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笑傲江湖

一朝白眉2019-06-11 04:54:24

笑傲江湖


江湖儿女日渐少。航哥之后,再未见江湖人。

世道轮回不止,缘分因果如丝。可是对一些人而言呢,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有的只是他一抹洒脱的微笑,一个让人羡慕的背影。原来洒脱是这样利落,而航哥就是这样一个洒脱的人,不过让我记忆最深的反而是他的趣事,而不是潇洒。

和我一起步入大学的还有初秋,那时天空也时常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惬意的空气啊,期待的新生活,期待的同学和室友。当我一脸激动的寝室,就看到一个身影坐在书桌前,从侧面可以看到他那消瘦的脸颊,整齐的睫毛和高挑的鼻子,上面那双幽亮的眼睛将他整个人都带活了一般,加上微微上扬的嘴角,整个一霸道总裁?因为看了寝室名单而期待自己住进女生寝室的我愣了愣,这就是我的室友?说好的大屌萌妹呢,要不要这么玩我啊,老天!果然男生住进女生寝室的剧情只会发生在二次元。

好吧,我认了,毕竟是新室友对吧,于是当他也看了我一眼后,我立马上前,配合微微一笑,加上前倾并摆动45°的右手,同时完成的还有笔直的双腿和挺立的腰身,“你好,我叫逍遥。”讲道理哪怕是个妹子这会儿也应该伸出手来和我握手,顺便感受一下从我手上传过去的悠长力道了,然而现场一度失控,这位同学,啊不,是这位总裁听到后,只是慢慢的转了个头,然后定了下来眼睛看着我身后,这是要干嘛啊,难不成我的帅气让他苦恼了,他准备动手发泄,还是说等他一声令下,门外冲进来几个彪形大汉将我制服,凡事好商量,别冲动就好,于是我继续保持着笑容,脑海中全是中二的动漫情节,足足三秒之后,霸总才对我点了点头,就又转了回去。尼玛⊙∀⊙!,这都是什么室友啊,还给我我的大屌萌妹有木有!求不坑爹!

之后的航哥也算是和我熟识了,才渐渐的体会到他那种只属于他和令狐冲的洒脱。

“你们这点的什么啊,我出钱再加个菜!”

“高数简单,我给你说两个公式…”。“CAD啊,不难”,“自学也就一个小时的事,完了我教你”。

“这顿饭算我的,你去拿个快递就行,怎么样?”

“我日,浪起来浪起来,我要玩偷塔流剑圣!”

航哥可以一个周末双脚落地仅30分钟,其他时间当然就自(chuang)由(shang)飞(tang)翔(shi)啊。航哥从来不玩不充钱的游戏,根据航哥的话来说,是“我们用这点小钱就可以换来好几天的快乐,你懂啥。”航哥是我们专业公认的男神,还圈粉了我们的系花,这源自航哥拍摄了一段视频,航哥出品,必属精品,所有的骚操作都出自航哥之手,虽然时常有人问我视频里的航哥是哪位男神(笑cry)。

航哥的故事太多了,我也就说不出来个全面,不过我亲身经历过航哥两次尴尬的事情,巧的是两次都是洗澡。

第一次是刚入学的时候,大家都不熟悉环境,有时候就会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那天,我和航哥相约去洗澡,我们住在锦地苑,学校还有另外三个住宿区,呈品字形分布,中间的是最老的老宿舍。我和航哥不知道锦地苑就有澡堂,于是去了傍晚见过有人洗澡的老宿舍区澡堂,我们放着好好的大路没走,走了旁边的教师公寓。一路乱窜,歪打正着终于到了目的地,这下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了,哈哈,快乐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来的是那么突然,去的也那么突然。我们被澡堂老板拦了下来“人满了,同学,你们去其他地方洗吧”。我们这才看到排队如长龙,不开心的离开了,又穿过了老宿舍区,来到了临江苑。是的,我们越绕越远了。找不到路的航哥器宇轩昂的去问了保安大叔,满面春光的回来,得意的对我说:跟我走。

洗澡是愉快的,回宿舍是痛苦的,抱着挑战自己的心态(我能说是找不到来时的路了吗),我和航哥偏离的两个宿舍区所在的直线,来到了三号教学楼和体育场,真的,我已经很多次要打电话求助了,可一看到航哥淡定自信的目光,恩,我不能放弃,看看人航哥,这就是我与他之间的差距所在吧,好羡慕他这样的自信。于是在十多分钟后,我打了电话,找到了学姐来解救我和自信的航哥。

第二次一起去洗澡的时候,路上我们还谈论着那一次的尴尬,哈哈,是啊,谁能想到我们宿舍区背后就有澡堂呢,就像谁又能想到这一次我的水卡没钱了呢。怎么办呢,站在澡堂(男生澡堂全是隔间加帘子)里的我,看了看这络绎不绝来洗澡的人。

我最终叹了口气“航哥航哥”。

“嗯哼?”

“我能和你挤一挤吗?我水卡没钱了,江湖救急啊。”

“哦,行。”

哈哈,等的就是这句,我拨开帘子进去,航哥还没脱,于是我和航哥背对背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那是相当的默契,我们一直到洗了一半的时候也没有去看对方一眼,是的,我们一点也没有慌乱,就是这么默契。等我洗头的时候,心里很开心,航哥真够哥们的,哈哈。“逍遥,我用一下你的洗发露。”“随便用,航哥。”我头也不回的说到,此时的航哥没动静,直到我洗完头,航哥还是没有动静,正当我纳闷航哥在干什么的时候,我转过身看到航哥面对着我,正在慌乱的洗脸,我定睛一看,他脸上的水竟然是红色的,次奥!他流鼻血了!流鼻血了!他看到了什么,这里只有我啊,次奥,他为什么流鼻血了啊。航哥尴尬一笑,“你等我一下,我马上洗完”。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有些记不清楚了,不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不知道航哥到底看到了什么,不知道他的羞涩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么多年了,航哥当时为什么流鼻血,当时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们还是无从知晓。后来我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航哥和另一个室友组成了“生死同盟”。什么意思呢,按照航哥的意思“我觉得吧,我们应该成立一个生死同盟,当逍遥兽性大发抓住我们中的任意一个欲图谋不轨时,另一个都要马上去营救,如果实在救不了了,被抓的那个人,就应该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抱住逍遥的双腿,这样,另一个人才有一线生机逃出去求救。不然我们一个也跑不了。”


一剑飘飘 一生笑傲

浮世滔滔 人情渺渺

传一曲天荒地老

共一生水远山高

正义不倒

会盟天下英豪

无招胜有招

英雄肝胆两相照

江湖儿女日见少

心还在 人去了

回首一片风雨飘摇

航哥之后,再未见江湖中人。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