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去看金庸馆

江湖种树书2019-06-25 00:28:08

(种树书之一百)

 

香港文化博物馆3月1号开了金庸馆,有一阵子了。周末,趁着小编没事,去沙田看一眼。

 

真不巧,天还下起雨了,不过,这不正显得咱们心诚嘛。

 

远远就可以看到“金庸馆”的广告。

 



这是文化博物馆门口的雕塑,一看就知道是李小龙。

 

 

香港文化博物馆,门口的雕塑是一个武人,这正说明香港文化中武侠与武侠电影的分量!博物馆三层专门是李小龙纪念馆,可惜咱这次是冲着金老来的,就对不起李小龙了,下次再说吧。

 

看看博物馆外墙。

 

 

金庸馆的外墙。

 

 

唉呀,这张拍得太虚了,凑合看吧。觉得小编拍得不好?没关系,下面的更差。。。因为馆里不让拍照,所以下面的照片都是小编冒着生命危险拍的,就别讲究质量了吧。

 

除了最左边是郭靖外,看看还能猜出谁来,比如最右边那个美女?如果这篇点赞超过50,小编就在留言里公布一下。来,点赞的走起!

 

以下照片是三部分凑一起的,金庸馆内的陈列、馆外的书和产品、李志清先生作品展。咱就混在一块看吧。

 

 

金老在这儿欢迎大家呢。看右上角的名字,聚贤厅,好嘛!小编虎躯一震!想起聚贤庄了,修罗场啊!

 

往下看,还好不是。

 

从哪儿开始呢?当然按书的顺序来了。第一部书“书剑恩仇录”第一回一开始就是李沅芷发现陆菲青用金针刺苍蝇。

 


这个场景,象不象?

 

下面是进门拐角一面墙,怎么样?这几句话,总有一款适合你吧?我肯定喜欢“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句。

 


下面这张图有意思,注意看:


当时金老翻译《朝鲜血战内幕》时笔名叫“乐宜”。那是1952年。一年后,一个叫林乐怡的女孩子出生了,她后来成了金老的第三位夫人。乐宜--乐怡,唉,一饮一啄莫非当真前生注定。

  

地球人都知道,金老爱下围棋,见了高手就要拜师,好像拜过聂卫平、王立诚。。。后来见了常昊也要拜,常哥说:那哪行,我是聂老的弟子,别乱了辈份。这辈份嘛,很重要,金老当然知道在江湖上辈份的份量,于是作罢。

 


这是金老用过的围棋,可惜是两面凸的日本围棋,不是单面凸的中国围棋。旁边的照片上,最右边是金老,中间的是杨振宁(对,就是乱了辈份的杨老),看这样子是有个高手在跟三个人多面打,可惜没有那高手的样子。

 

下面这个是镇馆之宝了。


当年“笑傲江湖”的手稿,太难得了。笑傲一书当年在新加坡“新明日报”上连载。有一段时间,金老写了稿子就连手稿和明报版面一起寄给新方。新明的前总编现在还留存了一些手稿,此次捐出。从照片上看不清楚字,小编解释一下,这是笑傲第二十二章“脱困”后的情节,仙霞岭,想想记得吗?

 

 

唉,这照相技术也没谁了。看不清没关系,还是小编来讲吧。这是新修版的手稿。这一张是天龙八部最后一章内容,也就是看到慕容复接受小儿朝拜一节。

 

还有些没拍到的,都是金老在打印出的原稿上改。尽管小编很不喜欢老爷子改的新修版,但不得不说一句,老爷改得很认真。当时都快八十了,在打印稿上一笔一划地改,去掉一个“的”字、一个“是”字等等细节处处可见,有的整段整页删掉,然后标上A,另用新稿纸写A处该补什么。

 

有些内容不好拍,比如一个角落里是个电视,滚动播放经典金庸剧镜头,小编看到的有这么几个片段:古天乐版的杨龙大战金轮法王、吕良伟版的胡斐大战苗人凤、黄日华版的萧峰错杀阿朱、梁朝伟版的韦小宝与康熙对话、梁朝伟版的张无忌之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