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四 | 不如就此将往事两清,从此做回路人甲乙丙丁

夏七夕工作室2022-07-30 10:28:35


我用整个青春爱过你(四)

作者丨夏七夕

微博丨夏七夕CC

01

人前的淡定自若都是逞强,人后才是痛哭失声的开始。

我回到家,像平时一样洗脸收拾,在电脑上找咖啡馆的参考案例,在微信里和颜葵、周小刀嘻哈。直到累了,我戴上耳机贴了张面膜躺在床上,听着熟悉的歌曲,凉凉的眼泪透过面膜,顺着眼眶流进了耳朵里。

耳机里是美国游吟歌手don mclean深情款款的声音,唱着他因凡·高画作《星空》而得来创作灵感的vincent。

这是当年我第一次见到庄逸摘下他的耳机时听到的歌,也是后来庄逸辅导我英语时,教我学会的第一首英文歌。

庄逸突然消失时,我曾日夜听这首歌,然后像现在一样,泪流满面。

庄逸离开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找理由为他开脱,我始终不相信当初那个把我捧在手心里的人会突然放下我。如果他真的会放弃我,早在当年就应该离开。

高三时,南芷珊家里给她办好了出国手续,她是我们学校最早出国留学的那批人。

我挺羡慕他们能跑去离父母那么远的地方,以后天高皇帝远,父母再也管不着了。

不过当时看着他们,我也有隐约担心,立刻跑过去问庄逸,你父母有让你出国留学的打算吗?

庄逸当时愣了愣,笑着问我,如果有怎么办?你会让我留下吗?

我想了半天,纠结地说,那肯定不会,毕竟我不能耽误你的前途。不过如果你出国留学了,肯定会遇见特别特别多的美女,到时候你肯定会忘了我。

那是我第一次正视分离的问题,我仰头问他,你说以后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他摸了摸我的头说,放心吧,我的家人没有让我出国留学的打算。

我立刻开心起来,但随即又担忧,可是你的成绩这么好,我们上大学肯定没办法在一起。

他说,你大学应该会在北城念吧?

对啊,我爸才不会放我去其他城市,他一监控不到我就觉得我会变坏。

庄逸笑了,他说,我也留在北城念大学就好了,我们考离得近的大学。嗯,我会考北城大学,那你起码得考进旁边的那所三本学校。

当我听到我要考进三本学校,内心是拒绝的。

虽然我曾以全市前十的名次考进北雅,但高三时,我已然是全校知名的学渣。因为升入高中,我突然到了叛逆期,大概是平时我爸对我管束太严,所以我的叛逆期反弹时也格外厉害。入学时还不错的成绩还没过一年就一落千丈,加上那时总跟周小刀狼狈为奸,惹是生非,所以学校里处处都有我的传说。虽然那时公告里没我的名字,但其实很多老师,还有我爸都知道我私下为非作歹的行为。所以那时我爸没少揍我,也没少揍他觉得带坏我的周小刀。甚至他还差点把我从北雅转到其他学校,不再丢他的脸。

其实我也不想考得那么差,但高中时我迷上了摄影,常常旷课出去玩,找素材,拍景色,锻炼技术。

渐渐地,除开摄影和几门文科,我已经对其他学科一无所知。

但庄逸很温柔地跟我解释,如果你不考进这所学校,其他学校离我都很远,那我留在北城的意义就不是很大了。

他说,我们一起努力,我给你补课。

我想想也是,庄逸为我放弃了外省的大学,那我也总该努力一下吧。

我那时不知道,庄逸之所以让我考那所三本学校,其实都是我爸背后指导的。

因为学校里很多老师都知道我和庄逸在早恋,但因为庄逸成绩好,所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老师跟我爸打趣,天夏的眼光好啊,一挑就挑了个最好的。

我爸又好气又好笑,后来他想了一个办法,他知道我不会听他的话,所以他把庄逸叫到办公室,只说了两句话。

我爸说的第一句话比较含糊,他说,庄逸啊,学习不能只学好自己,也要帮助其他同学啊。庄逸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爸说的第二句话很直接,他说,如果天夏连三本都考不上,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啊,知道从哪里痛下杀手。

从那以后,庄逸就鸡飞狗跳地开始帮我补习了。

其他早恋的同学还在为将来的分别哭哭啼啼时,我已开启了被庄逸补课的模式。虽然过程很痛苦,但内心还是幸福的,毕竟给我补课的是庄逸。

如果不是南芷珊来找我,恐怕我一直都会沉浸在这种幸福里不出来。

那是高中时代我和南芷珊唯一一次的正面对话,她约我到学校的天台,梳着高高的马尾,精致的小脸高傲得像一个公主。

她说,阮天夏,你不要这么自私,你耽误了庄逸的前程,你敢负担以后的后果吗?

我迷茫地问她,我怎么耽误庄逸前程了?

她告诉了我真相。她说在她和庄逸上初中时,双方父母就有打算送他们出国念书,但因为当时年龄太小,双方妈妈都不舍得,所以最后约定念完高中再出国。但现在,在双方家长替他们办出国手续时,庄逸突然很坚定地拒绝了。不管家里人怎么劝,他的态度都很坚决。而且他还跟家人说在国内一样可以念好,国内的大学也很优秀。

说完,南芷珊一脸鄙夷地看着我,如果不是你哭闹,庄逸怎么会放弃父母本来就安排好的路?

我说,我没哭闹,庄逸根本就没告诉过我他要出国的事,信不信由你。

我当时说得大言不惭,但转身走后还是有些心虚。所以我找到庄逸,问他为什么要放弃出国留学,甚至劝他不要再忤逆家人的意思。

如南芷珊所说,我承担不起耽误他前程的罪名。

但庄逸都不为所动,最后,我不得不使出撒手锏。

我说,庄逸,我们分手吧。

我单纯地觉得,虽然分手很痛苦,虽然我会哭,但看着庄逸奔向他的大好前程,我还是会高兴地祝福他。但我没想到平时一直都宠着我,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给我的庄逸,第一次生气了。

他看了我好半天都没说话,最后挺严厉地跟我说,天夏,我在做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后果。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觉得我自己可以承担。所以,你不要为你的想法而推开我,我并不觉得离开你是对我好。分手这件事,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再提。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因为不喜欢我而想要和我分手,我希望你也静悄悄地走,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会放手。

庄逸说这些话时,口气蛮严厉,可是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里有了悲伤和惆怅。

我当时本来还有些委屈,觉得自己是为了他好,不但不被理解,还被训了一通。但听到最后,听到他伤感地说会放手,我一下子急了,一头扎在他怀里哇哇大哭,对不起对不起,庄逸,我不是故意要推开你,我只是怕耽误你,我也不想和你说分手。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我是那么喜欢你。

庄逸一看我哭,立刻愧疚了起来,摸着我的头温柔地把我搂在怀里说,别哭了傻瓜,我刚刚是太严肃了。吓到你了是吧,对不起。但天夏,你得知道,我也是真的很喜欢你,一点都不比你喜欢我少。

有人说女孩一生谈三次恋爱最好,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余生。

可我却觉得,遇到一个对的人,一生一次恋爱足矣。

庄逸就是我的懵懂,是我的刻骨,是我的一生。

我躺在床上,想起过往,哭得更凶。或许很多年前,庄逸的话就已经预示了我们的结局,只是我不愿意相信而已。

我们约定过不说分手,所以后来,他安静地离开了,并没有和我说分手。我一直以为那是他的苦衷,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其实只是他替我保留自尊的一种方式。

风会静,雨会停,云会散,爱凭什么要天荒地老。

我多么可笑,对一个放弃了我的人,想着,盼着,念着,整整七年。

不如就此将往事两清,从此做回路人甲乙丙丁。


02

那晚哭过之后,我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之前一直耿耿于怀的,突然就平静了。之前爱恨交织的,突然就不想计较了。我终于明白了一句话,叫“哀莫大于心死”。

估计周小刀挺怕我因为这件事儿想不开的,刚开年就迅速帮我签好了约,租好了店。

而颜葵也很快捣鼓了一群人过来开始装修。

我觉得他们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我的生活填满,让我没有任何空隙瞎琢磨。

我震惊地问颜葵不都说工人元宵节后才开工的吗,这是上哪儿弄来这么一大堆人。

颜葵说她爸那里什么人都有,让我不要操心,只把咖啡馆的要求告诉她就行了。

我刚开始还意气风发地想要上手设计一把,但看了颜葵以前的设计案例我就歇着了。术业有专攻真不是说着玩的,我只用指指点点动动嘴就行。甚至我什么都不用说,她都能给我搞出来一个牛哄哄的咖啡馆。

所以我明确划分了我的任务,想店名,想创意,招聘咖啡师和调酒师。

鹿屿溪听说我要开咖啡馆,跑来参观。他听说我要招调酒师,莫名其妙地问我,你这是咖啡馆还是酒吧?

我说是咖啡馆,但店里会卖两种鸡尾酒。我想好了创意,白天卖玛格丽特摆脱伤悲,晚上卖长岛冰茶换半晚安睡。

鹿屿溪听了,嘴角抽动了一下,吐出两个字,奇葩。

我白他一眼,还有更奇葩的我就不告诉你了,你如果实在想知道就求我。

他说,哦。

我说,算了,看在你这么想知道的分儿上,我还是告诉你吧。

于是他又抽动了一下嘴角。

我说,我还想让颜葵帮我设计一面展柜墙,做一个爱情展览馆,展览一些对恋人来说有意义的小物件和他们的爱情故事。

这次鹿屿溪没有再嘲笑我,而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说,脑子是好东西,你终于有了。

我……想抽死这个毒舌小孩。

每次我和鹿屿溪交流,周小刀就会在旁边笑得幸灾乐祸,这次也不例外。他笑得前仰后合跟只蛤蟆似的说,天夏,说实话,除了鹿屿溪,我还没见过谁能让你吃瘪。

我白他一眼,哼,你连吃瘪的机会都没有。

周小刀沉默了。

因为他的智商在鹿屿溪面前属于直接被秒杀型,这在高中就曾证明过。

有一段时间,我、周小刀、鹿屿溪,不知不觉形成了一支旷课队伍。

我们仨时不时就翻墙出去上网,当时周小刀在玩一个游戏,而且技术操作水平在游戏里属于中上。

有一次他鼓动鹿屿溪一起玩,并说在游戏里能罩着他,鹿屿溪只是瞟了瞟他,像现在一样抽动了一下嘴角,一脸不屑。

周小刀顿时怒了,他说,侮辱我可以,但不准侮辱我的游戏。你虽然智商高,但天才也不是样样都行的,你敢进游戏我保证把你打得喊爸爸。

鹿屿溪不说话,在旁边观摩了三盘周小刀的游戏和操作,然后注册了一个新账号进游戏,没一会儿就把周小刀给秒死了。

周小刀目瞪口呆,不相信现实,连续来了十多盘,盘盘被鹿屿溪爆头,又掉装备又掉钱的,把他打得哭爹喊娘,跪地求饶。鹿屿溪这才放过他退了游戏,又去玩我们谁都看不懂,一堆代码的东西了。

直到后来我上大学才知道,鹿屿溪以前在网吧玩的那个一堆代码的东西有个专业的名字叫编程,那也不是游戏,而是计算机专业学科。

想起这事,我突然想到可以指派给鹿屿溪的事了。

我亲切地对鹿屿溪微笑道,小鹿弟弟……

他抽动了一下嘴角。

我继续狗腿地道,你一直都很聪明,我记得你上高中就会编程了,那做个网页应该不在话下吧……

嗯,知道了。鹿屿溪低声应道。

聪明真好,我转过去对周小刀说,你笨就不行,每次说话都领悟不到深层含义。

周小刀呆滞地站在原地,捂着胸口一脸绝望地说,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03

装修期间不需要我出人出力,就连我以为的最难搞定的咖啡师和调酒师也很快在我那帮同学的介绍下找到了。店名我取好后发给颜葵,然后又重新回归悠闲的状态。

每天没事就去网吧打打游戏,颜葵对我的行为表示无语。

她说,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去网吧?

我说,你不懂,我去网吧玩的不是电脑,而是气氛。

鹿屿溪偶尔也会和我一起去网吧,不过他长得实在太引人注目,动不动就有姑娘以各种理由跟他要联络方式。

有一次,一个长得挺好看,一看就是乖乖女的姑娘,脸红得跟西红柿似的小心翼翼地问他,你好,我能加你的QQ吗?

她一副楚楚动人的神态我见犹怜,连我都想把QQ给她了,但鹿屿溪仍是那副扑克脸,面无表情地拒绝,不能。没有一丝抱歉和愧疚。

姑娘走后我吐槽他,冷漠,你给人家一个QQ会怎样?

他不理我,不动声色地继续玩他的游戏。我在旁边哀号,苍天不公啊!为什么这么多小学妹来撩你,怎么没有小学弟来撩我?好歹当年在学校我才是有追求者的人啊!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出乎意料地,鹿屿溪回我了,他说,想知道原因?

我点头。

他耐心地解释道,毕竟学弟看到我在你旁边,都觉得难以望其项背。相比之下,学妹看到我身旁的你,肯定就觉得容易多了。

我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味,说,你这是拐着弯在损我丑你帅?

他意外地道,你听出来了?

我说,你以为我是周小刀的智商吗?

他笑道,哦,你变聪明了,真没劲儿。然后他转过头去继续打自己的游戏。

我……恨不得一口血喷在屏幕上,玩他大爷的游戏!

不过我看他天天跟我一样闲,奇怪地问他,你不上班吗?

嗯。

为什么?你没接受南氏集团的邀请?

嗯。

我语重心长地劝他,其实你没必要因为我放弃这么好的工作。我看那天南芷珊爸爸对你的态度,肯定挺重视你的,给你的工资肯定也很高。所以,你真的不必怕我不高兴,而拒绝一份高薪的工作,你……

你想多了。鹿屿溪无奈地打断我说,那份薪资对我来说也不是高薪。

啊,难道不是因为我吗?我假装受伤道,我还以为身边的朋友是为我拒绝了人民币的诱惑呢。

鹿屿溪无语地看了我这个戏精一眼,不再理我。

新年过后是元宵节,元宵节过后是情人节。

我跟颜葵吐槽,中国的节日已经够多的了,现在还过西方的节日,真是没完没了了。

颜葵看着街上的玫瑰花念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本来情人节我跟颜葵约好了一起过的,但邪门的是,鹿屿溪打来电话,周小刀打来电话,就连林柯都打来电话,美其名曰怕我这个单身狗落单,要陪我一起过……我推都推不掉,所以情人节这天,我是和一大群人一起过的。

我、颜葵、鹿屿溪、周小刀和静水,还有林柯和他的女朋友。

静水我们本来就认识,林柯的女朋友我是第一次见,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长得挺好看,有点像年轻时候的蔡依林。她的名字也特别可爱,叫安格格,一看就是那种家庭条件优渥的小孩。因为本来大家说要去玩桌游的,但她说不会,无聊,死活要去看电影。

颜葵说,电影院肯定人多,票不一定好买。

她说,没关系,我来安排。她拿起手机不知是打给了谁,说让留一个VIP间,最后对我们比了个“OK”的手势说,走吧。

于是我们一行人开到了安格格安排好的影城,直接被带进了VIP间。

我开始还以为是在VIP间留了我们的位置,谁知进去才发现,整个房间都是我们的。

于是我明白了安格格刁蛮的原因,她不是个普通的家境优渥的小孩,她应该是城里谁家的千金。

果不其然,很快,南芷珊和庄逸的到来就证明了我的猜测。

看到南芷珊和庄逸,我们一群人都是蒙的,只有安格格开心地跑上去说,姐、姐夫,你们来了。

于是我知道了另外一件事,安格格是南芷珊的堂妹,也是北城某家知名企业的千金。

本来刚开始看到安格格,我还觉得她打量我的目光有些不善,但我想着,她大概是想和林柯单独过情人节,不想大家一起过,所以有些讨厌我这个单身狗。

不过此刻,我明白了她开始的目光的含义。

林柯有些尴尬,他问安格格,你怎么没告诉我庄逸和珊珊要来?

安格格撇嘴冲着他撒娇,是你说大家一起过热闹的,那我就想着把我姐和姐夫他们一起叫上好了,所以在刚来的路上就通知了他们。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一行人找了合适的位置坐下。

电影放的是一部爱情片,没有特别好看,也没有特别不好看。

我眼前播着电影画面,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幅画面。

大学时,庄逸考上了北城的重点大学,而我如我爸所愿,考了一所三本学校。不过也算如我所愿,我和庄逸的学校离得近,每天都能见到面。

大学不像高中那么军事化管理,所以我和庄逸经常上完课后有很多空闲时间。我喜欢看电影,特别喜欢看那种浪漫画面的电影,我觉得电影对摄影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那时我和庄逸经常一起去电影院,不过电影院放的很多电影我都不爱看。

后来庄逸想了一个办法,他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挺干净的小房子,然后买了一个投影仪和两个头等舱沙发。每逢周末,我们就会去那个小房子里看电影。

那个沙发就像现在VIP厅的沙发一样,有自动调节放脚的功能。

那时我们俩每次并排躺在上面,每逢电影里有亲吻的镜头,庄逸也会探过身来亲我一下。

昏暗的VIP厅里,我不知道庄逸是否也会像我一样,想起曾经有过的甜蜜。特别是当荧幕上出现男主亲吻女主的镜头时,恍惚中我有些致命的难受,站起身跟颜葵说,我去趟卫生间。


04

我在洗脸池边洗了把脸,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却看到也闪身走进卫生间的南芷珊和安格格。

安格格看到我,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在大家面前时的可爱笑容。

她直接无视我,走到我旁边的洗手台边,边洗手边和南芷珊讲话。她说,姐,我真不明白,怎么现在还有人使出在车上掉项链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她也太小瞧姐夫的为人了吧。要搁别的男人身上,可能还会接她的这个暗示,但她怎么会想到,姐夫看到项链会让你去还呢。

南芷珊笑着洗了手,对着镜子整理妆容,抚了抚头发说,行了你。

安格格冷哼一声,姐,不是我说你,对于前女友这种物种,你就不应该太善良。你还照顾人家的情绪,怕伤害到人家,还推姐夫去送,你的心也太大了。要是林柯有这样的前女友,我早打上门了。

安格格说完,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好笑,没想到离开了校园,还能碰到这么幼稚的戏码。不过我也有些无奈,毕竟,谁让我长了一张清纯脸,弄得别人动不动就觉得我是个包子,敢明目张胆欺负到我头上来。

我怎么可能被人欺负呢?

我内心邪恶地一笑,转过身看了安格格一眼,眼神和她看我那一眼一模一样,充满鄙夷。

然后我冷笑道,说话都不敢直说,阴阳怪气地指桑骂槐,恐怕打上门去也是躲在别人身后看热闹吧。

安格格大概没想到我会反击,而且生活中大概也没人反击过她,毕竟一个从小被宠大的小公主,不知人间妖孽,所以她生气地指着我,说了一个“你”字就说不下去了。

我并不罢休,走过去不客气地打开她的手,严厉地道,你父母没告诉你指着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吗?想给别人打抱不平,先回去看几集《甄嬛传》练练说话水平吧。

说完,我斜了南芷珊一眼,就朝门外走去。

站住!身后的南芷珊突然叫住我,快步走上前,从手包里拿出一支口红举到我面前。

我一愣,原来那天不但掉了项链,还掉了口红,我说怎么一直都没找到这支口红呢。

南芷珊看我愣住,终于扳回一城似的,笑得慈眉善目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阮天夏,现在还死缠烂打没有意义的,难道你不知道当年庄逸为什么会离开你吗?

我看她,没有说话。

她接着说,庄逸受够了你的任性,他是个男人,也要自尊。上高中你和其他男生打打闹闹,上大学你又和导师绯闻漫天,你真以为庄逸什么都不知道吗?你当年一心退学,不就是因为想和校外那家摄影公司的小开在一起吗?

我吃惊地看着南芷珊,从没想过我和庄逸分手的原因会从另外一个人的嘴里说出来。

南芷珊看着我笑了笑,继续说道,你没想到吧,庄逸都已经告诉我了。不然你以为庄逸当年为你放弃了出国留学,后来为什么又会出国和我在一起?他不喜欢争执,所以或许……

南芷珊说,或许他连分手都没和你说吧?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你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肯定也了解他,他不喜欢把场面弄得很难堪,他讨厌什么,只会直接抽身离开。

我的心一阵颤抖,却控制住自己从她手里平静地接过口红,昂头道,你得到的情报有误吧,当年可是我喜欢别人在先才甩的庄逸。你应该感谢我甩了庄逸,不然怎么会有你这个备胎上场的机会?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我手里握着口红,心下一片荒凉。我不知道南芷珊说的话里有多少是庄逸亲口说的,又有多少是她编的,我不会傻得相信她的激将法。但不可否认,我还是被伤到了。

起码我和导师绯闻漫天那件事,学校里的人都知道,那只是一个乌龙。是一个和我穿了同样的衣服,头发长度差不多的女生被拍到,有人误认成是我。

但摄影公司的小开这件事只有庄逸知道。我大二想退学去北城一家知名的摄影公司,因为那时我的一些摄影作品已经在很多杂志上公开发表,所以也算有点积累和资格。我觉得在学校里没学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所以一心想退学去社会上历练。而庄逸却劝我把大学念完。庄逸也知道那家公司的小开经常打电话给我,知道他在追我,但他当时并不介意。他只是淡淡地说,瑰宝,人人爱之。

我那时还说庄逸轻易不说甜言蜜语,每次一说,就格外好听。

但此刻从南芷珊嘴里听到这些,我无法控制自己不乱想。

我走回VIP厅,在门口碰到刚走出来的庄逸和鹿屿溪。

鹿屿溪先庄逸一步上前走到我身边,问我,要不要吃爆米花?

庄逸经过我的身边,也停了下来。他看了看鹿屿溪,又看了看我,问道,你没事吧?

我看着他反问,你期望我有什么事?

庄逸没有说话,转身拐进了男士卫生间。

鹿屿溪带着我去买爆米花,我白他一眼后问,谁说我想吃爆米花了?

鹿屿溪无辜地道,是我想吃啊,只是随口问你了一句。

再回到厅里时,我看到安格格和南芷珊已经坐回了原位,我也坐回自己的位置。

颜葵拉了拉我的手说,没事吧?

我奇怪地道,能有什么事?

颜葵说,我刚看到南芷珊和安格格跟着你前后脚出去,又看你过了一会儿还没回,就告诉了鹿屿溪,他立刻担心地跑出去了。

我笑道,你还担心我会受欺负啊。

颜葵笑,我不担心,她们那段位,跟你比差远了,但好歹她们是两个人。

我坐下,转头看了看买了一盒爆米花过来,又丢给旁边周小刀的鹿屿溪,心下有些温暖。

因为我突然想起来,鹿屿溪从不吃爆米花和可乐。

那么,刚刚他其实是因为关心我才出去的,只是他不想承认罢了,这个破小孩……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END



《我和你的笑忘书》正在热卖!

珍藏定制版:赠送独家定制钱包照片卡片+作者生活纪念手册+花火彩版+作者亲笔签名

限量3000本,先到先得!

购买方法:

1.复制下方淘口令后打开手机淘宝

¥CL5407Ly7Iw¥

2.各大线下书店/网店均有配送!

购买时注意是否为官方书店,并标注“珍藏定制版”哦~



以爱与青春为名,陪你一路成长

不失初心,不忘初衷

夏七夕工作室

微信号 : xiaqixicom

新浪微博:@夏七夕工作室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