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吕颂贤版

小虾助手2019-06-09 15:39:27

笑傲江湖吕颂贤版

 那天郝萍来向夏能仁哭诉单位一把手性骚扰,想从他这里得到支持,结果夏能仁的表现让郝萍大失所望。郝萍拂袖而去的第二天,夏能仁了解到她的丈夫——收入不错的电信职工曹成荣出差到外省为公司跑业务,将女儿也顺便带出去旅游,家里就剩下了郝萍一人,于是他就约了郝萍一起吃晚饭。下班以后,夏能仁在“老地方”把菜点好,葡萄美酒都开瓶了,但等了许久,郝萍女士并没有出现。他再打电话,郝萍不接,三番五次打,最终郝萍才不冷不热说:我已经吃过了,你请别人陪你吧。夏能仁于是将点好的酒菜打包,急惶惶赶到郝萍家里,在门外小声哀求半天,郝萍才把放他进了家门。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夏能仁一进门就对着郝萍笑,笑得十分卖力,也笑得十分尴尬。还真生我的气了?菜都点了,上桌了,酒瓶子都打开了,你也不来……这东西放哪儿?也不说让我坐下……夏能仁试探着说。

    我又没答应要跟你吃饭。郝萍仍旧拉着脸说。

    我约你,你也没说不去。我就在“老地方”,把啥都弄好了。夏能仁继续陪着笑脸。

    我说过了,我从此以后再不认识你,你还找我干嘛?

    啧、啧、啧、啧,什么话?就那么点小事,你就不认识我了?我倒要看看,你认识不认识我!夏能仁说罢,将手里的东西放到茶几上,就想上去搂抱了郝萍,然后亲吻,然后再继续进攻,直至跟她做最亲密的接触。女人嘛,你只要把她压倒在床上,让她彻底舒服了,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恩怨不能化解?这种办法过去夏能仁也曾经屡试不爽,今天再来一次又有何妨?

    你想干嘛?你要干嘛?你能干嘛?夏能仁没有料到,郝萍垂手站立,没有用任何形体动作、形体语言来阻止他,但语气却冰得足以使夏能仁打冷颤,脸上的表情除了冷漠还有鄙视。

    夏能仁愣了。夏能仁再不敢轻举妄动。

    眼见得咫尺天涯,两个最亲近的人就有了隔阂,有了距离感。夏能仁只好很丧气地在沙发上坐下来,低头思索,等待着看能不能有新的转机出现。

    时间过了许久。郝萍家客厅里悬挂的石英钟本来属于很静的那种,但它秒针走动的声音却在夏能仁听来却很响,震得他的心脏一颤一颤。

    后来还是郝萍绷不住了。郝萍忽然就眼泪流得唰唰的,然后双肩抖动,然后就是难以抑制的低泣。夏能仁看见郝萍这样,忽然意识到机会来了。他赶紧凑到郝萍跟前去,小心翼翼搂抱了她颤动的双肩,这一次郝萍再没有拒绝他。

    郝萍还是有满腹的委屈想要跟夏能仁倾诉,郝萍倾诉的方式先是在夏能仁身体的某些部位连掐带拧。夏能仁咬紧牙关忍着也不躲闪,郝萍掐得愈厉害他把郝萍抱的愈紧,贱骨头似的。好在郝萍并没有真正用狠劲儿,只是表达一种意思而已。

    事情发展的结果是夏能仁最终在床上得手。在床上得手意味着夏能仁的前进和郝萍的退让,在床上得手意味着郝萍作为女人的柔弱以及对老情人的无原则,在床上得手意味着夏能仁再一次运用男人的厚脸皮将老情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还生我的气?夏能仁伸出赤裸的胳膊将同样是赤身裸体的郝萍睡的姿势给予调整,让她和自己面对面。

    你说呢?郝萍满脸幸福的红晕尚未消退,对于刚刚给她制造了幸福的这个男人,她已经暂时忘却了一切忌恨和不满,胸膛里充盈着对他的柔情蜜意。

    萍,你听我给你说。其实,姚天啸对你不怀好意,我比你更恨他。你想想是不是这道理?咱俩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不说你也心知肚明。世界上哪一个男人遇到别的男人欺负心爱的女人会无动于衷?没有这样的男人,除非这男人不再喜欢女人。真的,我恨不得杀了姓姚的!夏能仁面对着幸福的、平静的郝萍侃侃而谈。我觉得姚天啸这狗日的也有意思,不,他简直是变态!单位上也不是没有更年轻的女人,他干嘛非要盯着你?再说啦,像他这样当局长的,有权又有钱,想搞女人哪儿没有?看来还是萍你太有魅力!我相信我的眼光。

    哼,你就会甜言蜜语!郝萍虽然嘴上在反驳夏能仁,其实她心里还是喜欢这些甜言蜜语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不赞成你去告姚天啸。

    啥,你说啥?比刚才还对姚天啸咬牙切齿,这会儿怎么就变卦了?我为啥不能告他?你说,为什么?是不是你跟他之间还有啥鬼八卦呢?对你来说他比我还重要?郝萍忽然又瞪大了眼睛,逼视着夏能仁。

    你甭跟我瞪眼睛,你听我给你分析分析。不是我不让你告他,更不是我跟姚天啸还有啥鬼八卦,关键问题是咱需要分析一下利弊,看看状告姚天啸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要是告了并不合算,那咱也不能干赊本的买卖吧?

    你说,你分析。我看你还能分析出花儿来!

    首先咱得要看控告姚天啸会不会有好的结果。叫我说呢,我认为最好的结果恐怕也是两败俱伤。你想想,即使你状告姚天啸被司法部门受理了,咱证据也很充分,最终能有什么样的结果?本来姚天啸也没有把你怎么样,能判个行政拘留15天?判他给你赔偿精神损失费?恐怕还不一定呢。要是够不上拘留,最后交给单位处理,这样的事情哪个单位领导还都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姚天啸检讨几句,或者给你道个歉啥的,不就过去了?事情过去以后,人家官照当,你还得在这局里上班混饭吃,那不等于小命儿还在人家手里攥着呢?再说啦,这种事情闹大了,吃亏的永远是女人。要是不能把姚天啸怎么样,最终郝萍你的名誉却被损害了!你想想是不是这道理?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