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品评《甄嬛传》98:纯元皇后

玲珑品评2019-06-29 03:57:42

纯元皇后

宜修因为是她的妹妹而封后,甄嬛因为像她而得宠。死前她是皇上的真爱,死后她依然以自己的方式控制着后宫。她就是皇上的元妻纯元皇后,紫禁城真正的六宫之主。 

叶澜依受了齐妃的毒害之后,眉庄竟然带着礼物主动去探望她。

眉庄的为人高傲耿直,一般嫔妃根本不会入她眼。她能主动去关心叶澜依,说明在她心底,对叶澜依前日在景仁宫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语是默默称许的。

可惜叶澜依除了果郡王,谁也不放在眼里,眉庄好心来看她,她也只是冷冷地下逐客令。

叶澜依独立自主的个性,与整个繁文缛节,勾心斗角的后宫格格不入。她若不怀孕还好,一怀孕必定受到皇后一党更加残酷的迫害。

叶澜依就是清醒地看穿了这点,索性就故意喝下齐妃送来的九寒汤,彻底就断了皇后一党的念想。

只是她因此而不能怀孕,皇上痛惜,马上下旨加封她为贵人,封号宁。

一年之内连跳四级,连封号都有的。

这样的晋封速度,连当年盛宠的甄嬛都要望尘莫及。

果郡王去滇藏查探准葛尔的敌情,原说四十日就要回来,但是如今过了五十日,还是音信全无。

甄嬛非常焦急,她此时已经怀了果郡王的孩子,而且父亲病重,也需要果郡王回来想办法医治。

谁知此时温实初前来,为甄嬛带来了一个残酷至极的噩耗。

果郡王坐的那艘船沉了,果郡王尸骨无存,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觉得这件事是温实初在全剧中,对甄嬛做的最残酷也是最自私的一件事。

甄嬛深爱果郡王,心心念念等他回来,而且甄嬛此时已经怀孕一个月。

孕妇是不能如此突然听闻噩耗的,容易流产,但是温实初就是这样毫无保留地将这个噩耗直接告诉了甄嬛。

原来,温实初也有他的私心。

果郡王死了,甄嬛在宫外彻底无依无靠,腹中又怀着孩子,温实初觉得他的好机会终于到了。

趁着此时下手,甄嬛在走投无路之下,也许可能会投入她的怀抱。

可惜温实初小看了甄嬛,也许他根本就不了解甄嬛。

这个有着凤凰翅膀的女人,如果就这样投降了,你还会如现在这样如对女神般的崇拜她吗?

皇后这次杀母夺子,行为是过激了。

甄嬛和端妃那次杀母夺女,毕竟是在暗地里谋划,而且夺的是一个公主,曹琴默的位份又不高,才不太引人注目。

但是齐妃不同,她是四妃之一,又是最早侍奉皇上的嫔妃之一,三阿哥还是皇上的长子。

这样的人皇后说杀就杀,把她的儿子夺过来自己养,这简直也太肆无忌惮了。

太后知晓真相后,暗暗心惊,她知道皇后已经临近疯狂的边缘,对绝对的权力的渴望已经逼的皇后丧心病狂。

自己尚在人世,皇后就明目张胆的残杀嫔妃,谋害皇嗣。

自己要是一旦离世,恐怕这整个后宫就不是一个人住的地方了。

这场太后和皇后的对手戏格外重要。

之前,太后一直是皇后统治后宫坚实的后盾。

但是之后,太后和皇后的敌对关系,已经几乎半公开化了。

起初皇后还死鸭子嘴硬,不承认齐妃的贴身侍婢翠果是她杀人灭口。

但是这种诡辩,在太后面前是没有用的。

皇后是怎么样的性情,太后最清楚。

甚至连皇后当年设计害纯元皇后难产而死,太后也是知道的门儿清的。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非常震惊。

太后竟然知道是皇后杀了纯元?

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如果是在皇后下手前就知道,那么她为何不阻止?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在太后的心目中,纯元的手腕肯定是不如皇后的。

皇后说:以姐姐这么软的性子,怎么弹压嫔妃,左右平衡,统辖后宫?

太后也是默认的。

那么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当太后知道皇后毒害纯元的时候,纯元已经中毒颇深,无法保住。

如果太后揭发皇后,那乌拉那拉氏的荣耀就要断送在自己的手里。

所以太后为了家族的荣耀,保全皇后,隐忍不发,宁愿让自己的儿子立一个谋害姐姐的凶手做皇后,也要让后位留在乌拉那拉氏的手中。

这一场太后与皇后的利益博弈非常有意思,也非常有代表性。

太后和皇后各有底牌,斗到最后,别的牌都出完了,就只能把王牌亮出来看看,到底谁的底牌大。

太后的底牌是她知道是皇后害了纯元,这可是最大的王牌了,若是被皇上知道这件事,马上废后没商量。

但是皇后的底牌是,太后不能容许乌拉那拉氏的后位落到别的家族手中,现在乌拉那拉氏没有别的人选,只有皇后可以执掌后位。

如果纯元之死这张王牌能用,为何太后以前不用?

既然太后为了家族的荣耀可以包庇皇后至今,甚至连纯元的死都可以掩盖,那么到了今天,皇后就吃准了太后的弱点,我再胡作非为,你都不会扳倒我。连纯元之死你都可以忍,你现在还有什么忍不了的?

太后这次以纯元的死因来威胁皇后,其实是太低估皇后了。

你的王牌(纯元之死)对我来说就是一张废牌,因为我的王牌(家族荣耀)才是你真正关心的东西。

我的荣耀就是家族的荣耀,成全我就是成全你自己。

皇后将自己的最大利益与太后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太后就算再有能力,也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太后听了皇后这番志得意满的宏论,果然被气得半死。

这么多年的悉心教导与全力维护,都被皇后吃到狗肚子里去了,皇后不仅一点都不感激太后,还以为太后是个挡道的,一直挡着她迫害其他的嫔妃和皇嗣。

但是皇后眼界太窄,她从来只关注自己的利益,而不用她真正的身份大清国的皇后来看待问题。

太后是希望皇后能够延续乌拉那拉氏的荣耀,但是太后的根本利益,其实并不是和皇后绑在一起,而是和皇上绑在一起。家族利益虽然重要,能够重要的过爱新觉罗的千秋万代?

若一味放任皇后胡来导致皇上子嗣凋零,万一皇上没有合适的继承人继位,这可是比其他家族的女儿做了皇后更严重的事情。

皇后之所以如此嚣张,只不过因为年世兰死了,甄嬛出宫,叶澜依出身低贱又不能生育,宫里没有与之抗衡的人选。若年世兰还活着,皇后敢不紧紧抱着太后大腿?

管理之道在于制衡而非独霸。

所以太后此时首先想到的方法,就是需要找一个在宫里可以制衡皇后的人,杀杀她嚣张的气焰。

听闻果郡王意外身亡之后,甄嬛一度失魂落魄,天天在外面游荡,三日三夜不吃不喝。

崔槿汐担心甄嬛的身体,便说她问温太医要了一碗堕胎药,吃下去孩子便立即不保,反正甄嬛再这样消沉下去,孩子迟早也是保不住的。

槿汐的话,警醒了甄嬛。

以前她把生活的重担压在果郡王身上,希冀果郡王可以为她遮风挡雨。

如今果郡王走了,连个尸首也找不到,到底真的是意外?还是被人所害?如果是被人所害,那这个仇也只能由甄嬛来报。

腹中的孩子需要名分,自己的家人需要医治,果郡王的死需要调查。

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甄嬛振作起来。

她怎么可以现在就消沉至死?

我最佩服甄嬛的一点就是,她总在看似山穷水尽的时候,能够奋力为自己拼一个柳暗花明。

既然果郡王已死,那天下间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此时甄嬛想起果郡王曾经提过,皇上在睡梦中提起她的名字。

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男人,难道真的一直没有忘却她吗?

回宫!

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有皇上能给她,只要这个男人依然爱着她,她就有把握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但是甄嬛回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们现在在宫外,连见皇上一面都很难。

这时候,崔槿汐提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皇上的贴身太监苏培盛,很喜欢崔槿汐,想和崔槿汐结为対食。

但是苏培盛毕竟不是真正的男人,以前崔槿汐一直未首肯,这次为了甄嬛,算是豁出去了。

因为甄嬛是崔槿汐认定的可以带她脱离苦海的人,既然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扶持甄嬛到底,那么有时候做出一点个人的牺牲也是必要的取舍。

崔槿汐去苏培盛宫外的私宅去见她,说愿意过来陪伴苏培盛,苏培盛自然喜出望外:你终于肯啦!今天吹的是哪边的风呀,这么喜庆!

但是苏培盛倒也不笨,知道槿汐前来,必有所图。

马上就猜到是槿汐的主子甄嬛想要回宫,没有人牵线搭桥,所以就找上他了。

正巧皇上身边也没有可意的人,若能帮助甄嬛回宫,既奉承了皇上,自己有得了美娇妻,岂不美哉?

苏培盛抵不过崔槿汐的美人计,马上就想法着手让皇上见甄嬛一面。

一日春光正好,皇上正巧在御花园看见眉庄带着胧月公主嬉玩。

苏培盛就提议,马上是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民间百姓都要在这一日去寺里祈福,外加踏青游玩,皇上是不是也要出去逛逛?

皇上本来嫌外面太闹,不想出去,就只想在养心殿安安静静批折子。

没想到此时眉庄突然插了一句:说小时候经常去凌云峰踏青春游,再去甘露寺祈福,一日刚刚好。

这番话当然是苏培盛和沈眉庄事先串通好的,一个是皇上的贴身亲信,一个是皇上比较尊重的嫔妃,两人撺掇着,就是为了让皇上去凌云峰一趟。

特别是苏培盛还特意提到,甘露寺有皇上“不想见”的人(甄嬛)。

什么不想见,皇上到了甘露寺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莞嫔在哪?”,特别实诚。

此时皇上心意一动,心想正好借着二月二去甘露寺上香,看看甄嬛。

什么世情百态,只怕只有甄嬛的柔美笑靥,才是皇上真正牵挂的。

皇上到了甘露寺刚刚坐定,第一句话就问:宫里来的莞嫔现下何处?

听说甄嬛在甘露寺浣洗衣物,砍柴挑水,做种种宫里一般有头脸的宫女都不会做的粗活,还为此得了风寒,十分忧心,一定要去凌云峰的禅房看她。

谁知此时甄嬛正在凌云峰的禅房里面一身素服,脂粉未施,只让满头青丝散发着淡淡茉莉花的香味,静待皇上的到来。

皇上体虚,刚刚大病初愈,走个凌云峰的山路都摇摇晃晃,弄得脖子上的朝珠乱晃,但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三年没见甄嬛,今日若能相见,当能一补这几年的相思之苦。

到了禅房外面,皇上还特意等候了片刻。

他是在害怕吧。

害怕这次相遇,不知是什么结果。

而甄嬛也在禅房里,静待天命。

皇上到了凌云寺的禅房,看着甄嬛形单影只的曼妙背影,这个身影让他魂牵梦萦好几年了,此时终于又真实地出现在面前。

皇上的到来,自然让甄嬛很“惊讶”。

此时无声胜有声,再说什么也只会显得虚假。

甄嬛只是面容憔悴地跪在地上,恍如隔世。

槿汐在旁边为甄嬛说话,说甄嬛是因为刚刚生产就出宫,月子里没有调养好,然后又干了粗活才得了风寒,又因为“思念”皇上和胧月公主,身子才一直不见好。

那甄嬛的病,和皇上一样都只是心病,见着想见的人,身子自然就能好起来。

这种说法,完全满足了皇上大男子主义的虚荣心。

他是想念甄嬛,但是堂堂一国之尊岂能屈尊俯就?

也只有甄嬛显出孤苦无依,又是十分难忘旧情的样子,皇上才能尝试放下心中的芥蒂,重新与甄嬛重归就好。

皇上见甄嬛如此病容,心中感痛她在宫外吃的种种苦楚。

朕来了,朕来了,你如此憔悴,让朕心痛。

只可惜,今日的甄嬛已非昨日。

如果说倚梅园复宠那日,甄嬛还对皇上有六七分旧情。

那么今日,恐怕是半分也无了。

玲珑寄语

浅析纯元皇后

纯元皇后这个人物,在《甄嬛传》一开篇,就已经死去。

但是若论起人物影响力,无人能出其右。

宜修因为是她的妹妹而封后,甄嬛因为像她而得宠。死前她是皇上的真爱,死后她依然以自己的方式控制着后宫。

她才是影响皇上最深的人,紫禁城真正的六宫之主。

就来尝试分析一下神秘莫测的纯元皇后。

纯元皇后的原型

总有人说,无法想象世界上竟有纯元皇后那么“完美”的女性存在。

我倒觉得没有什么难以想象的,历史上有很多名噪一时的绝代佳人,都可以看出与纯元似曾相识的身影。至于纯元是否“完美”,那就要看你对“完美”的定义是什么。

我们先来看看原著中,对于纯元的描写,大家闺秀,出身高贵,容颜美丽,性情温顺,歌喉动听,善舞姿,会琵琶,知情识趣,从皇上对她痴迷的程度来看,纯元还应该充满女人味。

这种女人,历史上就有原型存在。

南朝李后主的大周后周娥皇,唐明皇的贵妃杨玉环都是这样多才多艺,温柔美貌的绝代佳人。

之所以觉得这种女人难以想象,是因为这种“神仙姐姐”似的女人的确十分少见。

以纯元的个人条件,普通女人满足一项便是难得,如果每样都满足,妥妥是万中无一的谪仙人,一出现就要是被当时最有权力的男人(皇上)抢走的,怎么轮得到普通老百姓来一睹真容呢?

纯元皇后的性格

皇上说“纯元仁慈”,太后说“纯元心太软”,槿汐说纯元皇后“心地善良”,我觉得这些评价应该都没有错,这三人都是极其聪敏会看人的。

我不认为光凭演技,或是光凭伪善,纯元就可以同时瞒过这三个人。

何况纯元是皇上的妻子,是太后一手调教的晚辈,这两人对纯元应该是知根知底的。

但是纯元就真的如小白兔一般纯洁无瑕,一点都没有心机吗?

我觉得也不见得。

你说杨玉环有没有心机?她虽然天真浪漫,但她宠冠六宫的时候,为了固宠,怕是也下了不少功夫吧。

我觉得纯元皇后应该是一个把男女感情,皇上对她的爱情看的重于一切的女人。

她的所作所为,从某种程度而言,都是为了固宠,或是说让皇上可以爱她一辈子。

这是她最重要的人生目的,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她应该是不惜牺牲别人的利益的(比如宜修的)。

生活中的确有这样的女人,各方面皆都无可挑剔,人缘也非常好,但是有一条,你不能妨碍她的根本利益,若是一旦你与她的根本利益有冲突,她伤害起你来,可是不会留情的。

所以也就可以解释,纯元不顾皇上已经是妹妹宜修的丈夫,还是接受了皇上的爱意。只要是有关自己的终生幸福,同父异母的妹妹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仁慈”的纯元也不会退让。

还有当年侧福晋小产的事,无论侧福晋对纯元如何言语无礼,但是让她足足跪足两个时辰(四个小时),这实在不是一个心肠软的人可以做出来的决定。大家若是不信,可以找块砖地跪上十分钟,看看是不是腿就已经如针扎般的疼痛。让一个人一连跪四个小时,怕是腿早就要废掉了吧。那时候侧福晋已经有身孕,就算纯元不知道侧福晋有孕,也难保不是想以正妻的身份教训一下她的情敌。纯元嫁给皇上之后便是专房之宠,侧福晋还能在这种情况下有孕,想来是比较受宠的。

可见,纯元并非如别人说的一味仁慈,心肠柔软,她也有决断的时候。

当她觉得,一旦你要妨碍到她的爱情的时候,她就不会放过你。

纯元之死

虽说纯元皇后与皇上是真的两情相悦,但是她们俩的婚姻,却的确是一桩政治婚姻。

证据,就是纯元第一次见皇上穿的那件酷似妃子服制的礼服。

像纯元这样的大家闺秀,平时穿的衣服,都有府里的绣娘专门为她准备的。

这件衣服不是她自己选的,肯定是家里的长辈特意让她穿的。

而且她穿着越制的衣服去见当时还是王爷的皇上,肯定是得到父母的首肯甚至是怂恿。

纯元的父母是想就这件衣服告诉皇上,娶了我们家的嫡女,对你争夺皇位大有帮助。

纯元一开始是作为政治献祭品去见皇上的,只是恰巧她与当时的皇上一见钟情,爱情地位双丰收。

只是纯元的出现,夺去妹妹宜修一切幸福的可能,她也最终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从太后今天的谈话可知,她一早就知道是宜修害了纯元。

具体什么时候知道的,我猜测是宜修下毒露出马脚,但是纯元中毒已深,她和胎儿已经万难保全。

太后虽然痛惜纯元,但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只能牺牲纯元,保全宜修。

甚至纯元临死前向皇上进言要册封宜修为后,都有可能是太后的主意。

否则无法解释纯元一开始就无视宜修的利益,甚至连宜修的长子病重,都不见纯元去关心一下,到了临死之前,却想起不断被自己伤害的庶出妹妹,要皇上非要立她为后?

这明明就是太后的愿望,只有宜修被立为皇后,乌拉那拉氏的荣耀才可以延续。

只有宜修被立为皇后,即使纯元死了,也不是太要紧。

纯元因为家族利益被推上政治的舞台,后又败在后宫激烈的争夺中,就连最后她的死,也被最大程度利用。

可能只有她与皇上的相互爱慕,才是她这一辈子最值得珍视的东西吧。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