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隐隐水迢迢论《笑傲江湖》的结构艺术

金庸武侠2019-06-11 10:38:49

  《笑傲江湖》是一部很美的小说,如果用中国画来比喻的话,《天龙八部》如“清明上河图”写尽世态;《雪山飞狐》如“寒江独钓图”孤傲深邃;《笑傲江湖》则更像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是一幅充满诗意的山水长卷。造成这种风格差别的原因有很多,而最主要的一点便是结构,我以为是《笑傲江湖》的结构艺术奠定了这部小说山水画一般的行文风格。本文也正是要从结构上对《笑傲》进行解读和探讨。

  开宗明意,何谓结构,文艺作品内部各部分之间的有机结合方式(搭配,安排)便是结构。《笑傲江湖》在布局上是十分精妙的,情节搭配也是一波三折起伏跌宕,下面我展开来具体说。

  《红楼梦》里写大观园景致,刚入门便有一座假山石,遮住游人眼目,而《笑傲江湖》一开篇也在读者面前放了座山,一座云山。 《笑傲》开篇的时候金庸用了个看似传统的“复仇”范式,让人看了误以为主角是林平之,我初读的时候也中了金庸圈套,把小林子看成“笑傲江湖”的正主了,殊不知小林子只是我们读者的眼目,是带我们入局的一个线索,引我们进这座云山的一个向导而已。因为每部作品都有不同的江湖架构,而笑傲江湖里的门派纷争又格外的错综复杂,倘使一开头就写华山派,那定然让人觉得人物纷繁,关系错落,乱成一团(早期的《书剑》就犯了这个毛病),所以由初涉江湖的林平之带初涉江湖的我们进入这个复杂的江湖世界里,用几大利益集团外一个旁观者的眼光来观察,就可以举重若轻的过关了。在衡山城里透过林平之的眼睛我们从开篇就看到了几个重要的矛盾——名门正派与魔教的矛盾;名门正派之间的矛盾;各门派内部的矛盾。而整部《笑傲江湖》正是围绕着解决这几个矛盾所展开的。这不正好象游山时为层云障目,不能得窥全豹,但却不时看到山景的一鳞半爪,惹人遐思,催人更向山深处寻觅么?《笑傲》以林平之开头,大有学问。 林平之在带我们入局之后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引出主角令狐冲了,在他出场的设计上金庸可谓使足了精气神,先从茶馆里的华山门徒嘴里就听到了这个“令狐老儿”的大名,继而听定逸师太骂令狐冲,天门道人喝令狐冲,最后是仪琳讲令狐冲,足足用了三个回目近六万字的侧面描写来做铺垫,这在金庸小说里是绝无仅有的。侧面描写的另一个成功范例是《神雕》里的“风陵夜话”,但因为杨过我们已经熟知,所以只侧重于写他行侠的一面。而令狐冲的出场却是要写一个我们并未谋面过的人物,所以用了“多面敷粉”法,先从华山同门口中得知他好酒、放诞、顽皮,然后从仪琳的讲述中又逐步看出他很仗义,机智,不好名利,同时了解到在他的浪子外表下其实有着很严谨的道德操守。如此层层拨开云雾,终于把一个鲜活的令狐冲背影给了我们。在第五回“治伤”里令狐冲本人才真正出现,可是在他露面以前我们读者的心里就已经为这个形象打好底稿了,所以非常容易接受这个人,认同这个人。离开了成功的谋篇布局,这种效果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我觉得笑傲江湖的开篇如衡山风光,云雾缭绕,等拾级而上穿越过一层层云雾时发现已然身在主山正景之中,四望环顾,美不胜收,这种感觉是很微妙很畅快的。

  不止有云山气息,《笑傲江湖》里还有水气。 从第十一回“聚气”往后三回(又是三回),令狐冲迭逢大难,重伤吐血、内功全失、师弟惨死、师父师母见疑、就连一向最关心的小师妹也离开他了,一霎时间似乎到了举目无亲,无可立足的境地。末了甚至被街头流氓痛打,被满是铜臭气的金刀王家折辱拷问,读者看到这里一定是胸中郁郁,满腹不平之气了。待我点醒诸位,这正是金庸小说结构的妙处,培育出读者这种情绪是要为任盈盈的出场张本,种种的挫折磨难,乃是在情感上的造势,要在抑郁已久后出现个知音人物,才觉的分外可亲。 不是这样么?洛阳绿竹巷的出现与前文种种够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啊。一边是冷脸对待、暗中监视,另一边是真情以对,处处信任;一边是心有隔阂,同窗陌路,另一边是宽慰照顾,无微不至;一边是红尘铺面,富贵恶俗,另一边是绿竹幽幽,清贫高雅。如此截然相反的两边,令狐冲怎么能不倾心于绿竹巷那醉人的宁静呢,任盈盈抚慰的不单是令狐冲那颗落寞的心,更是我们读者那颗愤懑不平的心,如此人物,叫人怎能不倾心于她?所以文字造势之妙在金庸作品里以这一段为最高,即使是《射雕》里蒙古大漠靖蓉重逢的情感蓄势也赶不上“学琴”这样自然。此三回文字看得人心中郁结郁结再郁结,终以宁静平和告终,真好似一道飞瀑直下绝壁,一而再再而三的顿挫后,终于归入到碧绿的一潭宁静中去。文章天成,如瀑布般水气淋漓。

  与盈盈出场结构手法相近的还有向问天,同样是人未现而蓄势,但是二者写出来风格迥异,向问天的出现在金庸笔下是个像长江大河般壮阔的场面,我们来看看金庸是如何铺排这段情节的。 十八回“联手”里令狐冲被逐出师门后,抱着“囊底无钱,腰间无剑”,“一无所有,了无挂碍”的心态走出了少林寺,他本心是要求死,谁知却一连遇上好几起人都行色匆匆的去赶一个“白衣老者”,就动了好奇之念跟去瞧热闹。这一瞧不要紧,到了莽莽平野之上,正看到了睥睨正邪双方数百人围攻的向问天。试问如果不是抱着“了无挂碍”的心态去观斗,令狐冲会出手帮向问天吗?不会,他肯定是要和五岳剑派的人站到一处去的,如果他站过去了,能写的出这场二人联手豪气干云的力战吗?金庸是先把令狐冲放到绝路,放到死地里去写,然后再求变,这一变,就变出了向问天的横空出世。 向问天的出场是金庸笔下所有人物里最霸气的,平野凉亭,群敌环伺而犹能悠然自得的独酌,单这份气度就足以动人。并且上来就是一万多字的一段武戏,瞧的读者血脉贲张。我看这一段文字觉得像黄河入龙门口时,置身小舟上,看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却终于能有惊无险,非笔力雄健者不能为之。

  不光有惊涛骇浪,《笑傲江湖》又有他风光旖旎的一面。 第十九回“打赌”以及二十回的开头部分我以为是金庸作品中意境最雅,写武功之道最美的章节,把这一段安排在前面的壮阔奇险之后,也是一种很绝妙的行文艺术。正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在写完向问天和令狐冲与正邪双方人马的生死搏杀后,转来写与丹青生的品评美酒、与江南四友只争胜负不判生死的比武赌赛便是这种“张”与“弛”的完美表现。 妙就妙在这四位庄主的武功路子是融在琴棋书画里的,而令狐冲所用的剑法说到底是在运用“行云流水,任意所至”的道家自由思想,所以这番比武实际上是在写艺术,写哲学。因此形成了一种很唯美的境界。而这四场比试在写法上有又区别,为了避免重复雷同写成了三实一虚。我想以第四场与黄钟公的比武为例来剖析下这段的妙处。黄钟公用的兵器是琴,他的绝招是“七弦无形剑”——无形无相的琴音。这种抽象的东西怎么写呢,金庸的构思很精巧,他让这场比武也无形无象,转由黑白子的角度来描述。


  “他虽隔着一道板门,仍隐隐听到琴声时缓时急,忽尔悄然无声,忽尔铮然大响,过了一会,琴声越弹越急。黑白子只听得心神不定,呼吸不舒,又退到了大门外,再将大门关上。琴音经过两道门的阻隔,已几不可闻,但偶而琴音高亢,透了几声出来,仍令他心跳加剧。伫立良久,但听得琴音始终不断,心下诧异:“这姓风少年剑法固然极高,内力竟也如此了得。怎地在我大哥‘七弦无形剑’久攻之下,仍能支持得住?”正凝思间,秃笔翁和丹青生二人并肩而至。丹青生低声问道:“怎样?”黑白子道:“已斗了很久,这少年还在强自支撑。我担心大哥会伤了他的性命。”丹青生道:“我去向大哥求个情,不能伤了这位好朋友。”黑白子摇头道:“进去不得。”便在此时,琴音铮铮大响,琴音响一声,三个人便退出一步,琴音连响五下,三个人不由自主的退了五步。秃笔翁脸色雪白,定了定神,才道:“大哥这‘六丁开山’无形剑法当真厉害。这六音连续狠打猛击,那姓风的如何抵受得了?”言犹未毕,只听得又是一声大响,跟着拍拍数响,似是断了好几根琴弦。黑白子等吃了一惊,推开大门抢了进去,又再推开琴堂板门,只见黄钟公呆立不语,手中瑶琴七弦皆断,在琴边垂了下来。令狐冲手持玉箫,站在一旁,躬身说道:“得罪!”显而易见,这番比武又是黄钟公输了。” ——二十回“入狱”

  即使这么短短的一个段落,中间又有起伏,先用黑白子关门,丹青生要求情,秃笔翁评“六丁开山”剑法三处极力写黄钟公武学之深厚精微,然而笔锋一转,开户视之却是令狐冲胜了,欲扬先抑,吊足读者胃口后突显结局,豁然开朗,构成了一种喜剧效果。 梅庄一节看来,如行舟富春江上,山明水秀,苍翠温软。

  倘若单有云山,有飞瀑,有长河入海,有春江日暮,仍然不成其为一幅完整的山水画。这幅长卷里还有泉眼,有地下的暗流。 第三十五回“复仇”是金庸武侠里综合水平最高的回目之一,可与《天龙》中的“杏子林中商略平生意”互为瑜亮。在这一回,整部小说中最长的暗流从泉眼里冒了出来,那就是我们久违了的林平之。林平之压抑,伪装了太久太久后终于显露了他的真面目,但那已经不是读者们以前所认识的那个林平之,他变了。先是血腥的仇杀,然后是冲盈二人赶救林、岳夫妇途中的真情流露,最后又是借盈盈之耳窃听一段长长的对白,煞尾用岳灵珊唱着福建山歌死去做结,这回书写活了林平之,写活了岳灵珊,也写活了任盈盈。所以“复仇”一回很关键,不仅因为它解释了前文的很多悬疑,更重要的是它收束了后半部《笑傲》的感情线。在这一回里令狐冲才真正的向任盈盈靠拢。一部小说的布局成功与否,主要就看它前后是否能照应的上,收拢的住。开篇以林平之起是险笔,因为要这么写了就要在后面对林平之有个交代,金庸对这个人物发掘的很深,证明了行险是成功的。同理让令狐冲做了尼姑头也是险笔,但最后一回写日月神教大举上山时的大悲大喜又恰当的做了收束,如果不是成竹在胸,对谋篇很有把握的话,这种“地下暗流”般的千里伏线是很难写成的。 “复仇”一回看去,如趵突泉口,情节汩汩而出却来龙去脉分明,令人叹服。

  大局画定,再添六块顽石,塔松一,长藤一,芙蓉一,椿树一,各令成其点缀。这才是山水般的一部《笑傲江湖》。


往期热文回顾:

这是史上最霸气的武侠歌,至今无人敢翻唱,周华健都没敢唱第二遍

解读一灯大师“渔樵耕读”四弟子背后的“武学密码”

慕容复——一个被家族附身的人

从《碧血剑》看金庸的吐槽神功

娶,是情妹妹!不娶,依旧邻家好妹子!

虚竹:一个孤独的佛门之侠

木婉清,你之寂寞你之欢喜

风清扬:另有高处比天高

洪七公:人生一逆旅,我亦是行人

金庸没有告诉你:揭秘扫地僧的真实身份!

世间多少岳不群,只此一枚令狐冲

神推理!牛人揭露天龙八部隐藏的惊天秘密!

看天龙八部中隐藏的惊天秘密!为武侠迷而收藏!!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