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强】《星际穿越》,江湖和人工智能

杨静lillian2019-03-31 09:22:33

【静点评】《星际穿越》的解读席卷朋友圈,不过业界大咖的跨界解读并不多见。《星际穿越》里的永恒号,其实是未来人类的一艘“诺亚方舟”,行驶在宇宙的时空之海中,为人类寻找美好的彼岸。今天,就向大家推荐一篇“大家”的解读。作者杨强,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系主任,讲座教授,华为公司诺亚方舟实验室主任(至2014)。北京大学天体物理系学士及马里兰大学天文学硕士及计算机系博士。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数据挖掘界的大咖——杨强教授,是如何跨界评《星际穿越》的吧。他从天文物理一直跨界评到人工智能,如果让我给杨强教授的“幽默度”估值的话,这篇评论可达80分,建议业界同仁不必轻易对号入座。

《星穿越》,江湖和人工智能


【杨强】《星穿越》大,突然之间,在微博上,在朋友圈里,掀起了一阵“科幻热”,特别是那些逼格较高的文艺青年们。大家面打招呼从“约?” 换成“看懂了吗?”

人人都以能看懂《星际穿越》为荣:文科生羡慕工科生, 工科生羡慕理科生,理科生到文科妹妹也突然间有了话题

影的故事是很曲折的。 世界就要终结了,人类需要搬家了。 这时候大家需要一个英雄来帮助人找到下一个生息的地方。即使不能把人类带出去, 也要把人类的基因出去。 出去就有希望,但出去就要悲离合, 就要骨肉分离。在个关键时刻,理天体物理学带着广义相对论的两大杀器低调而奢华地出了:即黑洞和虫洞。 男英雄穿越虫洞又穿越黑洞;置身,又跨界到五。 五的智能体是人类的未来,也是未来的人类。从五维空间我们回到了时间原点, 在五维空间和过去的亲人沟通来挽留过去的自己,不用SDN, 不用5G, 而用最古老的莫尔斯密码。时间变慢了,再次回到亲人身边时,感觉的是“庄生晓梦迷蝴蝶”,自己到底是蝴蝶, 还是在做蝴蝶梦?

不管是蝴蝶还是蝴蝶梦, 电影里所描述的奇幻旅程,不过是理论物理学界里,几大门派其中之一―广义相对论派――的一种理论而已。而这些不同的门派,都像江湖上的武侠,梦想着用自己这一种理论来一统天下。

自从牛大人的被苹果砸中,物理学家就开始了他们一统天下的物理梦:如何解释在自然界里看到的四种基本力, 即:力,弱力,磁力和引力。力来自基本粒子如夸克之的相互作用力,弱力使得子衰变产射,磁力我都很熟悉, 是带电物体之的作用力。而引力更是我们每个人都切身感受到的,尤其是我们上楼的时候。当然,我们人类还有很多新的“力,”物理学家们可能还并没有发现世界上还有更多的力, 比如男女之间的可以导致干活不累的“神力。” 另外还有“给力。”

物理学家们都梦想发明同一个理论来解释这四种基本力的来源。我们可以想像一群人坐在古老的城堡,抽着雪茄,在讨论他们的“一统天下”的理论。一个叫波色的老头儿和一个叫费米的老头儿首先发言, 说万物源于两种粒子的混搭, 一种就叫波色子吧, 还有一种干脆就叫费米子。 一群老头儿应声说到: 对对对, 用这两种粒子可以完满解释强力,弱力和电磁力;不信看看我们花了几百亿美元造的大型强子对撞机获得的实验结果。 这时候, 在玩电子游戏的一群年轻的90后站起来说,老头儿!你们这个统一场论早就过时了,还特会几百亿几百亿地烧钱做大型强子对撞机!钱烧了几千亿了,你们还是无法解释引力吧?我们发明了一种叫做“弦”的理论,可以完美的解释全部四种力,哈哈。

老头们有些着急, 说到,你们的弦论硬说我们是生活在11维的空间里的,你们YY的能力确实是天下第一啊!

就在这两拨人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 一个头发很乱的白发老人,叼着烟斗慢慢的站起来。因为他的江湖地位很高,所以大家静下来了。白发老人说,那天我坐在摇椅上,有了一个想法, 就是也许我们的时间和空间是可以弯曲的。我们在这个弯曲的空间里穿行。 拐弯的时候会感到向心力,也许这就是引力吧? 这个理论嘛,咱就把它叫做广义相对论吧。

这时候一群青年学生站出来, 说“爱因斯坦老爷爷说的有道理啊! 这个相对论真的很酷啊, 还可以推导出来黑洞,平行宇宙和奇点。哇,这个弯曲的时空曲面还会相交呢, 这个交点怎么那么像我们在菜市场看到的那个什么…虫洞呢?”

这时,一开始的那群老头儿有些着急了:“爱因斯坦!你这个所谓的相对论虽然可以统一引力和电磁力,但还是不能解释全部四种力的来源啊!我们一定要和政府再去要个几百亿,几千亿几万亿,做一个超超超强的对撞机,任你什么强子弱子,君子汉子,我们都撞他个天昏地暗,地老天荒,让你看看我们的理论也可以解释引力的!我们的理论就叫做万有理论!”

故事讲到这里,也许,你已经忍不住笑了。是的,这就是物理学。是不是很象我们熟悉的江湖――几大门派你方唱罢我登场。大家都想一统天下,大家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但又都不尽善尽美。

说起江湖, 我们把镜头转向坐在一旁的金庸老先生。老先生看完刚刚的一幕,咳嗽两声,说到:“我呸! 物理学里的门派不就是我在《笑傲江湖》里面描述的剑宗和气宗之争吗?这两宗两派都试图在解释什么是武侠的终极版。剑宗把希望寄托在花俏的剑术上,但最后弄出个《葵花宝典》,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气宗呢?认为武侠的最高境界在于内功,但这个内功怎么练啊,谁都没谱啊?哦,by the way, 那个风清扬到底是剑宗还是气宗啊?!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这时,《星际穿越》的机器人Tars打着滚儿过来了, 说:“金庸老先生,请把我的幽默感调高十个百分点。” 金庸照着做了。 Tars 说到:“老先生, 我来给你讲个人工智能的笑话吧。 从前有个有个庙,庙里有两个门派在打架。一群叫逻辑派的人说智能来自最复杂的逻辑思维的算法。 然后他们就把这个算法放到我的脑袋里。可是,这个算法虽然复杂, 真的复杂的要命, 但却怎么也不能让我应付他们没有遇见到的情况。一出那座庙, 我就直接挂了。

另外一个叫机器学习的门派,说我能用一个简单的算法, 让Tars老兄自己去学习智能。他们还把我丢到宇宙飞船上, 让我经历了虫洞,海啸,黑洞, 奇点,还有特么的平行宇宙。把我扔到水里,飞到天上, 又摔到第五维空间!然后拿收集的1000000ZB的什么劳什子大数据,来训练我的大脑。 我就像喝醉一样,在这个大脑的深度空间里,调节了上万亿的参数。最后,我醒过来的时候, 看到无数的媒体,长枪短炮,美腿单反,围着我, 问:“Tars,你看看这些照片。 快告诉大家,你看到了什么?”

几万亿个神经元立刻在激烈地跳动,无数个0和1 在飞快的传递。最后定睛一看,我欣喜地说出了结果,只有一个字:猫!

你看,他们花了这么大的力气, 就让我学出一个“猫”的图像, 还妄想一统人工智能的天下, 说什么人工智能可以取代人类,你说说, 金庸老先生, 这是不是很好笑?”

坐在金庸旁边的一个美女轻声说到:“嘘,Tars, 别吵他了。这鬼电影演了三个小时,一点儿屁事儿说半天。 老先生年纪大,受不了了。咱就让他再睡一会儿吧。”

镜外音: 同学们,科学家们和江湖上的武侠是其本没啥区别的。 他们也分门派,企图用他们的理论,一统江湖。他们YY的结果,有些可以证实,更多的就像浮云,神马也留不下。 好消息是, 你下一次去旅行,并不必担心一不小心穿越虫洞的到第五维空间去!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