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岁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去世 | 笑傲江湖做狂人,风流才子是李敖 |

夜间伴读2019-11-07 11:18:10



据联合新闻网3月18日消息,台北荣民总医院证实,罹患脑干肿瘤的作家李敖,近日因病况转危,今天上午10点59分安然离世,享年83岁。




下午2点,李敖家属将出面说明。


李敖家属书面说明:


李先生于2015年7月因步态不稳至本院求诊,经诊断为脑干肿瘤,在台北荣总医疗团队的努力下,接连度过难关,也见证了李先生坚强的求生意志。

另于2017年4月2日住院,亦顺利于同年8月9日出院。


去年10月1日,李先生再度因肺炎入院,治疗后感染病况稳定。然其后脑部磁振造影发现,原先疾病有恶化趋势,考虑李先生年事已高等身体状况,因而采取保守支持治疗。


自11月初起,开始投与标靶药物治疗后,病况渐为好转。但今年1月底起,标靶药效渐失,病况急速恶化,虽肺部感染在投药后趋稳,然计算机断层显现脑瘤病况恶化合并水脑加剧。近日来病况转危,李先生于2018年3月18日上午10点59分安然离世,与世长辞,享寿83岁。


家属感谢各界的关心与慰问,铭感五内,现因后事处理在即,诸多事务急需办理,谨先跟各位亲朋好友、媒体先进说明到此。


再次感谢各位界的关心! 谢谢各位!


李敖离世前亲笔信:希望“跟家人、友人、仇人好好告别”


以下为公开信内容: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岁。

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6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

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不多。医生告诉我:“你最多还能活三年,有什么想做、想干的,抓紧!”

我就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编41-85本的目标之外,就想和我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再见李敖”及此之后,再无相见。

因为是最后一面,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坦白的。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

对于来宾,我会对你说实话;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不留遗憾,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对你的期盼。

对于来宾,不管你们身在哪里,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邀请你来台北,来我书房,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合一张影,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我想通过这些影片,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见证我人生的谢幕。 谢谢各位!


笑傲江湖做狂人,风流才子是李敖 | 



“许多人整天找一百个理由证明他不是懦夫,却从不用一个理由证明他是勇士。”

——李敖


去年底写过一次李敖,那时,82 岁他为脑癌所困扰,更是因免疫力下降导致感染肺炎恶化,多次化疗。


今天,他还是没有抵抗住疾病的侵蚀,在台北逝世。


如今若有江湖,李敖一定是侠客。


他为人特立独行,好辩真伪、争是非,一生恩怨分明,有仇必报;他个性放浪不羁,一生中与胡茵梦等众多美女、才女有过亲密关系,风流多彩;他著书过百,却 69 本被禁;他曾收到死亡威胁,却从未停下那支锋利的笔...



如果用这些瞬间定格李敖的一生,可谓传奇。


而就是这样一位“不精彩、毋宁死”的人,胡适却视他为“知己”,蔡康永称他为开民智者,马家辉更是亲口说出过“他打开了我的眼睛”。



年轻时的李敖



1931 年 9 月 18 日,这一天对于每一位中国人都不陌生,5 个月后,东北全境沦陷,此后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


三年后,李敖出生在被日军统治之下的黑龙江哈尔滨,在八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为不做亡国奴,曾做过学校校长的父亲带领全家迁往北平,并谋得公职。不料“七七事变”爆发,北平也不再安宁,李敖一家再次走上颠簸之路。


1949 年,上海危急,李敖一家登船离开上海,年底抵达台湾。


在台湾读中学期间,恩师严侨对李敖帮助很大,作为近代著名教育家严复的长孙,无论是最初价值观的形成,还是知识结构的建立,他都对李敖产生了深刻影响。


1954 年,19 岁的李敖以高中二年级肄业的身份考入了著名的台湾大学法律专修科,尽管学习成绩不错,但他还是以异于常人的勇气,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毅然主动退学。仅仅 1 年后,李敖居然再次考入台湾大学,如愿以偿地进入历史系。


此时的李敖,因其才气,也因其特立独行的性格,在台湾大学已是小有名气。但同样也是因为这份“自由主义”的思想,他失去了自己的初恋。很多年后,李敖在回忆录中回想这段恋情时写道:


"我平生交女朋友不少,但是论眼神、论才气、论聪敏、论慧黠,无人能出其右…"


王尚勤


1959 年,大学毕业后,李敖没有选择就业,而是进了军营。


从军,常被称为爱国主义或者报效党国,但李敖的从军意愿却并不在此,他只是为了接受军营的磨练。军官们对李敖在军营里的坚强意志印象深刻,于是千方百计地拉拢他加入国民党,甚至不惜让蒋经国的亲信李焕出面笼络,但李敖却不买帐,甚至干脆拒绝,这为他后来所遭受的不公待遇埋下了伏笔。


1960 年代,这位退伍后的台大高才生,以孤傲反叛的青年思想者姿态崛起于台湾,一本《传统下的独白》一夜之间洛阳纸贵,《老年人与大棒子》、《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等宏文,更是大胆批评当时保守的文化政策,指摘社会弊端,挑动大范围的思想论战,一时间激励时世,犹如给当时沉闷压抑的台湾社会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如今很多人,只知道李敖喜欢骂人,却不知道他在那个年代的重要性。1962 年,李敖接掌《文星》杂志后,使当时的知识份子全在《文星》存活下来。他主持下的《文星》杂志,是继《自由中国》后,竭力推动自由主义思想在华人世界的传播阵地,成为当时台湾进步的文化思想中心、一代年轻知识分子的精神寄托。因此有人说,60 年代若没有李敖,台湾绝对是寂寞的!



在思想界的崛起,并未耽误李敖的恋情。1962 年,一次公交车上的偶然相逢,使本是同窗的李敖与王尚勤相恋。两年后,女友坚持出国留学,但到美国后才发现自己已怀孕,1964 年的圣诞节前夕,她在西雅图产下一个女婴,李敖给女儿取名李文。


这段恋情没有走向婚姻,最终两人分隔美国、台湾两地。



年轻时的李敖


1970 年代,李敖因其锋利的文章付出了惨重代价,台湾保守势力把矛头直接对准他——著作被查封、被禁止出版,正值盛年的他被迫搁笔,甚至要靠卖旧电器谋生。


1971 年,“台独”分子彭明敏叛逃到瑞典,因为李敖曾为他传递过信件,被认为是协助叛逃,所以被捕获刑。法院判决刑期为 10 年,他实际坐牢时间是 5 年 8 个月,于 1976 年11 月出狱。


时隔 19 年,彭明敏在准备返回台湾之前,公开接受电视采访,宣布李敖并非“台独”分子,算是给李敖做了平反。后来他出版回忆录说:“我案发后,李敖不但不畏怯,反而倍加亲切,令人感动。”


其实,凡是对李敖有一点了解的人,都不至于把他误会为“台独”分子。

如今,虽时隔多年,但每每回忆起自己的 35 岁,他都会痛恨国民党。“为什么不恨他们?把我的青春给耽误了。坐牢的 5 年,是生命被虚度的 5 年,拆散了家庭,跑掉了好几个女人...”李敖总是会把一些负面情绪转化为嬉笑。



李敖与胡因梦



1980 年,李敖迎来第一段婚姻。他与胡茵梦,一个是特立独行的才子,一个是大红大紫的明星,但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 3 个月又 22 天就草草收场。

李敖虽是风流,但对胡因梦,这个只和他维持了三个月婚姻的女人却与众不同。他曾说:“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第二年,李敖被诬陷,第二次入狱。事情的起因是多年的老友萧孟能起诉李敖侵占财产。


李敖辩称是诬告,这些本属于萧孟能的财产之所以没有还给他,是因为萧与新女友王剑芬同居后,抛弃了与他同甘共苦 40 年的发妻,萧不但拒绝将一部分财产分配给妻子,而且把一些债务挂在妻子身上。李敖不忍她被欺负,便打抱不平,代萧将一处房产拍卖,然后将资产转移给她,并将萧的另一处房产迂回转移到了她的名下。


官司很简单,所有人都明白萧孟能根本没有胜算,一审判决当然也是李敖胜诉。但身为国民党“太子党”的萧孟能,却利用关系在二审时,将案子翻了过来,法官闭着眼睛宣判李敖有罪,入狱 6 个月。


自称“社会罗宾汉”的李敖当然不会咽下这口气,出狱当天他就召开记者会,宣布“天下没有白坐的黑牢”。他一次次地搜集证据,状告萧孟能。而此时的萧孟能已渐渐失去政治靠山,法官最终为李敖平反,并判萧孟能两次短期入狱。

在第三次裁决之前,萧孟能仓皇逃往美国,此生没敢再回台湾。



李敖一家


1985 年,在台北读护校的一位年轻女子放学走出校门,在公共汽车站台上正喝着水,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在她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她回头一看,见是个陌生男子,并没怎么在意。谁知,这陌生男子说:“我叫李敖,很想与你交个朋友。”

几天后,李敖就给她家里打电话了,说:“你确实太美了,而且美丽得像一道风景...”


这就是李敖第二段婚姻的初始,8 年后,这个小他 30 岁的女人被娶进了家门。这位本叫王志慧的女子,在他的昵称称呼下也将名字改为了王小屯。


在整个 1980 年代,李敖仍以不屈的文化姿态,开展口诛笔伐的大业,“我要痛斥政局的黑暗、政党的腐败、群众的无知、群体的愚昧、思想的模糊、行为的迷信、社会的疯狂、知识分子的失职与怯懦...”。


他亲自主办杂志《李敖千秋评论》、《求是报》、《乌鸦评论》等,宣传言论自由及人权民主。这个时期的李敖,成为台湾言论界重镇。



李敖


1990 年代后,李敖开始转向电视媒体,其中《李敖笑傲江湖》影响力甚大。近年来,他又在凤凰卫视开办了《李敖有话说》栏目,甚至还开通了微博。


2006 年,70 岁的李敖为自传写下广告语:

“横睨一世、卓尔不群的李敖,其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恰如一则现代传奇:从文坛彗星,到人人口诛笔伐的大毒草;从论战英雄,到十四年牢狱之灾,被查禁的书有六十九种之多。”


这是他人生的真实写照——挟才气、勇气与流气,纵横文坛四十余年的李敖。他说,他不介意老,但介意死。老了的李敖依然可以一个人守在书房里,每天五点半起床,在书堆中待上十几个小时。


多年来,即使外界对李敖有不少负面看法,但丝毫无伤李敖的自信。“我的生平有两大遗憾:一是,我无法找到像李敖这样精彩的人做我的朋友;二是,我无法坐在台下去听李敖的精彩演说。”


对于那些批评自己的人,他更是会风趣地说:“想骂我的人多着呢。要骂请排队,轮到不轮到还难说呢?”



晚年李敖


大多数人,这一辈子都是被社会磨的逐渐圆滑,慢慢的为了自己或者别人变得不那么锋利,而李敖始终如一。


李敖的锋利是不易的,因为他不是站在某种政治立场上的锋利。在台湾批评台湾,来了大陆批评大陆。


他为什么始终如此?李敖是这样说的:


“我认为对邪恶、对黑暗,你表示沉默、表现出闪躲、与世无争,你就是共犯,是罪恶和黑暗的共犯。坏人做坏事,你看着他做(而不阻拦),你就是共犯。所以我才力竭声嘶,要出来讲话。”


(上文来源:LCA 作者:米唐)




李敖:一个人,对抗一整个时代

文| 陈文茜、李敖

摘自《我害怕成功》

所谓“志士仁人”、“烈士”和“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人间的一些点缀,都是星星,甚至是彗星。

我这大脑是人类最后一个能够抵抗计算机的大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了。

我不是天才,不是很聪明的人,可是我的方法极好。

陈文茜:

以前李大哥刚刚出道的时候,他最有名的一篇文章,叫作《老年人与棒子》,你觉得那是不是一篇好文章,当时是非常非常轰动,那篇文章是你在二十六岁时写的。一开始你先用了苏轼的一首诗,最后结论的时候就是,你不认为所有的老年人都不好,但是最重要的是,人到老的时候,当你白头发的时刻,你还能够给社会,一个什么样的典范,对不对?你不要这么紧张,我是来歌颂你的。

李敖:

我跟各位报告,我老了以后,听力不太好,所以反应比较慢,看起来傻傻的,虽然我很健康。今天跟文茜对谈,她对我充满了恶意,所以我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好地应付她。

陈文茜:

我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认识李大师,现在,我也是白发老妇矣,我也老了,也都是属于李敖所说的要交出棒子的老年人,认识他很久了,为什么李大师八十岁的时候,我特别希望,他来参加《青年论坛》,我这辈子没有崇拜过一个人,除了你之外。我是很崇拜你的,为了要访问你,我这辈子还没有访问过一个人会紧张的。我为了要访问李大哥,我就把他不只是最近的《虽千万人李敖吾往矣》,还有《李敖80风流自传》,还包括他六十岁的时候出的《李敖大全集》,我非常荣幸当时的《李敖大全集》是李大哥自己亲笔签名送给我的,我今天特别带来。他在他二十几岁的时候写下了非常多的文章,我就觉得这个人太特别了,他当时的文章写得非常非常好,充满了才气,当然后来越来越有才气,现在年轻人搞叛逆,怎么搞,都搞不过1958年时候的李敖,那个时候,李大哥在台大,每天穿长袍,对不对?然后还写了一篇文章,跟长袍有关系,谈什么样的人穿长袍,什么样的人穿西装,然后有一套理论,接着就提到你自己,最大的本事就是,连夏天热得不得了,你还继续穿长袍,我现在好奇的是,你什么时候开始不穿长袍了?

李敖:当我有钱买西装的时候。

陈文茜:所以你那时候嘲笑穿西装的人,纯粹就是穿不起。

李敖:

因为长袍是我爸爸的,从大陆带来的,所以就穿起来了,后来变成一种抗议的活动,尤其夏天穿,你们都看我不顺眼,要抵抗你这个不顺眼,所以在性格上跟精神上面,就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渲染效果,那是唯一的好处,现在看起来也觉得怪怪的。

陈文茜:你准备活到几岁?

李敖:

我只要活一百零六岁,为什么是一百零六?因为蒋介石的老婆宋美龄活到一百零六岁,所以我也活到一百零六岁。大家要向我学习的只有一点,就是我为什么变得这么快乐、不生闷气,因为生闷气的结果都死在四十九岁。美国女诗人蒂斯黛尔(Sara Teasdale)是四十九岁自杀死掉,都过不了这关,所以我跟殷海光说:“你是哲学家,怎么可以得胃癌死掉?”你可以生病,可以病死,可是不能生胃癌这个病,你想不开,哲学没有学通,就像神父得了梅毒死掉,神父怎么可以得这个病?“斯人也,不可以有斯疾也。”我李敖会死掉,可是绝不会得胃癌死掉,可以先向各位预告。

陈文茜:

你为你的信念做了非常多的事情,不管是你喜欢拆穿真相,还是在戒严的时代,你完全被打压。我最佩服李敖的一件事情就是:他一个人对抗整个时代,所有的人都想要打压他、消灭他。以前穿怪长袍,有钱买西装还不买西装,老穿怪夹克,搞得唐从圣模仿他,容易得不得了,然后这辈子永远穿同一套衣服。

你开始在台湾电视界创造传奇是六十岁,比我现在还要老,然后一路风光非常久,现在才开始抱怨。我想请问你,这么久以来,你用什么方法让自己活得很开心?不觉得这个时代压迫你?你靠自己就可以了?我觉得这对很多年轻人,或是鼓励一个有独立思考的人很重要,因为大多数的人,想做独立思考者,害怕的原因就是因为独立思考者是要付代价,以前的代价可能要去坐牢,现在是可能会被别人洗版、网络霸凌!你为什么都不怕这些事?是因为遗传你妈妈的怪胎吗?

李敖:

不是。我虽然好勇斗狠,可是我从来不鼓励别人做叛徒,因为做叛徒的代价很大,我认为自己玩可以,鼓励别人不必。我现在愈老愈感觉到这一点,所谓“志士仁人”“烈士”和“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人间的一些点缀,都是星星,甚至是彗星。真的人不能这样做,有人这样做了,好比文天祥,四十六岁就被杀掉了,可是文天祥的弟弟做了元朝广东省惠州市的市长,儿子也投降了,全家都投降了,但他自己殉国了。他知道打不过元朝人,可是觉得自己不能活,非死不可,死在一个信仰里。很多人就为了一个信仰在活,现在看起来,“杀身成仁”不一定有道理,那么不“杀身成仁”,在太平世界好不好?像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机会了,我们那时可以浑水摸鱼,好比不让我走,我就在台湾买房子,发了财,因为国民党不实行三民主义的“民生主义”,涨价没有归公,所以钱我赚到了。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年轻人不是不努力,而是努力都没有机会,所以我劝你们,不要做文天祥,也不要做李敖,做陈文茜有没有机会?你们看陈文茜漂漂亮亮,养狗都专门有人替她养,她有有钱的妈妈,有两个有钱的舅舅,自己也很会赚钱,所以,她一辈子过着好日子,至少不像我们生命这么悲惨,所以不一样,因为没有这个好机会,你们可以调查爸妈的财产,看有多少钱可以给你们,调查清楚以后,跟爸爸妈妈商量:“不要等你们死后才给我,现在就给我。”爸妈没有钱怎么办?你就死心塌地做个“月光族”,过小日子。没有钱,人生要看开一点,去学钓鱼,看破红尘,过一个清淡的、寡欲的生活。

陈文茜:

我会把你的话转告你的儿女,叫你赶快掏出钱来。外界不知李敖有个优点,非常体贴朋友。我的一只老狗叫作“Baby Buddha”,是我从二十六岁开始养的,所以走的时候完全就像一个人。它是我从两个月比我手掌还要小开始养的,也是第一只自己从小每天喂它奶的狗。那只狗死的时候,李敖到我家来,拿出厚厚一叠钱,十万块台币,说:“不要哭了,没什么好哭的,这里是钱!”我一直哭,我的狗早上十点十分死,他下午五六点来看我,死了都没十二个小时,就告诉我:“我们立刻去买一只狗!”

李敖:

这是我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观。我的人生观是当一个苹果你吃不到的时候,不要写日记、不要谴责苹果、也不要缅怀跟苹果友好的美好回忆,丢掉苹果,去买香蕉,这才是人生。我们过去修养的方法是错误的,往往失恋以后拼命写日记,勉励自己、谴责朋友,写好日记以后很满足,但第二天完全忘记了,又开始痛苦,所以写日记没有用。不要用内省的方法,立刻去找别的女人,要了解这个过程请看我的《李敖风流自传》。

陈文茜:

有一天如果你走了,小你三十岁的太太很伤心,我若还活着,会带她立刻去找“新苹果”和“香蕉”。你每一次出书,前面都写一篇“李敖自颂词”,觉得你最了不起,当然最有名的一句就是“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名”,虽然白话文根本没有五百年,再来写了一大堆“自颂词”,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自吹自擂?而且很高兴,因为我看你二十几岁不是这样,有人说你是坐牢坐疯了,是真的吗?

李敖:

我开始吹嘘我自己,跟我坐牢有关系。我第一次坐牢,从我开始坐到我出来,在台湾这个鬼岛上,连续十四年都没有“李敖”这两个字出现,广播、电视、报纸、杂志、书,都没有“李敖”这两个字,我这样被封锁在这个岛,所以我告诉大家“要靠自己”,要是靠他们,我要是生气的话,早就气死了,没有变成“殷海光第二”就是因为我比较想得开。

陈文茜:所以你就开始“自颂词”的风格?

李敖:

因为别人都不提我,当然更不敢赞美我,所以我就只好赞美我自己,结果赞美自己一发不可收拾!

陈文茜:你为什么会认为现在的年轻人精神上很痛苦?

李敖:

主要原因是年轻人被计算机、手机害得精神上很痛苦。害了年轻人整天看计算机、手机,到了八十岁的时候,你们就会跟我一样,眼睛都瞎掉了,那些是多么伤眼睛和糟糕的东西。还有使用这些东西最大的缺点就是:老是跟图像在走,人的思考能力减退了。你们永远写不出像我那么好的文章,也写不到陈文茜那种仅次于我的好文章。你们每天会好像游魂一样,太可怜了!我在大陆写新浪网,每天发一篇,我也买了一台iPad,但我只会一个功能,就是写字,打字打出去,别的不会,所以我对不起它,因为iPad的功能几百种,我只会一种,我完全跟不上,并且痛恨、讨厌它,因为我现在老化了,写东西躺在床上写,还是要靠笔杆,不可能用打的,所以我不喜欢现代文明。

年轻人感觉上没有前途,因为年轻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张三跟李四、王五一模一样”,大家的想法、看法、知识吸收的方法都一样,只是化妆有点不同而已,可是跟着流行,还是一样,我就挖苦你说:“时装是不能穿的,因为时装就是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可是设计师一半都是Gay。”这批人根本恨女人,所以就乱设计,女人不知道就穿,你很会穿衣服,可是有时衣服不好看。我已经不靠脸蛋混,我靠大脑,我这大脑是人类最后一个能够抵抗计算机的大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了。

陈文茜:

你觉得年轻人很可怜,除了他们使用计算机之外,也说现在的年轻人,张三、李四、王五都差不多,那你到底为什么觉得他们应该去骗爸妈的钱?

李敖:

除非你爸妈有多少钱你能够掌握,否则你就安心立命、听天由命,知道这辈子发不了财。年轻人也会调整,每个月钱花光,所以很多咖啡店里、餐馆里,有很多年轻人。我给大家一个建议,就是看我的文章,虽然我有很多不好的偏见,可是我的文字非常好,中文技巧非常好,我劝大家好好把中文学好,为什么?外国人把中文搞得很糟糕,现在这种计算机输入法,有很多词库,把很多句子搞得很糟糕,年轻人学火星文,很糟糕,所以我希望大家把中文写得好一点。你写了一手好文章,虽然没有我好,但还是非常好的文章。

陈文茜:

你最重要的著作《北京法源寺》,是几岁时写出来的?从坐牢、三十几岁就开始构思,你几岁写完《北京法源寺》?

李敖:

就在你这个年纪,五十六岁。

陈文茜:

我现在五十七了,大你那时一岁,所以你比我早一点,但是你当时也没有立刻完成。

李敖:

基本上世界文学名著都是写得很慢的。

- END -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在页尾点赞?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往期精彩回顾




1.周润发:人活到极致,一定是素与简

2.两个同班同学:10年后,一个身家15亿,一个月薪5000!

3.当今的中国有一个可怕的现象:穷人家的“富二代”越来越多

4.美国防性侵教育动画,粤语/国语版本!

5.父母懂得培养孩子的敬畏心,是孩子一生的福气

6.谢谢你,愿意做我的孩子

7.一家只卖1元纸箱的公司,年赚6亿!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