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而来的小林子,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里该有怎样的际遇呢?

捧腹小视频2019-04-26 16:48:42

书名:不胜人生一场醉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只叹尘世如潮, 
人如水! 
何时归! 
提剑跨骑挥鬼蜮,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夜雨八方战孤城,平明剑气看刀声。
侠骨千年寻不见,碧血红叶醉秋风。

我同人一般不太爱写穿越的,总觉得那个金手指容易开得太大,不过为了精彩纷呈的笑傲江湖……穿越一次吧!

 林绛轩的性子和他的名字一样,都很是斯文,甚至是有些腼腆的,所以直到大学快毕业之际才在遍地恋情的校园里发展出了一小段属于自己的罗曼关系。
  小林同学的家境尚可,但仍是属于平民范畴,绝对和富二代之类的诱人身份搭不上边。所以在找女朋友的时候很考教本人的真功夫,必须全部凭自身的长相,风度和能力去吸引对方。
  可惜他虽然长得还算端正,却性格温吞,过于斯文腼腆,甚至有些容易害羞,所以一直在追求女生方面裹步不前,没什么大的建树。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在那里眼巴巴地等着活泼开朗的女同学主动来找他。
  只是出色漂亮的女生在他们这个偏理工科的院校里都很是稀罕矜贵的,一般不会主动来结交他这种条件平平的男生,偶尔两个对他有兴趣的,又都相貌平平,性格庸碌,他又实在看不上,都婉言拒绝了。
  所以小林同学一直‘单身’,上课,吃饭,自习什么的要不是孤身一人,就是和同宿舍的几个哥们混在一起。
  直到苔丝的出现,才让他看到了一丝恋爱的曙光,暗自庆幸自己终于不会虚度了这四年的大好时光了。
  那是一个外语系的女生,苔丝是她的英文名字,林绛轩是在同学的生日聚会上认识她的,当时介绍的人就说这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叫苔丝,林绛轩也没好意思再追着去问问人家的真名实姓,就这么稀里糊涂又暗怀憧憬的交换了联络方式,慢慢地来往起来。
  开始时是两个人都暗自有点意思,所以苔丝在平时碰到打羽毛球缺人啦,打牌三缺一啦,吃饭凑人数好多点菜啦,这类情况时,都会短信林绛轩一下,林绛轩平时不擅长主动邀人家,好容易碰到女孩叫他了,自然不能含糊,每叫必到。
  慢慢的互相试探了一段时间就热乎起来,逐渐有了要水到渠成的趋势。
  就在林绛轩暗自窃喜,一想到苔丝就甜蜜蜜的时候,苔丝却忽然无缘无故地对他疏远了,不再经常和林绛轩那个圈子的人混在一起,转而和另一帮同学笑笑闹闹,经常频繁地在校园内一起进进出出,而且明显对其中一个英俊男生态度殷勤,每次看到他们的时候那两人都在热热闹闹的连说带笑。
  林绛轩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经验,一开始还莫名其妙,觉得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自己冥思苦想了很久,最后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太不主动,所以人家女孩子没法再更进一步了?
  看来身为男生,有些时候还是应该主动一点的,于是破天荒,鼓足勇气,主动给苔丝打了个电话,单独请她吃饭。
  苔丝答应了,林绛轩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心想自己腼腆了这么久,也应该主动一下才是。
  认真地计划了吃饭的地点和该说些什么话,却在出发前五分钟接到苔丝的来电,说她临时有事情不能赴约了,话说得倒是蛮客气,可是就敷衍疏远得很。
  林绛轩难得做了一次主动的事情,却被对方连原因都不耐烦详细讲就拒绝了,那心里的沮丧可想而知,隐约知道和苔丝之间是不会再有什么发展了。
  可就是心里酸涩不甘,他其实对苔丝倒没有很深的感情,毕竟认识不久,还没有正式在一起过,但是这事情实在是让人窝火加憋气,明明前些天还和他很有默契,出去吃饭都要挨着坐,打球也要凑一组,甚至会悄悄地挽他胳膊的人,怎么说断就断了呢。
  而且翻脸无情,根本不去顾忌别人的处境和感受,就算忽然发现自己不适合她,也不用立刻就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吧,难道还怕自己死缠烂打不成,应该不至于啊,明明之前都是苔丝表现得更主动一些。
  这破事儿还真说不明白,搞得林绛轩像被人甩了似的,身边的几个哥们看他的眼神明显带着同情意味。
  小林同学都要呕出血来了,苔丝这种做法也太不厚道了。
  不过前段时间他确实是认真考虑要和苔丝来往的,对这个女孩就算还没产生感情,好感总是有些。
  只好自己宽慰自己,既然是男生就大度一点吧,现在这个谁都不理谁的样子太难堪了,还是自己主动去说个场面话,让她别刻意避开,毕竟一起玩了这么久,好好说清楚了,以后见面点个头,还是同学朋友嘛。
  本以为咬牙去把这个话一说,大家也就算了,还能像以前一样几个关系好的男女同学一起玩,一起打球的时候她也会来参加一下,别搞得尴尬兮兮的。
  谁知就这么个简单想法也没能达成。
  苔丝毫不客气地直言她开始时是对林绛轩有些好感,可是后来发现那只是一时的冲动,是觉得林绛轩和自己以前喜欢过的一个男生很像罢了,等仔细体会之后,就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还是喜欢以前那男孩,只是下意识地拿林绛轩当了替代品,所以最后决定还是早早明确态度为好,不然对林绛轩不公平,而且以后大家也没再多接触的必要了。
  林绛轩被她这一套自说自话说懵住,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机械地把准备好的那个以后还是朋友的台词念了出来,苔丝漫不经心的答应一声,起身就走了,看那样子明显就是不准备再搭理他了。
  可怜的小林同学从小生活圈子就简单,加上自己腼腆,接触的人少,没想到天底下还能有人竟可以把如此过份的事情做得这样理直气壮的。
  回去发傻想了好几天才大约明白过来,自己十分之倒霉,这是碰到一个非常虚伪,以自我为中心,一点不把别人当回事的人了。
  第一次正经想交个女朋友却碰到了这种人,林绛轩胸闷得要吐黑血了,毅然决定去旅游散心,和几个同学登山去,看看高山大川,肯定能舒缓心情。
  ……
  当他从山顶的一个观景台上不小心摔下来的时候,才悟出一个道理,原来心情不好的时候,人是很容易恍惚走神的啊,应该老实在家待着,或者干脆乖乖躺在宿舍的床上,不该干任何事情,更加不该参与这种有危险性的登山运动!

  林平之

  小林同学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眼睛酸涩难受,还有一股悲愤欲死的强烈情绪充斥胸膛,暗道我这是怎么了?那么高还没摔死?这是在医院吗,该不会被摔得缺胳膊少腿了吧?
  心里一急,挺身坐了起来,身边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道,“哎呀,你醒过来了,爹,爹,他醒了,你来看看吧。”
  林绛轩使劲睁开眼睛,只见面前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雪白的瓜子脸上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正瞪得大大地看着他。
  小林同学的第一感觉是这女孩不错,长得真好,比苔丝漂亮多了。
  然后觉得不对劲,揉揉疼得一阵阵发晕的脑袋想,哪里不对呢?是了,这里不是医院,这人的衣着,发式也很奇怪,像是拍古装戏的,难道是山角下正好有个片场,自己不小心给砸里面了?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身穿长袍,面貌端正,留着几缕黑色长须,这,这,这是中年诸葛亮的扮相么?怎么也不见他拿把羽毛扇呢。
  那中年男子像模像样地拉过林绛轩的手摸了摸脉,再扒开眼皮看一看,温言道,“醒了就好,你昏过去是因为近来心力交瘁加之父母双亡急痛攻心所致。人死不能复生,平之,你要想开一些,好生将养几天就没事了。”
  “啊?……”
  几天后,绝望的小林同学不得不承认他这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成了一个叫林平之的人了。刚死了父母,被现在这个书生造型的侠义师傅所救,师傅看他可怜无依便又收他为徒,现在这是带了他和众徒弟们一起回去呢。
  在这几天中,他曾无数次的四处悄悄翻看查找,想看看是不是有隐藏着的摄像机,录音笔之类的东西在偷拍偷录,然后就可以戳穿这是一个捉弄人的娱乐节目,他便可以脱身回到正常生活了,可惜一无所获,直到无意间在铜镜中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时才彻底死了心。
  那是一张完全不一样的脸,白净秀美,俊得都出奇了,绝对具备去当偶像明星的条件,掐一下,很疼,再使劲掐一下,不但疼还留一个青印子,怎么看都是人脸的正常反应。
  “呜,呜,呜……”小林同学无比失望之下,控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起来,他的爸妈,老哥,还有几个好朋友可还留在原来的世界呢,这不是再也见不着了吗!
  “咦?”
  “啊?什么人大哭?”
  “师弟”,“林师弟”,“小师弟”,“你怎么了?”他们此时正在一艘大船上,一路往北进发,小林同学这一对着江面忽然放声大哭,船舱中立时探出数个头来,大呼小叫地关心。
  真是该死,怎么全是他师兄,连一个师弟都没有,听说古时候的人最是讲究长幼有序,后进门的小弟要伺候前面的师兄的生活起居,这么多个师兄,他可怎么活啊,“呜……”林绛轩只觉前途无比黯淡渺茫。
  哭过之后,心情总算平稳一点,开始慢慢接受现实,上次从山上摔下来纯属意外事故,他自己并没有那个胆量再去寻趟死,看看还能不能穿回去。
  所以,小师弟就小师弟吧,慢慢熬到那个书生打扮的师傅再收其它徒弟后,他就也能有人伺候了。
  到了豫西,众人弃船登岸,改走陆路。他们这应该是练武的帮派,这几日总是听众师兄闲聊时自称是华山派的,因此个个身手矫健,全都骑马赶路,只单独雇了一辆大车来给大师兄乘坐。
  那位大师兄在林绛轩看来面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是个痨病鬼的造型,而且年纪不大,看着也就二十几岁,不知怎么能当上的大师兄。后来才知道他是和人打斗受了重伤所以才搞成了这副病歪歪的样子。
  林绛轩可不会骑马,于是在那位他刚醒来时见到的少女,后来已知是所有人的师妹唯独是他的师姐来询问时,自称身体还是不适,不能骑马,因此被和大师兄安排在了一辆马车上。
  雇来的大车并不宽敞,躺了个人后就没再剩下多少地方,小林同学委委屈屈地挤在一边,一路上路过乡村还罢了,路过城镇时他必然就会被打击到,这可实在是‘古香古色’啊!
  林绛轩一路努力地自己做着思想工作,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则安之!
  “林师弟,我看你一路都神情抑郁,还在为爹娘的事伤心吧,放开些,等回了华山跟着师傅好好练武,总有能报仇的那一天。”这是那位大师兄这两天养得稍有些气力,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小师弟一脸的悲愤神情,就出言开导。
  林绛轩看看他,心里又多了一层压力,难道自己还得去给那素未谋过面的爹娘报仇?老天爷啊,要他练了武去杀人?他连鸡都没杀过啊。
  舔舔嘴唇,“大,大师兄,我那仇人他厉害吗?”
  “青城派余矮子?那自然是厉害的,不过还不如师傅,只要你跟着师傅勤学苦练,总有能胜过他的时候。”大师兄好心给他打气。
  “那大师兄你觉得我要练多久才能胜过他?”
  大师兄皱眉看看林绛轩,“练武之道讲究根基牢固,循序渐进,不可急功近利,否则容易误入歧途,我知你心伤爹娘惨死,报仇心切,但也要慢慢来,余矮子虽然人品一般,但论武功也算得上一代宗师,就算你天资很高,人又努力,但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也别想去和他一较高下。”
  “这么久,”小林同学舒口气,这就放心了,等十年后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他就算不去给那两个据说是他爹娘的人报仇,估计也不会有很多人记得了,况且那什么青城派的余矮子在这十年里还有很大可能会自然死亡不是,“大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从根基练起,一步一步慢慢来,绝不会求快冒进的。”
  “那就好。”大师兄看他十分听话乖巧,点头一笑。
  林绛轩看大师兄态度挺好,就想多问些问题,“大师兄,咱们华山派中是怎么排辈份的?我看那位舒奇,最多十五岁,肯定比我小,怎么也是我师兄,还有师傅的女儿岳姑娘,她应该也比我小,我看所有人都喊她小师妹,怎么逮着我就使劲叫师弟呢?”
  大师兄还未答话,车外忽然探进一张雪白的瓜子脸来,正是岳姑娘,笑道,“好啊,原来你当面叫我师姐,背地里不服气,偷偷在这里和大师哥抱怨,这可被我抓个正着!”
  有一个比苔丝还要漂亮得多的师姐,是林绛轩在这里唯一不曾抱怨过的事情,见她主动来和自己说笑,连忙向车里让了让,笑脸相迎,“师姐进来坐会儿啊,骑马怪累的。

欢迎关注下载免费小说!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