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其实我只想陪你慢慢到老

香港武侠电影2019-06-05 21:04:22


重拾起对令狐冲对《笑傲江湖》的回忆,并不是在此刻,而是一年有余之前,看《烈日灼心》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久违的吕颂贤。 那个瞬间,心里还真有点百感交集。当年那个最合了我们心意的“冲哥”,今日显然的年华老去,而且,出演这样一个其实完全不凸显他魅力的角色。当然,这还是归根于香港演员和大陆演员的表演是两个技法,香港演员在大陆电影中,从来都是不搭调的感觉。或者该怪,谁让令狐冲这个角色使得他珠玉在前,人人心中只认他是那个“冲哥”。


金庸小说,从来有时代背景,虚虚实实的,总是在谈论什么。但没有一部,像《笑傲江湖》如此贴近真实的世道人心。写作背景种种,网络上太多。书出来后的效果,网络里也有很多段子,比如,越南国会开会,不同意见者之间互指为岳不群,左冷禅等等。书中的人物和故事到了如今,都己经成为现实中的符号,有无数的场景可以移植并再现书中所写。金庸明报写政论的背景在这本书中最为表露无遗。当然,尽管意图如此明显,这些依然均是有心人的解读,就普遍的市场需求而言,这个气势宏大,深情大义同时又不失趣味盎然的故事,已经足够好看,背后深意等等,就算都不去管它,其实也是完全不影响我们对这个故事的热爱。而这种心情,真的是在96版《笑傲江湖》中达到了顶峰。


金庸小说编成超过3,40集的长篇电视剧,Tvb基本没失手过。容量足够,减轻了编剧取舍的难度,到最后,一般核心问题只在演员表演上,这个对于他们的演员,似乎也从来不是难事,天然有一种舒适自在的生活范 。不过,选吕颂贤真是慧眼识珠,我等外人看来,他是斯文有余,放浪形骸不够,然而恰以另外一种方式成就了他个人风格的令狐冲,这事挺出乎意料。回首所有Tvb的经典金庸剧,没有一部不是在主要角色上做到了演员外表和人物之间的天衣无缝。事实上,直到现在,若单论人物外形和气度的更为接近,我还是觉得周润发的令狐冲更符合我心中对书中人物的勾勒。吕颂贤,那怕他如何演绎令狐冲的滑稽荒诞不拘小节,只要看到他的脸,那种乖和正,除了勉强和令狐冲大师兄的身份挂上钩,是怎么也看不出来,他能胡诌出“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这样的招数。” 提到这个,但凡看过《笑傲》的没有不会心的。衡山回雁楼上这一战,可谓书中第一次经典场景,当然,从情绪上,是为”洗手“这一回做了铺垫。”洗手“这件事的不会平静,此时已经看出了端倪。 话说,回雁楼在湖南是有的,很可能还不止一处。原本是衡山回雁峰而来。另外平沙落雁,也是湖南那边的著名景观,虽说早有古曲平沙落雁。不过,这种小节上,金庸从来很注意和具体情境的结合,这也是他的小说,总是更有真实感的原因。


如果说吕颂贤有点令我们出乎意料的形不似而神似了。那么,片中三位姑娘角色,简直就是形神兼备的神来之笔。何美钿的仪琳,陈少霞的岳灵珊可爱到什么地步,就觉得金庸自个都想不到世上会恰好有这样的演员存在——相比大陆的版本,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似乎大陆演艺圈有权拍板的人不懂得什么叫灵气,其实也不大搞清楚何为美。


梁佩玲的任盈盈,可能在演员出现之前,心中难以具象的勾勒,就知道肯定是大气和美的。梁佩玲出现之后,会觉得,那个一面小鸟依人,一面号令天下群雄的圣姑,就该是这个样子,沉稳端庄,却又一副少女情态。忍不住对比大陆那位,无关演员本人,就想说一句,如果不是资本和关系作祟,那么,这是老领导选的角色么?




一部《笑傲江湖》,很大的篇幅,写令狐冲蒙冤洗冤。金庸小说中,写过两个蒙受大冤屈的主要角色,一是张无忌一是令狐冲。张无忌被武当五侠误认为杀了七师叔莫声谷,百口莫辩之下,恨不得抹脖子,幸亏有赵敏在旁阻止,提醒他天下没有不水落石出之事。其实这话乐观了,天下不能水落石出的事情多的去了。简单点,办公室政治中,背个小锅,受点小委屈,都不算是个事。当然,死生事大,是无论如何都要辩解的。所以张无忌清醒过来,就决心要去揪出真凶。张无忌的蒙冤是很快就被洗白了,想比之下,令狐冲比他苦多了,岳不群嫁祸于他,明着暗着昭告天下,令狐冲偷了“辟邪剑谱”,虽然除了自个的师父和小师妹,大家其实都挺信他,对他不错。也是除了岳不群和左冷禅,不是人人都觊觎“辟邪剑谱”。但是,有什么用呢,天下间,令狐冲最哈他师父和小师妹呀,这种被抛弃和怀疑的感觉,糟心的不是一点。偏巧令狐冲这个人表面猖狂狷介,骨子里传统又一根筋,认准了师父抚育和教授武功的恩情还有小师妹的青梅竹马之情,念念在心。这二者中,岳灵珊转而投了林平之的怀抱对令狐冲打击更大,写到这里,脑子里激灵转过一个词——情种。而且是一生只爱一人的情种,不是那种一个时段只爱一人,或者兼爱型的,这类人,以段正淳为代表。如此放浪形骸却又是一个情种,确实里外都很吸引女孩子。说岳灵珊变心也是有点冤屈她,她心里始终更多当令狐冲是大师兄,冲灵剑法中的那份绵绵情意多少也是她没有遇到别的适龄男人所致。华山剑派中,令狐冲之下的师兄弟们,显然没一个合适谈情说爱的。当然,林平之若是不出现,他俩的姻缘是铁定的事。但是,林平之出现了,就如令狐冲开解自己的时候想的,年龄啊,外表啊,各方面,平师弟是比自己更合适小师妹呢。我想,不喜欢岳灵珊的人,更多是不喜欢她在喜欢了林平之后,对令狐冲人品的怀疑。事实上,单凭她甩了令狐冲,就没几个读者会喜欢她了,可怜是可怜,最后,可是,谁让她智商不够,看脸,喜欢甜言蜜语,找了个小林子。最后那个结局,除了她亲爹,还真怪不了谁。林平之和岳灵珊这一对,也是金庸在此书中为我们奉献的一对很有现实主义气质的悲剧角色。林平之是书中最悲惨的角色,金庸借林平之,为我们举了一个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典型例子。把几千年来人心不变的贪婪写透了。


令狐冲蒙冤蒙的心内简直想发疯,不过我们众位看官,看那些貌似不相干的人替他出气也是过瘾无比,绿竹翁赠琴给令狐冲,过桥而来的时候顺便把某个名门之后挤兑进水里,真是齐齐替大家出了口心头恶气。固然这是出自任盈盈的示意,但绿竹翁本人清爽洒脱,比起那些自以为是好人的人高明不知多少。金庸一向还是对号称正派人士的角色比较尊重,基本上都会把他们写的较为正派。唯有“笑傲江湖”,把两位掌门人的虚伪狠毒愚蠢写到极致了。


书中写的最为风光的场面,当是五霸岗上,众位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人物,为了讨好任盈盈拍令狐冲马屁,给他搞盛大欢迎仪式那出。有时候看到这样的场景,会想不来一个斯文的学者,如何能写出这般胡天胡地的情景。只能拿千古文人侠客梦,借此抒发内心的任性和洒脱,也别无其它原因。同样的道理,这样的场面我们看得心花怒放,对令狐冲的治愈功能其实也效果不大,不过是找些事情,别让他心里老念着那几件事。说到这点,个人看来,任盈盈是金庸小说中仅次于胡一刀夫人和令狐冲的师娘,排名第三的既有贤妻良母素质又真正具有女侠风范的女性角色。不同于前者的,她还至少忍受了大半部书的时间,令狐冲心里始终有个小师妹。做到这点不容易的,中间有任何的想不开,任何的怨气怒气,都足以让她甩袖而去,但自始自终,她没有为这个事情生出一点不乐意。首先,令狐冲是喜欢她的。再者,和岳灵珊是肯定成不了的,以令狐冲的知恩图报,基本不会背叛她。但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任盈盈认定了令狐冲是个值得的人,就是要喜欢他,不计后果。如果令狐冲终归只拿她当好朋友,我觉得,任盈盈也会对令狐冲一如既往的维护。这是真正的赏识一个人才会有的行为。很难得。两人的相遇虽然是各自都受益了,没有令狐冲,任盈盈救父,重返黑木崖,估计难度更大。但是,令狐冲还是得益更多的那个人,任盈盈整个把他从绝望和逆境中拯救出来,而以黑木崖的势力,顿让一个平凡弃徒,有了显赫的江湖地位,竟足以抗衡五岳剑派。


于是看完一部《笑傲江湖》,会有特别强烈的感觉,世事难料,心机如何深沉的苦心经营,到头了不过是黄粱一梦,反倒是无心插柳的,最后修成正果。


任盈盈对令狐冲的好,容易被看见。而书中,其实更独特的女性角色是宁中则,这个师娘可说是所有武侠小说中的独一份,在丈夫和女儿都背叛了令狐冲的时候,唯有她一心保护令狐冲。岳不群数次想除去令狐冲,尤其五霸岗上,令狐冲的了群雄爱戴,俨然成了一方江湖领袖之后。就是必然要杀了令狐冲才除后患,也是宁中则一力维护他。有这样的师娘,什么冤屈也是忍的下的。岳不群唯一的一点好,就是对老婆和女儿还是有真心。不过反过来看,可惜了宁中则,女怕嫁错郎,对于宁中则的个例而言,完全成立。


这些角色贯穿全书,光彩夺目。不过好的文学作品,永远都有个梗,还是艺术创作中常有的现象,一些次要人物,惊鸿一撇,其令人难忘不下于这些作者费了大心思塑造的角色。比如挑馄饨担子的雁荡山高手何三七,明明功夫很高,却不争不抢江湖的名利,依旧行走市井之间,以卖馄饨为生。另外一个,潇湘夜雨莫大先生,身为衡山掌门,一副无为的姿态。琴声极苦,剑法极高,孤家寡人自来自去,和谁也不亲,刘正风不懂他,也谈不上喜欢他,甚至觉得他和自己合不来。到最后,却是他不惧左冷禅的威势,出手杀了费彬。何三七和莫大,就是那种个性孤僻,脾气古怪的天才。这样的人,只需寥寥几笔,就会令人神往。


《笑傲江湖》,说到底,写了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何三七和莫大不喜趟浑水,最多做了江湖的边缘人,谈不上真的能笑傲江湖。刘正风和曲洋,想完成这个梦想,却一入江湖深似海, 根本出不去了。至于令狐冲和任盈盈,他俩人一起经历了无数恐怖和悲惨的事情,终于坐到万人之上,之后放弃权力,归隐江湖,看起来是可以逍遥度日了。可是前事那么多,想彻底脱离,恐怕很难。于是,《笑傲江湖》终于成为金庸小说最具童话气质的长篇。


最后,还有一个人物不能忘记,黑木崖的光明左使向问天,一身白衣,容貌清癯,豪迈洒脱,有雄心,无野心,更有难得的理性。书中事情发生的时间,此书晚于倚天,应该是明朝中期的事情,后来胡金铨改编电影版本的时候,也是放在这个时段。金庸似乎很喜欢光明左使这个职务,从杨逍到向问天,都赋予这个名号,都设计成美男,而且都极富个性魅力。任我行死后,向问天受任盈盈之托接替了魔教教主之位。看起来,金庸真很喜欢他。


文以栽道,多半也是这样无心而成。《笑傲江湖》故事背后更为深远的文学价值和社会意义,全在作者为人物安排的命运中。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