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传》婚恋秘籍:教会你如何做女人

神编小妖2019-05-14 13:23:36


 

婚姻都是从娘家开始的
——《甄嬛传》里女人的家训和情爱结局


文/《妖风》专栏作家 陶然


      俗话讲,女人的婚姻是她的第二次投胎。第一次是被动的,没经过自己允许,爹娘便“自作主张”把自己生出来,千万个家庭有千万种方式,花一样的女孩儿自然也就千万种姿态。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模式,于是谈婚论嫁便是大多数女儿家追梦的希望之旅。女人天生爱做梦,梦醒时分是哭是笑却不得而知。


      宫斗戏巅峰之作《甄嬛传》时隔那么久,依旧在荧屏上可见,还有各种头条页面总是会有各色人物的各种角度细节剖析,重温下来,竟然发现里面的台词还真是一句废话都没有,虽不至于步步惊心,却真的处处隐含着智慧。那些宫中女人无不令人唏嘘慨叹:偌大的后宫皇帝只有一个,女人却是环肥燕瘦;每个女人花的平台固然都和她的出身息息相关,连带她们的情爱之路上原生家庭的烙印也早早刻在骨子里,尽管一入宫门深似海,百姓不同帝王家,可是娘家的驯养方式和思维导图却是这些女子婚姻不可跨越的起点。


1.掌上明珠,平安喜乐


      嬛嬛一袅楚宫腰,闺训只看甄远道。菀贵人的爹娘对于爱女入宫是圣命难为,他们从来没想过要让女儿出人头地,只希望她可以承欢膝下。看看做小主时荡秋千怡然自乐、闲来赤足戏水、兴起倚梅园踏雪那些桥段就知道一个能有童趣的女子必是在爱的供养下长大的,这种宠爱不仅仅是物质的奢华,更有精神世界的丰盈。同时还教养有方:甄嬛饱读诗书出口成章,多项技能傍身。初入宫门的种种测试都难不倒她,殿前泼水静观其变,怕猫却临猫不惊,更不要说强势归来后的熹贵妃霸气侧漏的仪表和风姿了。她做得了女红、剪得了纸样,还弹得起长相思舞得起惊鸿。给安氏鬓间插上海棠花,祈福身下蝴蝶飞舞的心思巧妙,“能不能容是娘娘的气度,容不容得下是嫔妾的本事”的伶牙俐齿,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幼承庭训的根基。


      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甄嬛的父母给了她放飞的翅膀却从来没有让她背负任何压力,临行前,甄远道更是万语千言化作一句温暖的嘱托:“我不图嬛儿光耀门楣,只愿我的掌上明珠平安喜乐,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受宠,一定要记得韬光养晦,不可展露锋芒。”这是何等的爱何等的睿智!所以,甄嬛才有了观望、避宠,才有能耐不侍寝就晋位份,才会至始至终都让皇帝念念不忘。


      至于君来有声君去无语奈何恨与欺,做替身毕竟是件私密事,谁也不可预料,菀嫔升华到熹贵妃,玩转后宫是后话,甄嬛的娘家在众多女人中不高不低,仅仅是一个汉人言官之女,但是在她的婚姻之路上,原生家庭最大的优势是带着智商和情商的满满的爱。这样长大的女儿家不卑不亢不骄不躁,刚柔兼具通透美好,就像甄家小妹,对天子的虚位以待一点不盲喜,始终有自己的原则和主见,面对恩威应对自如。这样的女子们,遇见渣男的几率很小,且不论身处怎样的婚姻,最终都是赢家。


2.上帝只掌握一半命运


      嫁入豪门是每个灰姑娘的梦想,毕竟谁都不会完全视金钱如粪土;飞上枝头变凤凰是每个小家碧玉的理想,毕竟谁都愿意出人头地享受万丈光芒。豪门和枝头泛指一切与自己现实境遇相去甚远的未来,这部剧里,有这样几个女子属于典型不信邪的,从小就有着远大目标要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她们的座右铭是“上帝只掌握一半的命运”,另一半呢?自然在自己手里,需要去与天争与人斗。比如皇后乌拉那拉氏宜修、县丞之女安陵容、甄氏血脉叫玉隐的浣碧,还有那个“偶因一着错”的余答应。


      这几个貌似不应该在同一个笼子里,表面看来她们几乎是有天壤之别,实际上却是异曲同工,只是不妙:宫女地位何其低下,但是总好过流浪女吧?罪臣之女小三的闺女何其蒙羞,终归给长姐做丫头也并未亏待了她呀?那个县太爷的千金离开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在京城算是个贫困户了,毕竟也不至于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吧?那皇后更是望族,锦衣玉食气派也是常人不能比的吧?可惜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自小缺爱,不但缺爱,还都是没有尊严地长大。


      她们拼命抗争的不止是财富更是一种权利,一个身份一个象征。皇后只想让自己的孩子不再是庶子、安陵容只想让娘在家里不受欺负、浣碧只想让娘亲的排位可以入族谱、妙音娘子只想不再回倚梅园让人打骂差遣,想过过喝奴唤婢的日子。这就是她们婚姻的起点,无论看上去多风光,背地里总是有辛酸血泪,只是,她们拼尽全力去争的最终结果,仅仅是甄嬛与生俱来的起点,这样的悬殊,不论过程如何百转千回,乾坤早已界定!


      惨烈的是,她们不得不时时防范处处心机,遇神杀神遇鬼杀鬼,佛挡路都要奋力一搏的,她们的前方荆棘密布,如果能过了刀山火海还有浴火重生,身后却是万丈深渊无底洞。好听一点励志一点,叫做往前一步是幸福后退一步是孤独。带着这样的起点走上婚姻的路,有几个能功德圆满呢?逆风永远不解意,必定容易摧残!


3.有目的的婚姻岂能任性


      有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有计划的夙愿得偿,偏偏有人却陷进去就义无反顾一往情深。说的是华妃,还有那个祺嫔瓜尔佳氏文鸳。都是家族最彻底的牺牲品,带着赤裸裸的目的来,却赤条条而去。


      年羹尧的妹妹是个爱上皇帝的人。她以为皇帝会感念她家兄长的浴血奋战,所以她一厢情愿地希望娘家也忠心耿耿保她夫君,保她在宫内如鱼得水。要命的是,她真的以为皇帝会在万花丛中真的爱上她,爱她熠熠生辉的容颜爱她马上翻飞的飒爽英姿。甄嬛告诉她皇帝的夜晚从来不属于任何一个人时她还心存侥幸自己是特别的,她从来没有想到皇帝是拿她当了驾驭封疆大吏的工具,还亲手打掉她的骨肉。当听到“他不会让你生下有年氏血脉的孩子”时遭受晴空霹雳的样子才让她回到女儿形态,一句“你把世兰害得好苦啊”,成了骄纵多年的宠妃最后的呐喊。


      瓜尔佳氏呢?年纪轻轻就被训练成勾引皇帝为家族达到目的的贵女,于是她第一次侍寝时便敢自己钻到胤禛的怀里,活脱脱一个久经人事的秦淮艳女。她肯定是处女,这个无可非议,不过她要做好皇帝的床伴是娘家给她根深蒂固的理念,所以她从来没有奢求获得皇帝的尊重,她的心目中,龙床上让龙心大悦便是自己的本事,根本想不到从她身上提起裤子的男人会在别的女人面前肆无忌惮地评价她琐碎招人烦。


      这两个人婚姻的起点是家族的目的性,注定了一切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横死宫中,便是草芥,因为从来她们都不是宝贝。


4.吞得下委屈才能喂大格局


      谁的婚姻都有委屈,都有无数次离婚的念头,无数次要买枪,然后路上买了菜,做好饭再去买枪的轮回里。最后修成正果的夫妻如果回溯起来,恐怕多少有些伤痕的。不平也好,悲愤也罢,婚姻里,百忍成钢。


      端妃是将门之女,却容不得她光明磊落,在华妃面前担了毒害皇嗣的隐罪,半生苟延残喘等待一朝雪恨;敬妃是名门之后,不声不响不争不抢尽着宫妃的义务;眉庄也是平衡前朝的棋子。皇帝给你尊荣,你给皇帝例行公事。端庄是标配,隐忍安宁是本分。她们婚姻的起点便是家族平安,所以无需兴风作浪,只管颐养天年。她们最幸福的途径是生个一男半女,将来做个太妃安好,剧中的几位都是没有子女缘的,凭自己的本事得了个女儿也算是晚景尚好了。伴君如伴虎,眉庄最初也是想有诗待和有歌待应有心待相系的,一朝被蛇咬,贵女的尊严让她收回了真心真意。惠贵人红杏出墙也是文艺范儿情有可原,不过在现实中是法不容情的,当然也绝无可能。最终活人经历风雨见彩虹,眉庄也有死后哀荣,算是起点虽感伤,路尽头还有曙光吧!


5.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这是说的驯马女宁贵人。没有娘家的孤女,无欲无求。也就没有婚姻的起点,所以她的一辈子无儿无女活菩萨,想帮谁帮谁,想活就活想死就死。当真是“因爱亦生忧,因爱亦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其实,原生家庭缺失,女儿家也就是一棵野草了,能遍地而生也自然自生自灭。没有起点也就没有终点吧。


      宫里宫外也都是大同小异,了解自己的原生家庭,知道自己婚姻的起点,从自己开始起步再去经营婚姻。好的未来需要好的心态和智慧,女人不易,自己珍惜,不珍爱自己修炼自己,投几次胎都没用。婚姻是从娘家开始的,起点我们无法选择,但是路可以自己走,高度可以自己练。




陶然,70后,哈尔滨人。诸多身份精简成俩宝妈,钟情山水,自称文字是第三胎。闲了写写,累了歇歇。

作者简介




刊发于2017.7.12《劳动时报》副刊





神编小妖


《妖风》网刊编辑部 贵州文学院签约公号

欢迎投稿、分享趣闻、提供新闻线索




主编微信号:xiaomagedemama(“小马哥的妈妈”拼音)


加好友请说明:您的所在地+姓名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