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中的一个片段让你明白为什么金庸的武侠会长盛不衰!

茅塞盾开2019-06-10 23:08:02

今天,简单聊点和金庸老先生武侠小说有关的话题。

前几天,在枯燥的乘车过程中,又随手翻阅起金庸的《笑傲江湖》,刚好翻阅到第19章《打赌》。

这是整部《笑傲江湖》中最为精彩的片段之一,甚至可以把“之一”两个字去掉。

第一次看这个片段,不是通过小说,而是在吕颂贤版本的电视剧中。吕颂贤被誉为最为神似令狐冲的演员,尽管他本身名气并不大,但是并不妨碍他凭借令狐冲的角色,成为影视剧史上最为经典的演员造型。

那个版本的《笑傲江湖》拍摄于1996年,无论是场景设计、道具布置、拍摄手法都还很陈旧、落后,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吕颂贤将这个经典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

《打赌》这一篇,主要讲的是令狐冲和向问天乔装打扮后,来到位于杭州的梅庄,跟江南四友打赌:整个梅庄没有一人能够胜过令狐冲的剑法!赌注是向问天搜罗来的四件绝世珍宝:“嵇康的《广陵散》、围棋名局二十局、张旭的《率意帖》、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这几件宝物正好投江南四友所喜好的“琴棋书画”,最终目的是为下一步营救任我行做铺垫。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在向问天的周密部署下任我行得救,重出江湖。江南四友各执各自的爱好“琴棋书画”远离了魔教纷争,在天下风景之极杭州西湖畔度过了十多年的美好时光,最后却是因他们的爱好深陷劫难:黄钟公自尽,黑白子被废而死,秃笔翁、丹青生被逼服用任我行的三尸脑神丹。

回过头再次细读这个篇章,却从字里行间看到了许多耳目一新的内容,这些内容有的超出了武侠小说的范畴,而且从这些细节更加深刻领略到金庸渊博的学识和炉火纯青的艺术手法,进而一睹金庸老爷子文学巨匠的风采。

令狐冲和向问天初次来到梅庄之时,首先遇到的不是江南四友本人,而是梅庄的两个家丁:施令威和丁坚。虽然只是两个小人物,却将他们拒之门外。用今天的话讲是: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

如何突破这个局面呢?

向问天先是用五岳剑派的令旗和嵩山派左冷禅师叔的身份震慑这两个门人,不料施、丁二人压根就没有把五岳剑派放在眼里。向问天迅疾变换套路,改用“戴高帽”的策略:对他们俩人早年间做的两件行侠仗义的杰作大加赞赏。如此一来马上取得良好效果。

“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尴尬迅速被化解。

金庸先生在这里加注了一句话“大凡做了好事,虽不想故意宣扬,为人所知,但若给人无意中知道,毕竟心中窃喜。”可谓是画龙点睛。


提起戴高帽,不由得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个古代笑话:


山上有一对师徒,徒弟考上功名,要下山做官了。

师傅问他:“官场复杂,你下山后如何处事?”

徒弟回答:“我逢人便给他戴一顶高帽即可。”

师傅训斥:“糊涂!只有小人才喜欢戴高帽,岂能人人都喜欢?”

徒弟答道:“山下那些人粗俗浅陋,不比师傅您境界高远,一顶高帽足以让他们对我和气三分。”

师傅听罢,笑了起来:“说的也是。”


戴高帽,只要分寸拿捏好,时机把握准,几乎是人人皆受用,因为谁都喜欢被人恭维、崇拜。对于向问天这样的老江湖,戴高帽手法自然是炉火纯青。


接下来令狐冲、向问天初次见到江南四友的桥段,金庸写的更为精彩。

因为向问天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解救任我行,所以取得江南四友的信任进而实施那个赌局是关键之所在。

那么如何才能获得江南四友的信任呢?向问天和令狐冲进入梅庄后,陷入短暂的一筹莫展之中。

恰在这时候,墙上挂着的一副画作引起他们注意,那是四庄主丹青生的作品——丹青生的最大爱好就是作画。

于是,向问天就从画中寻找话题:

“风兄弟,你瞧这一幅画,虽只寥寥数笔,气势可着实不凡。”

其实向问天对书画没有多少研究,“寥寥数笔”、“气势不凡”也只不过是外行人对内行人进行评价的常用语,未必有真才实学。

但是,令狐冲的回应却显示出一定专业功底。

(令狐冲)说道:“童兄,我一见画上这个‘醉’字,便十分喜欢。这字中画中,更似乎蕴藏着一套极高明的剑术。”

令狐冲对于书画创作更是门外汉,但是令狐冲早先有过一次奇特际遇,那还是在华山被师傅岳不群惩罚到后山面壁思过,令狐冲无意间看到了很多刻画在岩壁上的武功剑法,他仔细观看并且烂熟于心,悟性极高的他瞬间发现华山的武学岩刻和丹青生的画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抛出了那个观点。

令狐冲此话一出,成功吸引了丹青生的注意力:

(丹青生)向令狐冲端相一会,问道:“你懂得画?会使剑?”这两句话问得甚是无礼。

此时,丹青生对令狐冲、向问天还有些许敌意,依然把他们当做搞安利、跑保险的对待。

令狐冲察言观色后,继续从饮酒这个角度展开话题。

(令狐冲)见他(丹青生)手中拿的是一只翠绿欲滴的翡翠杯,又闻到杯中所盛是梨花酒,猛地里想起祖千秋在黄河舟中所说的话来,说道:“白乐天杭州喜望诗云:‘红袖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饮梨花酒当用翡翠杯,四庄主果然是喝酒的大行家。”

此言一出,剧情来了个大反转。

丹青生一听,双眼睁得大大的,突然一把抱住令狐冲,大叫:“啊哈,好朋友到了。来来来,咱们喝他三百杯去。”

令狐冲变化策略后,取得不同凡响的效果。这为他们接下来吸引二庄主黑白子、三庄主秃笔翁、大庄主黄钟公奠定了良好基础。

写到这里,简单总结一下。

令狐冲的机智与聪明固然非常重要,但是平时见闻、知识的积累亦是必不可少。如果不是令狐冲在华山后山仔细观摩那些岩刻的剑法,如果不是令狐冲听绿竹翁、祖千秋讲解酒的常识而且了然于胸,饶是他巧言如簧,恐怕也无法找到合适的话题吸引丹青生。

所以,没事的时候就应该多读、多走、多看、多记,总有一些见闻会在恰当的时机派上用场。

金庸创作《笑傲江湖》的时间是1967年,那时候他43岁,步入人生不惑之年。年轻时候,先生的人生际遇更是坎坷,他颠沛流离,最后只身去往香港,创办《明报》,铸就了人生之辉煌。

所以金庸的武侠作品,展现的不仅仅是一个宏大的武侠系统,更是展现了一个拥有丰富文化涵养的学者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对这个世间人情冷暖的洞幽察微,那代表了他的心声。

本篇章另一个最大特色就是充满了浓郁的中国文化气息。

整个《打赌》篇章中,出现了许多中国风的关键词:

江南、西湖、梅庄、范宽(北宋著名画家)、白乐天、翡翠杯、梨花酒、围棋、张旭、怀素、杜甫、韩愈、棋品、入神坐照、石鼓文、嵇康、广陵散、蔡邕、玄奘法师、石鼓文。。。。。。

这些无一不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本就是中国武侠精神诞生和成长的土壤。当这些璀璨的文化被金庸先生以巧妙的艺术手法融入这篇侠骨丹心的作品中时,恰是天作之合,绽放出了美丽的鲜花。令人读来,仿佛能够嗅到淡淡的墨香、醇厚的酒香,耳畔仿佛有典雅的古乐在演奏。

我想,这正是金庸的作品令几乎所有人赏心悦目且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