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重新看《笑傲江湖》(四)

心机处2019-06-18 04:34:46

一、没落的华山派


华山派原本是五岳剑派的带头大哥,当年偷《葵花宝典》、对抗魔教的两次华山战役,华山派全都身先士卒,是顶炮火的主力军,完全是硬骨铮铮的领袖风范。


但到《笑傲江湖》开篇的时候,五岳剑派的老大地位早被嵩山派抢走,老二也不是华山派,是泰山派。


相关证据在《笑傲江湖》第六章中,当日衡山刘府高朋满座,大家都来见证刘正风退出江湖,“刘府的众弟子指挥厨伕仆役,里里外外摆设了二百来席。刘正风的亲戚、门客、帐房,和刘门弟子向大年、米为义等恭请众宾入席。依照武林中的地位声望,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该坐首席,只是五岳剑派结盟,天门道人和岳不群、定逸师太等有一半是主人,不便上坐,一众前辈名宿便群相退让,谁也不肯坐首席”。


——五岳剑派公认的老大是嵩山派,当时嵩山派的人还没出现,所以坐首席的其实是五岳剑派中的老二。


这老二是泰山派,“依照武林中的地位声望,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该坐首席”。其实泰山“天”字辈的人品武功都不令人信服,天松道人被田伯光一刀砍成重伤,天乙道人被内力全无的令狐冲半招吓得晕了过去。天门道人的武功也未必在岳不群之上,况且此人颟顸冲动,论个人形象,肯定比不上“君子剑”,他能排在岳不群之前,自然是因为泰山派的整体实力超越华山派。


老二当不上了,那么老三呢?恐怕也困难,得让给恒山派。


证据在《笑傲江湖》第二十九章中,岳不群与宁中则夫妇口角,“岳不群叹了口气,道:‘师妹,恒山派定闲、定逸两位师太武功,和咱二人相较,谁高谁下?’岳夫人道:‘没比过,我看也差不多。你问这个又干甚么了?’岳不群道:‘我也看是差不多,这两位师太在少林寺中丧身,显然是给左冷禅害的。’”


——这是夫妇俩私下交流,没必要作伪,可见岳、宁二人与“恒山三定”在伯仲之间,这是两人的共识。不过“恒山三定”有三人,岳、宁二人只有两人,三比二,第一代人物实力对比,华山派明显是吃亏的。


而第二代弟子比较,华山派也占不到便宜。华山派弟子除了令狐冲出类拔萃,其余都很平庸;恒山派弟子虽然也没有佼佼者,不过她们有一个攻防俱佳的剑阵。这剑阵催动起来,七个恒山二代弟子就可以制服像钟镇这样的嵩山派高手,华山派的二代弟子显然没有这个能力。


除此之外,恒山派还与普天下的尼姑庵有密切来往,凡是光头尼姑,都可能是恒山派的盟友。相关证据在《笑傲江湖》第二十三章中,恒山派定静师太领着众尼姑到余杭夜宿,“恒山派和武林中各地尼庵均互通声气,但廿八铺并无尼庵,不能前去挂单,只得找客店投宿。”遭到伏击,要发白鸽回恒山求救,“鸽儿到苏州白衣庵换一站,从白衣庵到济南妙相庵又换一站,再在老河口清静庵换一站。四只鸽儿接力,当可送到恒山了。”


相比之下,华山派则在江湖上形影相吊,危机之时无人援手,甚至沦落到被桃谷六仙逼得弃山而逃的地步,怎一个凄凉悲惨了得。


华山派只能与衡山派争一下倒数第二的位置。


两派一代人物中,莫大、刘正风两人抵掉岳、宁夫妇,算是平手。但是衡山派的一代人物其他师兄弟的,如鲁连荣等辈,而华山派似乎就没有其他一代人物了。尽管鲁连荣等人武功不怎么样,对付华山二代弟子,那是绰绰有余。


而且刘正风是衡山大财主,从刘府表现出来的排场看,衡山派的财力势力、二代弟子数量都是要超过华山派的。综上,论武力值、论社会势力,华山派又落了下风。


不过侥幸的是,莫大与刘正风师兄弟不和,两人又都有点艺术家的气质,清高。衡山派内部是一团散沙状的,刘正风被公然逼死,鲁连荣等投靠左冷禅,莫大先生好像也无可奈何,只是拉拉凄苦的《潇湘夜雨》,没有其他作为。


所以,衡山派在五岳剑派中垫底,华山派倒数第二。


从昔日老大变成倒数第二,自然很惨淡。然而还有更惨淡的,那就是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你是一只纸老虎。


《笑傲江湖》第九章里,田伯光说道:“嵩山、泰山、衡山、恒山四派之中,或许还有些武功不凡的前辈高人,可是贵派之中,却没甚么耆宿留下来了。那是武林中众所周知之事”——五岳剑派的传统强派嵩山、泰山、华山,嵩山派与泰山派都有前辈活到《笑傲江湖》时期,特别是泰山派,“玉”字辈的道人多得令人难以相信,导致泰山派的前辈高人严重贬值。唯有华山派,前辈耆宿死得一个都不剩。


其实不仅没有什么前辈耆宿,华山派的一代弟子中,也只剩下岳不群夫妇了。


因此,采花大盗田伯光略施小计引开岳不群之后,就挑着两大坛酒,大摇大摆地上华山上来了。


左冷禅要阻止刘正风金盆洗手,尚且还派出了费彬、丁勉、陆柏三个师弟,而《笑傲江湖》第十章里,左冷禅要帮封不平复辟,逼岳不群让出华山掌门,却仅仅派出了陆柏与衡山派的丑角鲁连荣,这明摆着是没把华山派放在眼里。


沦落至此,都是剑、气之争闹的,人必自辱,然后人辱之。


二、知道秘密的人


华山派的剑、气之争,并不只是党争的借口,也是确实存在的学术分歧。这个的分歧始于岳肃、蔡子峰。


“华山派岳肃、蔡子峰二人录到《葵花宝典》不久,便即为魔教十长老所杀,两人都来不及修习,宝典又给魔教夺了去。因此华山派中没人学到宝典中的丝毫武功。但两人由于所见宝典经文不同,在武学上重气、重剑的偏歧,却已分别跟门人弟子详细讲论过,华山派后来分为气剑两宗,同门相残,便种因于此。”(《笑傲江湖》第三十章,方证语)


数十年之后,气宗的岳不群说:“华山一派功夫,要点是在一个‘气’字,气功一成,不论使拳脚也好,动刀剑也好,便都无往而不利,这是本门练功正途。”(《笑傲江湖》第九章)


剑宗的封不平则嗤之以鼻,说:“谁不知道华山派是五岳剑派之一,剑派剑派,自然是以剑为主。你一味练气,那是走入魔道,修习的可不是本门正宗心法了......咱们华山派的正宗武学乃是剑术。”(《笑傲江湖》第十一章)


而看过完整版的林平之知道,他们都是盲人摸象。


“练这辟邪剑法,自练内功入手。若不自宫,一练之下,立即欲火如焚,登时走火入魔,僵瘫而死。”“这辟邪剑谱的第一道法诀,便是:‘武林称雄,挥剑自宫’。”(《笑傲》第三十五章,林平之语)


其实《葵花宝典》大致可以分为内功心法、辟邪剑法两个部分,而“练这辟邪剑法,自练内功入手”,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僵瘫而死”——如果有人仅仅看过内功心法这一部分,而且这个人是没有见识过绝顶武学的土鳖,他就很容易产生“绝顶武学练气比练剑重要”的感觉。


而《葵花宝典》中“辟邪剑法”那一部分,出招诡异,精采绝仑,有幸目睹的人如果也是没有见识过绝顶武学的土鳖,他就会惊奇得像大观园里的刘姥姥、喜悦得像劫到王语嫣的云中鹤。


岳肃、蔡子峰就是这样的两个土鳖。岳肃是气宗之祖,蔡子峰是剑宗之祖,由此可知,看到“内功心法”那部分的是岳肃。


这里另外有一个很重要问题:作为翻阅过《葵花宝典》的人,岳肃、蔡子峰知不知道欲练神功、引刀自宫?


答案是,岳肃知道,蔡子峰不知道。


因为按林平之的说法,“练这辟邪剑法,自练内功入手”,而“这辟邪剑谱的第一道法诀,便是:‘武林称雄,挥剑自宫’”,可知这八个字应该在前半部分,也就是内功修练的那部分发。岳肃看到了这个八个字,并且如实默写了下来,蔡子峰负责的是后半部分,看不到这句话。


岳、蔡二人“一人读一半”,原本就是相互提防,毫无信任可言。两人看到任何精妙之处,必定会将之贪墨,不仅不告诉对方,反而会想方设法阻止对方知道。岳肃看到这八字要诀,自然不会告诉蔡子峰。


退一步说,即使岳肃告诉蔡子峰,蔡子峰也不会相信,反而会以为这是个圈套吧。


岳肃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有华山派的大房(或二房),而华山派大房背后还有五岳剑派内部的几个支持它的派别。按理说,岳肃回到华山,应该与同门同派的师友共同观摩《葵花宝典》,再转述给五岳剑派的盟友。


但是很显然,岳肃并没有把那半本《葵花宝典》交出来,否则,《葵花宝典》的复写本不可能只有一本。


出现这种情况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首先,《葵花宝典》这种绝顶机密不可能随意供人阅览,知道的人越少,泄密的可能性越小;


其次,岳肃、蔡子峰既然受命执行如此紧要的行动,他俩必定是华山派大房、二房的嫡系,就像日后的华山派首徒令狐冲一样,是太子是储君。华山夺取《葵花宝典》并非为了争雄于当时,而是着眼于未来,所以眼下只需重点培养一两个高手,将来再开枝散叶,演变成华山派本身的武学资源,岳、蔡二人就是被重点培养的人选,他二人独享此机密,是获得允许的;


再次,就个人利益而言,岳肃也不愿意扩散出去。他并没有自宫练剑,这不表示他的师兄师弟也对自己下不了手,万一有个丧心病狂的忍心自残,那么岳肃辛苦一场,反替他人做了嫁衣,这情何以堪?何况,这人如果练成《葵花宝典》,必然会取代岳肃成为华山派大房的储君,成为日后的气宗之祖——岳肃不可能将《葵花宝典》交出来,损自己牙眼,成他人之美。


所以,无论出于组织决定还是个人意愿,岳肃都独自占有着那半本《葵花宝典》,当时华山一隅应该是这样的情景:岳肃一人翻阅《葵花宝典》,将自己的领悟与疑惑转述给同门研讨,再由华山派挑点有营养的骨头,扔给五岳剑派的盟友。


在华山的另一隅,蔡子峰应该也是这种操作模式。


由此造成一个后果,整个华山上,有且只有岳肃一人,知道当时武林的最大秘密:修练正版《葵花宝典》,是需要割卵子的。


但是岳肃下不了手。


三、林紫霞与林青霞


 “天下习武之人,任你如何英雄了得,定力如何高强,一见到这剑谱,决不可能不会依法试演一招。试了第一招之后,决不会不试第二招;试了第二招后,更不会不试第三招。不见剑谱则已,一见之下,定然着迷,再也难以自拔,非从头至尾修习不可。就算明知将有极大祸患,那也是一切都置之脑后了。” (《笑傲江湖》第三十五章,林平之语)


林平之这句话是不对的,拥有过《葵花宝典》却忍住没修练的人也是有的,比如说红叶和尚、任我行以及任我行之前的几任魔教教主。


而且这样的话出自林平之之口,就好比游坦之说:“阿紫姑娘,你是天下最美的”,或者北朝鲜人民说:“我国的制度是最好的”,尤其无法令人信服。林平之本是江湖门外汉,对于武林的全部认识都来自他那自以为二流实则远远不入流的父亲林震南。论武功,一开始他连青城派里最差劲的末代弟子都打不过,想来也只比街头流氓稍微强一点,别说是高深武学,连中等武学也是入了华山派之后才接触到的。所以,林平之对武学的鉴赏能力是令人质疑的,别说《葵花宝典》、“吸星大法”,估计《紫霞秘芨》都会让他“一见之下,定然着迷,再也难以自拔”。


况且,林平之从纨绔少年一夜赤贫,家人死绝,此后又遇人不淑,全是大奸大恶。他的心理已经病态,对于人间种种美好已经绝望,他唯一自我认可的生存价值就是报仇杀人,他相信解决世间难题的唯一方式就是武力征服,唯一能使他感到安全、感到信任的就是绝世武功。《葵花宝典》就是林平之慌不择路时撞上的独木桥,饥不择食时抓到的毒药,林平之在《葵花宝典》面前没有丝毫抵抗力。


但是并非人人都是林平之,比如红叶和尚就可以忍住不练,任我行等人在权衡利弊之后,就可以选择放弃。


岳肃也不是林平之,面对《葵花宝典》的诱惑,他进行了英勇的抵抗。


岳肃的条件并不优异,他不如红叶和尚有高深的佛法修为,也不如任我行,有机会在“吸星大法”与《葵花宝典》进行二选一。他的抵抗也许只是出于普通人都有的懦弱——武功天下无敌固然是好事,可是,自宫这个行为实在太过惨烈,让我再考虑考虑。


也许岳肃产生过侥幸心理,希望不用自宫也能成功,却又被那句“走火入魔,僵瘫而死”吓倒,不敢尝试。


岳肃犹豫了好久,陷入了对人生终极问题的哲理。


武林称雄为的啥?还不是为了家中积珍宝、狗马实外厩、美人充下陈,莺歌燕舞,睥睨众生。割了卵子还算什么英雄呢?暂且再也无福消受美色,仅是“阉人”这个称谓听多了就很想要杀人啊。自古何曾见有阉人称雄武林?一个武功盖世的阉人他为祸武林的可能性远大于造福武林。


可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如今不忍这操刀一割,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唉,为难呐!


那几天岳肃回到家,在灯下仔细端详新娶的姨太太,千娇百媚仪态万方,岳肃伸手探探怀中半本《葵花宝典》,真是百爪挠心。


正在岳肃痛苦与挣扎之际,渡远和尚来到华山上,他是来做义务家教的。


授课地点在气宗的秘室里。岳肃指着“欲练神功,引刀自宫”八个字,很扭捏地小声问:“禅师,这个...这个...可否通融?”


渡元一笑,说:“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这是练功的不二法门”,说到这顿一顿,看到岳肃的脸色沉下去了,又说,“不过,据恩师研究,并非没有捷径。”


岳肃当然大喜过望,渡元于是传授给他一套内功心法。渡元说这是《葵花宝典》的破解版,不用自宫也能成功。岳肃试了一下,嗯?感觉不错,有《葵花宝典》的味道,而且果然比以前的华山心法给劲。然后渡元还忽悠他,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绝顶神功当然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你好好练,练它二十年,就神功大成无敌天下了。


岳肃这土鳖本来是半信半疑的,又过了一段时间,练功略有小成,同时又因为心理作用,他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进步,越来越牛叉,于是也就信以为真。


然后有一天,岳肃修练完毕走出练功房,迎头遇上他老婆,他笑着打个招呼,没想到他老婆竟像是遇到了鬼,大叫一声,手中果盆向天上一抛,转身就跑。岳肃莫名其妙,一照镜子,发现自己脸色竟是紫色的。一开始他以为这是因为最近茄子吃多了,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原来是练功练得生理异变了!!我考,这神功太厉害了!”


岳肃很得意,憋着气紫着脸满山跑,到处显摆。同门师兄弟很羡慕,一竖大姆指,说:“岳师兄你真牛叉,练功竟然练出一只变色龙来!”


这么牛叉的武功当然不能对外宣称是《葵花宝典》,否则后患无穷,所以必须另取个好名字。岳肃这人估计是乡绅出生(我严重怀疑岳不群是岳肃的孙子,他们爷孙是同一个德性),幼时也曾饱读诗书,年轻时没准还曾打算考科举进仕。


某一天清晨,岳肃在华山之颠看日出,东方紫气充盈,一拍脑袋大呼“得矣!得矣!”


新武功被定名为《紫霞神功》。


就在岳肃痛苦地思考“割?还是不割?”的同时,华山另一隅,蔡子峰也陷入了困境。


蔡子峰一回华山就努力修练《葵花宝典》剑法,但是缺乏内功基础,练来练去总觉得不对劲,有时候练得急了,内息翻腾,恶心想吐,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他吓得不敢再往下练。


幸好,渡元和尚及时出现了。渡元和尚传授蔡子峰一套全新的剑法,告诉他,这是《葵花宝典》剑法的破解版,不要原版内功辅助,也能成功。


等到《笑傲江湖》时期,剑宗已经被消灭,这套剑法也已经失传,内容姓名皆不可考,姑且可称之为《青霞剑法》。


渡元和尚姓林,所以这对姊妹花即大名鼎鼎的林紫霞与林青霞是也。


四、渡元和尚有备而来


“渡元禅师武功本极高明,又是绝顶机智之人,听到一句经文,便以己意演绎几句,居然也说来头头是道。”(《笑傲江湖》第三十章,方证语)


按方证和尚的说法,渡元和尚的“华山八日讲座”,只是凭着自己超人天赋临场发挥而已,岳、蔡二人日后整理学习笔记,竟整理出了两套高明武学,由此衍生出气、剑两个宗派。


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不可信。


因为少林武学是鲜明特征的,和尚气息非常浓重,跟传说中的《葵花宝典》风格迥异。渡元和尚要使岳、蔡二人信服,演绎出来的武功必须贴近《葵花宝典》,然后他摈弃此前数十年所学,在短短八天之内,生编硬造,创出了一套心法和一套剑法,促生了两个宗派......苍天,这不是渡元,这是达摩、黄裳、张三丰三位一体。


人世间不可能有这样的妖怪!


退一万步讲,即使渡元和尚就是那种多智近妖的人物,想必也不会如此任性的自由发挥。渡元和尚讲经是整个计划中的重要环节,要达到两个预定目标:一、骗倒华山派,使他们相信,偷到的、练到的就是《葵花宝典》;二、骗倒江湖人,使华山派在武功得到较大提升,让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确实得到了《葵花宝典》(只有这样,才能让魔教着急)。


这个环节如果有纰漏,全盘皆输,少林集团高层必定进行过多次严谨的沙盘推演,以求万无一失,怎么可能冒险将希望寄托于渡远和尚的天赋呢?


子的同党曾经曰过:“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渡元和尚上华山,那是做足了功课的。


所谓的功课是指渡元和尚事先准备了一套武学来做教材,冒充《葵花宝典》。


这教材要满足两个要素。


第一,这套武学必须卓有成效,起码要比华山派之前的武学高明。华山派那群人虽然是土鳖,却是见过世面的土鳖,他们没练过高深武学,但他们知道高深武学大概长什么模样。偷来的《葵花宝典》是真是假,渡元诠释得对与不对,都需要在这一环节上验证,不拿点干货出来,很难让华山派信服;


第二,这套武学必须像《葵花宝典》。少林的武学资源积累千年,丰富无比,要从中挑出比华山武功高明的武学并不困难,但问题是少林功夫名气太大,特征又太明显,即使拿出秘藏多年、人所不知的少林秘芨,一出手还会露陷,因为带有一股和尚气。《葵花宝典》阴暗、乖戾、狠辣,迅如闪电,那股戾气是少林武学不具备的。


因此,这个教材只能在少林武学体系以外去寻找。好在江湖广大,能人辈出,历代都有不少奇才异士剑走偏锋,欲将“天下武学,唯快不破”发挥到极致,穷尽心力专研这个“快”字,留下不少以快打快的剑谱拳经。


可是,上哪儿去找这么一部剑谱呢?这对江湖其他门派也许有困难,但是对于千年老妖少林集团来说,小菜一碟。众所周知,少林集团历来注重典籍的收藏保管,少林藏经阁更是名满天下。按少林官方说法,藏经阁里典藏的全是佛家经典与少林拳经,但是,仅此而已嘛?


恐怕未必。


很难想像一个千年不倒并且要竭力维持武林泰斗地位的江湖门派会忽略谍报工作,同样很难想像博大精深的少林武学丝毫没有借鉴别派武学。


完全有理由相信,在藏经阁某处或者在藏经阁之外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历史档案馆,里面收藏曾经轰动一时的武林佚事,也收藏曾经引起注目的武学典籍,这些武学如有借鉴的价值,就被吸收入少林武学,如果无法融合,那就束之高阁。(《葵花宝典》之前两百年很有可能就躲在这个地方)


作为南少林的优秀弟子,渡元和尚完全有条件动用少林集团的藏书,于是他从这个历史档案馆里挑选出一本剑谱来冒充《葵花宝典》,将它默记在心。


这本剑谱是从早已湮灭的历史中打捞出来的,作者已不可考,真名也不可考。它虽然逊于《九阴》《九阳》《易筋》《葵花》《北冥》这些绝顶秘笈,却也是少用的佳作,段位应该与全真剑法相仿,可以批量造就丘处机这种层次的高手。(当然,如果遇上天赋高得惊人的王重阳或者天赋低劣得惊人的郭巨侠,那另当别论)


这本剑谱也分心法、剑法两部分。渡元和尚上华山之后,眼看华山派内讧升级,灵机一动,将剑谱一斩为二,分别授予于岳、蔡二人,这就是《紫霞神功》与《青霞剑法》的渊源。而这套武功不像《葵花宝典》那样阴毒,即使不练内功,剑法也能练得下去。


经过渡元和尚这一传授,剑、气两宗的分歧愈加扩大。


起初,岳、蔡两人对于重气、重剑这样一个深刻的学术问题只能产生朦胧的、自己都不是很确信的模糊感觉,经渡元和尚一解说,他们的偏见搭建成理论,对于重气、重剑有了清晰而且坚定的认识。


剑、气之争尽管不是由渡元和尚挑起的,渡元和尚却是最有力的推波助澜者,少林这一招,实在太歹毒。


(未完待续,请听下回分解)

-------------------------------------------------------------------------------------------

来源:新浪微博用户@范睢


扫码关注哟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