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的虐恋——《天龙八部》游坦之与阿紫

一篇读罢头飞雪2019-06-24 20:27:13

十年前我就通读了金庸的《天龙八部》,认定这是金庸最好的作品之一。前些日子,精彩的美剧能找到的几乎都看了(种种原因现在美剧新剧似乎在国内上架更新很慢),只好回过头来看老港剧。最近我看的是1997年版的《天龙八部》,黄日华扮演乔峰,李若彤扮演王语嫣。


港剧从《上海滩》开始,就有洗刷不掉的“山寨”气息:无论是布景、化妆、表演、故事情节……都是超级简陋,简直就是草台班子的水平。这种“山寨”气息,即使是到了2004年的《金枝欲孽》(我个人认为大陆的《甄嬛传》肯定是从《金枝欲孽》受到启发,然后创作小说,然后改编拍摄的。但电视剧《甄嬛传》的布景、化妆、表演、故事情节完胜《金枝欲孽》),依然如此。

但金庸的叙事艺术一流,这样,即使电视剧《天龙八部》有种种山寨缺陷,但仍然能吸引我看下去。



看到游坦之和阿紫的桥段,我猛然警醒:哇!这不就是最近被很多人尊奉为时尚新潮另类高大上的“虐恋”吗?

看来金庸老先生还是很有见地滴,在1960年代中期就已经写下了现今的时尚主题。


最近世界范围内最火爆的虐恋小说就是英国作家E.L.詹姆斯(她可是英国的网络小说作家哦,最开始和中国的屌丝作家一样,在网络上发帖,一不留神火了)的《五十度灰》,该小说2012年4月由美国兰登书屋出版纸质版,给兰登书屋带来了超过3亿美元的收益,是兰登书屋从2011年到2012年利润增长75%的主要源泉,也是兰登书屋的母公司贝塔斯曼集团在2012年7月成功收购企鹅集团的有力支持之一。据说该小说已售出1亿册。

2015年2月,该小说改编的电影上映,立马风靡全世界,成为当年的时尚话题。

因为该书实在太火,我也鬼使神差地把这个电影看了一遍,搞清楚了它火爆的缘由。


我国最著名的虐恋专家是李银河,当然不会放过这部作品,也发表了N多高见,在我听来实在不敢苟同。


李银河说:

有一种观点认为:情色是贵族生活方式的产物。我以为虐恋也是如此。它不仅是在温饱不成问题的情况下才能有的,而且是在自由不成问题的情况下才能有的。……


……对于那些做主人奴隶游戏的人来说,现实中的奴役关系必定已不存在;对于那些做暴力游戏的人来说,现实关系中的暴力必定已不存在。这就是虐恋活动的精华所在。它是贫乏的俗世生活中的奢侈品,是性感的极致,是人类性活动及生活方式的一个新创造,是少数最懂得享受生理与心理快感的人们的一个游戏,是人类感官的极限体验。 


而精致的生长环境才能造就对性欲的这种精致的感觉,所以虐恋中蕴含着真正的优雅。


虐恋当然早就上了心理分析学中反常和变态的名单。福柯对这一性学理论的颠覆性思考在于:他把欲望置换成快乐(快感)。他不认为虐恋是性欲的一种偏离了正常轨道的变态,而仅仅把它视为人们追求快乐的一种方式,一种风格,一种对身体快感和人际关系的创造。如果我们按照福柯的想法来看待虐恋,将会是多么轻松和释怀啊。 


暴力美学其实挺有意思的,它不是真正的暴力。鞭子、伤痕,其实有一种美。


 

李银河以上高论,在我听来是彻头彻尾的英雄欺世之谈。


关于虐恋作品,我看过电影《穿裘皮的维纳斯》(1995年Victor Nieuwenhuijs执导电影),讲的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男子塞万宁(Severin)签署契约自愿成为一位女士旺达(Wanda)的奴隶,并受其驱使、奴役、惩罚的故事。

这部片子看得我深感无聊、枯燥、压抑、变态、恶心,唯独感受不到李银河说的“优雅”、“贵族”、“创造”。在《穿裘皮的维纳斯》中,塞万宁之所以那么变态,是因为小时候受同性恋姨妈及其朋友虐待。塞万宁和旺达是一对不折不扣的病人,何“优雅”、“创造”之有?


《五十度灰》是我看过的虐恋电影中最具观赏性的,因为男女演员的颜值都比较高,而故事的讲述也比较吸引人。值得一说的是,这部电影的价值观基本上没有越过普通人的底线,它让女主人公最后忍受不了霸道总裁的变态,回归主流社会而告终。这是我基本上还认可这部电影的地方。

其实,在这部电影中,也告诉我们霸道总裁之所以那么变态也是有早年心理病根的。

既然如此,虐恋就是心理变态,不用再转高大上文绉绉的学术术语替它贴金了。


回到游坦之和阿紫的虐恋关系上。

阿紫就是一变态狂。

阿紫变态的原因,首先在于她爹段正淳是一个村村有丈母娘、夜夜当新郎的人尽可妻的博爱采花盗、花心大萝卜,其次她娘只管生不管养更不管教,其三是落入邪派星宿派中,苦逼求生中,既无安全感,还学得一身歹毒功夫和歹毒心性。

她的所有变态冲动,自然而然地就发泄在被阿紫迷得五迷三道的游坦之身上了。


金庸是成人童话大师,他的童话从来都不只是美梦、善良、可爱,还有着噩梦、歹毒、可悲可恨可鄙。

游坦之和阿紫的虐恋关系就是关于噩梦、歹毒、可悲可恨可鄙的童话。

每次看到阿紫虐待游坦之,我都快进键过去。阿紫的歹毒、可悲可恨可鄙从来都不只是虚构的故事,而是生活的真实。

金庸能够由通俗小说起家,进入20世纪中国文学经典作家行列,正在于对于人性的深刻体察、洞悉。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