今日起令狐冲重归我华山门墙,华山一切事务,俱听令狐冲吩咐!

华山众弟子(唱):是,我等谨遵师命!

令狐冲(唱):师傅……我……

岳不群(唱):冲儿,你不必再说了!师傅已垂垂老矣,又经此事,再难为华山掌门,以后光大我华山派的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

岳灵珊对令狐冲(唱):

     我死之后无牵念,唯有灵珊你多照看。

林平之画外音:岳不群哪里走?林平之持剑上场欲杀岳不群,岳灵珊、令狐冲及众弟子挡在岳不群身前。

岳灵珊(白):小林子,你待怎样?

林平之狂笑(白):哈哈哈……我待怎样?你问我我待怎样?我今日要杀了他为我那无辜惨死的爹娘报仇!就像杀死左冷禅一样让他们都不得好死!

岳灵珊(白):可是他毕竟是我的爹爹啊!小林子,你我毕竟夫妻一场,纵然爹爹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可我待你总是真心啊!求求你,放过爹爹吧!

林平之(白):你怎不去问问岳不群,他为了得到我家辟邪剑谱,勾结左冷禅,(唱):

  毁我家园、挑我镖局、杀我双亲、灭我满门、

  我翩翩公子扮乞丐,

  我苟且偷生如猪狗,

  我认贼作父恨难酬,

  我忍辱自宫为报仇,

  如若无你来相护,

  我枉死不知几多秋,

  苍天有眼今成就,

  剑法初成展身手,

  左冷禅作恶多端已授首,

  今日里,岳不群,你血债要用血偿就!

岳不群(白):平之,我有愧于你,要杀要剐,我绝不还手!

    林平之持剑动手,令狐冲及众弟子上前不敌,林平之剑刺岳不群岳不群坦然受死,岳灵珊纵身挡剑,林平之刺中岳灵珊胸口。林平之既惊且呆。

岳不群(白):珊儿!

令狐冲(白):小师妹!抱住岳灵珊倒坐地上

岳灵珊看向林平之(白):小林子,你我夫妻一场,我对你怎样你也知道,不管你如何待我,我……我都不后悔,你饶过爹爹可……

    岳灵珊死绝而亡。岳不群见爱女身亡,大痛。

    岳不群拔出岳灵珊胸口长剑交林平之(白):你杀了我吧

    林平之弃剑掩面奔出下场。

岳不群(白):珊儿,都是爹爹害了你,珊儿,爹爹陪你来了!

    岳不群举剑自杀身亡。

令狐冲(白):师傅!

    幕落,第六幕结束。

                  


第七幕  围攻


     时间:数日后

     地点:华山正气堂

令狐冲(唱):

    连日来,五岳剑派相继失陷,

    只剩下,华山恒山一隅偏安。

    今日里,任我行大举前来,

    我这里,需谋划如何应战。

    令狐冲与华山众弟子商议防卫日月神教攻山。

华山弟子来报:令狐师兄,日月神教尽出教内高手,已荡平嵩山派、泰山派、衡山派,大举向我华山而来。

陆大有(白):令狐师兄,来者不善啊。

令狐冲(白):想我华山派立派数百年,难道今日竟要毁于一旦?

华山众弟子(白):我等誓与华山共存亡!

华山派弟子报:大师兄,恒山众师姐前来华山相助!

令狐冲大喜(白):快快有情!

仪琳及恒山众弟子上场对令狐冲跪拜(白):令狐掌门!

令狐冲(白):众位师姐请起,令狐冲何德何能,敢居恒山掌门之位!

仪琳(白):令狐大哥,师傅临终之时将掌门之位传与你我恒山弟子皆亲眼所见,你莫要再推脱了。

令狐冲坚辞不就。

仪琳(唱):

    令狐大哥啊!

    你平日里人洒脱不落俗窠,

    却为何此事上只是推脱?

    平日里好诗酒不重小节,

    今日里接掌门更应振作!

    魔教势大难相抗,

    五岳剑派怎存活,

    当此危难时,事急需从权。

    令狐大哥啊,五岳剑派虽蒙难,

    尚有侠士血未干,

    天倾一角缺栋梁,

    狂涛需你来力挽,

    前人仙逝已殉道,

    我辈护派心凛然。

    求令狐师兄带领两派弟子共赴劫难,

    纵然百死也无憾!

恒山华山众弟子纷纷相劝(白):请令狐师兄以大局为重!带领我等共对强敌。

陆大有(唱):

    到如今生死存亡你一念间

    经此难我五岳剑派结成团,

    同心协力齐御敌,

    定会云开雾也散!

众白:令狐师兄难道忘了师傅的话了吗?

仪琳(白):如今五岳剑派凋零,只剩恒山派与华山派一息尚存,恳请令狐师兄主持大局,带领我等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令狐冲推辞不过(白):既如此,大敌当前令狐冲却之不恭,就越俎代庖暂代主事之位,待此间大事了却,若我两派能侥幸存世,必要另选贤能,重振我五岳剑派!

众人欢呼(白):令狐掌门!

华山派报信弟子上前报:令狐师兄,那日月神教大队人马已到山下……

令狐冲(白):诸位随我准备迎敌!

报信弟子(白):令狐师兄,那日月神教一众高手却只立于山下不仅并未攻山,而且……

陆大有(白):而且怎样?

报信弟子(白):而且还遣轻轿一顶,携礼物上山,说是上山拜会令狐师兄。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陆大有(白):那日月神教诡计多端,只怕又耍花招!

令狐冲(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且看他怎奈我何!

    唢呐吹打之声由远及近,日月神教蓝凤凰带领送礼教众抬箱上场。

蓝凤凰(白):令狐大哥,多日不见,你可安好?

令狐冲(白):有劳蓝姑娘挂牵,你教咄咄逼人,岂能安好?

蓝凤凰(白):令狐大哥说笑了,今日我来非但没有丝毫恶意,反要给你送上一份大礼,从此我两派和睦相处,你感激我还来不及呢,哈哈哈……

令狐冲(白):蓝姑娘既如此说,令狐冲倒要拭目以待了。

蓝姑娘转向送礼教众(白):打开箱子。教众打开礼箱,众人发觉尽是女子衣饰用品,惊讶不知何意。

令狐冲(白):蓝姑娘这是何意?

蓝凤凰(白):令狐大哥稍待。示意花轿入场,停放当中。陆大有上前欲揭轿帘。

蓝凤凰制止(白):且慢!

蓝凤凰转向令狐冲(白):令狐大哥,此件礼物是我教圣姑所赠,其他人等不便旁观!

令狐冲(白):既如此,诸位师弟师妹且暂回避。

    蓝凤凰及教众、恒山派华山派弟子下场。

   《笑傲江湖》曲自背景响起,任盈盈自轿内出场。

令狐冲(白):盈盈!

任盈盈(白):令狐大哥!

令狐冲(白):你怎会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任盈盈(唱):

    自从那日离别后,

    我黯然神伤珠泪流,

    爹爹他,

    一意孤行不听劝,

    要将大业来成就。

    江湖恩仇重掀起,

    血雨腥风不忍提,

    怎奈是爹爹他穷兵黩武意气豪

    谁曾想他久习化功大法遭反噬

    延请名医无药治,

    未及十日命归西。

    今日我接掌圣教从头起,

    与各派恩怨情仇休再提

    让你我从此不问江湖事

    琴箫相谐寄情山林

令狐冲(白):盈盈!

令狐冲(唱):

    盈盈她一片挚诚含深情

    一场大祸消无形

    江湖英雄血与泪

    怎及人间儿女情

    令狐冲虽然是草莽中人

    却早已厌倦了江湖营生

    盈盈啊,

    今日你我同携手,

    江湖自此享太平。

    再无那刀剑相向寻恩仇,

    再无那夫死子亡泪长流。

    愿世世代代皆如此,

    江湖纷争从此休!

任盈盈(白):冲哥!

令狐冲(白):盈盈!

 两人相拥,灯光渐暗,幕落。(第七幕结束)

              

第八幕  曲谐(尾声)

    时间:三月后。

    地点:华山正气堂

画外音(唱):

  日日等,月月盼,

  日日月月盼穿红罗杉,

  红罗衫,

  身穿罗衫泪潸然,

  血雨腥风英雄梦,

  江湖儿女结情缘,

  今日里,

  洞房花烛喜气添,

  张灯结彩待凤鸾。

画外音(唱):

 浮生若梦情到深处泪潸然,

 好事多磨历尽劫难终团圆。

    任盈盈着大红嫁衣舞台一侧上场,令狐冲亦穿喜服另一侧上场

任盈盈(唱):

         这条路从来不平坦,

         这条路从来千百转。

         光阴似箭不可追,

         历尽生死才感受心底情一段。

         从此后,夫唱妇随同携手,

         共磨难情真意更坚。

令狐冲(唱):

   今日里你我喜结良缘,

    化解这江湖争端,

    江湖路上江湖事,

    笑傲江湖皆看淡,

    从此后,

    尔虞我诈与我无缘,

    名缰利锁无妄无攀,

    我和你,

    对酒当歌调琴瑟,

    醉卧斜阳待云起,

    侍酒弄月伴花眠,

    朝阳懒起念衾暖。

    朝朝暮暮日复日,

   人生至乐归平淡。

鼓乐声响起。

华山弟子报:少林寺方丈方正大师前来随喜!

           武当派掌门冲虚道长前来贺喜!

           恒山派新任掌门前来贺喜!

           华山派新任掌门前来贺喜!

      ……江湖其他人士、日月神教蓝凤凰、祖千秋、老头子等人也上场纷纷道贺。

方正大师(白):今日令狐少侠和任小姐喜结连理,实在是武林之福,可喜可贺啊!

    众人纷纷称是。

冲虚道长(白):久闻《笑傲江湖》曲大名,未尝一闻,今日里鸾凤和鸣,琴瑟和谐,何不合奏一曲,让我等一饱耳福?

    众人皆附和。

令狐冲(白):既如此,却之不恭,那就只好献丑了!

    有人献上琴箫,令狐冲抚琴,任盈盈吹箫合奏《笑傲江湖》曲。

 曲声中幕落。

全剧终!


         2017年6月12日初稿完成于惠农区公安分局

         2017年8月20日第二稿改于惠农区公安分局



— END —

特别鸣谢:尹波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期编辑:东方笑


☞ 官方QQ群:208896494

☞ 投稿邮箱:iyueju@126.com

☞ 合作咨询:0571-58121705


您的分享,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