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儿女

沧月2022-07-14 07:14:52

      昨日在西湖畔见到了闻名已久的阮筠庭MM,天才的画者,彼此一见如故——阿阮居然说,她在少年时代也曾经写过武侠,只是后来中途放弃了。

 不由微笑。是不是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江湖梦呢?
  而前天,木剑客在线上对我说4月要去上海一带,顺便来杭州看看我——觉得很高兴,如今他以朋友身份来看我,倒是比以往当主编时来更让我开心。于是说好啊,江南他这个月底可能也会来呢,对了对了,七哥当了武侠板主编,也该来杭州请我客嘛。我掰着手指头数有哪些该来的贵客,兴兴头头,木头他却在一旁忽然说了一句很深沉的话:昨天我听歌,听到那一句江湖儿女日见少,忽然觉得伤心。
  我怔了一下,不明白这个大叔忽然间哪来那么多感慨,便翻了翻白眼。却听他接下来道:你啊江南啊小椴啊,当年意气风发的一代年轻人,如今都已经成为江湖上的传说了。
  说完他就飕的下线了,留下我在那里发楞。
  随便搜索了一下,点开,那首久违的吓人京腔的笑傲江湖主题歌又响起来——王菲空灵的声音在那里细细的唱:“英雄肝胆两相照,江湖儿女日见少。心还在,人去了,回首一片风雨飘摇。”
  忽然间心就安静下来。外面还在下雨,初春料峭的夜里,漆黑的雨无声无息,有些莫名的萧瑟。
  仿佛看到多年前的那个雨夜,二十出头的自己正满怀好奇和热忱地负剑而去,想到一个名为网络的地方寻找现实里找不到的同类。那个时代没有今日的盛世江湖,只是一片荒芜的旷野:没有杂志愿意发表武侠小说,也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武侠小说,只有网络上才云集了诸多喜欢写武侠的写手——如今回头看去,最初的书写动机是如此纯粹,不为别的,只是喜欢,从未奢望过会有任何回报。
  在某个下雨的夜里,这只刚注册了沧月”ID菜鸟来到了一个叫“清韵书院”的地方。那个冷寂的坛子里静默的坐着很多当时名噪一时的高手,气氛却是极冷清的。贴出的文章质量很高,但回帖往往为零,相互之间没有什么交流,更不用说象其他论坛上那样热闹的你来我往相互搭讪恭维了。
  于是,鼓足勇气开始一篇篇的贴文,做足了一只菜鸟的情状:谦虚地称呼每一个人为前辈,小心翼翼地开口,希望得到指点,每一个回帖都让我欣喜若狂。这情形就好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在满座陌生看客面前舞动大刀片子,希望博得一声喝采。(这个比喻是江南说的,难道最初我在他眼里就是这种形象么?难道偶不是天才美少女般光彩夺目的出场么?- -!
    尤自记得第一篇贴的是《血薇》,然后是《风雨》,我在电脑前守了几天,不停刷新,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有人回复——结果,却还是始终无人搭理。正当我觉得无聊,准备收了大刀片子另寻去处时,却忽然听到有人鼓掌——回头看去,居然还是当时论坛的两大斑竹。
  多年后,我尤自记得在海外的skyprince对疾风之狼说:我最近要准备博士答辩,无法经常照看论坛。老狼你替我留意一下最近那个ID叫沧月的作者,她连发了几篇,全都很不错,不要让她因为这里冷清而失望离去。
  其实当时堂上那些默默注视已久的前辈们,比如书院里的匪帮老大多事,在不出声的旁观一段时间后对二姐香蝶说:此女颇佳,快替我拐骗入帮里来当小十六儿”——于是,在加入匪帮后我有了一大串以兄长来称呼的朋友(虽然其中几个只有点头之交),那些人里,包括当时成名已久的诸多网络作者。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结识这些同路之人,在随后的几年里,酬唱往来,许许多多作品就是在那一段时间里完成的——比如《听雪楼》,比如《镜》。 那真是一段值得怀念的闪亮的日子,那段日子里我几乎每一个月都在进步,努力的写作和阅读,仿佛觉醒一样的发现了自己的天赋所在。
  而如今,这些曾经和我同路的人都纷纷成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骨灰级老鸟,归入了江湖的传说之中,偶尔出来发一贴便会引起很多新人的惊叹。
  五六年过去了,如今的清韵书院虽然空前的繁荣,却再也不复鼎盛时期高手云集佳作连篇,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的景象。清韵不再,尘嚣日上,满目都是为求闻达的作者,洋洋洒洒都是相互恭维的言论。几个老斑竹还在,却越来越难得出来说上几句话……隔了很久,还是会想起来去看看,但每次去总是找不到昔日的感觉,满满一屏幕的文章里似乎也找不到可以下箸之处——是我心境变了,还是外物变了?
  很久之后,我拥有了许多东西,包括自己的读者群以及自己的主页。我不再游荡于各处网站,但始终还是怀念那个时期的清韵书院——其实,也是怀念那个在雨夜负剑而来拜访座上高手的自己,那个怯生生抽出剑来希望得到前辈指点的菜鸟丫头……还有那个一去不复返的黄金时代。
  江湖儿女江湖老啊……多少鲜衣怒马、春衫轻薄的少年都在岁月里被世事磨去了昔日的光彩,渐渐音讯飘摇而断绝。一路走下来,看过山,看过水,看过山非山看过水非水,我曾经认识了多少同路之人,又曾经有过多少次的歧路分携呢?
      山高水长,斯人已微。朱弦一拂余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
  所以,珍惜剩下的那些朋友吧。庆幸五六年风雨同路,至今尚未走散。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经年不得一晤,也可以相互分担喜怒忧愁。
  前几日,椴在电话里和我商量,说湖畔自建的新居落成,要趁着春天在院子前后种花木,让我给一些建议。于是我们隔了千里,就种常春藤还是九重葛,紫薇还是辛夷,银杏还是水杉热烈地讨论了很久。我说你种一畦韭菜吧,将来我来了可以夜雨剪春韭,最好再养几只鸡,可以韭菜炒蛋或者杀了下酒吃……说的兴高采烈,好像那些东西一种下去就可以立刻长高,依依水畔,就等着我去把酒山荫、樽前一笑似的。

然而放下话筒,依然各自忙碌,不知相见何日。
  永结无情游,相期渺云汉。
——多好的句子。当初曾经和璎璎说:我们一生的交情,如此足矣。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梁。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完】————


PS:刚学会用公共账号来发图文信息,就先拿许多年前写的短文来test一下~等用顺手了,日后可以尝试着发一些新作的片段给大家先睹为快:)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