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如此喜欢《甄嬛传》?

把味2019-03-14 16:19:48


2010年之后拍摄的电视剧,看过十遍以上的,一双手几乎就可以数的清了。而在这样的前提下,《甄嬛传》无疑创造了一项发生在我个人身上的纪录:一部长达76集的电视剧,我在不按快进的前提下,看了数十遍。


2010年之后,我对个人历程的规划意识已经觉醒,所以我做大部分事情,包括娱乐,都带有着强烈的目的性。比方说看完一部电影,我一般已经想到了至少五个选题;看完一部纸质书,我一般已经想好了三个标题。


所以,花费如此高昂的时间成本去看这样的一部电视剧,这种事情原本我是不会去做的。但是既然做了,而且还自得其乐,那么,这恐怕不是一句简单的“喜欢”就可以概括清楚的事情了。


前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在入睡之前翻看《红楼梦》,长时间以来这已经形成了惯性,仿佛需要一个虚构的无暇世界才能让我忘却烦恼而安然入睡。


第八回总是我会翻开很多遍的章节,并且突然在翻看时联想到了《甄嬛传》,说实话,在那一刻开始,我大抵明白了为什么会对这部剧情有独钟了。


因为在这部剧里,我看到了梦中的《红楼梦》的样子。



86版《红楼梦》作为经典,自不必多说,但是受限于时代,总显得格局、光线以及镜头语言等,相对局促了一点。新版的就更不用提及了,因此,我原以为关于《红楼梦》的影像记忆,早在30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因为某个契机,我在《甄嬛传》里找到了这样的感觉。


这是属于我的幸运。


1


提及《红楼梦》和《甄嬛传》,雍正自然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他也一直是中国历史中我最感兴趣的人物之一。


而关于这个人物的呈现,在电视剧《雍正王朝》中,虽已达极致,但是性格上,仍然缺少了一些冷峻和阴鸷;而在二月河的小说《雍正皇帝》中,这种气质却又太过“喧宾夺主”。至于诸如《清史稿》等各种文字记载的史料,真伪方面便已经需要耗费心力去研究,更遑论其他。


而陈建斌,塑造了目前为止我最满意的雍正形象。



当年在剧组拍《甄嬛传》时,陈建斌对饰演华妃的蒋欣说:“你这么丑,怎么配得上我呀?”


蒋欣不假思索回了一句:“因为要配你呀!”


陈建斌没法辩驳,跑去找导演郑晓龙诉苦,没想到郑导回了他一句:


“人家说的是实话呀!”


这当然是剧组一乐,但是在这个段子中,却正好验证了我喜欢《甄嬛传》的原因,因为陈建斌扮演的雍正,确实有颇多惊喜。


在电视剧《雍正王朝》里,唐国强饰演的雍正,让我感到阴鸷的片段只有当他在群臣面前礼待年羹尧时,突然发现自己已对这数十万将士而言毫无威信,而眼前这个家奴一个眼神便可以让每一位将士都遵从时,所瞥出的一道眼神。


那让我觉得阴森至极,除此之外,原著里那些描写雍正阴暗狠毒的片段,几乎在电视剧里没有出现过。


而在《甄嬛传》这样一部以女人为主体的大戏里,雍正阴冷的眼神出现过好几次,且每一次都让我印象深刻。



每一次见到这种眼神,都让我觉得郑晓龙让陈建斌饰演雍正,实在是太过聪明的决定了。


至少,如果没有他冷如冰窖的眼神,这76集的戏剧张力,恐怕一集都撑不起来。


2


《甄嬛传》里所有的女性形象叠加起来,就是我想象中的金陵十二钗的模样。这是我之所以推崇《甄嬛传》的另外一个原因。


新版《红楼梦》中的十二钗,我一个都想不起来,但是《甄嬛传》中的每一个女性角色,几乎都能让我联想到金陵十二钗。


刚入宫的甄嬛念着“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时,我总是会想起葬花时的黛玉;



甄嬛最后一集在睡梦中回想过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时,我总是会想起被拖在雪地里机关算尽难以善终的王熙凤;


而我还总幻想,当年薛宝钗进京,首要目的自然是入宫选秀女,结果因为家中没有权势之人,而委身于宝玉;倘若她成功入宫了,可不就是眉姐姐的样子吗?坐看一切云起时,傲骨残留一线间。



甚至就连《甄嬛传》中的皇太后一角,也时常会让我和贾母联想到一起。


看着她们从希望中璀璨,从绝望中落幕。那些鲜活的女子终归都是十二钗,世间的俗物最终也都负了她们。


3


看着如今那些注水不断的剧集,就更加感慨《甄嬛传》的独一无二。


虽然一共76集,但每一个镜头都没有被浪费,每一句台词都值得细品,每一个配角,都闪烁着亮点,让人叹息。


纵览中国电视剧长河几十年,这样的剧也不算多。也让我终于觉得在近些年,从镜头语言、编剧结构和细节方面来说,终于可以有和殿堂级的美剧相比,也毫不逊色的国产剧了。


当初看完《绝命毒师》,最让我震撼的便是毫无瑕疵的细节,每一个镜头都有着强烈的目的性,最终也都成为了导演所要表达的不可缺少的部分。



64集的《绝命毒师》,无数的细节伏笔,最终却找不到一丝破绽,让人叹服。


而《甄嬛传》和此类型的各种神作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更加特立而高标。随便举一些例子,就可以看出郑晓龙以及所有导演组对于细节的用心,让人大呼过瘾。


在前几集,甄嬛和皇帝在御花园互表身份后,流朱一路小跑和碎玉轩的各位禀明了事由并提前迎接主子。皇帝见此阵仗还特意夸奖了流朱。



最先看到此部分的时候,我只为甄嬛收获真爱高兴,直到看了几遍后,才发现了此时浣碧的表情,竟然已经为后来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埋下了伏笔。



而苏培盛,同样是剧中极为出彩的角色。作为剧中皇帝自始至终唯一没有舍弃之人,他最终仍然背弃了皇帝。


而在指使旁人处理掉祺贵人时,他竟罕见地啐了一口。初看这一段时我还略感诧异,按理来说,他和祺贵人也并没有血海深仇,何至于此?后来,我在滴血验亲这一段高潮段落中找到了答案。



祺贵人请求皇帝严刑拷打崔槿汐和浣碧,妄图撕开口子,以达到置甄嬛于死地的目的。



一向见过大风大浪的苏培盛闻此,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并替崔槿汐和甄嬛说话。



想想也是,崔槿汐作为苏培盛的对食妻子,感情自不必多言。祺贵人当时说的这句话,也难怪苏公公会在她已命不久矣之际,还啐他一口了。


而剧情前后的承接,根本不需要台词,只要通过苏培盛在剧中的一个眼神便可以让人明白前后的关联,并找不出破绽。


最后再举一个例子:弘历。


这又是一个剧中十分出彩的角色,虽然出场不多,每一次出场却都能让人印象深刻。


起初,作为四阿哥,在宫中出身一般,于是和甄嬛互为依靠,各取所需。他天资聪慧,很快就能通过皇帝的心思和甄嬛的帮助,达成自己所愿。



在登基之前,他处处示弱,并时刻表示自己和六阿哥身份有别,有如今的地位已经心满意足。结果登基之后,他立刻通过“郑伯克段于鄢”的典故告诉甄嬛,自己容不下六阿哥。



而多年以前,甄嬛同样用这个典故劝解皇帝不要和年羹尧过早翻脸。


《甄嬛传》和别的国产剧不同的是,他不需要很多的铺陈来构造一个角色鲜明的性格,它往往只需要前后几个镜头或者几句台词就可以将剧中的人物立起来。


建立三五个角色的性格可能算是易事,而通过宏大的叙事结构和精巧的细节铺陈,能让观众记住至少十余个角色,则堪称壮举。这样的剧寥寥无几,而一旦做到了,我们往往把它称之为经典。


国外的《权力的游戏》、国内的《我的团长我的团》等都可以归为此列。


4


之所以额外钟情于《甄嬛传》的最后一个原因,在于它的境界深远。


我知道,这一点会引起很多人的诟病,在一些人看来,这部剧无非是复仇争宠而已,到不了那么高的境界。但个人并不敢苟同。


多年前,刘心武解读《红楼梦》一书的境界时,提到了“宇宙”一说,而这种说法则完全可以移植到《甄嬛传》中。


而《甄嬛传》一剧的人文境界,在最后一集的某个片段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当甄嬛处理完弘历所忧之事后,道了一声累了,在睡梦中追溯自己一生的征程时,郑晓龙所要表达的最深层次的命题也都在这个镜头里了。


她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即便备受尊崇,但也只能和大部分宫中女子一样,体会着寂寞深秋冷的孤苦罢了。对封建女子来说,这种归宿甚至已经算是幸运了。



无论是《甄嬛传》中的那些群芳,还是《红楼梦》中的那些精灵,最终殊途同归,难逃清凉。


而如果可以选择,那些刀光剑影,那些如履薄冰,她们大概都不想要,无非是没得选择罢了。


结语:《甄嬛传》播出之后,蔡康永和小S曾经在节目中说过身边的人对于这部剧有多么迷恋,而后来,这部剧更是远销至美国。



比起那些奖项和风评,这种成就远远被低估。就像一部《无间道》,被马丁·斯科塞斯买去版权拍成《无间行者》获得奥斯卡,很多人会忽视这样的成就,因为它无法为作品本身的地位添砖加瓦。但是事实上,这种文化输出的重要性,无论怎么高估也不为过。


否则,各位可以看看去年创造票房奇迹的《战狼2》,究竟有多少国外观众看过,为之贡献过自己的腰包。查过数据之后大伙会发现,这些票房都是国内和国外的华人撑起来的,北美市场并没有引起多少喧嚣。


因此,《甄嬛传》所创造的种种纪录,无论当下怎么漠视,若干年后则一定不会被遗忘。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价值也只会被愈加凸显,而不会浮沉大海,消散殆尽。


这是国产剧的灯塔,也是国产剧的荣耀。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